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三十二章,姗姗来迟

狄炎回过头,面色不善的看着刚才与韩奈章说话的那人,声音冷冷的说道:“翁鹏旬,管好你的狗嘴,如果你管不住的话,我狄炎并不介意帮你敲下几颗牙来!”

翁鹏旬冷声一笑,也同样语气不善的回道:“狄炎,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炼体巅峰境界对付一个炼体第七重的小孩子竟然也用上了武学,真是不知羞耻。”

狄炎阴沉着脸,眼神中闪过一抹狠戾之色:“翁鹏旬,有种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次奥,吓唬老子,我就是说了,你能怎样?哥哥不成样子,弟弟更是废物,上杆子去欺负人,结果让人家实力比自己低一重的的人给打的三个月下不床,好出息啊!”翁鹏旬双手掐腰,倒是一副气死人不要钱的样子。

狄炎拳头捏的咯吱咯吱直响,待翁鹏旬将话说完,右脚猛踏地面,身体飞速向翁鹏旬冲了过去。

“想动手,来啊,我还怕了你不成?”翁鹏旬冷哼一声,拳头一握,猛然轰向冲过来的狄炎。

嘭~咚~

一道白色身影瞬间出现在二人面前,两只手分别攥着狄炎与翁鹏旬的拳头,白衣少年手中劲道巨大,愣是让这二人无法移动分毫。

一束青冠悬于头顶,将少年满头黑发盘起,只留下额前几缕发丝垂落下来,与少年清秀的脸庞倒是相映,一身白衣配上挺拔的身姿,丝毫不弱于韩奈章的俊俏英姿倒是迷倒不少芳心暗许的少女。

“澹懿,你什么意思,为何阻止我?”狄炎双目赤红,狰狞的模样像是要把面前的白衣少年撕成碎片。

那位名叫澹懿的白衣少年松开二人的手,伸了一个懒腰,好似昏昏沉沉尚未睡醒一般打着哈欠,说道:“我说狄炎,火气那么大干嘛,翁鹏旬就是八卦了一点,你说你有必要生那么大气嘛。”

“你的话讲完了?”

澹懿摆摆手,说道:“这是年比,如果擅自动手,你们两个都会被取消参赛资格的,如果你们感觉不爽,可以在擂台上分个高下嘛,貌似你们两个第三回合的时候会碰到,当然,前提是你们都能够晋级,可不要第一回合就被淘汰喽。”

“那好,翁鹏旬,我在赛场上等着你,谁不去,谁是龟儿子!”狄炎冷哼一声,放下句狠话后,转身离开人群。

“草,拽个毛线啊,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还是咋的。”翁鹏旬看着欲走越远的狄炎,愣愣的问道。

澹懿很是无奈的耸耸肩,说道:“听说,村子里来了客人,给他进行了特训,至于成果怎样,你可以问问你身旁这位韩大帅哥。”

众人的目光纷纷移向韩奈章身上,似乎是对这个问题的答案颇感兴趣,可惜,在后者脸上看不到丝毫变化,到有些兴趣寥寥。

韩奈章收回看向席位的目光,瞥了一眼已经走远的狄炎,淡淡的叹了口气,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从刚才一拳的力道、速度上来看,恐怕翁鹏旬你想胜他很难,现在的他等级上似乎是高你一重,不过...”

韩奈章语气顿了顿,目光移到澹懿英俊的脸庞之上,语气神秘的言道:“不过若是对上澹懿的话,胜负倒是难说啊。”

听出韩奈章话语中的双层意思,澹懿英俊的小脸上依旧满是笑容,不过澹懿眸中对韩奈章的一抹凝重,倒是被后者看在眼里,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便彻底结束这个话题了。

“听奈章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还真想会会这狗日的。”翁鹏旬眼中闪烁着好战的兴奋神色,对于变强之后的老对手,翁鹏旬也着实是很感兴趣,。

“小心一点,那家伙不简单。”澹懿走到翁鹏旬的身旁,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附耳叮嘱道。

翁鹏旬微微点头,收起了心中的那份轻视。

澹懿飞身一跃,坐在韩奈章背靠的墙壁上,抱着双臂,观看起小擂台上的比赛,片刻后,略有些好奇的问道:“每年对垒的人都差不多是咱们这些人,每个人的底,大家都摸的差不多了,相较而言,我倒是对北村的那匹黑马有些好奇,炼体第七重便可以与炼体巅峰交手,三个月后,对上炼体巅峰的人,胜负都未曾可知啊,奈章,黑马是你们北村的,跟我们说道说道呗。”

“是啊,奈章,刚才还问你来着,狄炎这狗日的一打岔,我都给忘记了。”翁鹏旬这时候也插了一句。

韩奈章微微摇头,言道:“我跟他不熟,你们怕是问错人了。”

锦菁撅着小嘴,挖苦韩奈章道:“奈章你个大骗子,刚才还一直盯着那小子的席位,连鹏旬问你话你都没搭理,还敢说不关心那小子,骗子,大骗子!”

“是啊,奈章,跟我们说说呗,说不定我们谁下一场的对手会是他,心里有点底也是好的。”

“北村秦风,我也听说过,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从炼体第二重修炼到了炼体第七重,堪称神速啊,不过可惜这半个月销声匿迹了,如今的实力如何,还真没人知道。”

“炼体第七重那都是三个月前的事了,现在恐怕怎么也能修炼到炼体第九重了吧,而且,这小子才十三岁,比咱们都小不少呢,下届年比,恐怕这小子还真会大显神威呢。”

“不是说那小子是个百年难遇的废物嘛,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厉害了?”

“听说是从小得了什么病,最近才被治好,哗,现在可了不得了呢,我家老爷子没少用他当例子来鞭策我,最近我这日子都过的不咋地呢。”

...

周围人七嘴八舌的谈论起秦风的事迹,韩奈章没有过多的去理会这些人的疑问,抬起头看向坐在墙壁上的澹懿,略微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没有隐瞒什么,今天这家伙是否会来参加年比,我确实不是很清楚。”

这时,围观的一人突然指着不远处的擂台喊道:“哎,你们快看,十五号擂台好像是北村的秦风对战西村的郝禹啊。”

“不是吧,郝禹可是炼体第十一重的高手,北村那个小子才炼体第七重,村长这是怎么安排的啊,这么不合理。”

“这应该跟村长没多大关系吧,大家都是抽的签啊,不过话说回来,那小子怎么还没来,不会是弃权了吧?”

韩奈章几人也随着这人的声音将目光转向那不远处的擂台,擂台上孤零零的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少年环抱着双臂,一副趾高气扬的表情,似乎是过于长久的等待,消耗掉了这人为数不多的耐心,不停的冲着裁判喊道:“我说大叔,北村的那个废物到底来不来了,如果他一天不来,我是不是还要等上一天啊!”

那位被少年叫作大叔的中年人瞥了一眼这位少年,语气淡然的说道:“郝家的娃子,时间究竟到没到,是我来判定,而不是你,如果你等不了,可以弃权下场,我绝不拦着。”

“老家伙,你给小爷等着。”郝禹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这种时候,他也就只能放两句狠话,还真不敢把这人怎么着,否则这家伙把自己告到村长那里去,就算自己老爹给自己求情,恐怕也免不了一顿处罚。

郝禹在裁判那憋了一肚子气,便把火气全都撒到迟迟未至的秦风身上,所以冲着周围破口大骂:“北村的废物看来是怯场,不敢来这年比了,不过也难怪,捡来的野种肯定没有多大胆子。”

“郝禹,嘴下积德,这般得理不饶人,就不怕那天突然进了棺材么!”一道清彻的声音从人群中缓缓传了出来。

颇为不善的话语令擂台上的郝禹眉头一皱,顿时大喝:“哪家的龟孙子,有种给小爷站出来,别他娘的就会在背后嚼舌头!”

擂台下的人群缓缓空出一条通道,郝禹顺着通道看去,只见一位身形挺拔的英俊少年环抱着双臂,背靠墙壁,双目微闭,丝毫没有把擂台上那个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人的家伙放在眼里。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已故的韩锟的公子啊,怎么着,想替你们北村的废物打抱不平么?”郝禹双手掐腰,神色间颇具挑衅意味。

韩奈章嘴角牵起一丝冷笑,说道:“隐逸村有隐逸村的规矩,年比上,参赛者唯有在一炷香的时间里未到,才算是弃权,时间还未到,你便这般肆意谩骂对手,也算是给你爹长脸了!”

面对着韩奈章连敲带打的话语,郝禹还真不敢深说什么,韩奈章是北村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自己一是不占理,二更是实力比不上韩奈章,所以对于韩奈章的反击,郝禹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韩奈章,怎么着,嫌我们西村没人咋的,都欺负到我们西村人的头上了!”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道雄浑的声音。

“哥。”郝禹一脸惊喜朝说话那人叫道。

韩奈章看着那个随着声音的传出,缓缓走出人群的壮硕身影,言道:“既然你来了,那就管好你弟弟,嘴下积德,你们西村的人不容人欺负,我北村便可肆意任人辱骂不成!”

那人瞪了郝禹一眼,说道:“奈章说的可是真的?”

郝禹低着脑袋,嘟囔道:“都是那废物迟迟不来,我一时气急就...”

那人挥手打断郝禹的解释,厉喝道:“还不道歉,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

这时,一阵劲风呼啸闪过,一道瘦削的黑色身影瞬间出现在擂台之上,从那黑影口中,缓缓传出冰寒刺骨的低沉声音。

“道歉就不必了,方才你口中的野种,说的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