荒神怒

第三十四章,黑衣荀淄(第一更送到)

咔嚓~

一拳一爪相碰,不过坚持片刻,一抹灵光闪过,清脆的手骨断裂声音从二人中间传了出来。

一股强劲的劲道将擂台上的两个人瞬间震飞出去,黑衣少年在空中一个空翻过后,停在擂台地面上,一甩袖袍,风轻云淡般的将手臂上参与的劲气震出体外。

而那相反的方向上,郝禹被震飞出去后,砸在场外的人群中,撞到了一大群人,而在那人堆中最上面的郝禹则是捧着断裂的七扭八歪的手臂,不断的痛苦哀嚎。

郝禹落地片刻后,一道身影迅速跑到郝禹身边,观察起郝禹的伤势,仅仅看了一眼,那人便已是怒火冲天,双目被涌上大脑的怒火逼得赤红,浑身上下似是完全不受自身控制的不断颤抖着。

“秦风,还我弟弟一条胳膊!”

一道厉喝骤然响起,而后眨眼间,一道灵气夹杂着劲风飞速向秦风袭来。

“郝呈住手,你忘记年比之规了吗?”见到郝呈不顾一切大打出手,韩奈章怒斥道。

可惜韩奈章的话,郝呈并没有听进心里,袭向秦风的凌厉劲风丝毫没有因为韩奈章的话而停止,反而速度变得更快,力量更加猛烈。

“想踩人,那边要看看你郝呈的脚够不够硬!”

秦风嘴角冷哼一声,身形微微向前,掌中淡淡黑气翻涌,脚步猛然一踏,右掌化拳,狠狠的砸在袭来的拳头之上。

嘭~

两拳相碰,淡淡灵光在二人之间不断往复闪烁,而后,随着一声轻响,两人皆是倒退数步,方才缓缓稳住身形。

“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

随着一声厉喝,裁判出现在了二人中间,颇有一副咬牙切齿,欲把两人撕成碎片的模样。

“前辈,晚辈为求自保,只得出手,望请前辈见谅。”秦风冲着裁判抱了抱拳,抢先开口言道。自己占着理,如果不抢先把这个理给占住,而被郝呈抢了先,那自己可就被动了。

裁判朝秦风摆了摆手,而后面朝郝呈,面色不善的逼问道:“郝呈,我先前警告过你,莫要视村规族法如无物,如今你公然踏过线两次,若是不对你进行惩处,规矩何在?来人,将郝呈拖下去,杖责三十,禁闭半月,取消比赛资格。”

见到突然出现的两人将自己架起,准备拖走,郝呈便慌了起来,用尽力气想要挣扎开,奈何这二人蛮力甚大,任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挣开这两人的大手,郝呈一咬银牙,高声喊道。

“普普通通的年比比武,秦风便下此狠手,又哪里将村规族法放在眼里了?如此公判,郝呈不服!”

“秦风小友,你看如此处置,得当否?”裁判转过身朝着秦风问道。

“前辈公正严明,晚辈佩服。”秦风朝着裁判拱手笑道。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笑不已。

“二位且慢。”突然,一道雄浑声音传到这里,这人的突然出现,让裁判眉头紧皱,暗叹麻烦来了。

来人身材挺拔,一身略有些宽大的黑袍,三千黑发由一条青色发带悉数束起,露出颇为俊秀的容貌,嘴角上翘起若有若无的弧度如同天生自带笑意一般,令人如沐春风一般感觉。

“哇唔,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是荀淄诶,真是帅呆了。”看到那位黑衣青年,锦菁兴奋的伴出一副花痴女的模样。

澹懿撇了撇嘴,话语间颇有些醋意的说道:“花痴,你以前不是喜欢奈章的嘛,怎么现在换人了?”

“人家奈章不是心里面牵挂着沐卿姐姐呢嘛,人家只能另换目标喽。”锦菁把玩着鬓间垂下的一缕青丝,哀怨着说道。

韩奈章苦笑着摇摇头,并没有把锦菁的话当做一回事,这妮子说话很少有准信,谁能分得清楚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不过韩奈章倒是对这个好几年见不到一面的人有些困惑。

这家伙不是对年比并不感兴趣的嘛,今天怎么突然来这演武台了,而且是在这么光明正大的场合下出现。

“难得难得,荀淄小友多年不参加年比,今日突然参加盛会,看来今年的年比倒是有些看头了。”裁判朝着那黑衣青年拱拱手,言道。

那名叫荀淄的黑衣青年同样拱手回敬裁判,说道:“前辈谬赞了,荀淄这点微末修勉强入眼罢了,日后还望前辈多多指点呢。”

“好说,却不知荀淄小友方才所言,是为何事啊?”裁判快刀切入正题,这荀淄出面了,显然不可能把他绕过去,毕竟荀淄的父亲可是整个隐逸村里实力仅次于村长的两个人之一,如果把他得罪了,自己怕是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荀淄潇洒一笑,挥了挥手,示意驾着郝呈的两人把郝呈放下,随后便对裁判求情:“郝兄关心则乱,一时情急才动了手,好在这位小兄弟并没有因此受伤,让郝兄给这位小兄弟陪个不是,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如何?”

听了此话,裁判眼神中浮现出犹豫不决,两方人他都不想得罪,荀淄后面有他爹,秦风后面有村长跟那位村长的客人,这事偏向哪一方,哪怕是那么一丁点,自己都会被另一方给恨上,届时自己弄得里外不是人,到也甚是为难。

最后,裁判目光看向秦风,这件事如果秦风那里松松口,完美解决掉这件事倒也不是太难。

“小子,问你话呢!”瞧见裁判询问起秦风的意见来,荀淄一甩袖子,甚是不屑的冲着台上的秦风言语道。

在他眼里,秦风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只要裁判那关过了,便一切都好说,甚至,荀淄从一开始就没把擂台上的人放在眼里。

心高气傲的荀淄对于隐逸村里的奇闻异事丝毫不感兴趣,在他看来,隐逸村里的年比,无非就死一群不成气候的家伙之间的小打小闹,根本上不了台面,这一次被强行派来参加年比,荀淄心中早就很是不满了,若是寻常人,此时早就已经主动给自己台阶下了,哪会这般让人捏住主动权。

而那如同最后通牒一般的语气同样也令秦风甚是不爽,秦风冷哼一声,说道。

“我若是不同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