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八章,村长的礼物

隐逸村某处,丛林密布,一座孤零零的木屋坐落在这片丛林中央,门口杂草丛生,像是许久没有人居住的样子,门前的石阶上遍布青苔,硕大的木门略带一丝腐朽的味道,看来年代已经颇为久远了,木门半掩,透过门口的缝隙可以看到里面宽敞的庭院,庭院倒是干净的很,偶尔还可以听到‘当’、‘当’、‘当’的竹筒撞击的声音以及‘哗啦’、‘哗啦’的流水声,看来这里的主人足不出户,活动的范围也仅仅是在这座宅院。

走了进去后,环顾庭院,这里与外面可是大相径庭,一道小溪缓缓流动,溪边数个竹筒组成的圆形奇异物件,看来刚才那‘当’‘当’‘当’的声响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庭院的北部坐落着一栋木屋,屋内的摆设朴素、简单,两位老者坐在首位,左边那位身着灰色麻衣,灰白的长发随意散落,几缕发丝垂直眼前,却是丝毫遮掩不住老者眸中的精光。

坐在右侧的青衣老者,一头花白的头发被一束头冠束起,衣着华贵,手指带着一枚黑色铁戒,看似无品无阶,平易至极,但任谁也莫敢小觑,因为每当老者手指划过的空间,都会泛起一道涟漪。

灰衣老者放下手中的茶杯,冲着青衣老人笑道:“老哥哥,好不容易到我这儿来一次,可要多住上几日,老了老了,连个说话的人都少了。”

青衣老人端起茶杯,浅酌一口后,说道:“你呀你,千方百计的把我骗来,就为了让我在这儿住上几日,陪你叙旧?”

灰衣老者一脸认真的模样,真挚的说道:“那是当然,老哥哥你跑到那东南地界,几十年都不来看我一次,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你离开了。”

“狗屁,我去那儿干什么去了,你会不知道?还好意思说我不讲究。”青衣老人吹胡子瞪眼睛的瞅着灰衣老者。

灰衣老者则是丝毫的不在意,满脸的堆笑:“找到几个?多的话分老弟两个,你看老弟呆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比不起老哥哥在东南地界威风八面啊。”

“鬼扯,你当他们那么好找呢?这么些年下来,阁......哥哥这都快半截入土了,本来还指望你能分老哥哥我一两个名额呢。”话语间,青衣老人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不过瞬间便消散于无形。

灰衣老者呵呵一笑,显然是言多必失,便不再在这个话题上深说什么,而是转过头看向坐在青衣老人座椅旁边的一位身着浅紫色裙衫的少女,然后转过问青衣老人道:“老哥哥,这位不会是你孙女吧,都这么大了。”

“我三位徒弟中天赋最佳者,这次带出来让你见见。”青衣老人一脸的得意的说道,然后冲着少女说道,“妤儿,快来见过穆飒师叔。”

紫裙少女起身,冲着灰衣老者盈盈一拜,道:“妤萱参见师叔。”

“好好,初次见面,师叔未有准备,一件小礼物,权当见面礼。”灰衣老者手指轻弹指上戒指,一根紫色发簪瞬间出现在掌中,簪子细长圆润、通体碧绿,簪头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彩凤,镶嵌一个水滴状的吊坠,清雅出尘。

紫裙少女看向青衣老者,询问老师的意见。

而青衣老者脸色复杂,目光闪烁不定,最后深吸口气,说道:“妤儿,还是谢谢师叔。”

紫裙少女接过发簪,冲着灰衣老者甜甜一笑,道:“谢谢师叔。”

“妤儿,你先出去,老师有事情要跟你师叔商量。”

“是,老师。”紫裙少女点了点头,然后退出屋内。

待紫裙少女离开屋子后,青衣老者便强忍不住开口询问:“穆飒,那可是你亡妻的遗物啊,这么些年你一直视其重于自己的性命,今日怎么这般轻易便送人了,纵使妤儿是我的徒弟,也不能例外啊。”

灰衣老者仰头长叹了一声,说道:“该离开的总离开,不是吗?到了你我这把年纪,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青衣老人沉默不语,灰衣老者一见面便送此珍贵大礼,定然是又是相求,又难以启齿,否则不会这般欲言又止,尤其是那最后一句,更是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抵在自己心窝子上。

沉吟半响,青衣老人如释重负般的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什么事,说吧,我不会拒绝。”

“救人。”

“什么人?需要你下这么大的代价?”青衣老人挑了挑眉毛,有点疑惑的问道。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必要时需要动用那东西。”灰衣老者面色凝重的回答道,然后转过头冲着门口处喊了一声,“秦稷,进来吧。”

----------------

突如其来的寒气打断了秦风突破的进程,七叶灵芝的药力被秦风吸收了不少,原本可以压制这股寒气的药力开始显得后继无力,一点点被寒气打破束缚。

“狗杂碎。”

秦风暗自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自己眼瞅就要突破了,只需要再加把劲就能冲到第四重炼体,你妹的什么时候爆发不好,偏偏选在现在,小爷到底跟你结了什么仇?被欺负了十几年,好不容易要过几天正常人的日子,你丫的又要来作死。

呆在一旁的小兽也是急的直挠头,这玩意儿来的太突然,前几日寻来的宝贝要么给自己清洗残留的蝎毒,要么给秦风服用,现在这个紧要关头,手里偏偏一点药没有,短时间内它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解决掉这个大麻烦。

‘呼呲~’

一道银色火焰从小兽身上喷涌而出,将秦风彻底笼罩住,迅速进入秦风体内,渐渐的,七叶灵芝的药力与体内的寒气、银色火焰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对峙。

小兽长呼口气,糟糕的局面总算是控制住了,虽说是暂时的,但总好过被冻死不是。

“小子,你这运气可真是不怎么地啊,突破不着急,下次......”

小兽本打算安慰秦风两句,但是让小兽目瞪口呆的是,秦风这小子可不想就这么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