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三十一章,年比开始

隐逸村虽然名为村,实际上并不小,方圆百里之地都被穆飒圈了起来,建成这广袤的村镇。

隐逸村正中央乃是一座高有百丈的山峰,山峰上一座规模宏大的演武台赫然屹立在这山峰之巅,巍峨雄伟,巨大的令所有人皆为之惊叹的演武台上,一股磅礴之气冲上云霄。

隐逸村最大的盛会便是在那演武台上每年一届的年比,每年都会令整个隐逸村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们欣然前往,能够在整个隐逸村人面前显露荣光,或许是这个年纪的少年少女们最为向往的事。

整个隐逸村被这座山峰一分为四,秦风所在村子便是最北部的北村,因为年比的缘故,四个村子之间的年轻一辈的联系倒不是很频繁,偶尔见面,也不过是远远打个招呼,更有甚者则是直接装作不认识,径直离开。

而此时,这个巨大无比的演武台内,早已是人满为患,黑压压的人群蔓延开来,无数道声音汇聚在一起,远远望去,就好似那万丈高空之上的云层都会被生生撕裂,高声冲上云霄,直奔九天而去。

演武台外围,是为每年前来参加盛会的人准备的坐席。

而演武台内侧,是一座极为庞大的锥形场地,最中央同样也是最高的一处,一座空旷的擂台赫然而立,那擂台四周,则是密密麻麻的独立的小擂台,每个小擂台周围都被高大的墙壁遮挡住,当每个小擂台的比武结束后,一侧墙壁便会消失,两个获胜者便会知晓自己下一个对手是什么人。

而在此时,最高处的席位上,缓缓坐立着数道人影,若隐若现的强横气息从这些人的身上扩散开来,由此可见,这些人中,无一人不是高手,其中坐在首位的正是元尊高手的穆飒村长,穆飒身后,静坐着六七位气息强横,年纪却不是很大的中年人。

其中实力最差的都要强于那日即墨丛林中大显神威的熊王,而气息最盛之人,更是仅仅比灵玄巅峰的药王略差一分。

坐在角落里的一人身着黑衣,脸色苍白,不时传出一阵咳嗽之声,观其相貌不是秦稷又是何人,虽然实力不复当年巅峰层次,不过在药王的治疗下,秦稷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半步固元层次,所以也算是有资格再次坐在这里。

“秦稷,你家的那小子怎么没来,不会是怯场吧。”坐在秦稷身旁的一位身穿青衣的中年人朝着秦稷嘲讽道,“第一次参加年比,有些怯场也是情有可原的,哈哈。”

秦稷瞥了那人一眼,冷冷的说道:“姓狄的,你家鹰小子来参加年比了吗,这旧伤未愈就来参加年比,若是再填了新伤,可莫要再寻到我家来哭嚎这般那般。”

“秦稷你休得猖狂,小儿间的比试切磋,便下这般狠手,我还没找你讨个公道呢。”那人老脸潮红,显然是气火上头。

“哼,这么些年,哪次不是狄鹰把风儿打得浑身是伤,风儿技不如人,我们也不会多说什么,如今不过是打断狄鹰几根肋骨嘛,便这般护上犊子,来向我寻这公道,你狄某人还真是好厚的面皮,丝毫不顾廉耻。”秦稷一甩衣袖,虎目中闪过一抹厉色,丝毫不给那人一点情面。

“够了,这年比不是你们唠家常,在这里吵吵闹闹,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若是不想观看年比盛会,自可离去。”

穆飒的一声厉喝,顿时让上一刻还剑拔弩张的两人如同熟睡的小猫一般沉寂下来,坐在各自的座位上,沉默不言,只是偶尔一阵眼神厮杀,恨不得削下对方几斤肉来。

穆飒坐在木椅上,干枯的老手不断地拍着木椅上的扶手,眼神瞥到身旁空无一人的椅子上,有些疑惑的低声言语:“消失了半月有余,怎么还不回来,莫不是记错了日子?”

而远处那演武台上,众多的参赛者徐徐入场,在入场之前,都已经进行了抽签,本人无法到达,亦可以让他人帮忙抽签,依照着签上所标注的数字前往自己需要去的擂台开始比武。

从那半月前秦风去韩锟坟前拜祭后,便好像失踪了一样,半个月里了无音信,小妖几人纵使寻遍了整个隐逸村,都没有找到这个神秘失踪的少年,现在比赛都快要开始了,还是没有出现,气的小妖只想骂娘。

“这小子怎么还不来,这都什么时辰了,如果错过了时间,就会被取消资格,还比个毛线了!”小妖趴在妤萱怀里,不敢太大声的抱怨,只能看着入场的门口,一个劲的挠头。

妤萱双手捏着小妖肉嘟嘟的小脸,晃来晃去,同样也是有些不满的说道:“跟着老师他们去高处的席位多好,阳光这般毒辣,你这个就近观看比赛的主意可是坑苦我跟碧瑶妹子了。”

一旁的碧瑶也是幽怨的看了小妖一眼,她可不敢抱怨这个小家伙,整个宗派也就两个师姐能治得住这小家伙,这小家伙火气上来,即便是掌教的话都不听,他这个人殿的弟子可是真不敢得罪这个祖宗。

不过令碧瑶好奇的是,妤萱师姐竟然同意这小家伙的主意来近处的席位观看比赛,要知道妤萱师姐可是很在意皮肤的,近处的席位可是没有遮阳的东西,这种事连自己都知道,妤萱师姐怎么会不知道?修灵者是很重要,但也不至于这么热心关注吧。

再看看周围不停斗嘴的二人,碧瑶苦笑着摇摇头,真不知道月兮师姐是怎么想的,把这两个人派来与自己一起执行任务,就不怕一个不小心完成不了任务?

“韩晨,对你弟弟有没有信心,狄炎的天赋可是要比你弟弟高不少呢。”莫阳一副得意的模样,挑衅道。

韩晨也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听了莫阳的话,立即顶了回去:“韩奈章的性子比狄炎沉稳,实力也不比狄炎差,赢得几率更大。”

“性子沉稳也未必会赢啊,我可是对狄炎特训过的,现在的实力比三个月前强了不止三倍,依我看呐,这次的年比,获胜者非狄炎莫属。”莫阳如同一个骄傲的开屏孔雀,狄炎突飞猛进的实力便是他对韩晨炫耀的七彩点缀。

韩晨轻蔑的一撇嘴,颇有些惋惜的言道:“原本他肯定会取得桂冠,被你一训练,恐怕要与这第一人的名头失之交臂了。”

莫阳猛地站了起来,冲着韩晨大吼道:“草,想打架是不是?”

“来就来,谁怕谁!”韩晨也同样站起身来,袖子一撸,就差抄家伙上了。

“草,都给妖爷消停点,不知道妖爷正烦着呢嘛,想决斗,给妖爷滚出去打去,再特么吵闹,信不信妖爷...”两人的吵闹彻底引爆了小妖积存怒火,冲着两人便是坡口大骂。

妤萱按下暴怒的小妖,美眸瞪了二人一眼,轻声说道:“想看比赛就安静些,谁胜谁负,等比赛结束便能知晓,在这里吵闹什么,就不怕人家看你们的笑话?”

二人都是尴尬的嘿嘿一笑,缓缓做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二人都看得出来,妤萱这是有意偏袒他们两个,否则的话,小妖怒气一上来,直接把自己二人扔出去都有可能,那丢人可就丢大发了,妤萱开口给个台阶下,再不老实安静下来,可真就是作死了。

而在此时,演武台内的那些奇特的场地上,已是有着人影闪烁交错,一道道雄浑的灵气波动爆发而起,显然,这一次的年比盛会,已经开始!

参赛的人实在太多,所以在场的人中,有着很大一部分人都站在场外等待,在一处颇为显眼的地方,五男三女站在这里,周围人群站在旁边,有意无意给这八人留下宽阔的空间。

而其中两道熟悉的面孔赫然是北村的韩奈章与狄炎,韩奈章抱着双臂,背靠着墙壁,微闭双目,任由徐风吹过脸庞,飘起散落的长发,半遮掩半露的清秀面容,倒是勾得周围一阵美眸流连。

“奈章很受人欢迎呢,如果不是我们在这里,怕是周围那些女色狼们要冲上来把奈章瓜分了呢。”一阵娇笑从韩奈章身边的一位身着粉裙的少女口中传出,银铃般的妙音倒是极为好听,引得周围一阵钦慕的眼神。

“锦菁你是不是相中奈章了,要不趁着这次比赛,把你们俩的身份顶下来吧。”一名身材壮硕的少年哈哈一笑,开起那位名叫锦菁的粉裙少女的玩笑。

锦菁美眸冲着韩奈章眨了眨,颇有些幽怨的说道:“人家倒是这番心思,就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某些人瞧不上人家呢。”

“不要开我的玩笑,沐卿回来听到这些,会扒了我的皮的,你们莫要害我。

韩奈章依旧是紧闭着双眼,只不过是苦笑的摇摇头,结束这帮人开的玩笑话,众人也知道这位惧内的少年对这类的玩笑话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也就说起了别的话题,不过,那位名叫锦菁的粉裙少女美眸中倒是闪过一丝失落,片刻间便收拢心神,恢复以往的神采。

“听说你们北村那个从小身患重病的孩子现在修为突飞猛进,三个月前竟然跟狄炎打了一架,据说虽然狄炎占着上风,最后也差点让那小子翻盘了,喂,奈章,是不是真的?”

突然,一人开口问道。

韩奈章眼眸骤然睁开,没有回答那人的问题,而是看着远远的坐席之上,紫裙少女身边那个空旷的座位,缓缓叹了口气。

“秦风,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