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二十五章,灵动拳对铁山拳

“一时侥幸打败了梁馀,就想来挑战我,真是搞不懂,秦风,你哪来的那么大勇气?”狄鹰抱着双臂,戏谑一笑。

“多说无益,动手吧。”秦风双掌一摆,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狄鹰一声冷笑,脚底一蹬地面,整个身体冲着秦风爆射过去,双手化拳,一前一后冲着秦风打去。

秦风眼眸微眯,目光中一抹厉色闪烁,这时第一次正面对垒狄鹰,不同于梁馀,秦风要硬碰硬的干掉狄鹰,打翻那片笼罩在心头上的阴云,将狄鹰彻底踩在脚下,洗刷掉这十几年来的耻辱。

脚步向前一踏,左掌化爪前探,一把抓住狄鹰右拳,强横的拳劲从左手掌心传了,震得秦风后退一步方才稳住身形,随后右拳紧握,全力一击轰向狄鹰。

眨眼间,两人后发的拳头狠狠的撞击在一起,随后只听嘭的一声,狄鹰的身体猛的倒飞出去,砸在身后的大树上,镶嵌出一个朦胧的人形坑洞。

“炼体七重,怎...怎么可能。”

狄鹰捂着胸口,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两人两拳相撞,突如其来的剧痛让狄鹰片刻失神,就在这短暂时间里,秦风紧握着自己右拳的左手,突然一拳砸在自己胸口,把自己打飞出去,亲身承受到攻击后,狄鹰突然发现,那个一直被自己万分鄙视的废物,实力仅仅比自己低上一重而已。

“哗,炼体七重,真的假的。”

“应该是真的,他是真的硬抗了狄鹰一拳,这家伙究竟是怎么修炼的,进步这么快,我记得半个月前这小子也才不过炼体二重啊。”

“梁馀输的不冤。”

此起彼伏的惊叹声渐渐响了起来,残酷的现实打破了他们的幻想,实力,确实是事实最好的证明。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再是天才,也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第二重突破到第七重的,不可能。”此时的狄鹰已经有些疯狂了,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修炼的,难不成真是什么天才,狄鹰已经开始有些害怕去面对这些已经变成现实的事实。

看到狄鹰那副宁死勿信的表情,秦风第一次在心里对狄鹰产生了一种不屑的看法,只是因为自己做不到,便宁可去否定他,用谎言来蒙蔽自己的双眼,如果是狄鹰后面的那些狗腿子们这么做,秦风不会觉得如何,可偏偏是自己认为最不可能的狄鹰这么恐惧现实,秦风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庸人自扰。”秦风瞥了一眼依旧是满脸震撼的狄鹰,微微摇了摇头,叹息道。

此言一出,狄鹰满心羞愧,强烈的自尊心让他醒了过来,逐渐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就算你修炼到了炼体第七重又如何,我狄鹰可是高出你一重来,还能输给你的废物不成。”

话音刚落,狄鹰便又是一拳轰出,直奔秦风面门而去。秦风嘴角轻蔑一笑,同样是一拳拼尽全力,与狄鹰的拳头硬撼一起。

嘭的一声,狄鹰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甩甩有些刺痛的拳头,不可思议的盯着面前若无其事的秦风,满脸的震撼之色。

“炼体九重?”

秦风淡然一笑,自己自然不可能是炼体第九重,刚刚突破到炼体第七重,境界都还没稳定呢,哪来的时间修炼到第九重去,如果真说有什么不同,怕是要归功于小妖送给自己的百炼淬体涎,经过这东西的强化,秦风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肌肉强度甚至要比已经是炼体第八重的狄鹰都要强上那么一点,如此一来,狄鹰误以为自己境界比他高也就并不奇怪了。

“有古怪,肉体强似九重,灵气却是只有七重的程度。”狄鹰眯着眼小声嘟囔道。

秦风没给狄鹰再多的思考时间,深吸口气,身形一闪,冲向狄鹰。

“就算你是炼体第九重又能如何,还能翻了天不成。”

狄鹰冷哼一句,随后大喝一声‘铁山拳’,只见狄鹰手臂上泛起淡淡青石色的虚影,轰向秦风。

秦风不闪不退,仍是一拳迎上。

一旁的众人皆是为二人捏了把汗,如果是半刻钟之前,所有人会认为狄鹰会一拳打折秦风的胳膊,但是现在,先有梁馀被摧枯拉朽般的打败,后面狄鹰更是连吃了两次亏,这种时候,谁胜谁负谁也拿捏不准。

倒是一旁树下乘凉的小妖风轻云淡的笑了笑,手里还是抓着一片树叶,不断的给自己扇风。

而就在在两拳碰触的瞬间,淡淡的光影浮现在秦风手臂上面,让狄鹰脸色骤然一变。

灵动拳,二品武学,秦风目前唯一一种拿得出手的武学,经过这阵子勤学苦练,已然挥洒自如。

嘭~

秦风与狄鹰二人两拳相撞,一声清脆声响,渐渐从两拳对撞中心传了出来。

咔嚓~

这时,一声骨头断裂声音响起,只见一道灰影倒飞出去,接连撞断几棵并不粗壮的大树,砸在地上后,又在地上滑了十几米,方才停下。那道灰影在身体停下后,传出一阵又一阵的哀嚎声。

众人见此,急忙涌了上去,扶起狄鹰,却见此时的狄鹰捧着右臂,不断凄惨哀嚎着。当他们瞧得狄鹰那巨大的贯穿力震折变得弯曲的手臂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尽是震撼神色。

待众人回过神来看向那个身着黑衣的瘦弱少年时,一丝恐惧渐渐涌上心头,少年长长的黑发散落,遮掩住了少年的脸庞,看不到少年稚嫩的小脸上是什么表情,却是可以看到滴滴血迹已经从最近流到胸口。

想到之前少年那狠戾的言语,一些曾经仗势欺侮过眼前之人的人,已然是后背渐凉,湿透了后衣却无从觉察。

凭借着炼体第七重的实力去与高出自己一重境界,甚至连武学功法都不占丝毫优势的情况下,打断对手一条手臂,不付出点什么,显然是不可能的。

秦风受的伤多重,别人显然是无从可知,但是从秦风早已经缩到袖子里却又不断颤抖而搅动着袖袍不断抖动并伴随着滴滴血迹流淌而下的手臂看来,秦风付出的代价,怕是并不小。

少年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足足有半刻钟的时间过去,秦风再才缓缓踏出脚步,紧握左手,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从秦风手上传了出来。

轻风吹拂起少年的黑发,充斥着猩红血芒的眼睛显露着浓浓的杀意,扫视着众人,所有人都低下头,不敢去面对着凛冽的目光。

秦风冲着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狄鹰缓缓走了过去,自己说过,要把上一次的‘恩赐’悉数奉还给狄鹰,以前的自己没有实力去做这些,只能忍受一次又一次的屈辱,但是现在,自己可以讨回以前的恩怨,就绝不会放过。

这时,几个平日里跟狄鹰关系较好的人站了出来,挡在秦风面前,其中一人迎上秦风的目光,说道:“秦风,你都打断狄鹰一条手臂了,还想怎么样,你就不怕狄炎大哥日后报复你吗?你虽然现在变强了,但也绝对不是狄炎大哥的对手。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秦风如同未曾听到这人说话一般,仍然不紧不慢的向着狄鹰走去,只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那人见秦风主意已定,冲上去就是一拳,而那人身后的三人见状,相互对视了一眼,也是冲了上去。

秦风左手抓住首位那人的拳头,左脚微抬,踢在那人胸前,那人身体瞬间飞了出去,砸在身后一人身上,二人皆是砸在地上,站不起来。

一脚踢飞那人,秦风再次身形一闪,一拳一脚击打在余下两人腹间,同样是被打飞出去。

两招解决掉了四人,剩下的围观者不敢轻易出手,一是跟狄鹰没那么大交情,二则是秦风那一股狠劲确实把他们给吓坏了,从小生活在这隐逸村,哪里见过什么血腥场面,从小的安逸生活磨光了这帮人的血性。

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狄鹰,看着那渐渐走来的秦风,深吸口气,一脸愤恨之色:“秦风,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只要我活着,日后我定十倍奉还给你。”

停住脚步,秦风透过黑发间的缝隙瞥了狄鹰一眼,轻声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温声言道:“我等着,不过,你要先把欠账还了,放心,不会很痛的,就像你当初把我身上的肋骨打断的时候,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嘛。”

望着眼前少年和煦的笑容,狄鹰心中丝丝寒意涌现,面色惨白,恐惧之色,浮现脸庞。

“我...我哥他...他不会放过你的。”

淡然一笑,秦风那漆黑如墨的眼眸之中,一抹狠意瞬间爆发,秦风紧握的左拳对着狄鹰胸口狠狠的砸了下去。

然而,就在秦风的拳头距离狄鹰胸前仅有手臂长的距离时,一声厉喝在林间之上,骤然响起,令秦风的动作为之一顿。

“秦风,如果我并不允许你继续下去,你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