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三章,第一次突破

“不对,不对,第三招出拳太慢,打出的力道又太弱,你这是去揍人还是去挨揍?”

秦稷手里拿着一根树枝,站在秦风身边,不时用树枝敲打秦风一些不规范的招式动作。

世间武学,级别最低的便是凡灵武学,凡灵武学又分九级,一级最低,九级为尊,以己身实力,灭敌于挥手间。凡灵武学之上为御灵武学,御灵武学分三等,高中低,夺天地之造化,天地之力尽归我属,开山辟海,神鬼惊泣。而御灵武学之上则为仙灵武学,仙灵武学分五等,神意、造化、天命、灵源、洪荒,神意为巅峰,洪荒居末,仙灵出,天地灭,万千世界,尽化虚无。

灵动拳,品阶不过区区凡阶二品,算不得上佳,但是通过简单的灵气运用,配合些许精妙招式,灵动拳对于一些初学者而言,确实是一种不错的武技,毕竟灵动拳是所有人都可以修炼的,而且威力也不弱,二品以上的武技基本上都有着坑爹的元素限制,即便是找到了无元素限制的武技,修习起来也实在是艰难了些,毕竟炼体境界没有开辟出丹田,修习那么高级的武技必定会遇到后力不济而无法修习成功的问题。凡阶二品,对于刚刚开始修炼的秦风来说刚刚好。

虽说秦稷一直在不停的挑着秦风的各种错误,但是对这个义子的表现十分满意,就在秦稷打完一套灵动拳之后,秦风便照葫芦画瓢般的演练起来,生涩、有形无实,但却丝毫不能掩盖秦风所表现出来的天赋,虽算不得行云流水,却能够非常完整的演练出整套拳法,毕竟这每招每式都是独立的个体,招式之间的连贯却是个大学问,对敌时,招式间施展不连贯便容易被敌方抓住这个空档发出致命一击,那可是非常危险的事,秦风能够第一次便运用的这么好,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参天巨树下,一个身材的瘦弱男孩的拳影不断挥舞,透过树枝间隙倾斜下来的阳光,照射在少年半裸着上身的身体上,不是很发达的肌肉却有着不一样的力感。少年的步伐显得有些虚浮,苍白的小脸上眉头紧锁,倒是格外的认真。

微长的黑发虽然被布条紧紧束起,但仍有几缕散落下来,剧烈的运动导致这几缕发丝被汗水浸透,黏在脸颊上,偶尔扬起,滴滴汗珠也被顺势甩了出去。

“错了,错了,细心感应力道,你要让手臂上的灵气顺着招式游走,而不是你的招式被你手上的灵气给拐走,不要将劲道顺势打出,打出去了下一招拿啥打?”秦稷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不停的冲着秦风喊道,“刚才还说你很有天赋呢,咋就又掉链子了。”

一小天的时间,就在秦风这不曾停歇的修炼下渐渐过去,从最开始动作的漏洞百出,到现在可以很中规中矩的将一套拳法连贯打出,秦稷也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虽然嘴上说的秦风很完蛋,但是秦稷嘴角上的笑容却是出卖了他。

天色渐晚,天边的霞光逐渐扩散开来,空气中也泛起一丝丝的凉意,秦风打完最后一式,站直身体,疲倦感也渐渐的涌了上来。

秦风暗自叹了口气,已是三、四个时辰过去了,还是没有办法将这灵动拳练得收发自如。

秦稷走到秦风身旁,大手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道:“叹什么气,你才练了一天,已经很不错了,天快黑了,回家吃饭吧。”

秦风冲着秦稷摇了摇头,说道:“爹,你先回去吧,我再练一会儿。”

回应了一声,秦风双臂依旧未停止下来,继续修习着灵动拳,聚精会神的感应着按照秦稷所说的,灵气在招式链接时的那种微妙的衔接与强弱变化。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记得,凡事欲速则不达。”

说完,秦稷微微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

呼~呼~

嘭~嘭~

又是一套不算完善的灵动拳,一拳拳打在大树的躯干上,原本已经面目全非的树白又镶嵌上了一堆拳印。

在他的手臂以及脚腕处,还绑着几个沉甸甸的铅块,汗水渐渐沾湿了铅块,滴答滴答的流下来。在之前修炼时,秦稷并不允许秦风继续绑着几十斤重的铅块修炼,过分的压榨身体,谁也不知道那诡异的阴寒之气会不会突然爆发。

所以在秦稷走的时候也把那几个铅块给一并带走了,现在绑在秦风身上的是三年前秦风藏在这里的,随着年龄的变化,秦风给自己定下的标准也越来越高,三年前便开始捆绑三十斤重的铅块,在此之前的只不过十多斤重。

重的被拿走了,秦风便立刻把这身‘装备’给套上了,这几个铅块伴随着秦风锻炼了十多年,这十多斤的重量早已经不在乎了,没有细绳,便在树上拽下几根藤蔓代替。

滴滴汗水流入眼中,一股酸涩的感觉让得秦风不由的闭上眼睛,他能够感觉到那经过高强度训练之后,浑身肌肉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酸痛与疲惫的感觉,秦稷曾经说过,在这种临近极限的时候,突破极限更上一层楼的几率比一般时候要大很多,但那是对其他人而言的,秦风体内的不稳定因素让秦稷无时无刻不保留着忌惮,即便是允许秦风开始修炼,也三令五申不让秦风过分的压榨潜能。

秦风紧咬着牙关,他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放弃这个机会而去选择休息,为了那半年后的年比,他必须拼命得修炼!接近极限的感觉,一阵又一阵的疲倦感涌了来,让人挥之不去的头晕目眩,就连平时连重量都几乎感觉不到铅块,此时也如同巨石一般沉重,压得秦风喘不过气来。

扑通~~

秦风摔倒在地上,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双眼无神的盯着逐渐褪去的晚霞,目光中是那样的不甘心,感受着体温一点点的降低,越来越多的寒气充斥全身。

“该死的杂碎。”

秦风在心中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自己的任性,终究是让阴寒之气的反噬初现端倪,愈加雄浑的寒气爆发开来,而秦风体内的微弱灵气也在一点点的被寒气驱逐出体内,强烈的冲击使得秦风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爹,对不起,我辜负您的期望了。”

突然间,有着一丝丝奇异的精纯灵气从秦风的四肢涌进体内,这股携带着一丝温热的灵气一出现,一直蔓延在秦风体内的寒气一点点被驱散,体表的温度也逐渐开始恢复,秦风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这是......缠绕在手臂和四肢上的青藤!

而此时的青藤上也闪烁着微弱的青光,每一次闪起这种光亮,青藤上流入秦风体内的灵气就增强一倍不止,幸运的是,从青藤上的灵气注入秦风体内的那一刻开始,那股将秦风折磨的要死要活的阴寒之气便停止了爆发,充斥在秦风体内的寒气也被控制在了一定的程度上。

一热一寒两股灵气在秦风体内盘旋对峙,半刻钟时间转眼即逝,由青藤上传来越来越多的温热灵气一点点占据住了上风,直到最后,寒气被逼退到了心脉一处,秦风体内被温热灵气游走的地方,变得更加强硬,一些因为过去寒气爆发而残留的冰屑,也被清洗得干干净净。

这种拉锯再次持续了半个时辰,最后一股寒气消失殆尽,而温热灵气并没有停止注入,秦风因为过度压榨而显得有些亏空的身体也被这股灵气再次充满。

感受着将温热灵气溶解成为自身灵气的奇妙感觉,秦风身体里的容量已经膨胀到了一个无限接近自己极限的程度,就连自己也感觉到了一层无形的屏障笼罩在自己的身体内,只要在多一点,便可以硬生生将这层屏障打破。

体验着被溶解后的灵气一点一点的沁入肌肉、骨骼之中,秦风似乎听到了筋骨贪婪的吞食着一点点注入的温暖灵气的声音,疲惫的酸涩、昏沉感觉逐渐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愈发充沛的精神。

轰~~

秦风只觉得耳边响起一道雷鸣般的巨响,一股比起以往更加精纯雄厚的灵气自秦风体内喷涌而出,秦风站到巨树的面前,紧紧地捏了捏拳头,听着骨节处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而后大喝一声,一拳挥出,全力击打在树干之上,刻印出一个比树上所有拳印都要大上几分的印痕。

少年嘴角处微微翘起一个优雅的弧度,沉声自语。

“十多年了,终于到了炼体三重,这就是变强的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