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三十三章,一招

烈日炎阳,使得这里的空气中都多了些许燥热,再加上擂台场地中的剧烈战斗,不知不觉中已是让人汗流浃背。

演武台上,一切都在激烈进行着,有人败落,有人获胜,周而复始,似乎已成定律。而这偏僻一隅的擂台上,却是让周围大多数人围过来观看比赛,原因无他,作为本年度为数不多的黑马之一,受到的关注自然更多一些。

黑衣少年黑发飘飘散落,偶尔会显露出略有些苍白的皮肤,宽大的黑袍遮掩住瘦弱的身躯,沉稳的气息,少年身上所有的一切都与半月前一模一样,让人看不出丝毫变化。

仔细的打量了擂台上那道熟悉的身影,韩奈章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一切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如果真让自己在他身上寻找到什么不同之处的话,恐怕是只有变得更加安静,他站在那里,如同空气一般,如果不是站在万人瞩目的擂台上,如果不是方才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恐怕任谁都无法察觉到这个沉稳的少年的存在。

这般内敛的气息,根本不是这个年纪的少年可以拥有的,纵使他经历了太多的挫折,看透了人间事世故,也不至于变化如此之大。

坐在墙上的澹懿则是眉头微皱,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为何他的身上有着自己颇为熟悉的气息呢,而且这种熟悉的感觉却让自己有些困惑,万般思绪却是寻不到一点有用的东西,最后只能是甩了甩有些胀痛的头,让自己不去再想这些。

“怎么着,刚才的话是老子说的,你待如何?”站在擂台上双手掐腰的郝禹甚是不服的说道,等了这王八蛋半天,来了之后还一副大言不惭的模样,韩奈章小爷打不过,对付你个炼体第七重的小废物,小爷还不是手到擒来。原本被郝呈训斥了一句,准备道个歉,结果这小子一上来就是挑衅自己,郝禹这倔劲倒也犯了上来。

站在台下的默许了郝禹这番行动的郝呈对擂台上那个黑衣少年也是非常不满,西村有错在先,道个歉无所谓,不过这小子现在的做法,如果不让郝禹教训教训他,怕是西村的脸面都要丢光了。

“你叫郝禹?”秦风依旧是那种不急不缓的语气。

郝禹轻蔑的瞥了秦风一眼,说道:“明知故问。”

秦风束起一根手指,说道:“一招。”

“一招?什么意思!”

“炼体第十一重的家伙,接下我一招,算你赢,接不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手指晃了晃,秦风缓缓说道。

“真的假的,一招就想打败郝禹这家伙,这可是炼体第十一重的实力呢。”

“这绝对不可能,想打败郝禹怎么也需要炼体第十二重的实力,就算这小子三个月里实力突飞猛进,修炼到了炼体第十二重,也绝对没有可能一招就打败郝禹啊。”

“难说啊,没准这小子开辟丹田到了聚灵实力了呢?”

“放屁,你当高级炼体这么容易修炼呐!”

...

秦风的一句话,不仅让擂台上的郝禹愣神片刻,同时也让台下的澹懿、锦菁等人目瞪口呆,翁鹏旬更是一拍脑门,说道:“我草,这小子不会是破罐子破摔了吧,一招打败郝禹,恐怕连奈章你都做不到吧?”

韩奈章微微摇头,看向秦风的目光也是变得有些复杂,这家伙真的是破罐子破摔么?自己熟知的秦风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不经大脑思考的事情,若是这小子说的是真的,那么他的实力,想到这里,韩奈章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才半个月啊,这家伙的修炼速度...

“哈哈哈,真他娘的好笑,一招就想打败我,痴人说梦!”郝禹被秦风的话逗得哈哈大笑,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得是那么的肆无忌惮。

“好笑么?我倒是不觉的。”秦风微微摇头,淡淡的回应着郝禹。

“这混小子是不是疯了?”坐在距离擂台稍远的一些的席位上,韩晨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一旁的小妖倒是一声冷笑,说道:“经老家伙的手调教了半个月,猪都能变成天才,更何况这小子的天赋也还不算太差...”

妤萱捏着小妖肉嘟嘟的小脸,神色颇有些不满的说道:“你叫老师什么?”

“老头子,嘿嘿,叫老头子总行了吧。”小妖嬉皮笑脸一番,言道。

妤萱松开手:“勉强接受,下次再让我听到你对老师不敬,看我不把你藏宝洞一把火烧个精光。”

“我说这小子这半个月去哪了,原来是被药王师叔领走了,看来这场年比,这小子要拔了头筹啦。”莫阳耸了耸肩,略有些遗憾的说道,没能跟韩晨一分高下,也算是颇为遗憾了。

“未必啊,半个月的时间太短了,根本没有多少提升的余地。”妤萱叹了口,解释道。

...

擂台之上,随着裁判一声令下,二人比武正式开始。

郝禹朝着面前的黑衣少年冷哼一声:“出招吧,我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话音一落,郝禹身形一闪,朝着秦风爆冲过去,紧握着拳头,誓要打爆面前之人的脑袋,然而就在郝禹的拳头即将打中秦风的时候,后者诡异一笑。

咻~

郝禹的拳头狠狠的砸在‘秦风’的脸上,短暂的一顿,郝禹整个人就如同用力过度无法收手一般,跌倒在地,而那被郝禹重重打击的‘秦风’则是身形一阵朦胧,在周围空间牵动一丝涟漪,最后,缓缓消散。

“怎么可能,我明明打中了这家伙的啊?怎么感觉好像打在空气上一样。”郝禹从地上爬了起来,心有不甘的怒喊道。

“郝禹,他在你后面,小心!”这时,从台下传出一道焦急的声音,众人转过头去一瞧,不是郝呈又是何人。

对于郝呈的搀和,众人心中纷纷浮现出些许不屑,俗话说观棋不语真君子,年比也是如此,就因为你台上的是你弟弟,你就给支招,好是不要脸皮。

韩奈章与澹懿皆是眉头一皱,皆是从那道缓缓消散的虚影上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而这股气息冰寒刺骨,到是与几年前沐卿的那股气息稍有不同,二人对视一眼,皆是有些疑惑。

在擂台上的郝禹听到郝呈这话,飞速向前一跃,直跑出七八米的距离,方才回过头来,只见先前站在自己身后的秦风如今静静的站在那里,环抱着双臂,双目紧闭,丝毫没有要从他身后攻击的意思。

“郝家的娃子,若是你再胡乱插语,我便去请示村长取消你的参赛资格!”裁判冲着台下的郝呈怒斥道。

郝呈诺诺的低着头,他也知道刚才插嘴,惹了众怒,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如果你所谓的全力一击只有这点力量的话,那么还是弃权的好,免得经不住我一拳,步了狄鹰的后尘。”秦风瞧得面前之人这副狼狈神色,好意劝道。

不过这番好意到了郝禹耳中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挑衅,好歹也是四村中间的出类拔萃的年轻高手之一,就这么被过去名声响彻整个隐逸村的天字第一号废物逼着弃权,这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狄鹰虽说输了,但是人家是被打败的,不是畏惧对手而弃权,这二者中间可差着十万八千里呢,瞧得刚才秦风那恐怖的速度,郝禹是彻底收起了心中的轻视。

可即便如此,想要打都不大就这么认输了,西村可丢不起这人。

郝禹握了握拳头,收拢心神,道:“看来你秦风也是今非昔比了,我郝禹倒是想瞧瞧,你秦风究竟有多大本事能在一招之内便把我打败。”

“出招吧。”

“你确定你不跑了?猫抓老鼠的游戏我郝禹可没那么多的时间来陪你玩耍!”郝禹戏谑一笑,秦风的速度很快,力量再强,打不中也是白搭,郝禹想用话激他,干脆利落的以最强的力量决胜负,三个月的时间,就算这家伙再天才,也绝不可能突飞猛进到炼体巅峰吧!所以郝禹对自己获胜的信心还是蛮大的。

“有意思,一招决胜负吧,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是接得住我这一拳,我秦风自愿认输。”秦风张开双目,爽朗一笑,道。

“好,爽快。”郝禹同样大笑一声。

话毕,郝禹拳头之上涌现出淡淡的灵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拳头上面的灵光变得越来越强盛。

“三品武学,有点意思,看来你爹对你还是颇为用心呢,连这种品阶的武学都拿得出来。”秦风稍有玩味的观察起郝禹来。

五息时间过后,郝禹脚步一踏,朝着秦风奔去。

“穿心爪!”

郝禹拳头化爪,全力一击攻向秦风。

秦风嘴角微翘,拳头一握,朝着挥向自己的利爪砸去。秦风的疯狂举动瞬间惊得围观之人目瞪口呆。

“我操,秦风这小子疯了吧,那可是三品武学啊,不施展武学,连灵气都不用,郝禹的穿心爪会废了他的手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