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四章 奇异小兽

翻看着缠绕在手掌上并不算很长的青藤,秦风眼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在秦风突破的那一瞬间,青藤便停止了灵气的输送,原本温热的青藤表面也开始变得冰凉,不知是夜晚的凉意所感染还是被刚刚秦风体内的阴寒之气侵蚀的。

“这东西好奇异,连我体内的阴寒之气都能抵挡,如果还有效的话,父亲体内的寒气创伤说不定也能给治好呢。”

抬起头看了下夜空,秦风猛地一拍脑门,自语道:“晕死,都这么晚了,再不回去父亲恐怕该生气了。”

话毕,秦风右脚轻点地面,飞身一跃到了大树上,将树上所有的青藤统统收在一起,秦稷体内的寒气积攒了不少,所以光凭秦风手上的这几根估计根本不够用,所以秦风直接打算全部打包带走。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身影闪过,白影速度并不快,但是对于此刻的秦风来说却是丝毫来不及反应,白影一把抢过秦风手中的青藤,头也不回的迅速逃离大树。

“混蛋,连我给我爹疗伤的药都敢抢,小爷今天一定要扒了你的皮。”秦风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气的火冒三丈,冲着白影消失的方向一路狂奔。

夜晚的林间,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树林间匆匆闪过,在前面的白影的速度比起秦风来说,实在是快上不少,半刻钟的短暂时间过后,白影便已经将秦风甩开。

而处在后方的秦风停了下来,扶着邻近的树干,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气,虽说秦风今天破天荒的突破了,但是仍然未能彻底改变他那废柴般的体质,诡异的阴寒之气时刻侵蚀着秦风的身体,偶尔再来个爆发,身体脆弱的程度便更加严重了,尤其是气温稍低的夜晚,体表的温度也会下降的很厉害,很多时候,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秦风都会非常准时的回到家里,否则的话,那种刺骨的寒意会让秦风痛不欲生。

“呼…呼…狗日的跑的还真快,这么一会儿就没影了。不好,体温怎么下降的这么快,寒气已经散发出来了。”秦风目光移到与手掌接触到的树干,发现树干的表面上已经浮现出了一层薄霜,浑身上下遍布的凉意告诉秦风,这层薄霜是从秦风体内出来的。

“咦,这是什么?”秦风摸了一把脸颊,发现手背上残留着些许血迹,血迹上的温热证明了这不可能是秦风的血。

秦风蹲下身子,借着微弱的月光,在草地上发现了一丝血迹,在这丝血迹东侧几步远的地方,也残留着相同的颜色。

秦风舒缓开紧皱起的眉毛,冲着血迹所指示的方向会心一笑,这下青藤你休想带走。深吸口气,秦风再次飞奔向白影消失的地方。

秦风顺着血迹的方向跑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步入眼前的是一座微型的山洞,山洞前杂草丛生,又有几棵树在洞口遮掩,若是寻常时,肯定不会有人发现,更何况是在月光昏暗的夜晚。

秦风之所以能够发现这个洞口,完全是一路上的血迹指引,就在洞口处,残留的血迹已经排成了一条直线,看来那个白影也受了伤,算起来,这一路上也留了不少血,抢自己青藤,怕是为了疗伤吧。

小心翼翼的走进山洞,狭窄又昏暗的空间让秦风不由的提高警惕,几个呼吸间,眼睛逐渐适应了这种黑暗。

“哼唧~哼唧~”

秦风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秦风差点眼珠子瞪出来,这个抢了自己青藤的白影,竟然是个比自己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兽。

小东西胖乎乎的身形趴在地上,银色火焰般的绒毛下露出一段段的青色,正是是从秦风手里抢走的青藤,小东西金色的眼瞳警惕的盯着秦风,生怕他在自己手里抢走青藤。脖子上不断有鲜血流出来,秦风猜测没错,这小东西确实是受了伤。

“小家伙,这次看你往哪跑,把青藤交出来吧。”秦风嘴角处微微翘起,笑着说道。

“哼唧…”小兽狠狠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给。

“不交?那我可要抢了,信不信我一会儿把你做成烤乳猪。”秦风背起双手,身上的寒意已经开始控制不住了,双手颤抖不止,就连眼毛上也泛起了一层薄霜。

要快点,寒气开始扩散了,如果不尽快赶回去,怕是真的要爆发了,该死的,现在连一点灵气都动用不了。

“哼唧…”小兽依旧是死命的摇头,两只小爪子紧紧的抓着青藤。

啪嗒~

哼唧~

山洞里非常寂静,只有秦风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小兽虚弱的哀嚎声接踵而至。小兽看着面前的黑衣少年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不过却仍是死死的抱着青藤不放。

轰~

就在秦风的手即将接触到小兽的那一刻,小兽原本虚弱的眼神瞬间凌厉起来,金色的眼瞳中闪烁起炽热的温度,一团银色的火焰自小兽身上喷发出来,直奔秦风而来。

过于接近的距离,导致秦风根本没有时间躲闪,银色火焰顺着秦风的手臂,瞬间便接将秦风的身体笼罩起来。炙热的火焰在秦风的身上燃烧起来,麻衫布料在燃烧中发出‘呲呲’的声响。

不过在数息的短暂时间过后,银色火焰逐渐开始消退,直至完全消失。

小兽瞪大了眼睛,如同看怪物一般盯着眼前的少年,银色火焰的威力小兽最为清楚,作为保命用的神奇火焰,就算是比自己等级高好几级的灵兽都会被烧死,高级灵兽、修炼者或许可以依靠高深的功力抵挡,但是这高级的人物绝不可能是眼前少年的这种等级啊。

秦风伸出手抓住小兽的小尾巴,一下子提了起来,拉到自己面前,笑嘻嘻的问道:“小家伙,你刚才喷出来的火还有没有啦,能不能再喷一次?”

“哼唧…”小兽再次瞪大了眼睛瞅着秦风,这火焰是保命的,怎么可能接连发动好几次,而且看你这模样一点事都没有,反而越发的精神抖擞,傻瓜才会再烧你一次呢,于是乎,小兽哼了一声,转过脸去,不理会秦风。

“小东西,你要是能再烧一次,我就不把你做成烤乳猪了,怎么样?这个交易划算吧。”秦风一只手拎着小兽的尾巴,另一只手扶着小兽的小脑袋转过来,与秦风的四目相对。

“哼唧…”小兽因为被秦风扶着脑袋,所以没有办法转过头去,所以就用一种非常鄙视的眼神狠狠的鄙视里秦风一番。

小兽估计的没错,刚刚就在秦风被火焰笼罩起来的那一刻,秦风的第一直觉就感觉不妙,秦风现在的实力无法察觉火焰上灵气的大小,但是火焰上散发出来的高温还是有着最直观的感受的,就连普通的火焰都抵御不了的他,更别说解决这炽热的银色火焰了。

不过令秦风感到诧异的是,这团火焰在接触到自己皮肤上的时候,便立刻与自己体表上的寒气开始了对抗,短暂的拉锯,使得寒气的威力大幅度下降,同时也减弱了秦风被寒气侵蚀所带来的痛楚。

唯一可惜的是这团火焰很快便消散了,秦风体内的寒气再次占据了上风,阴寒刺骨的感觉再次以缓慢的速度恢复。所以秦风打起了小兽的主意,

秦风被这小家伙气的火冒三丈,但却又无可奈何,人家不给你吐火,你有什么办法?不过当小兽脖颈上的血迹浮现在秦风眼前的时候,秦风笑了。

“小家伙,你可是受了重伤,从你流出的血的颜色上看,貌似你好像中毒了,要想好了,你要是不同意的话,就算这毒没有毒死你,我就这么一点点把你的血放干,嘿嘿,没有火,不是还有只烤乳猪呢嘛。”秦风一脸奸笑的说道,“我的要求也不高,我给你疗伤,你伤好了,吐几次火,怎么样?公平吧。”

“哼唧…哼唧…”

小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秦风将小兽放在地上,从衣服上扯下一条黑布,在小兽脖子上缠绕了几圈,很不负责的给小兽简易处理了伤口。

不过这一做法引起了小兽严重的抗议,一边挥舞着小手臂,一边跳到刚刚卧着的地方,打算把青藤抢到手。

可惜这个时候小兽的一举一动都被秦风看在眼里,所以青藤也被秦风抢先一步拿到手,然后按了按小兽的小脑袋,嘿声笑道:“小东西,这个可真不能给你,父亲被我身上的寒毒侵入体内,必须要拿这个回去疗伤的。”

说完,便打算带着小兽离开,却突然被小兽敲了一下,秦风转过头一看,小兽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地面,秦风顺着小兽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地面上的写着一排小字。

‘大坏蛋,如果说你传染给你父亲的寒毒超过三个月的话,这株灵木青藤是救不了他的,先给我解毒,我能救他。’

看完小兽写的话,秦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我草,你怎么不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