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二十八章,十重炼体

时间就像流沙,总是在不经意之间从指间划过,愀然无声,不知去往何方,只留下斑斑沧桑痕迹。

两个半月的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渐渐过去,初秋的天气清爽微凉,茂密林间,那些绿意盎然渐渐掺杂点点枯黄颜色。

村中一座木屋,虽然简陋,却是非常整洁干净,阳光洒进屋内,驱赶尽了所有昏暗。

整洁的小屋,摆放着一个一人多高的木桶,木桶之内,少年双眸紧闭,双手叠放在小腹之前,双手之间,淡淡光芒闪耀,随着少年的呼吸间,双手之间的气旋缓缓搅动着桶中的水流流动。

经过两个半月的辛苦修炼,少年清秀的小脸上渐渐多出了几分坚毅,那稚嫩年龄的青涩感愈发减弱。经过百炼淬体涎的两个半月不间断淬炼,少年身上苍白的皮肤渐渐变得白皙中略带红润之色,看起来并没有多么强大的瘦弱身躯,在那缓慢练就出来的肌肉中却是蕴含着噬人的凶猛力量。

那个曾经在一直在死亡边缘徘徊的少年,彻底告别了死亡威胁后,那被隐隐压制的天赋渐渐显露出来,如今,这个少年正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进行蜕变,当少年正式完成这种蜕变,破茧成蝶后的少年会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撼。

平稳流畅的呼吸,木桶中一道道夹杂着乳白色的气流,顺着少年双手中的气旋缓慢旋转,然后沿着少年的双手流入少年体内,随着少年体内的灵气顺着某种秩序不断的运转着,一点点的融入少年体内的那股愈发雄浑的灵气。

突破到炼体第七重境界之后,秦风依照着小妖的指导,开始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整天整夜的泡在木桶里面,整整两个半月都在丝毫没有停歇的修炼中度过。

依靠着药王所给的丹药,那股阴寒之气非常安静,再没有爆发过,失去了阴寒之气束缚的秦风,终于脱离桎梏,展现出惊人的天赋。

从炼体第七重突破到炼体第八重仅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随后更是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达到了炼体第九重的境界,虽然第二个月小妖拿来的百炼淬体涎有些不同,稀薄的翠绿色变成了更接近寒泉玉浆的乳白色,但是这却丝毫掩盖不了少年那惊人的天赋。

炼体第九重的境界,完全可以说是炼体境界的分水岭,只要开始踏足那炼体第九重,便正式步入高级炼体的层次,届时,体内所储存的灵气将会是数倍于炼体第八重,彻底告别了初中级的层次,高级炼体境界便开始拥有去挑战聚灵的资格,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突破到了炼体第九重之后,经过足足一个月的浓郁能量锤炼,秦风已然感觉到了那炼体第十重的屏障,在之前的一个月里,秦风曾经尝试了好几次冲击炼体第十重的境界,可惜每一次都无一例外,都以失败收场。

数次的失败偶尔也会让秦风颇有些垂头丧气,差点忍不住从修炼状态推出去,不过好在总有小妖在一旁严厉指导,秦风都会强行散去心中那股颓败,屏息凝神,让自己的心境渐渐平缓,专注到修炼之中去。

正在修炼中,秦风再次感应到了那层阻挡在自己面前的屏障,秦风心头突然冒出一个信心十足的念头来。

“只差临门一脚,这次定会突破。”

咕咚~~

咽下为了冲击第十重境界而提前含在口中的百炼淬体涎,灵液入喉,一股异常精纯的能量瞬间席卷全身。木桶之中,乳白色的能量溢彩闪烁,顺着飞旋的水流一点点的进入秦风体内。

随着乳白色的气流越来越多,不过片刻光景,秦风身体表面浮现出淡淡的灵光,灵光愈发强盛,渐渐将秦风的身体给完全遮掩在其中,就连那足有一人高的木桶,也是若隐若现,远远望去,甚是奇异。

随着口中百炼淬体涎入体,秦风双手之间的气旋急速旋转,涌入体内的灵气变得越来越雄厚,两股能量在秦风的经络中形成一种相对的平衡,急速运转之中,炼化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在这种急速膨胀之下,木桶之中的百炼淬体涎的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淡,正在冲击炼体第十重的秦风已然形成一个漩涡,不仅让木桶中的水流急速飞旋,更是让周围空间中的能量一点点卷入这个硕大的漩涡之中。

因为大量能量涌入体内,秦风的小脸开始显得略微潮红,太多的能量充斥在少年瘦弱的身体里,而少年区区炼体第九重的境界显然在短时间内无法彻底炼化掉这些能量,剧烈的膨胀不仅刺激到少年脆弱的经络,隐约间,就连全身的骨骼都会发出‘咯啦’的声音。

一遍遍的运转灵气,一点点的炼化着这些能量,不断的贪婪的吞食掉这些能量,全身经脉、各处筋骨都在灵气运转中不断的洗刷掉没用的杂质,将身体锤炼得愈发强大。

当最后一缕能量一点点的融入雄浑的灵气之中,秦风的身躯略微沉寂,随后猛然一阵剧烈的颤抖,双目睁开,漆黑色眼神中,一道黑芒急速掠过,整个身体为之一振,片刻之后,秦风微薄的嘴唇轻启,长长吐了口气,

几个长长的吞吐呼吸后,秦风的小脸上顿时精神了几分,神采四溢。扭了扭脖子,一阵清脆的声响传了出来,浑身上下都蔓延着一股灵气充实感觉,手掌紧握、张开,反复几次后,秦风的最近这次翘起一抹喜悦的弧度。

“终于到了炼体第十重了...”秦风缓缓紧闭双目,全身心的感受起体内那股充盈的能量,似是自言自语的低声呢喃。

躺在木桶内,身子侵在冰凉的灵液之中,秦风有些沉醉于体内的那股充实的力量之感,在木桶中静坐了一会,待得欣喜的心情逐渐平复之后,秦风这才慢吞吞的站起身来,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体内的骨骼,犹如重生一般,响起一阵清脆的霹啪之声。

擦干水渍,秦风随意的套上一件整洁的衣裳,根据约定,突破到了炼体第十重之后,自己就可以不用再每天都呆在这个木桶里修炼,而是用剩下的时间来修习武学,以全盛的状态去迎接即将到来的年比。

空气中的微凉感觉让秦风只觉得一阵舒爽,秦风笑意更胜,如今的自己终于已经有了与狄炎、韩奈章等人争雄的资本了,这一次的年比,将是自己彻底摆脱废物名头的时刻,也算是离开隐逸村前,送给秦稷最好的礼物了,虽然未必可以取得冠军,但是想要打赢自己,狄炎不付出点什么那是不可能的。

走出屋子,一把短小的木剑印入秦风的眼帘,走到树下,双手捧起那把木剑,久违的悲伤感涌上心头,一连串的记忆一点点浮现眼前。

----

夕阳西下,映出两道纤长的人影,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拉着年纪不过三四岁的孩童的小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孩童稚嫩的小脸上洋溢着灿烂色笑容,手中拿着一把短小的木剑,在空中轻轻挥舞。

中年男人不停的给孩童讲着笑话,沙哑的嗓子,像是有着说不完的话一样。

孩童停下脚步,显然是有些走累了,仰起头想要看中年男人,可是目光却是一片黑暗。

中年男人只是简单一笑,将孩童头上的虎头帽稍微移动,孩童那双大眼睛便浮现在眼前。

“韩伯伯,风儿要驾家马。”孩童抱着中年男人的腿,仰头说道。

“好嘞。”

中年男人抱起孩童,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让孩童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双手抓着孩童的手臂,身体一边晃,一边快速跑,一阵孩童稚嫩笑声响彻林间。

...

深夜,一轮圆月悬挂星空,明媚的月光照耀大地。

一股突然起来的寒气瞬间席卷了整个村子,在那寒气爆发的中心,那座木屋,那个孩童抱着双臂蜷缩着身体坐在墙角。

“风儿,别怕,一会儿村长会来救你的。”孩童身旁,那个中年男人浑身上下挂满了冰屑,气息若有若无,已然是濒死之人。

“韩伯伯,对不起,风儿是个灾星,呜呜,是风儿害了你...”孩童哽噎着说道。

“风儿,你不是灾星,不要听村子里那些人说你的坏话,这一切不是你的错,韩伯伯一直想在你身上弥补心中的愧疚,但是看来,我不行了。”

“风儿,韩伯伯死了没关系,你要好好的活着,要替韩伯伯活下去。你要相信村长,他一定会有办法救你的,不要因为生命中的坎坷而去否定自己。”

“相信你自己,终有一天,你会褪去阴霾,自由的翱翔在这天际,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

秦风仰起头看着天空,任由那莫名液体在眼眶里打转,长叹了口气。

“是该去那里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