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二十六章,秦风VS狄炎

“秦风,如果我并不允许你继续下去,你会如何?”

一道厉喝之声从不远处传了过,熟悉的声音令秦风动作为之一顿。

躺在地上的狄鹰转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道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狄鹰瞬间一喜,面前之人十六七岁的年龄,一身合体白衣,容貌清秀,嘴角处悬挂着微微笑意。

“哥。”

狄炎,狄鹰的哥哥,隐逸村年轻一辈实力最强者,每年的年比,多数是狄炎拿下桂冠,整个隐逸村中,唯一一个能够与狄炎一绝高下的,只有韩锟的儿子,韩奈章。

狄炎冲着目光看向自己这里的秦风,冲后者微微一笑,只不过,这和煦微笑,在秦风眼中,倒是略微显得有些异样的感觉。

“哥,秦风把我手臂给打断了,你要帮我报仇啊。”狄鹰抱着被秦风打断的手臂,冲着狄炎嚎叫道。

“一只手臂而已,死不了人,输了就是输了,技不如人,有什么放不下的。”

狄炎微微摇头,倒是淡然一笑。

而周围人倒是有些诧异,这家伙什么时候改性子了,自己弟弟的手臂都被打断了,这家伙怎么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秦风反是眉头一皱,自己与狄炎只不过见过几面,但绝不认为这家伙会有这么好心来为自己说话。

“秦风,既然狄鹰已经认输了,这场比武是不是也应该结束了?”狄炎挥手制止身旁的的人去搀扶狄鹰,而是冲着秦风微微一笑,言道。

秦风盯着狄炎的双眼微眯,面色渐渐阴沉下来,狄炎这家伙好心机,先是开口训斥了求救的狄鹰,把自己放到一个比较公正的地位上,随后阻止旁人来搀扶狄鹰,反倒是让自己放过狄鹰。

扣自己一顶仗势欺人的帽子,如果自己答应放狄鹰一马,他狄炎不吃亏,反而得个好哥哥的名声,如果自己不答应,那么他狄炎出手名正言顺,到时候打断自己几根骨头,还不是出手过重一笔带过。

“我要是不同意呢?”

狄炎耸了耸肩,说道:“如若秦风贤弟不弃,愚兄愿请赐教。”

“行啊...”

只见秦风话音还未落下,左拳便已砸到了狄鹰胸口上,随后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狄鹰胸前一道凹陷的拳影浮现在众人眼前。而那被一拳砸的根根肋骨断裂的狄鹰,嘴角血沫流淌,眼睛紧闭,已然是昏死过去。

还未待秦风拳头离开狄鹰身体,一阵扑面而来的劲风袭来,比起先前的炼体第八重的狄鹰的拳劲,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面对着速度快的让自己来不及反应的狄炎,秦风面色一沉,脚上淡淡光芒闪现,冲着飞速袭来的白影便是一踢。

嘭~

拳脚碰撞,秦风顿时感觉到脚上伴随着剧痛涌上一股劲道,身体当下便不由自主的被这股劲道震飞十余米,脚步落地后,秦风更是倒退了十数步方才缓缓稳住身形。

“炼体第十二重?!”

逐渐站稳身子后,秦风目光凝重的盯着狄炎,沉声道。炼体第十二重便已经是炼体巅峰,更是拥有开辟丹田凝聚灵气冲击聚灵的资格,炼体第十二重境界之强,完全不是自己这个炼体第七重可以比拟的。

先前一击,若不是自己经历过寒泉玉浆的锤炼,丝毫不弱于炼体第九重的强度,自己怕是已然深受重伤了,即便是这样,自己的右脚现在已经被震得一点知觉都没有。

狄炎瞥了秦风一眼,眉头却是皱了起来,方才一击虽然未使用武学,但已经算是自己全力一击了,换做寻常中级炼体境界的人,早已经重伤吐血了,可是眼前这位虽说被自己一掌震飞,但是竟然还能站的住,观其气息虽有减弱,但显然并没有受什么伤,狄炎对此倒是有些不满。

即便如此,炼体巅峰的狄炎依旧深信三招之内,定然可以打得第七重的秦风再无反击之力。

“不错不错,竟然能接下我全力一掌,秦风贤弟已经是拥有堪比炼体第九重的实力了,有资格做我狄炎的对手,来,再接我一掌。”

眸中寒光一闪,狄炎显然并不打算就此放过秦风,冷哼一声,再度对着后者急冲过去,这一次,周围众人都是能够看见,在狄炎的手掌上,有着淡淡的光芒涌现,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对付个炼体第七重的小子而已,犯得着用上武学吗?

望着那咄咄逼人的狄炎,秦风眼中怒色更甚,这狗日的真是不要脸,你炼体巅峰的实力不用武学都能把小爷给打残废了,现在连武学都用上了,真是想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秦风紧咬牙关,瞥了一眼右脚,暗自叹了口气,右脚直到现在一点知觉都没有,狄炎这一掌,自己连躲都躲不了,打,自己更是打不过了。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秦风微眯双目看着面前的狄炎,眸中浮现出一抹决绝,片刻过后,秦风额上若隐若现的淡蓝色符文浮现出来,丝丝寒气涌到秦风紧握的左手之上,使得那手臂之上淡淡光芒闪烁。

嘭~

两人挥出的拳头即将相碰的时候,一道无形能量形成的光幕出现在两道拳影的中间,两拳同时砸在光幕之上,光幕瞬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在光芒闪耀的那一刻,一道银色身影被这股光芒从光幕中震飞出去。

在银影落地后,身形一闪,飞跃到身旁大树之上,面色微怒的盯着光芒闪耀的光幕。

光幕渐渐消散,秦风与狄炎二人则是被震得倒飞出去,砸在身后的树上,分别嵌出两个人形坑洞。

“年比三个月后就要开始了,怎么?这就等不及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光幕浮现的地方缓缓走了出来,冲着秦风与狄炎低声苛责道。

“村长。”

二人从树上坑洞上走下来,冲着灰衣老者抱拳行礼,围观的众人同样是冲着老人抱拳行礼,万般恭敬。

小妖则是一撇嘴,不满的嘟囔道:“哼,这老家伙就知道摆谱。”

话音刚落,一只纤纤玉手从小妖身后愀然浮现,抓住小妖的尾巴提到面前,捏着小妖的小脸说道:“小妖,不得对穆飒师叔无礼,小心师傅处罚你。”

小妖被少年捏着肉脸,含糊不清的哼了一声:“我才不怕那老家伙呢。”

“嗯?”

少女美眸一撇小妖,小妖立即嘿嘿一笑,低声呢喃道。

“嗯嗯,小妖可听话了呢。”

灰衣老者一展袖袍,看着狄炎责问道:“狄炎,你年长秦风四岁,身为兄长,比武怎可下如此狠手?你炼体巅峰的实力即便不使用武学,也是足以击败秦风,为何还要如此!”

狄炎低着头,声音颤抖:“狄炎知错,请村长责罚。”

“村口面壁三日。”

“是。”

穆飒惩处完狄炎后,便转过头盯着秦风,看着那瘦弱少年漆黑如墨的双眼,平淡如水一般没有一丝波澜,就连不久前的狠戾也被悉数收掩起来。

“秦风,你可知道,冒然引到那股寒气攻击别人,如果今日我来的晚一点,不仅仅他狄炎会死,你也会死,甚至就连一直对你照顾有加的小妖也会被这股寒气逼死,这鬼东西是会害死人的,你到底知不知道?难道说死一个韩锟还不够,还要带上我隐逸村数百人的性命,你才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吗?!”

说道后面,穆飒的声音甚至有些嘶哑,目光中也是多了一丝怒气。

穆飒的话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谁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竟然会带给所有人如此大的危险,十余年过去了,所有人都渐渐忘记了那一个月圆之夜,笼罩在全村的寒气,那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穆飒的话令所有人都想了起来,面前这个少年是一个随时都可以让整个隐逸村瞬间消失的危险人物,如果村长再晚来一会儿,在场的所有人都会为这个疯子陪葬,所有人都还依稀记得,那个月圆之夜笼罩在全村的冻得灵魂为之颤抖的寒冷。

狄炎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那个平静的让人害怕的黑衣少年,竟然让自己在生死边缘上走上了一遭,刚才的事,只要有一丁点的疏漏,那么自己很有可能已经告别人世,韩锟那初窥灵玄的实力都挂了,自己面对这家伙,还有活路吗?想到这里,狄炎不知不觉后背已然湿透。

秦风没想到小妖会如此奋不顾身的阻止自己,看向远处少女怀中的小妖,秦风眼中闪过一丝愧疚。

秦风冲着穆飒抱拳道:“秦风知错了,愿受村长处罚。”

穆飒一甩衣袖,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说老头,我正好缺个采药的苦力,这小子匀给我行不?”小妖趴在少女怀中,冲着穆飒挥了挥手,替秦风求了个情。

穆飒又甩了衣袖,说了句‘年比之前凡有再私斗者,逐出村长’后,转身离开这里。

只不过谁也没有看到穆飒嘴角上闪过的一丝笑意,以及小妖小爪子上翘起后又立刻放下的两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