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二十九章,生死恩怨

青山,松下,孤坟。

远处森林密布,偶尔浮现炊烟袅袅。

一位黑衣少年静静的站在这座坟前,宽大的黑袍在微风掠过,显现出少年略有些消瘦的身形,以及稚嫩的清秀脸庞,微薄的嘴唇轻抿,漆黑如墨的眼瞳中如一汪潭水,平静的水面一眼望不到底。

如同坟旁的青松,任由风吹雨打,岿然不动。

坟前摆放着一束鲜花,两坛烈酒,淡淡的花香掺杂着酒香萦绕周围,看来是刚刚放在这里不久,鲜花旁些许枯萎花瓣残留,看来过去的日子里,每天都会有人来到这里探望,今天自己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连前次的鲜花都来不及清理。

少年双手捧着短小的木剑,摆放在墓碑前面,木剑看起来有些年代了,可以闻到淡淡的朽木味道,但是木剑表面却是极为干净整洁,显然这把剑的主人每天都会精心擦拭。

放下木剑,少年站直身体,微闭双目,两行热泪缓缓流下。

“韩伯伯,风儿来看你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来过这里,您会不会对风儿很失望,十年时间里,风儿只是远远的祭拜您,却是没有丝毫勇气登上这青山之上。奈章大哥他很优秀,在这隐逸村年轻一辈里面,没人是他的对手,听爹说,奈章大哥的天赋就算放在您在外面的家族里,都十分靠前。风儿没用,比不上奈章大哥,过阵子,风儿就要离开隐逸村了,去为我爹找药疗伤,可能要过很久很久才能回来,这次来,是跟您道别的,等风儿寻到那两位灵药,就可以下去陪您了。”

在离孤坟不远处的大树后面,一男一女神色肃穆的看着站在坟前不知在说着什么的少年。

“你恨他吗?”白裙少女抿着红唇,轻声问道。

白衣少年微微摇头,并没有回答少女的问题。

“何必这么言不由衷呢,如果你心中的心结打开了,或许你也不会察觉到他来你便早早的躲开。”少女看着少年因为用力过大而插入树干的手掌,叹了口气,还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少年深吸了口气,缓缓稳定心神,说道:“其实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去面对他,他是害死那家伙的人,又是药王师叔年纪最小的弟子,日后还会在同一个宗派下生活。那家伙死了,我很开心,可惜不是我亲自动的手。”

“你有心结,他也有心结,你不愿意去面对他,恐怕他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你,我想,他应该已经猜到什么了,别忘了,他爹可是十五年前那件事的当事人之一,难保秦稷不会对他说些什么,更何况,他或许已经知道我们躲在这里了...”

少女晃了晃手中有些枯萎的鲜花,鲜花上花瓣已然掉落大半,少女苦笑着摇摇头,继续说道:“他是第一次来这里,应该会对你弟弟来这里的时间了如指掌,这次来拜祭你爹,一定会避开你弟弟,所以说,因为匆忙离开,而留在坟前的东西,就只有你这个同样姓韩的人留下的。”

少年微微皱眉,甚是疑惑的问道:“你又是怎么会对他的事这么了解?”

少女捋开额前青丝,回道:“因为灵魂功法的缘故,我对周围的灵魂波动比较敏感,所以他在坟前的话,我听到了一些。”

“这么说,他明知道我们两个在这里,却故意装作不知道。”

“恐怕是的,要不...”少女玉手轻捂着红唇,嫣然一笑道,“要不我们去见见这位小师弟。”

“见了面,说什么?”少年无奈的耸耸肩。

少女调皮的吐舌,娇笑道:“你想去现在还没机会呢。”

“为什么?”少年疑惑的问道。

少女冲着坟前的方向努努嘴,说道:“妤萱师姐还真宠着这位小师弟诶。”

少年顺着少女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道浅紫色的身影匆匆闪过,出现在那位黑衣少年的身后。

“我们走吧,真不晓得,这家伙怎么这么好运。”韩晨叹了口气,有些幽怨的说道。

碧瑶揪着韩晨的耳朵,美眸微眯,俏脸上席上点点怒气:“怎么,你也对妤萱师姐有想法?”

瞧见这位大小姐吃醋了,韩晨手臂顺势将碧瑶一把搂在怀里,碧瑶被韩晨轻浮的举动惊得下意识把揪着韩晨耳朵的手松开,等她反应过来后,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韩晨抓在手里。

抱着碧瑶纤细的腰身,一阵香气进入鼻中,韩晨嘴角一翘,闪过一抹坏笑,轻轻吻了一下碧瑶的耳垂:“瞎想什么呢,妮子,有了你,我心里哪里还地方容下别人。”

碧瑶娇躯一颤,俏脸绯红,瞪了韩晨一眼,嘟囔道:“你还通过考验呢,别瞎说。”

“好啦好啦,不吃醋了吧。”

“谁吃醋啦,我才没有。”

“真软...啊...死丫头,你还没成婚呢就想守寡啊。”

...

“他们应该已经离开了吧,毕竟有你在这里,或许,大家都有些害怕你这个师姐吧。”

闻着空气中传来的淡淡体香,便已经知晓站在身后之人的身份,两人皆是静静的站着,一句话也不说,半刻钟过后,秦风先开口说道。

妤萱黛眉微皱,有些不满的说道:“听你这话,好像我多么虐待你们似的。”

“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的事,小妖都跟我说了,很抱歉,我之前的态度有些不好。”妤萱低着头,半响才开口说道。

“没什么,我还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出手炼制镇压寒气的丹药与百炼淬体涎,我现在恐怕早就死了,哪还能活到现在。”

秦风摇摇头,自己能活在现在,得多谢妤萱帮自己炼药,否则别说把实力提升到炼体第十重,就连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回事呢,炼体第三重时候爆发的阴寒之气要比炼体第二重的规模大了不止一倍,这都把自己折磨的想死,换成现在,规模怕是要大上十倍不止。

“分内之事,你不必放在心上。”

“师姐又为何来这里,应该不仅仅是拜祭韩伯伯吧?”秦风转过身,仔细的看着妤萱好看的眼眸,淡淡言道。

“小妖这几天出去挖药了,所以有件事不能等它回来再告诉你。”

“何事?”秦风好奇问道。

“韩锟伯父的真实身份你知道吗?当然,也就是进入隐逸村之前的身份。”妤萱眨着美眸,问道。

秦风摇头,他确实不知道韩锟的真实身份,韩锟死的时候秦风还小,对于某些事情的认识有些模糊,再加上这些年来秦稷对曾经的事从不透露只言片语,秦风也是无从可知这些秘密。

“十五年前,人界东北地域韩家的家主继承人韩锟,因为搀和到了东北地域秦家的纷争,神秘消失,从此不知所踪。”

秦风微微皱眉,熟悉的姓氏让他不禁想到自己最亲近的人:“秦家?这么说,我爹他...”

妤萱点点头,继续说道:“不错,他是人界东北地界秦家的人,至于十五年前的那场恩怨,我不是很了解,两家对这件事封锁甚严,宗派里也就少数几人了解这些,宗派毕竟不是中央地界的那些老牌势力,手伸不了那么远。”

“他们总不会打到隐逸村来吧。”

秦风好奇的问道,隐逸村有多强秦风还是知道的,最强的也就是穆飒村长,与九冥黑炎熊大战时妤萱曾提到过空间之力,据秦风估计,村长的实力怎么也得是元尊境界。小妖之前也说过秦稷巅峰的实力应该是灵玄层次,再加上村里面一票实力与秦稷差不多的人在,完全不惧一般的势力,否则也不至于延续几十年的和平日子。至于东北地界的秦韩两家,实力应该也不至于比这还强吧。

“这个倒是不能,隐逸村的有着严格的村规,但凡进入隐逸村者,便彻底与外界的一切断绝联系,这也是外界势力能够容忍隐逸村存在的原因之一,当然还有着一些更重要的原因,这些就连我也不清楚了。”

“既然如此,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总不至于我出了村子,秦韩两家就会来把我给宰了吧。”秦风挠了挠头,笑道。

妤萱美眸瞪了秦风一眼,言道:“你出了村子,那么便彻底与隐逸村脱离了关系,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所有人都必须统一口径,你从小生活在东海海边,老师这次外出寻宝偶然间遇到的身怀第三种属性的修灵天才,这才带回宗派培养成为...”

秦风摆了摆手,有些烦躁打断了妤萱的叮嘱:“我知道了,各种利益关系我还是懂得,不会与外人说。我想知道,你刚才说了那么多,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妤萱揉了揉有些发痛的额头,跟人说了这么废话,让平时少言寡语的妤萱有些不太舒服:“韩晨你应该不陌生吧,先前一起战斗过。”

“都姓韩,这么说...”秦风似乎是想到了某层关系,两眼微眯。

“没错,韩晨是东北地界韩家的人,因为家族中的一些原因,来到宗派修炼,你面前的这座坟里躺着的,是他这十五年里一直在寻找的人,换而言之,韩锟伯父是韩晨的父亲,而你,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他的杀父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