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十六章,森甲黑骷VS三环套月

小兽缓缓从山洞中走了出来,冲着九冥黑炎熊咧嘴笑笑:“老家伙,死心了吧,你妖爷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怎么样,我这三位人殿的师兄师姐实力不差吧。”

九冥黑炎熊一直阴沉着老脸,“这里是即墨丛林,不是你们东青玄宗,用不着拿莫老头的名头吓本尊,本尊当年又不是没会过他。”

小兽撇撇嘴,不屑的说道:“好汉不提当年勇,你现在连我都打不过,还好意思对我们老宗主不屑一顾,好厚的脸皮啊。”

“银焰妖兽,本尊最后再提醒你一次,放下寒泉玉浆,本尊不再计较你今日之举!”

“我呸,妖爷一口吐沫喷死你,都到了这份上还想着寒泉玉浆呢,做梦吧你,妖爷吃到嘴的东西还没有吐出来的习惯,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吧,妖爷在这候着呢!”

九冥黑炎熊缓缓闭上双眼,双臂展开,一缕缕黑色灵气在九冥黑炎熊巨大的身躯上如一条条蟒蛇一般缠绕盘旋。

瞧见九冥黑炎熊的举动,小兽皱了皱眉,虽然现在的九冥黑炎熊与先前对战时并无两样,但是本能的感觉危险逐渐笼罩在众人头上,小兽转过头冲着秦风小声说道:“小子,一会儿你顺着这条路一直往西走,我们帮你牵制住这爷俩,你只管往隐逸村跑,任谁叫你也不要停步,还有,把那颗丹药吃了,顺便用手指蘸一滴寒泉玉浆点在你眉心上。”

“草,这一股子尿骚味...好吧,我蘸。”秦风严重抗议,但是看到小兽那忍不住杀意的目光,秦风瞬间妥协了。

“小子,记住,现在没时间跟你开玩笑,不沾上熊王爷俩的尿味,你以为你能躲得过这周边地区无数灵兽的追杀?不过友情提示一下,这东西能量巨大,滴到身上会有点痛,忍着点。”

秦风按照小兽所说服下了那枚增强风属性感应与速度的丹药,并用手指在玉瓶里蘸了一下点在眉心处,刚点上的时候只觉得凉飕飕的感觉挺爽,但是没过几息的时间,一股剧痛感觉瞬间传遍全身,秦风只觉得自己因为过度的疼痛而浑浑噩噩的开始变得意识全无...

啪~

一道清晰的指印出现在秦风的脸颊上,印上指印的地方开始变得臃肿,这一巴掌将秦风打回了现实,耳边漂浮着小兽毫无客气的声音。

“想睡觉回家睡觉去,再掉链子的话,以后别想再跟我出来!”

“谢谢。”秦风强忍着身体那种快要爆炸的痛感,聚集起精神,冲着小兽道了声谢,秦风也在暗自后怕,若不是刚才小兽那一巴掌,自己怕是真的昏厥过去了,这个时候昏过去,不仅无法帮忙反而会成为包袱,紧咬牙根,然后冲着回村的方向狂奔而去。

九冥黑炎熊看到飞奔离开的秦风,低沉着嗓音道:“拦住他,生死不论。”

熊王听到后,正欲追赶秦风,不料却被猿王与那两位白衣少年拦住,而另一位白衣少女则是站在小兽身旁,严阵以待气息急速膨胀的九冥黑炎熊。

九冥黑炎熊轻蔑的一笑,道:“银焰妖兽,听说过本尊的成名绝技吗?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虽说无法施展全部威力,但是对付元丹境界的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完,九冥黑炎熊右手伸出,浑身上下的黑炎集中到了右臂上,手掌化爪,一股狂猛的吸力汹涌喷出。

哗啦啦~~

只听到一阵白骨撞击到一起的声音,嘎啦嘎啦的声响不绝如缕,眨眼间,空气中逐渐弥漫起浓浓的血腥味,甚至其中夹杂着些许腐肉的味道,令在场的几人不由得眉头高高皱起。

哐当~哐当~

不停的有破碎的骨架被九冥黑炎熊掌中的吸力吸出山洞,停驻在九冥黑炎熊左手挥出一团团黑炎上,露出一张张模糊、狰狞的面孔。

“桀桀...”

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黑炎人脸不断的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以及嚼食人骨的咀嚼声响。

“这一招乃本尊当年游历大陆之时偶然获得中级御灵武学,名曰森甲黑骷阵。死在这招之上,也不算埋没你银焰妖兽的名头了,哈哈。”九冥黑炎熊嚣张的怪笑起来。

随着九冥黑炎熊的嚣张笑声,一共十三处黑炎骷髅之上的黑色火焰开始急剧膨胀起来,周围的天地灵气如流水般汇成一条条涓涓细流,慢慢的聚集到黑炎之中。

周围的空气中的温度开始变得炽热起来,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响不绝如缕的在这十三处黑炎中响了起来,空气中的血腥味渐渐被这股炙热的高温引燃成一股刺鼻难闻的焦糊味。

站在十三处黑炎中央的九冥黑炎熊的身影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短短十余息的时间里,九冥黑炎熊所站的位置上已经变得犹如黑洞般的暗淡。

咻咻~~

一直与熊王缠斗的两位东青玄宗的白衣青年愀然来到小兽身边,一脸焦急的神色,其中一位容貌清秀,头戴一顶青色头冠的青年冲着小兽抱拳,说道:“小妖师弟,是否给药王师伯发求救信号?毕竟这寒泉玉浆并非寻常灵宝,若是就这么丢失,怕是掌教要怪罪下来!”

小兽目光凛冽的紧盯着九冥黑炎熊的方向,犹豫不决,这个时候确实不是任由自己耍小性子,寒泉玉浆对宗派至关重要,这次不容有失,可问题是自己现在可不想去求那老头,现在发了信号求救,回去之后再管他要那东西,自己怎么还开的了口?

小兽咬咬牙,说道:“什么狗屁玩意儿,我就不信那老家伙元丹境界的本事还能把天给捅破了?”

“可是...”

那名青年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小兽挥手打断:“不用说了,出了什么事,妖爷担着,若是怕掌教惩处,就说是我的主意!三环套月阵,妖爷就不信破不了狗日的这什么森甲黑骷阵,拽,拽他大爷。”

三人皆是暗暗摇头,这位小师弟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犟,认准什么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如果现在不依着它来,怕是要当场跟自己翻脸了。

微微叹了口,三人迅速站在小兽周围,手掌不停的摆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印结,三道青色灵气在这种繁杂的印结变化中凝结成为一个又一个的灵气符印,符印随着三人手指的不停摆动,逐渐连接到一起,形成一个个螺旋状的符印锁链。

“螳臂当车,不知死活!”

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从九冥黑炎熊所在的巨大黑色骷髅虚影中传了出来,嘶哑的嗓音满是嘲讽意味,在这位曾经的元尊强者看来,纵使因为现在实力下降而无法发挥出森甲黑骷阵的全部威力,但是全力施展出来,足以令固元境界以下的高手身殒神灭,就算是熊王这样的固元境界第四重的高手,挨上一下不死也重伤。

眼前这四个小辈竟然打算硬抗自己全力一击,完全就是在找死,九冥黑炎熊不屑的同时也略有些屈辱,曾几何时,堂堂元尊高手竟然要受到几个元丹境界的小辈的挑衅。

小兽冷哼一声,没有言语,反驳什么?无非是多说一句骂娘的话罢了,还不如多攒点体力打一架。

这时,三位白衣青年手中铁索连环般的灵气符印在小兽的银色火焰的穿联下,被捆在一起,远远望去,犹如一道鸿大的龙卷风,不断的做着优雅的盘旋动作,令周围的一切都随着这股洪流倾倒。

灵气螺旋聚成后,小兽一方的气势数倍于先前,现在已经隐隐有着与九冥黑炎熊相抗衡的威势,让一旁已经停下了战斗的两大兽王暗暗咂嘴,虽然自己境界要比这两方人高上不少,但若真的换做自己面对其中任何一方,结果会如何?

猿王暗暗摇头,显然是无法应对,甚至全身而退也有些困难。熊王则是隐隐犹豫不定,对上小兽四人,勉强可能打个平手,相对小兽四人的奇妙阵法,熊王更关心自己族中前辈还有哪些底牌?

猿王转过头冲着熊王问道:“老熊,抛去身份不算,你觉得哪方胜算更大?”

熊王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道:“那四个小崽子虽说还不错,但是你们也太过小看我族前辈了,这森甲黑骷阵,我也只是听说过,但从未真正见过,全力施展出来,足以击杀比自己高出一阶的对手。”

看到猿王皱眉不说话,熊王用手指掏了掏耳朵,道:“看完这招,也该咱俩分出个胜负了,一直听说你又一个绝招,早就想跟你一决高下了,可惜始终没有这个机会!”

“多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去追那小子,把寒泉玉浆抢回来?”

“前辈吩咐,让我盯紧你,解决完这四个小崽子,它会亲自去把寒泉玉浆拿回来的。”熊王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

猿王疑惑的扫视了一眼无所谓的熊王,开口问道:“它这么有信心一招解决掉小妖四人?现在它们可是不相上下啊!”

熊王嘴角诡异的牵起笑意。

“不相上下?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