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章,交易成交

茂密的树林的夜晚,微风徐徐吹过树枝后的沙沙作响与清亮脆丽的蝉鸣,如同一曲美妙动人的协奏曲。

漆黑的夜空在片片乌云的遮掩下,稀疏的点点星光闪动,唯有一轮明月高高悬挂在星空上,唯美的月光透过乌云的间隙闪耀下来,为这片大地带来一丝明亮。

森林中一处非常隐蔽的山洞里。一位瘦弱的黑衣少年平躺在地上,年龄不是很大,瘦削的脸庞上略显稚嫩,皮肤白皙的有些异常。

细心观察的话会发现少年苍白的小脸上,在额前有着一道若隐若现的淡蓝色符文,依稀可见符文上繁琐复杂的纹路,每当符文显现出来的时候,少年稚嫩的小脸上的痛苦神色便会多加一分。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的眼睛缓缓睁开,眼神中夹杂着黯然的神色,并没有持续多久的时间,少年似乎是用尽了力气,微微睁开的双目又再次合上。

脑海中渐渐有了些许意识,但是,一阵又一阵的眩晕感觉冲袭着微弱的灵魂波动,即便是已经很努力了,但却依旧未能完全苏醒过来。夜晚的凉意慢慢席上全身,冻得少年打了一个冷颤。

滴答~

一滴透明液体流淌到嘴唇上,缓慢的沁入皮肤之内,而后一点点扩散到全身各处,将身上冰凉的寒意一点点驱散,温凉的舒爽感觉逐渐传了出来。

滴答~

又是一滴透明的液体滴在眼睛上,三息过后,原本笼罩在眼皮上的沉重感渐渐消失,脑海中的昏沉沉的感觉也渐渐消散。

“醒了?”

寂静的山洞里突然响起一道如同婴儿般稚嫩嗓音的声音,听到声音后,秦风勉强半睁开眼睛,昏暗之中,依稀可以看到印入眸中的是一张勉强称得上熟悉的面孔。

胖嘟嘟的小脸煞是可爱,金色的眼眸流光闪闪,绒毛纯白似雪,似乎是那只自己舍命去相救的神秘小兽。

秦风自嘲的笑了一声,两眼无神的盯着山洞棚顶,道:“我还活着?命还真大啊。”

“废话,你要是不命硬,早多少年就被这寒气给冻成冰棍了。”又是那稚嫩嗓音的话音。

又喝了几滴滴入口中的清爽液体,秦风感觉精神恢复了不少,至少那种一阵又一阵的眩晕感减弱了不少,身体也恢复了点力气。

手臂用力撑起身体,靠着石头坐了下来,晃了晃头,稍微清醒了一点,双目紧盯着小兽那金色的眼瞳,沉默未语。

小兽也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山洞里诡异的寂静让这里的气氛变得沉重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小兽抬起头,迎着秦风的目光,说道:“两位主药,碧血月宴与紫玉兰草,两位药都不是很难寻找,只是......”

“只是你并没有说那三株青藤解决不了你身上的毒气!”秦风一挥手打断了小兽的话。

“对不起,我低估了蝎毒的威力。”小兽带着歉意说道。

秦风摆了摆手,有些虚弱的说道:“算了,你也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我救你,只是因为你答应我去救我父亲,你死了,便没人能够救我父亲。”

小兽冷哼一声,偏过头去,斜视着秦风,道:“别一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不就是一株低阶的灵木青藤嘛,等我伤养好了,我还你一山洞的灵木青藤。”

小兽土豪般的话语,听得秦风牙根直发凉。

“没必要了,只要你把我父亲的寒毒治好,把我这条命搭进去都成。”

小兽撇了撇嘴,牛哄哄的说道:“我想你自己也察觉到了,你体内的寒气不是什么寻常玩应儿,普通人只要是沾上那么一丁点也会被冻死,甚至连那些修为高深的修炼者沾上,不死也会脱层皮,你这些年没少被这东西折磨的要死要活,想解决这玩意儿,只有找到那些活在神话中的老不死出手帮忙,方才能彻底的摆脱这东西,而那些天地奇宝也仅够给你续命,小爷我从不欠人人情,你救我一命,我帮你控制住体内的寒气,不让他爆发,这样你就可以过普通人的日子,要知道小爷的命可金贵着呢。”

“成交!”没有丝毫的犹豫,秦风便答应下来。

“不过有两点麻烦,其一,我也只能保证它会有效,但效果如何?日后你修为增进寒气是否会更大规模的爆发?你日后能否找到那些老不死出手给你解决掉它?便只能听天命尽人事了。”

看到小兽瞬间便消散无形的得以深色以及微微皱起的眉头,秦风也意识到想解决体内的寒气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好在有希望不是,村长预测自己活不过二十岁,这回有了小兽的帮忙,寒气暂时被压制住,不管以后是否能找到一些前辈帮自己,对于已经做好死亡准备的秦风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秦风咧嘴笑了笑,笑嘻嘻的说道:“无所谓了,至少我不是可以多活几年嘛,村长当初说我熬不到二十岁,而我现在都十三了,没几年活头了,死亡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感,可以多活自然是好,不能也没什么遗憾的。”

秦风看的开,小兽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其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到不万不得以,千万不要展现出来,否则会招来无妄的灾祸。”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明白。”

说完,站起身来,坐了这么半天,体力已经恢复了不少,看了看黑漆漆的夜空,再不回去,估计秦稷就要来抓人了。

“都这么晚了,我要回家了,你跟不跟我回去?”

小兽起身一跃,跳到秦风肩膀上,在秦风耳边言道:“反正我也没地方去,有个供吃供住的地方当然是好了。”

“对了,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肩膀上闭目养神的小兽,秦风问道。

小兽耸了耸肩,说道:“问吧,看心情回答你。”

“你会说话为什么刚才还要写字啊?”秦风边走边问道。

小兽得意洋洋的回道:“小爷乃神兽,出生就会言人语,根本不受什么元丹境界的限制,之前中毒,实力被压制到了极点,不能言语也属正常。”

“吹牛,真的假的?”秦风一脸的不相信。

看到秦风这副表情,小兽嘴角一撇,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挖苦:“自然是真的,这等秘闻,怎是你小子这等微末修为可以了解到的。”

小兽这一句话将秦风咽的说不出话来,最后生生爆了一句粗口。

“草,算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