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十七章,妖爷发威

“你的眼睛若是没瞎,那便好好看看,现在...可还是不相上下?”熊王轻蔑一笑,指着面前几人的方向,道。

猿王凝神注目九冥黑炎熊所在的茫茫黑炎,弥漫在九冥黑炎熊周围的炽热黑炎,在九冥黑炎熊身上扩散开来的黑色骷髅虚影的一声震喝下,缓缓聚集在虚影猩红色的眼瞳中,散发着浓浓杀意的巨大眼瞳随着那一声震天巨吼,开始出现一抹灵魂波动。

一道道天地灵气不断的注入进黑炎骷髅之中,急剧膨胀的力量推动着虚影身形的不断扩张,在那一肉眼可见的剧烈变化中,不过半刻钟的时间里,已经由五米多大演变成了近百米大小的庞然大物。

缓慢融合在一起的黑炎骷髅所散发出来的磅礴威压已然再次将三环套月的威压强行镇压下去。

膨胀了数倍有余的森甲黑骷阵终于露出其锋利的獠牙,一声尖锐的呼啸,自黑炎骷髅口中喷出一道漆黑中掺杂着层层猩红之色的黑炎光束。

眨眼间,黑炎光束飞驰至符印锁链前,光束所过之处,层层灵气涟漪搅动起周边天地灵气的混乱波动,无形的威压扩散到周边地区,惊起一群群鸟兽飞奔离开。

嘭~

黑炎光束以一种凶猛的姿态狠狠地撞击在了符印锁链之上,围绕在符印锁链周围的灵气龙卷风瞬间消散于无形。

变得松垮垮的符印锁链抗住黑炎光束的一击后,小蛇般轻盈的动作,将黑炎光束紧紧地锁住,以四人为中心的球形灵气不断输出大量的灵气,支撑起符印锁链的蛟龙盘旋。

呯~

一声镜子破碎般的尖锐声音,黑炎光束在符印锁链的不断绞杀中,被撕成碎片,哗啦啦的散落在大地上,然后燃起一道道微弱的黑芒。

“哼,本尊倒是想看看,这样的正面碰撞你们几个小辈还能支撑几次?”

隐藏在黑幕之后的九冥黑炎熊低沉的冷哼一声,用它那种尖锐石子划过镜面的嘶哑声音表达它对面前几人负隅顽抗的不屑。

三环套月阵中,小妖面色不善的盯着不断扭曲变化的黑色骷髅,执拗的骂道:“老杂毛,管好你自己便是,妖爷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自取其辱,那就别怪本尊没有手下留情了。”

话毕,九冥黑炎熊身形显现出来,手臂一展,黑炎骷髅飞速移动起巨大的身躯,冲着小妖四人狠狠砸去。

见到此景,小妖四人手掌摆出姿势不断变化,灵活的手指在这种变化中显露出各种不同形状纹路的符印。

而不断盘旋在周围的众多符印锁链开始迅速聚集到一起,不断的交织缠绕,纤细繁杂的符印锁链演变成为一束十多米粗的巨大符印螺旋。

轰~

主动出击的符印螺旋与黑炎骷髅猛烈的冲撞在一起,而后一股凶猛的气浪以此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迅速波及到周边大山,撞击中心周围百米内,寸草不留。

二十息的时间过后,黑炎骷髅与符印螺旋都退回到各自的起始地方。黑炎骷髅灼灼黑炎消散大半,就连漆黑如墨的骷髅虚影也变得暗淡起来,隐约间都可以看到隐藏在骷髅虚影中心的那些尸骨残骸。

而小妖一方的符印螺旋也有八成破碎,余下两成也是丝丝裂痕遍布,阵中小妖四人脸色苍白,冷汗直流,不停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四人的气息较起九冥黑炎熊而言,着实萎靡不少。

一旁观看的猿王暗自摇头,方才一击,小妖四人体内灵气近乎消耗一空,从各自的脸上就能看到,四人已然是穷途末路,垂死挣扎罢了,反观九冥黑炎熊,虽然隔着黑炎看不到情况如何,但是从黑炎中传出来的雄厚气息来看,损失并不算大。

“小妖师弟,我知道你为人傲气,不愿亏欠他人人情,可今日之事说到底始终是为了宗派利益,药王师叔乃是宗派首席长老之一,并非外人,此次寻得寒泉玉浆乃是宗派内所有人的分内之事,你又何苦执着于私人恩怨呢。”

三位白衣青年中唯一一位女修炼者第一次开口说道,刚才那位人殿师兄劝说小妖时候,她并没有插话,毕竟是除外历练,遇到丁点危险便寻求长辈救助,不要说回到宗派会遭人耻笑,自己更是过不了心魔这一关,所以也就任由小妖性子行事了。

可是刚刚一击,己方四人已然是精疲力尽,纵使九冥黑炎熊因为宗派关系不杀己方四人,可是就凭刚才那位黑衣少年的实力,绝对是无法逃脱元丹巅峰高手的追杀的,寒泉玉浆也就真成了镜花水月。所以白衣少女才在这时苦劝小妖放下强烈的虚荣心,向药王师叔求援。

女孩的话让小妖心头再次闪过一丝犹豫,认识秦风之前,遭遇到现在这种状况,自己肯定会找那老头帮忙,可问题是现在自己欠了秦风一个人情,依照自己的性子,答应了的事再难也会完成承诺,那东西是老头子的命根子,这么些年了,多少人想用灵宝、灵器、丹药、武学跟老头子换,结果没一个成功的,在眼下这个关口,先求援再要宝,自己真拉不下脸来啊。

小妖紧咬牙关,眸中掠过一抹狠意,伸出小爪子,一口咬破指尖,用一滴滴的精血不断在面前写画着某种古朴繁杂的符文,小妖身上灼灼高温的银色火焰通过手臂不断汇聚到符文之上,连带着这种符文也燃起炙热的火焰。

“小妖师弟,万万不可啊,这样下去你会修为大退的!”三人惊讶的大呼不可,却不敢上前制止小妖,这种秘法一旦施展,除非施法者自行中断,否则必会使施法者深受秘法反噬,轻者重创,重者经脉俱断或丧掉性命。

“银焰妖兽,若是你同意归还一半寒泉玉浆,那余下的一半本尊便赠送你如何,无非是一瓶寒泉玉浆罢了,值得你如此拼命?”看到小妖拼命三郎的模样,九冥黑炎熊长叹了口气,有些遗憾的说道。

寒泉玉浆丢失固然可惜,但九冥黑炎熊更不愿意与银焰妖兽一族结下不死不休的大仇,命没了,拥有再多灵宝又有什么用?

听得九冥黑炎熊态度转变,两男一女皆是大喜,原本宗派给的任务就是要得三成寒泉玉浆,如今九冥黑炎熊吐出了一半,还不用两方人马拼杀的你死我活,这种好事为何不做?

“老杂毛,你妖爷都拼到这个份上了,还有回旋的余地吗?手底下见真章吧!”

小妖苦笑着摇了摇头,双手加快结印的速度,符印螺旋体积开始膨胀起来,眨眼间,颜色由白转金的符印螺旋渐渐分开成为一条条符印锁链,但所有的符印锁链有链接着小妖手掌中的那团沾满小妖鲜血的灵气团,分散开来的符印锁链在体积以及散发的威压再次追赶上了九冥黑炎熊身前的黑炎骷髅虚影。

“桀桀...桀桀...”

受到符印锁链刺激的黑炎骷髅虚影,眼瞳猩红光亮一闪,散发出来的灵魂波动越来越强,不断的发出凄惨的尖叫声。

一道三米多粗的黑炎光束从黑炎骷髅口中喷出,迅速射向小妖。眨眼光景,光束已经来到符印锁链第一层防御圈外。

咚~

经过秘法洗礼的金色符印锁链仅仅一条便抗住了黑炎光束的凶猛一击,不动如松的僵持中,又是一条符印锁链砸在黑炎光束侧身上,令人侧目的是,没有如同第一次一般数条锁链盘旋绞杀,而是直接从黑炎光束侧身刺穿过去。

‘咯啦啦’

这次则是数条锁链射穿黑炎光束的侧身,锁链与锁链摩擦的声音不绝如缕,被锁链穿插的千疮百孔的黑炎光束气息逐渐萎靡下来,直到最后,黑炎光束被一条又一条的符印锁链彻底拆碎。

黑炎骷髅一声巨吼,一股黑气自其身上爆发出来,迅速扩散到周围千米之地,肆无忌惮的宣泄着黑炎骷髅的愤怒与杀意。

该决胜负了。

在场众人兽心中皆升起这几个大字,这是最后一击,孤注一掷的银焰妖兽究竟能不能挽救颓势?九冥黑炎熊究竟能否夺回被黑衣少年带走的寒泉玉浆,就都看这最后一招了。

黑炎骷髅眼中的猩红光芒越来越盛,待其逐渐扩大到整个眼瞳的时候,杀意被释放到了极致,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所有人心头一颤。

一声尖啸,黑炎骷髅全力飞射向小妖,小妖甩了甩有些发昏的脑袋,手臂一挥,乌鱼触手般繁多的符文锁链向中间聚拢,筹备这最后一击。

轰隆~

整耳欲聋的轰鸣声伴随着两道巨型能量全力正面相撞剧烈爆炸后所产生的高温气浪隆隆响起。

猛烈的爆炸后,周边数千米的地区被炸成一片废墟,待到烟尘渐渐散去,这片曾经遍布树木的茂盛森林,如今,只剩下一个八百米宽的巨大坑洞,以及到处可见的片片黑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