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三十章,我只想要一个理由

“杀父仇人,呵呵,还真讽刺啊,那么麻烦师姐帮我转告他,五年之期一过,秦风项上这颗头颅任他随时来取,绝不推诿。”秦风自嘲般的苦笑。

“你不要误会,你们的矛盾我不会搀和进去,更何况,韩伯伯的死并不完全怪你,你没必要内疚这么长时间。”妤萱有些委屈的说道,只是想把过去的事跟他讲个清楚,怎么弄得自己像来催命似的。

秦风摇摇头,微微叹息道:“该来的迟早会来,躲是躲不开的,师姐好意,秦风心领了,秦风烂命一条,自己都不眷恋这般许多,师姐也就不要再劝了。”

“我只是不希望你死,如果遇到了麻烦,就...来找我。”妤萱低着头,贝齿咬着红唇,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捂着绯红的俏脸,转身跑开。

秦风惊诧着看着飞速离开的倩影,再次苦笑,自己实在是弄不清楚这位师姐究竟是怎么想的,说了半天的话,到最后弄得自己依旧是满脑的浆糊一般稀里糊涂。

摇了摇头,甩掉那些不着调的想法,秦风盘膝而坐,在地上打起坐来,等待那个自己这次来想要见到的人。

约么两三个时辰后,一道青色身影出现在身后,秦风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站起身来,目光移到身后。

四目相对,两个人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对方,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两人眼中皆是浮现出一丝波澜、一点复杂。

两个人本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韩奈章母子随着韩锟到隐居隐逸村之后,韩奈章很懂事,对于这个从小身患奇病的弟弟颇为照顾,可惜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变,一道无形的隔膜出现在两人中间,最终的结果便是,两个人从此再不相见。

“奈章大哥。”秦风朝着韩奈章拱手道。

韩奈章看着眼前的瘦弱少年,心中不知是何种复杂滋味,十年了,自己想过无数次再次见面的场景,却从未想过两个人会在父亲的坟前相见,秦风心中的有一道过不去的坎,所以这十年里,他从未来到过父亲坟前拜祭过。自己对他也同样是视而不见。

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韩奈章不知道怎样去面对秦风,摇了摇头,从秦风身旁走过,来到韩锟坟前,将手中的东西放到墓碑前面,双膝跪地,朝着韩锟的坟磕了三个头。

“听说村子里来了客人,帮你治好了病,现在可以修炼的你,都可以把狄鹰打得三月下不了床,我是不是需要说声恭喜?”韩奈章背对着秦风,双目微闭,双掌合拢,摆在胸前,低沉着声音说道。

“压制寒气只是暂时的。”秦风看着面前的背影,心中泛起一丝苦涩。

“无所谓暂时还是彻底,我只知道现在的你已经开始修炼,而且进步飞快,两个半月前便可以抗衡狄炎,甚至有着杀死他的底牌,这便足够了。”韩奈章起身转过来盯着秦风的眼睛,说道,“听说半个月之后的年比,你也会参加。”

秦风点点头,说道:“是的,今年的年比我会参加,甚至会成为你们的对手,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不是奈章大哥你的对手...”

秦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韩奈章挥手打断:“我要听的不是这些,既然你打算参加了,说明你现在觉得已经可以有了可以打败狄炎的可能,那么,告诉我,你现在的实力是第几重?”

“十重。”秦风没有一点废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境界,在韩奈章的面前,他不想隐瞒,更何况,这种东西已经是隐藏不了的,人家实力比你高不少,一眼便看出你的真实境界,说假话,反倒显得自己心虚。

韩奈章冷哼一声:“十重,三个月之前的狄炎都不可能打过,现在更不可能,我知道你有底牌,但是现在的狄炎已经不是过去的他了。顺便告诉你件事吧,韩晨大哥对我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训练,知道这个消息后,那个叫做莫阳的人同样也对狄炎进行了特训,我不知道现在的狄炎究竟是什么实力,但是绝对不可能比我弱,你觉得还有可能胜他么?”

秦风沉默不语,这件事他也是心里没底。

突然,秦风只觉得一阵劲风向自己袭来,快得让自己来不及进行闪避,本能的运转起灵气,聚在双臂,迎上那道袭向自己的劲风。

嘭~

两道灵气相碰,秦风被巨大的劲道震飞出去,砸在身后的一棵粗大的树干上面,秦风只觉得砸在树干上的那一刻,自己的后背被那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得快要碎裂,与之相拼的双臂现在也是一阵发麻,用不出力气来。

“寻常一击都是勉强接下,若是用上武学,你又能如何翻身?”

远远的,传来韩奈章略有些叹息的声音。

秦风全速运转灵气,稍许驱散双臂上的麻木感,双脚一蹬树干,飞跃到韩奈章面前。

韩奈章双手紧握,手掌上面涌现着淡淡的青色灵气:“秦风,这次我不会手下留情,如果你连这种程度的力量都抵抗不了,那么便不要来参加年比了,被我打伤无法参加比赛,总要好过被狄炎那家伙打成残废。”

秦风同样捏紧拳头,一抹夹杂着淡淡冰晶的黑气涌现出来,秦风冲着面前的人会心一笑,言道:“既然奈章大哥赏脸,秦风自当奉陪。”

话毕,秦风脚步猛踏地面,身形一闪,急速朝着韩奈章飞奔过去。眨眼间,秦风的拳头已经距离韩奈章不足一臂的距离,只见韩奈章右拳化爪,稳稳接住秦风一拳,身体下倾,左拳之上青光闪烁,轰向秦风小腹。

眼见自己一拳被韩奈章如此轻松化解,秦风面色闪过一抹凝重,另一只拳头紧握,淡淡黑芒浮现,对上韩奈章攻击过来的拳头。

轰~

一青一黑两种灵光相碰,一股强烈的劲道从中扩散开,二人皆被这股劲道震得连连后退。

秦风连退了十步稳住身形,抬头看向面前之人,才察觉到韩奈章在这股劲道的冲击下仅仅后退半步,孰优孰劣,已见分晓。

“灵动拳,看来你平日里修炼也是颇为勤奋,这般行云流水的打出来,很不错,不过,很可惜,依靠灵动拳都无法占得上风,若是我施展武学,你怕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韩奈章有些惋惜的说道。

话声刚落,韩奈章掌中青光愈发强烈,片刻过后,青色灵气逐渐形成一道虚幻的青松形状虚影。

从那虚影上散发出来丝丝浓郁的气息,甚至超过了当日秦风施展极光寒冰破所产生的威压。

青松渐成,秦风却是丝毫不敢大意,指尖黑气萦绕,越来越多的冰晶逐渐将秦风的手掌笼罩起来,冰晶上朦胧的雾气遮掩住冰晶原本的形状,但却掩盖不住从那上面散发出来的浓郁寒气。

丝丝冰冷让韩奈章双目一凝,显露出满脸的凝重,待掌中虚影达到极限后,韩奈章大喝一声,一掌将虚像轰向秦风。

“大青松掌!”

“极光寒冰破!”

秦风同样大喝一声,身形闪动,一指探出,那团冰晶飞速射向飞奔而来的青松虚像。

轰隆隆~~

嘭~

剧烈的碰撞,一团微型的气浪迅速波及开来,同时,一道黑影随着气浪扩散的方向爆射出去,砸在地上,划过十米多长的距离,方才停了下来。

噗嗤~

秦风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强忍不住,一口精血吐出:“木元素灵气,厉害,都已经练到聚灵境界了。”

韩奈章缓缓走到秦风身前,俯视着躺在地上的秦风,开口说道。

“你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一些,冰属性修灵者,恭喜你。不过很可惜,这次年比,你不必去了。”

说完,韩奈章转身离开这里,只留下一串长长的话语。

“秦风,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我不想再提起,我现在只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说服我自己的理由,说服自己不去找你报仇,说服自己,我爹他当年救下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不是一个醉生梦死的废物。打败我,拼尽全力将我彻底打败,证明你秦风可以成为这个天底下最强大的人,而不是一个只会在他人羽翼保护下的废物。”

--------

吱嘎~

木门被轻轻推开,一位年迈的老者盘膝而坐在屋内,漆黑的房间内没有丝毫的光亮,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凄冷,察觉到了有人来拜访自己,老者开口说道:“不是对拜老夫为师并不感兴趣嘛,今日为何来我这里?”

站在门口的瘦弱少年目光如炬,紧紧盯着坐在黑暗之中的老者,开口说道:“半个月,我需要更强的力量,只要不耽误以后的修炼,其他的无所谓。”

老者诡异一笑:“很苦的,你确定你坚持的下来?”

“我可以。”少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可是老夫为何要帮你?”老者缕着长长的胡须,笑道。

少年森然一笑:“凭我可以给你提供炼化后的精纯寒气。”

“我喜欢这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