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章,青藤救命

“你竟然会写字,那你会不会说话?”秦风盘膝坐在地上,冲着眼前巴掌大的小东西好奇的问道。

哗啦…哗啦…

小兽又在地上左划右刻的写起字来:‘难道你不知道灵兽在没有突破到固元境界之前是不能言人语的吗?’

秦风一阵恶寒,我在这穷乡僻壤般的隐逸村呆了十三年,连村门口走没出去过,怎么会知道还有这破规矩。

“你说你能治我父亲的寒毒,能跟我说说吗?我父亲可染上这寒毒有十年了。”没有在能不能说话的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秦风转而说起自己最关心的话题上去。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熬着临近二十岁的日子,对于常人来说极为恐惧的死亡,对于秦风来说,无非是早一天玩一天的事,久而久之也就没了畏惧感,但是唯一让秦风放不下的便是秦稷体内的寒毒。

十年前,自己第一次练武,导致那个月圆之夜寒气爆发突如其来的强烈,被这股寒气波及到的两个人分别是秦稷与韩锟。

韩锟与秦稷在没有躲到隐逸村之前便认识,后来一起避难来到隐逸村,因为韩锟来到隐逸村之后另续一弦,怕秦稷一人孤单,故而秦风交由秦稷抚养,韩锟则是每逢初一十五便来看一下小秦风。

十年前,秦风开始习武,视秦风如亲子的韩锟吵着嚷着要把自己这一身武艺传授给秦风,这可好,韩锟天天混在秦稷家,咋说也不肯回去,可惜的是,在寒气爆发的时候,韩锟首当其冲被波及到,最后,即便是村长出手也未能救回韩锟的命。

也因为这件事,韩锟的家人分外仇视秦风,连带着把秦稷的恨上了,从此,两家人的关系如形同陌路一般,韩锟的儿子韩奈章跟他表弟,也就是之前把秦风狠揍一顿的狄鹰,总是时不时的找秦风麻烦。

那一晚,虽说秦稷侥幸捡回一条命,但是那令村长也畏之如虎的寒气在秦稷体内扎下根来,寒毒积存了十年,秦稷体内奇经八脉几乎全部被寒毒封住,自身的实力也被压制到了四重通灵境界。

一直以来秦风都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跟这股寒气有仇,都能令村长产生忌惮的寒气,十三年的时间里,每次爆发都只是把自己折磨的万分痛苦,却不让自己死掉,那般滋味,着实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最近几个月开始,秦风发现秦稷吐血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那血迹上都觉察不到丝毫的温度,正与秦风一直以来冷血的特质极其相似,所以秦风敢肯定,秦稷体内的寒毒已经到了发作的边缘。

小兽的话让秦风看到了希望。

哗啦…哗啦…

小兽沉思了一会儿,这才在地上写到:“有些困难,我不知道你父亲中寒毒的程度有多深,在没有见到本人的情况下,我也不好做出判断。”

“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看完小兽写的话后,秦风眼神中的神色开始有些黯淡,声音有些失落的说道,“你告诉我那两种药材都是什么,我去找。”

小兽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写道:“没用的,不提这两种药材有多难找,就算你很幸运找到了,用药的方法有轻微的差错,也会令你父亲丧命的。”

秦风目光灼灼的盯着小兽,压抑着声音说道:“难找…差错…你他妈的耍老子!”

“我没有耍你,你身上的东西太难缠,即使是沾上那么一丁点也足够让人头疼不已,再加上你父亲中寒毒已久,不亲眼看下到了何等地步,谁敢轻易下药?”面对着情绪极不稳定又蛮不讲理的秦风,小兽揉了揉有些头痛的眉心.

秦风握着青藤的手微微紧扣,低着头倔强的说道:“我亲身体验过,这东西对那寒气有效果,这是我最后的希望。”

轰~轰~

一股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觉涌上小兽脑中,如针刺般的痛楚令小兽全身本能的出现颤抖,金色的眼眸渐渐失去以往的神色,身上银色的毛发根部泛起丝丝黑气,眨眼间便席卷全身,散发着稀薄寒意的黑气笼罩住了小兽.

小兽紧咬牙关,强忍着这股让它痛不欲生的黑色毒气的侵蚀,艰难的在地上画着七扭八歪的字体。

“救我,欠你一个人情,三个月内定治好你爹!!!”

画完三个硕大的感叹号,耗费掉所有精力的小兽便昏死过去。

盘坐在小兽面前的秦风脸庞上的表情煞是精彩,怕是秦风活了二十多年的所学到的表情这次算是都用上了,而他内心深处的纠结怕是要比脸上的表情更加湍急。

秦风手中的青藤是他救治秦稷的最后底牌,若是这般轻易就用来救初次相识的小兽,任谁都难以接受,但是这青藤真的对秦稷的寒毒有治疗效果吗?秦风也不敢打包票.

秦稷中寒毒已经十年左右了,远远超过小兽所说的三个月期限,要是不救小兽,这玩应儿再没效果,那秦风连死的心都有了。

救它?笑话,万一这小东西为了救自己的命而忽悠自己,导致秦稷错过了治疗,秦风连哭的地都找不着。

啪嗒~~

一滴冷汗从秦风的鬓角悄然滑落,落在地上,在一片寂静的山洞里,响起一丝清晰的破碎声音,沉默中的秦风恍然回过了神,暗暗捏紧双手,眼神中闪过一抹坚决。

不就是一株青藤吗,小爷赌了。

秦风身形一闪,将小兽双手捧起,放在放在小兽躺过的石头上,然后,抓起青藤,用尽全力,坚韧的青藤被撕开一条一指长的裂痕,一滴滴晶莹的青色液体流淌出来,被秦风敷在小兽受伤的脖颈。

当青色液体接触到小兽脖颈的时候,充斥着温润灵气的光芒便会闪耀出来,这股温润灵气与笼罩在小兽身上的黑色毒气在刚刚接触到的那一瞬间便开始拉锯。

然而这种拉锯并没有持续多久,并非是青藤没有起到作用,而是三株青藤秦风仅仅用了半株,仅仅是这半株青藤便将黑色毒气压制到了手指大小,不过,随着温润灵气的后继无力,黑色毒气渐渐显露出爆发的趋势。

这熟悉的一幕步入秦风眼眸之中后,少年眉头皱起一抹担忧,本来秦风也没指望这半株青藤能起一次性净化掉全部毒气,虽然秦风实力低的可怜,但是基本的见识还是有的,毒气看似是受到了压制,但是毒气上散发出来的丝丝威压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也就是说这半株青藤完全是白搭进去了,一点作用也没起到,这时,秦风又有了一丝犹豫,如果继续下去,完全治疗小兽的可能性可是相当的低啊……

一抹狠色闪过少年眼眸,手中的两株半青藤被少年用力扯碎,汁液连同碎渣一同敷在了小兽脖颈上。

微弱的青光顿时从黯淡变回光芒四射,这一次黑色毒气开始开始暗淡下来,仅仅十息时间,毒气的颜色便转化为稀薄的灰色,似乎再加一把劲便可以将这股毒气彻底净化在小兽体内。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一旁的秦风神色紧张,嘴角不时传出夹杂着寒气的急迫声音。

这时,突如其来的一幕差点让秦风昏厥过去。

那团灰色毒气在即将被净化干净的时刻,从小兽体内又冲出一股与不弱于先前爆发的黑气毒气,与那团即将消逝的毒气融合在一起,仅仅一击,便将青色灵气震散,只留下些许灵气残留在毒气团外层,却是没有了丝毫的威胁。

眼前的一幕气的秦风牙齿紧咬,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这种大起大落给人的冲击实在是大了些,尤其是希望破碎的那种蛋疼感觉,不骂娘已经算是修养不错了。

青色灵气被震散后久久不曾散去,不过短时间内也聚集不起来,所以完全阻止不了毒气的再次扩散。

在灰黑色毒气即将冲破青色灵气限制的那一刻,一股与青色灵气有着一丝熟悉味道的微凉的灵气注入小兽体内,灵气的主人自然是‘病秧子’秦风,只见秦风一边传送着微量的灵气,一边嘟囔着。

“草,反正小爷也活不长了,今天小爷也舍一命陪君子,若是老天长眼了,就让你活过来,把我爹的病治好。”

受限于低位的修为,秦风的灵气注入小兽体内没有对灰黑色毒气起到丝毫的遏制作用,反而被毒气追着打。

经过短暂的拉锯,毒气一点点攻进秦风体内,与小兽脖颈接触的手指已经变得乌黑发亮。

看着手指上越来越多的毒气,秦风讥讽的笑了笑。

“王八蛋,临死之前让你们狗咬狗去吧。”

果不出秦风所猜,越来越多的毒气进入体内,刺激到了秦风体内的寒气,一股远比以往规模庞大的寒气喷涌出来,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势将那股灰黑色毒气彻底撕碎。

“噗……”

瞬间解决入侵者后,磅礴宏大的寒气肆无忌惮的在秦风脆弱的体内横冲直撞,秦风只觉得一阵剧痛,一口夹杂着冰屑的鲜血喷出,便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秦风嘴角处翘起一道倾斜的弧度。

只因为在闭上双眼的前一刻,一双金色的眼瞳愀然浮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