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十四章,寒泉玉浆

小兽的话音刚落,尸骨堆后的巨兽显现出身影,正是一个三四米高的巨大黑熊,黑熊身上的毛发根根树立起来,远远望去犹如浑身散发着黑色火焰一样。

听到有人道出自己的名字,九冥黑炎熊笑道:“没想到时过境迁,这么些年过去了,竟然还能有人认得本尊,有点见识,小家伙,你走吧,念你修炼不易,今日本尊心情不错,便不跟你计较擅闯我府邸的罪过,趁我还没有改主意,马上离开吧。”

小兽冷笑一声,丝毫没有把这位自称本尊的大家伙放在眼里,言道:“九冥黑炎熊,就凭你如今这元丹第九重的实力竟然还腆着老脸自称本尊,我呸,元尊高手要是破落成你这样,小爷早称圣了!”

“竖子敢尔?莫要以为本尊身受重伤实力倒退到现在的地步,尔等便可在本尊面前放肆!”九冥黑炎熊硕大的眼睛冲着小兽怒目而视,一股杀意也渐渐在这个巨大的山洞里弥漫开来。

“小子,顺着这条路往里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面应该有个不算很大的水潭,找个玉瓶把水潭里的寒泉玉浆全装走,一点别给这老杂种留下!”

叮嘱完秦风后,小兽再次冲着九冥黑炎熊讥笑道:“小爷倒要看看,你这所谓的元尊高手究竟还剩下几成实力?大言不惭的玩应儿,这寒泉玉浆小爷今日拿定了!”

“哇呀呀,气甚本尊,今日本尊要让你知道,触犯元尊之威者的下场!”九冥黑炎熊气的呜哇乱叫,冲着小兽一拳砸了过去。

“狗屁的元尊,有实力那叫装逼,就你这副模样,纯碎就一傻逼。”

轰~~

九冥黑炎熊的一拳被小兽灵巧的身形闪过,击打到地上,砸出一个足有两米宽的大坑,溅起一堆破碎石屑。

躲过九冥黑炎熊一击后,小兽冲着秦风喊了一声,“小子,趁现在!”

话音刚落,在一旁准备许久的秦风头也不回冲着石洞里面狂奔而去。

“给本尊滚出去!”九冥黑炎熊见到秦风冲进洞中,急忙身形一闪,追上秦风就是一拳打过去。

嘭~~

一层银色光膜挡住九冥黑炎熊那比起小兽大上数倍的拳头,光膜后正是一身绒白的小兽,小兽一声冷哼,大骂道,

“老杂毛,真当你妖爷是空气不成?”

“银焰妖兽,你我两方向来井水不犯河河水,你今日何苦如此咄咄逼人,只要你等现在离开,本尊绝不为难你等。”

“可以,献出寒泉玉浆,还是上次给出的价格不少你一个金币,你若答应,我即刻就离开。”

“做梦!”

“老东西,妖爷找你商量那是看得起你,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话毕,小兽身上再次泛起银色的灵气光团,不过是几息的时间,全部银色灵气全部汇集到了小兽手掌上。

“破落到了这等地步还敢跟你妖爷摆谱,不知死活东西,接妖爷一招---妖灵囚天指!”

一道携带着银色火焰的灵气光束射向九冥黑炎熊巨大的身躯。

“雕虫小技,纵使本尊如今重伤未愈,也不是你这个低阶后辈可以挑衅的,看本尊如何破了你这华而不实的武学,黑炎开山掌。”

随后,浓浓的黑色灵气从九冥黑炎熊右掌上汹涌喷出,形成一个小山形状的黑色火焰,炽热的高温丝毫不弱于小兽那股银色火焰的,眨眼间,黑色火焰便与小兽射来的银色灵气光束碰撞在一起。

嘭~

轰~

一声轰隆隆的巨响在二者之间响起。

听到这道巨响后,秦风停下脚步,看向那道巨响传来的方向轻抿嘴唇,然后迅速转过身向山洞里跑。

山洞很大,但是却到处是九曲连环的拐角,不知道最后转了多少个弯,秦风终于走到了山洞的尽头,印入眼帘的一幕差点没让秦风眼珠子瞪出来。

槟榔满目的财宝闪耀着刺眼的光芒,让秦风眼花缭乱,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啪~

秦风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强迫自己从这堆足以亮瞎狗眼的宝物中撤走目光,环顾整个山洞。

在山洞最深处,也是最偏僻的地方,秦风找到了小兽所说的那一处算不上很大的水潭,充其量就是个大点的水坑,潭水潭上方像是一方钟乳石,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滴下一滴乳白色的水滴落入水潭之中,激起一圈圈水波。

清香的气味瞬间传遍整个山洞,让人闻之精神都为之一震,这应该就是小兽所说的寒泉玉浆了吧,刚才这家伙还特意叮嘱一番要用玉瓶装走它。

把整个山洞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什么玉瓶,玉做的就这么个放在水潭旁边的小玉勺,这尼玛能带多少?

突然,不远处一个翠绿色的玉罐印入秦风眼帘,待秦风走过去之后,看到玉罐上刻着‘溺器’两个大字,然后秦风便问道一股刺鼻的骚臭味,气的秦风捏着鼻子骂道:“妈的,就不能换个东西做夜壶,这尼玛让我怎么装寒泉玉浆?”

就在秦风犹豫不决的时刻,不远处传来嘭的一声,一道银白色的身影如同炮弹一般射了进来,砸进山洞的墙壁上。

秦风定睛一看,不是小兽又是何人?

小兽顺着墙壁滑到地上,猛吐一口精血,看到秦风还在那里傻站着,气的大骂一句:“操你妈的秦风,你他妈还站那磨蹭什么呢?再等下去咱们都得死在这儿!”

“没找到玉瓶....”

“放屁,你旁边的那不就是嘛!”

“那他妈的是夜壶!”

“小命都快没了,还他娘的讲究个屁,赶紧装走。”

“额...哦。”缓过神来秦风急忙将这些寒泉玉浆盛进玉瓶里。

“怎么这么快就进来了?”

“草,我上哪知道去,那狗日的就这么突然的回来了,刚才要不是妖爷闪得快,刚才就被......”

还未等小兽把话说完,一道声似震雷般的声音传了进来。

“银焰妖兽,上次本王留你一命,今日又来我洞府盗窃,公然冒犯我族前辈,既然你活够了,那就把命留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