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十二章,偷鸡不成蚀把米

固元实力的猿王出手,起止是一个快字可以形容,更何况猿王与秦风之间的距离不过几步的距离,猿王全力出手更是让小兽与秦风做不出丝毫的反应。

秦风是小兽找来的人,定然是小兽一方的自己人,按照之前双方的约定,猿王与小兽联手牵制熊王,由小兽找人进入山洞取宝,事后双方平分这些宝物。

这样的分法看似很公平,在猿王看来那很是不公平,虽说消息是由小兽提供的,可这件事能否成功最关键还是要看自己是否可以牵制住熊王足够长的时间,熊王的实力仅仅比猿王高出两重,这个差距并没有被猿王看在眼里,打败熊王的几率怕是不大,但在短时间内实力相差不多的两大兽王谁也没有十足把握占多少优势。

所以猿王认为自己很吃亏,可人家银焰妖兽毕竟盛名已久,别看人家实力不怎么地,但一般人可不敢深得罪它们,毕竟这帮玩应儿哪个都会跟仙域上的势力扯上关系,而且这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好。

对于天地奇宝有着天然感应的银焰妖兽最不缺的就是宝贝跟钱,谁敢杀了它们族人,势必会导致这帮玩应儿如潮水般的追杀订单,这年头钱就是命,为了那丰厚的报酬,指不定哪个傻逼呵呵的接下订单,那时候这创神仙域还有你的容身之地吗?

对于五五分成的协定,猿王虽有些不满,但还不敢表现出来,毕竟自己也能得到一半的宝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这次看到小兽领一个炼体第六重的年轻人来,少年病病殃殃的模样让猿王很是不爽,你银焰妖兽带个自己人抢宝,我没意见,但是你带个半残废来,你到底还想不想要宝贝了?你当然不怕招惹熊王了,我呢?我可是把那家伙得罪死了,这残废要是运气不怎么样,死在里面,我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平白招惹了熊王这个大马蜂窝,你让我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于是猿王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打算一巴掌拍死这小子,虽然会惹得银焰妖兽不快,但你怎么也不会为了个炼体第六重的残废跟我这个固元实力的兽王皮破脸皮吧,杀了这小子,也算从侧面告诉银焰妖兽,虽然我不愿意得罪你,但咱好歹也是一届兽王,不是你家小狗,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拍死这小子也给你个警告。有钱归有钱,但总归没到满世界随意下杀手订单的地步。

猿王出手力道控制的很好,只是想拍死这个残废,给小兽一个警示,但一巴掌拍稀碎那就不是警告,而是挑衅了!所以猿王一掌打在秦风身上的力道不是很强,却也足以弄死秦风。

然而,在猿王一掌拍在秦风身上的时候,一股寒气被本能的激发出抵抗猿王的掌力。

嘭~

秦风瘦弱的身躯被一掌打飞出去数十米的距离,倒在地上又是滑出近百米才堪堪停了下来。

猿王一脸震惊的看着手掌上隐隐若现的冰晶,身体不受控制的打起哆嗦来,自言自语道:“娘嘞,这回闯大祸了,冰属性的修灵者诶,不用小妖下订单,这小子背后的人就得扒了我的皮啊......”

“秦风你没事吧,你可别真挂了,这事要是让药王那老头知道了,哥今后的日子可真就不好过了!你快醒醒啊。”眼瞅着秦风被猿王一掌拍个正着,来不及多想,三步两步蹿到秦风那里,瞅着血流不止的秦风,小兽眼泪差点没掉出来。

“操你大爷的猿王,这小子要是死了,你们巨猿一族就等着被灭吧,修灵者的事你是知道的,就冲那帮老家伙护短成性的操蛋脾气,你觉得你还能有个好受的死法?”小兽情绪激动的冲着猿王一阵怒骂,看到猿王眼神中闪过一抹狠色,一声冷笑后,讥笑道,“你也可以试试干掉我,不过你要想清楚,我们俩都有灵牌在宗族供着,你杀了我们俩,灵牌便会破碎,到时候我倒是想知道老家伙们找到这里来,你这狗日的跑不跑的了?”

小兽那带着恐吓的威胁话语算是彻底将猿王杀人越货的想法彻底掐死在萌芽中,招惹一个势力已经要了猿王的老命,再招惹银焰妖兽一族,后果如何还真无法预知。

猿王拼了命想让那狰狞的面孔挤出一点看起来还算看得过去的笑容,可怎么也做不出来,只得作罢,只是满脸堆笑道:“小妖你别生气,这次确实是我考虑不周,不过我出手的力道不重,再加上有股寒气护体,这小子...小爷应该没多大事,我这里有一枚疗伤果,当做赔礼,你看可好?”

小兽心里快乐疯了,自己第一时间跑到秦风这里便给这小子把了脉,有了那股寒气做缓冲,总算没有性命之忧,伤势也还在可以控制的范畴内。另外总算用修灵者这个名头吓住了猿王,如果让它知道秦风这个所谓的修灵者只不过是个冒牌货,估计生撕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虽然心里乐开了花,但脸上还是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皱着眉说道:“小爷都被你害惨了,要是回去之后这小子告我一状,或者以后给我小鞋穿,我上哪说理去?一会儿办完事,东西你也别要了,我那份也分出一半来堵这小子的嘴。”

“可是...”猿王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小兽一瞪眼,瞬间憋了回去。

“你狗日的闯的祸,小爷还要给你擦屁股,还想咋的?要是这小子回去把事情一说,你就不怕谁来一趟把你打回原形?要知道,你这固元实力虽强,但是在我们东青玄宗的眼里,可是算不得什么!”

这时小兽又爆出一个重磅炸弹,吓得猿王出了一身冷汗,东青玄宗啊,东南地界四大宗派之一,人家长老院光是三大首席长老就都是至少灵玄第九重的实力,更别说那一大票的固元长老,别说人家了,就是换做自己,被废了一个修灵者的后辈,哪怕是中高级的固元高手,自己也会去拼了老命废了那狗日的,更别提拥有如此雄厚底蕴的超级宗派了。

“是是是,全凭您吩咐。”猿王现在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咳咳...”

被小兽灌下疗伤果的汁液后没过多久,秦风脸色恢复了一丝红润,紊乱的气息也平稳了不少,轻咳了两声,秦风缓缓睁开了眼睛。

“小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不舒服的话,再让这大块头给你取两枚疗伤果来。”

猿王听到小兽这话,脸皮一阵抽搐,你当着疗伤果是你家大白菜呢,想来多少来多少,我就算在这这片地区占山为王,也没多少的积蓄啊。

“咳咳...不用了,现在舒服多了。”秦风一脸冷峻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想着什么。

“秦老弟你不要客气,我好歹是一届兽王,拿出几枚疗伤果还是小事,方才老哥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想试试你的身手,没成想下手重了些,还望老弟你还多多包涵。”猿王堆笑着老脸,语气诚恳,一代固元高手能够放下身段给一个实力炼体第六重的半残废道歉,着实是非常不容易。

秦风嘴角牵起一丝嘲讽,低声自语道:“原来是玩笑啊,呵呵...”

“若是老弟还生老哥的气,今日所得之物,老哥分文不取,全部送给老弟你,也算是老哥的补偿,老弟你看如何?”猿王大义凛然的说道。

小兽在一旁听了这大块头的话,撇着嘴没有说话,这都是你答应了小爷的条件,现在好像送礼一样送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多仗义呢。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全部转赠给我就不必了,今日之事猿王需要出力最多,今日所得三人平分,猿王阁下以为如何?”

猿王之所以这么大气,肯定是小兽镇住了这家伙,否则就冲刚见面便要打要杀,这么一会儿又哥长弟短的,肯定藏着什么猫腻,据小兽说今天要抢的宝贝可是价值颇丰呢,这大块头说不要就不要了,还一副受了什么委屈的模样,怕是小兽威胁的结果。

对付比自己实力要强大的对手,单纯的威慑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给予一定的好处,才会事半功倍,否则好东西自己全吞了,人家明面上不会怎么样,背地里指不定想什么馊主意对付你呢。

既然小兽唱了黑脸,那么自己就顺着唱次红脸,胡萝卜加大棒才是至理名言啊,忽然间,秦风觉得自己跟小兽无形中有着一种默契,这种默契说不清道不明,无法觉察,但却是真是存在。

“好好好,老弟大度令人钦佩,日后有事需要帮忙,老猿绝不二话。”猿王一拍胸脯,大气的说道。

“呵呵,那就多谢猿王阁下了,现在是否可荣在下调息半刻,然后便开始行动。”

“没有问题,听老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