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十五章,猿王的打算

一声雷鸣怒吼从洞口传了进来,震得秦风两耳嗡鸣不止,甚至连视线也开始出现模糊的现象。

“难道是猿王反水了?”秦风阴寒着小脸,咬牙切齿的问道。

小兽也是一副同样的表情,金色的眼瞳似乎是要燃烧起火焰一般,“应该不至于,这寒泉玉浆对于主修筋骨的灵兽来说,是难得的珍品,更何况我出的价可算得上丰厚了,任何固元境界的修炼者都拒绝不了,所以它完全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反水,一旦咱俩没有偷出寒泉玉浆,那么它猿王也是竹篮打水一。我估计是咱俩刚才演戏让它看出了破绽,怀疑起咱俩的身份,所以趁咱俩进洞,故意把熊王放了回来,寒泉玉浆偷出来,它也能分到报酬,熊王恼羞成怒则会把仇恨拉到咱俩这里;没偷出来东西,死的是咱俩,熊王保住了宝贝,自然不会过分逼迫它,毕竟两者都是固元境界的高手,打起来就是两败俱伤的下场。这狗日的乌龟王八蛋,算盘打的噼啪乱响,等小爷出去,一定要下十几二十个订单宰了这王八蛋。”

“还是先想想怎么出去吧,进来的路就这么一条,洞口还让它们堵死了。”下订单追杀猿王是小兽的事,现在秦风更关心怎么从这个死胡同里逃出去,猿王那里无论如何都指望不上了,就凭自己跟小兽两人,别说安全把东西带出去了,把小命保住就谢天谢地了。

小兽不停的用手指敲着小脑袋,在山洞里踱起步来:“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有什么办法...怎么还不来...”

“什么还不来?你还有后手?”小兽的话就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勾起了秦风求生的希望。

小兽点点头后又摇头。

秦风抿着嘴唇,一脸的不甘的模样:“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

“其实我最开始也不是很相信猿王,所以备了后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他们到了这里,也找不到这里来啊!”小兽犯愁的揉着眉心,舒缓这种挥之不去的压迫感。

秦风也是着急的不停在洞里来回踱步,晃得小兽头昏脑涨,抓起地上的石子就朝秦风扔了过去,大骂道:“你他妈的就不能不晃来晃去的,这么半天,晃得我头都大了...”

说道这里,小兽急忙停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秦风,说道:“都这么半天了,按理说熊王早就进来了,它不进来,就不怕咱俩把这点寒泉玉浆给糟蹋了?”

秦风喜上眉梢,迎上小兽的目光,道:“你的意思是...熊王被什么事情牵制住了,导致它现在无法分身进来抓咱俩!”

小兽点点头:“目前来讲,这种可能性最大。”

轰隆隆~~

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响声传了进来,剧烈能量波动致使整座山都开始摇晃起来,窝在山洞最深处的一人一兽不断的躲避掉下来的巨大碎石,秦风实力最弱,又抱着‘尿罐’,煞是狼狈不堪。

察觉到三道熟悉的气息,小兽金色眼眸瞬间一亮,大喜道:“哈哈,救兵来了,小子,咱们可以撤了!”

说完,一把拽着秦风的衣领就往外面冲。

而此时的山洞外,三道白影的身影将熊王与九冥黑炎熊挡在洞口,不能进入山洞半步。

三人实力要比熊王低上不少,甚至比起猿王都略有不如,但是三人凭借着灵妙的身法以及相互间默契的配合,表现出来的战力倒是丝毫不弱于两头巨熊。

躲在不远处的猿王不禁咂咂嘴,大宗派就是大宗派,底蕴远非一般修炼者可比,就是这么三个元丹巅峰的小辈,联起手来硬是让一届熊王不能前进半步,若是换做自己,怕是早已落败了,纵使初进固元境界可以灵气凝物,但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无视数量的差距。

猿王嘿嘿一笑,这个时候不去痛打落水狗还待何时,祸水都引到另一方去了,而且有这三个小辈牵制,没有自己,小妖他们都能把东西带走,再束手旁观的话,人家怎么可能还会分你丁点好处?自己可比不上熊王爷俩,若是惹急了小妖,都不需要满世界下订单,光带着眼前这三人就能把自己家拆了。

“我说老熊,欺负元丹境界的后辈算什么能耐,来来来,我老猿跟你比划比划。”

话毕,冲了过去与熊王战在一起。

“猿王,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屡次帮助它银焰妖兽?”熊王一脸狰狞的模样,开口问道。

不过质问归质问,熊王不敢在这个时候放什么狠话,光是三个小辈就束缚住了自己,若是猿王此时加入,莫说洞中宝物不保,就连它熊王自己能否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

猿王大手一挥,赤红色的灵气瞬间凝聚出一道足有五米大小的拳头,猿王一拳砸向熊王。

“小妖出的价格,本王可是没法拒绝啊,哈哈,吃我一拳---赤炼破空拳。”

猿王的全力一击,熊王可是丝毫不敢大意,掌心雄浑的黑色灵气汇聚起来,一团黑色火焰浮现出来,熊王一声大吼:“黑炎开山掌。”

小山状的黑炎迅速迎上轰击过来的赤红色拳头,一声巨响,一黑一红两道灵气猛烈的碰撞在一起,而后,一道强横的冲击波以此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瞬间扩散到整个大山。

身着白衣的两男一女与实力仅存元丹实力的九冥黑炎熊则是被这股如刀子般气浪冲的连连后退。

九冥黑炎熊连番后退,猛踏几个大步,缓缓稳住身形,强忍着体内血液翻涌,冲着猿王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实乃人之本性,猿王,今日你若助本尊夺回寒泉玉浆,那寒泉玉浆本尊便分你一半,如何?”

在场众人皆被九冥黑炎熊的话震得目瞪口呆,九冥黑炎熊这手笔不可谓不大,寒泉玉浆乃是灵兽至宝,小兽出价甚高都换不到一滴,可见九冥黑炎熊对寒泉玉浆看的重如性命,而现在为了拉拢猿王,竟然愿意分出一半来。

割肉全身,实属迫不得已,但是九冥黑炎熊这肉显然割得太多了,多到熊王完全无法接受,第一次顶撞起了这位同族前辈:“尊者,万万不可啊,我老熊愿一死夺回寒泉玉浆!”

“住口,区区一瓶寒泉玉浆有何不可弃之?他日再寻不就是了,人若没了,那便是全都没了,何谈报仇雪恨?”九冥黑炎熊惋惜的说道,它也不甘心花大代价去拉拢猿王,可是若笼住猿王,那寒泉玉浆可真就全没了。

猿王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惋惜的摇了摇头,拒绝了九冥黑炎熊的条件,不得不承认九冥黑炎熊的给出的价格很诱人,但是更多的则是水分,首先小妖进入山洞里那么久了,不可能没拿到寒泉玉浆,九冥黑炎熊说分自己一半,东西没在你手里,你就算全给我,我不还得自己抢嘛。

再说了,真帮了九冥黑炎熊,那可真把小妖得罪死了,连先前胜券在握的筹划里,小妖还又带了三个人来,谁知道会不会再带三个人来?把在场的人全宰了,一切好说,万一让他们跑了,今后那铺天盖地的追杀,你九冥黑炎熊受得了,我老猿可受不了啊。

虽说你九冥黑炎熊曾经是元尊境界的高手,但那也只是曾经而已,你现在就是个元丹境界的小鳖孙,恢复实力指不定哪辈子呢,可人家东青玄宗老宗主可是实打实的元尊高手,更别说那一票灵玄、固元了,投靠九冥黑炎熊,怎么算怎么不划算。

看到猿王拒绝了自己的条件,九冥黑炎熊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因为用力过度,指节处咯吱咯吱直响,深吸口气后缓缓说道,

“银焰妖兽,在后面听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