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七章,七叶灵芝

嗖~嗖~嗖~

隐逸村外,巨大的古树下,一位黑衣少年不断挥舞着拳影,伴随着灵活的步伐快速穿梭在茂密的树林中间。

“呼~”

一套灵动拳打完后,少年长长呼出口气,炎热的夏日是少年最喜欢的时刻,每当这种温暖的感觉照耀在身体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感,而那股寒气带来的刺骨的寒冷感觉也会被降低不少。

擦拭掉流下来的汗珠,少年苍白的脸颊上罕见的泛起一丝红润,嘴角翘起一抹笑意。

“不错,不错,七叶灵芝是有点效果的嘛。”

不远处传来一道嗓音稚嫩如婴啼般的声音,近处望去,只见一个全长不到一尺,浑身上下长满了如丝绸般顺滑、如雪般纯白的毛发的小兽,金色的眼瞳一眨一眨,小手放在胖嘟嘟的小肚子上,平躺在大树下乘凉。

黑衣少年冲着小兽抱拳一躬,道:“大恩不言谢,他日必当相报。”

小兽摆了摆手,说道:“这七叶灵芝只是试验品,让我了解你身上的寒气强度,现在也不过是让你的身体恢复了点罢了,远没有达到我承诺的要求。”

“早晚的事,他日用的着我秦风的,绝不推诿!”秦风笑了笑,走到小兽旁边盘膝坐在地上,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你怎么还在这儿,就不怕我爹一会儿过来发现你?”

小兽撇了撇嘴,说道:“小爷我现在虽说是中了毒,实力大跌,但是过来个通灵聚灵实力的,怎么会发现不了?”

“你就吹吧,你要是那么厉害,会被那蝎毒差点毒死?”听到小兽言语中对秦稷的轻视,让秦风很是不爽,同样出言挖苦了一下小兽。

小兽对秦稷同样不爽,归根结底要说那天晚上跟秦风回家,发现家里空无一人,情急之下秦风把小兽留在家里,自己出门去寻找秦稷。

小兽因为刚刚解完毒,身体非常虚弱,突然问道一股药草香气,对于吃高级药材活过来的小兽而言,若是寻常时刻自然是看不上这低级药草的,可是现在毕竟是身受重伤,也就拿来应急了,大不了等秦风回来再帮他找两株。

于是乎小兽狼吞虎咽般的将药草吃个大半,不巧的是,就在这时,出外寻找秦风无果的秦稷回到家中,突然发现家里来了‘小偷’,还吃了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找来给秦风压制寒气的药草。

秦稷刚进家门的时候,小兽便察觉到有人进来,但它以为是秦风回来了呢,也就没在意,还边吃边说道:“这灯芯草我先吃了,过阵子多还你几株!”

是可忍孰不可忍,小兽吃了药草,在秦稷看来完全是要了自己儿子的命,如此这般大言不惭,不杀你作甚。霎时间,秦稷的四重通灵实力全力打出一掌,小兽察觉秦稷打过来时,身体已经完全来不及闪躲了。

嘭~

小兽被秦稷一掌打飞了出去,砸在墙上,疼的小兽一阵哀嚎。

站在门外的秦风听到这一阵惨叫,心中暗道坏了,肯定是秦稷回来了,俩人指不定因为啥事打起来了,小兽可是自己请来给秦稷疗伤的,要是小兽心怀怨恨,那自己之前做的可真就是鸡飞蛋打了,这小家伙一气之下走了,自己上哪说理去?

迅速冲进屋内,一把拉住秦稷,一边大声喊道:“爹,这是咋了,生了这么大气?”

说完还冲着小兽使了眼色,小兽则是趁着秦稷愣神的空档嗖的一声逃了出去。

秦稷听到秦风的声音,便将注意力放到了秦风身上,小兽趁机逃走,秦稷来不及抓不到小偷,再加上秦风这么晚才回来,秦稷心中一阵怒火中烧,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把火都撒在秦风身上了。

秦风脸上笑嘻嘻的认错,心里却是埋怨不已,我的亲爹诶,你儿子这么做不都为了你嘛!

结果,在秦稷的严格训斥下,秦风这些天一直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而秦稷则是每天都呆在秦风身边,生怕有个万一。

今天秦稷则是被村长找去,听说是村里来了新客人,还是村长认识的什么人,秦稷被点名去照顾客人,这才给了小兽出现的机会,不仅如此,小兽还给秦风带来了一株三品灵草---七叶灵芝。

秦风服下七叶灵芝后,那股牛皮糖般的寒气迅速被压制下去,体内各处都充盈着力量,以往这灵动拳顶多能连续施展两轮,服下七叶灵芝后这才半日,灵动拳已经可以连续施展五轮才堪堪力竭停止。

小兽白了秦风一眼,然后转移话题说道:“七叶灵芝的药力现在应该已经渗入进你全身各处,再加上这几日你的勤修苦练,已经适应了三重炼体的力量,现在尝试冲击下第四重。”

秦风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么快!”

“废话,小爷我赏你的能是次品?别墨迹,赶快修炼,进阶到第四重之后还有事呢。”小兽鄙视的看了秦风一眼后,说道。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秦风心里暗自嘟囔道,不过抱怨归抱怨,有好处自然是要收着的。

秦风闭上双目,沉心静气,感受着充斥在全身各处的七叶灵芝的药力,全速运转体内的灵气,滋润起全身的骨骼、经络,使得这些药力可以以更快的速度渗透进去。

而经过高强度锻炼后,各处筋骨、经脉在七叶灵芝药力的滋养下,贪婪的吞食这些药力,每吞噬一点便强健一分。

全速运转的灵气如同一个助推器,将筋骨、经脉外的药力在可控制的范围内向内挤压,筋骨经脉吸收药力的速度随之增快,再加上药力雄浑无尽,让这股潮流变得更加坚实、雄厚。

第一次冲击,失败。

第二次冲击,失败。

......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冲击了多少次、失败多少次,秦风只感觉自己距离那第四重炼体只有一步之遥,只需要再加把劲便可以将那一层无形的膜冲破。

一旁的小兽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起来,眼神复杂的看着秦风,这都多少次了,按理来说冲击第四重早就足够了,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难不成这小子真是个废物?

然而就在小兽暗自嘟囔怀疑秦风天赋的时刻,源自秦风体内突如其来的爆发出一股冰寒刺骨的寒气,瞬间便将秦风周围三米之内冻成寒冰,离秦风最近的小兽则是第一时间闪道离秦风十米开外的地方,避开这股寒流。

“娘嘞,这寒气怎么脾气这么操蛋,说爆发就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