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二十四章,争执初启

日渐晌午,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即便是在这茂密的林间,也是逃不过丝丝暑气。

小妖在离秦风不远的地方找了棵大树,倚靠着大树,乘起凉来。而一边的秦风则是站在阳光下不断地练习武学,可遗憾的是,整个上午的时间过去了,那股寒气依旧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秦风不多的耐心随着滴滴汗水慢慢流逝掉的,直到秦风打完最后一招,长舒口气,开始停止修炼。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道极具挑衅意味的熟悉声音。

“呦,这不是咱们隐逸村的秦大天才嘛,怎么着,修炼呐。”

秦风转过头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道熟悉的灰色身影映入眼帘,熟悉得近乎是烙印在灵魂上的一般,秦风捏着拳头,闭上眼睛极力压制住自己内心中泛起的波澜。

面前的这个人,是自己整个童年里最为浓重的阴影,甚至在过去的某些日子里的梦中,都是自己难以挥去的阴霾。

“是啊,狄鹰,好久不见。”秦风露出和煦的微笑,语气平缓的就像两个至交好友一般。

狄鹰站在大树的粗壮树枝上,一只手扶着巨大的大树,一只手挠着头发,嘿嘿一笑:“是好久不见,这些天我一直在找你呢,可惜啊,你秦大天才神龙见首不见尾,要不是前几天知道你一直呆在村长家里,我还以为你跑出隐逸村了呢。”

秦风听到狄鹰的话后,面色微寒,自己因为擅闯出村的事因为村长与药王下了封锁令,所以知道的人也仅仅受限于那日在场的几人,人家都不是隐逸村的人,没必要大嘴巴啥都往外说,但是狄鹰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去准备年比的事,找我有何贵干?”秦风不咸不淡的回了他一句,秦风倒实在是想不出来这家伙除了欺负自己,还会找自己有什么事。

狄鹰身形一跃,从树上跳了下来,缓缓向秦风这里走来,随后又有数道身影出现在狄鹰身后。

看到这些人的出现,秦风嘴角一哼,狄鹰的狗腿子来了。

“梁馀这小子新学会一招,想找个高手指点指点,我哥他们招呼客人去了,忙不开,这不,我就想起你来了。”狄鹰指了指身后的一个身着麻衫的少年说道。

那个名叫梁馀的少年闻言,便快速上前几步,站到狄鹰身旁。

“没空。”秦风瞥了梁馀一眼,对于这种没事找事的人,秦风拿出老办法,一口拒绝。

你狄鹰来挑事,那随你,但是你派个炼体第四重的手下来,真还以为小爷是半个多月前的半残废呢。

“别啊,秦风你这么大的人物平日里可是见不到的,能被自己崇拜的人物指点,那可是我梁馀的荣幸呢。”

梁馀皮笑肉不笑的‘歌颂’了一下秦风,不过梁馀说话的语气,可是丝毫看不出来一丁点的崇拜或者荣幸。

“要说缺陷倒是有一点。”秦风抱着双臂,右手摩擦着下巴,一脸认真的点评了一下。

秦风这一番举动倒是让狄鹰一众愣了一下,你秦风听不出我们是在挑衅么?不会真以为我们是在夸你吧,满村子的人随便找一个当初崇拜对象都比崇拜你强,认真你就输了。

躺在树下,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小妖则是轻蔑一笑,欺负人也不看清楚情况,这小子可是老家伙正打算收的徒弟,以前你欺负他也就欺负了,打死都没关系,现在...你要真把他打伤了,不说那老家伙不过放过你,就连你们的那位村长都有宰了你的心思,要不是这小子的病只有那老家伙能治,你们村长打死都不会把这小子让出去,真当修灵者只是个称呼而已呢?

“不知道是哪里缺陷了?”梁馀一脸的纠结表情,你说反话嘲笑人家,人家不在意,反倒借杆子往上爬,开始指点起你来了,这感觉确实有些让人不好受。

秦风眯着双眼,笑道:“你实力太差,所以练什么武学都是糟蹋。”

秦风这一席话如同震雷在人群中炸响,震得所有人大脑一片空白,片刻之后,一阵此起彼伏的大笑声传遍林间,其中尤以小妖最甚,抱着圆鼓鼓的小肚子在地上笑得直打滚。

见过打脸的,没见过把脸凑上去让人打的,人秦风明摆着要说的不是什么好话,你不搭理他不就得了,反倒凑上去问,这不是自找没趣嘛。

“马勒戈壁的,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看你梁爷今天怎么教训你。”

梁馀破口大骂,随后三步两步冲向秦风,全力的一拳冲着秦风狠狠的砸了过去。

秦风右脚后退一步,身体微微一侧,躲过梁馀这一拳,而就在梁馀的拳头擦着秦风的衣角而过的时候,秦风右脚已经着地,随后,秦风以右脚为轴,左脚抬起,猛地一脚踹在梁馀底盘不稳的腿上。

扑通~

梁馀只觉得膝盖内侧一痛,身体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而后背上又被人踢了一脚,整个人都趴在地上,任自己如何挣扎,都震不开踩在自己背上的脚,就在这时,一道细微而冷漠的声音传入耳中,梁馀便放弃了抵抗。

“别挣扎了,一会儿你主子会开口把你要回去的,如果不想吃点苦头,就给我消停点。”

一招,炼体第四重的梁馀就这么败在那个如负盛名的废物手中,似乎是有些太戏剧性了,要么是梁馀马虎大意吃了亏,要么是秦风实力以及远远高于梁馀,众人宁可相信前者,也绝不愿意承认后者的真实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眼前这个蛰伏十余年,受尽屈辱的少年,隐忍的让人害怕。

“怎...怎么可能,梁馀怎么会败给这个废物呢。”

“就是,一定是梁馀疏忽大意,没收住力,才跌倒的。”

“可是...我刚才好像看到是秦风踢了梁馀一脚才...”

“才什么,肯定是你眼睛花了,那废物打赢梁馀一定是踩了狗屎运,否则梁馀一拳就能打得秦风站不起来。”

一阵阵非议声不绝如缕的传了出来,听到这些的小妖嘴角的戏谑之色愈发浓重,一群活在梦里的家伙,宁可用谎言来说服自己也不敢去面对现实,多么的可悲啊。

“秦风,放开梁馀,大家都是村子里一起长大的,你这踩着他,万一传到村子那儿,怕是你也不好收场吧。”

狄鹰阴沉着脸冲着秦风喊道,梁馀是自己的手下,欺负秦风的主意也是自己想出来的,梁馀输了,自己脸上也不好看,自己要出头,怎么也得先把人要回来吧,自己没那么大的面子,所以狄鹰便把村长抬了出来,有了村长这尊大佛,你秦风还敢不放人么?

秦风看了一眼脚底下沉默的跟个死狗一样的梁馀,不由得长叹口气,现在的梁馀跟不久前的自己有什么两样,被人像死狗一样的踩在脚下,任由人欺凌侮辱,却只能接受而无法反抗。

最后人家打够了,自己忍着疼痛爬起来,咽下所有的心酸,甚至回到家里都要装作若无其事,即便是被秦稷看了出来,也要咬定是自己不小心卡的,麻痹的,不小心能特么卡断三根肋骨?

说出来骗鬼,鬼都不信,可自己又能如何,说了实话,让秦稷去找狄鹰一家子评理?这事又不是没干过,小时候,小秦风不甘心被欺负,回家就跟秦稷诉苦,结果秦稷二话不说去了狄鹰家,最后的结果不还是被人家赶了出来,这个时候的秦稷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灵玄高手,只是个行将就木的病人。

想到这里,秦风眼眸中闪过丝丝猩红,浓浓的杀气散发出来。一脚探出,趴在地上的梁馀被秦风一脚踢飞出来,扑通一声,掉在狄鹰身旁,被众人搀扶起来到后方休息去了。

秦风目光阴狠的盯着狄鹰,露出森白的牙齿,笑道:“狄鹰,这些年你送给我的恩赐,我都记着呢,相信我,我会慢慢还给你的。”

被秦风凶狠的眼神盯得心底发凉的狄鹰咬咬牙,说道:“秦风,听说这阵子村长准许你修炼了,修为进步了,就得瑟上了,看来你骨头又痒了,是不是让我再给你松松骨啊。”

“上次的是三根肋骨,这次我悉数奉还给你。”秦风阴沉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不仅仅是狄鹰心里有些发毛,就连站在狄鹰身后的众人都在不禁背冒冷汗。

背靠在大树的梁馀神色萎靡,看向秦风的目光更是有些不同,最为刚刚与秦风交过手的人,梁馀对秦风现在的实力有着最深刻的了解,看似瘦弱的身体里,蕴含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力量,刚刚秦风踢在自己身上的三脚,没有丝毫的灵气,完全是靠自身肉体的强横。

想到这,梁馀不禁看了一眼脸上尽是不屑神色的狄鹰,梁馀不禁摇了摇头,秦风的实力如何,梁馀不知道,可仅仅是这只靠肉体力量所发出的一击就不比初进炼体八重的狄鹰弱上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