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八十六章 自蹈死地

快到三十万了,两天之后继续冲击潜力大作榜,提前预定票票哈!

——————

老头子蹲在凳子上,抱着膝盖,皱着眉头,一张苦瓜脸此时看上去好似被涂了一层和厚厚的砒霜似的!

半晌之后,老头忽然抬起头来,那双三角眼之中满是期望,看着林副司长,有些犹疑的问道:“若我去了,拿回那件东西,你是不是就能够原谅我?”

林副司长看了一下夏青,随后看向红薯老头,道:“虽然即便将那件东西拿回来,也未必有用,但这是你为我娘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唯一的一件事,不管成功与否,娘若有灵,知道了一定开心!今天的谈话,本应该是你我之间的对话,不应该有外人在,但她不同,她是我的记录员,你我之间的每一句对话,都会详细的记录在笔记之中,至于原不原谅你,就要看三十天之后的那个我看到这份笔记之后是怎么想的了!”

老头红薯双目微微一亮,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的神情,笑道:“至少只要我去了,现在的你就会原谅我,对吧?”

林副司长站起身来,淡淡的摇头道:“不清楚!”

说完林副司长扭头便走。

红薯老头忽然开口道:“你会删掉那部分记忆么?丢掉那个本子就好!”

林副司长微微一顿,随后坚定的道:“绝不!我说过,我活着就是为了铭记!哪怕每一个三十天都会体会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说完,林副司长迈步走出了牢房。

夏青连忙追了出去。

夏青回头的时候,牢房的大门缓缓关闭,红薯老头蜷缩在椅子上,正眼巴巴的看着林副司长的背影渐渐消失,那双眼睛之中蕴含的情感,叫夏青这个局外人都生出一种心碎的感觉来。

夏青追在快步疾走的林副司长身后,心*进入牢狱之中,林副司长和老头红薯之间的对话一遍遍的仔细回忆,甚至连语气都仔细琢磨,生怕漏掉一丝半点,准备离开这里之后便立即下笔记录。

这个时候林副司长忽然站住脚步,正一心二用的夏青险些一头撞在林副司长背后。

林副司长站在那里片刻之后,开口道:“在牢狱之中的一切,一个字都不要出现在笔记上!”

正在仔细回忆生怕有所遗漏的夏青闻言不由得一愣,还没有缓过神来,林副司长已经走得很远了……

夏青看着林副司长的背影,心中生出一种悲哀来,敏感的她很清楚,此时的林副司长应该是原谅了老头,但他却又并不想原谅!

夏青不清楚,究竟是林副司长心肠太软,还是心肠太硬,说他心肠太硬的话,那么他完全可以任由夏青记录下来,依旧选择不原谅,说他心肠太软的话,那么此时叫她不要记录的林副司长的心肠是何等的坚硬如铁?送自己的爹去送死,却依旧不肯原谅对方。

这一家人之间究竟有着怎么样的过去?

夏青摇了摇头,对于林副司长这个曾经想要杀了自己的哥哥,又抓了自己的老爹去送死的家伙,她越来越不明白了!

夏青是学统计的出身,即便是为人处事的时候,也习惯于分门别类,在一个个人身上打上诸多标签,分出类别,根据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情!

林副司长身上以前被夏青打了诸多的标签,比如高贵、修养、变态、冷漠、无情、阴鸠、神秘,但是现在,这些标签一下全都模糊不清了。

夏青微微一叹,高跟鞋紧急的敲打着地面,追着快步疾走丝毫不考虑夏青的一步裙加高跟鞋的林副司长,此时的夏青相当的辛苦。

夏青心中暗暗想着,“这个家伙肯定从来没有为别人想过什么事情,因为在他的世界之中,根本就没有别人存在!不过,他们说来说去,究竟是要去什么地方?那红薯老头说什么穷凶极恶之地,听起来凶险万端的样子,和林副司长口中所说的终极战甲泯灭战士近乎全灭的事情有什么相关?若是刀鱼成了泯灭战士的话,会不会第一被派去那穷凶极恶之地?”

想到这里,夏青一颗心更乱了!

……

郑先刚刚钻进境玉之中,就感到身后有一种不对劲的波动猛地追袭过来!这波动之中充满了贪念和侵袭之力。

郑先的念头悚然一惊,连忙继续遁走,不用想,郑先就知道,是那只癞蛤蟆追上来了,这该死的东西他诸般引诱尽皆不上当,偏生在这个关键时刻出手,就是看准了他的念头一旦进入念玉之中毫无退路可言!

这癞蛤蟆的智商,比郑先想象之中的要高明太多!

果然身后传来充满贪婪愉悦的呱呱叫声,似乎郑先已经成为这癞蛤蟆嘴中的吃食了!

郑先一下窜进境玉之中那一片开阔的世界之中。

一进来,郑先就心凉了半截,这里看上去依旧荒凉无比,原本的花海被郑先吞吃之后,只剩下枯黄的草地,草地之下倒是有毛绒绒的稀疏嫩苗,但这些嫩苗上所蕴含的生机之力,就算全部加在一起,也就只能供郑先多维持一天的时间而已!

郑先进了这片开阔之地,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一眼望去,这里空荡荡的无遮无掩!

听着身后呱呱叫声越来越近,随时都要冲进来,郑先一咬牙朝着这片草地之中唯一的一个扎眼存在疾飞出去,那座内中放着一盆五色鲜花的小草屋。

郑先遮掩了小屋门户,钻进小屋的时候,那癞蛤蟆一下钻了进来。

癞蛤蟆呱呱大叫,听起来犹如夜猫子在笑一般,此时的癞蛤蟆满脸狞厉,后背上的脓疱之中散发着淡淡的黑色烟气,蒸腾氤氲,当真犹如一头食人的妖魔一般。

癞蛤蟆的鼓泡眼,丢溜溜的一转,玉中空间本就不大,无遮无掩一览无余,没有找到郑先,癞蛤蟆也就将目光凝固在那间孤零零的小屋上。

癞蛤蟆阔大的嘴角微微一撇,似乎相当不屑郑先的藏身举动,在他眼中,这简直就是小儿科!

癞蛤蟆呱呱一笑,一蹦一跳相当悠闲的朝着那小屋蹦去,似乎已经完全掌握了郑先的生死,现在所需要考虑的只剩下究竟是红烧还是清蒸了。

光以念头的强弱来论,癞蛤蟆确实稳操胜券,绝对的力压郑先一头。

癞蛤蟆蹦到了那小屋之前,小屋原本应该没有门户,只有一个窟窿以供进出,但是现在这个窟窿却被一堆枯黄的干草遮掩,四周还留下了仓促之中,惶急之下,收敛干草的痕迹。

癞蛤蟆略微沉思,随后呱呱一笑,对于这种小把戏鄙视至极!

但这癞蛤蟆却也并不马上进去,一对鼓泡眼转动几下,随即围着小屋蹦跳一圈,甚至蹦到屋顶上,朝着四周观瞧,确定郑先没有藏在小屋背面之后,这才呱的一声淫荡大叫,携着一阵黑风,一跃撞破那一堆干草,冲进小屋之中!

癞蛤蟆身子在尚在空中,便看到一个身影从从他身下贴地猛地窜出,想要逃出小屋!

完全不出癞蛤蟆的意料之外,癞蛤蟆的岁数远比郑先大得多,经验丰富,怎么会不知道郑先在想些什么?

这是郑先唯一一个能够和他擦肩而过的逃走机会!

借着这个机会,只要郑先跑得够快,应该能够在那被他追上之前冲出这块境玉。

到时候郑先的念头回到本体,一拳将这块念玉砸个粉碎,他堂堂的妙音蟾蜍就得随着这块境玉一同粉身碎骨!

啧啧多么歹毒的诡计?换了别蛙或许郑先就得逞了,但是他妙音蛤蟆何许蛙也?这种小把戏就想要蒙混过关?门都没有!

事实上在癞蛤蟆冲进这草屋之前,他便摸透了郑先以干草遮挡门户,遮人眼目的目的,是以他就等着撞破干草的一瞬间,郑先和他擦肩而过了!

郑先的所谓妙计,在他看来,这种掩耳盗铃的手段,简直低幼得叫他感到好笑!

癞蛤蟆猛地一张嘴巴,一条腥红的舌头嗖的一下犹如毒蛇一般窜了出去,朝着那道急急遁逃的身影猛地弹去!

妙音蛤蟆这条舌头非比寻常,可以伸长几米,弹出的速度快得可以接近子弹,并且舌头上遍布细密的吸盘,能够生出一种粘力来,犹如蛛网一般,可以将念头死死黏住,从而将其拖进嘴巴里活活吞吃掉。

要不是郑先的念头一直都在自己的体内乱晃,妙音蛤蟆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击成功的话,早就犹如吃苍蝇一般,将争先的念头吃掉了!

眼瞅着飞速弹出的舌头已经到了那道身影跟前,只差一点就能够将郑先舔中,郑先的念头就再也逃不走了!

癞蛤蟆不由得呱呱大笑,今天他必定要吞吃了郑先的念头,吃了郑先的这个C级修仙者的念头,他直接能够修炼出灵躯来,到时候,他就成为天地之中的神邸了!

就在这个时候,郑先一直急速遁逃的念头猛然转身,癞蛤蟆一愣之后,鼓眼泡亲眼看到郑先双手之中捧着一个花盆,花盆里面有一朵微微摇曳,看上去娇嫩无比的五色小花!

癞蛤蟆一愣,随即脸色大变,惊骇无比,似乎对于这朵脆弱无比的小花有着难以言述的畏惧!

郑先桀桀一笑,胸有成竹的道:“死蛤蟆,你不跟进来还好,跟进来就是自蹈死地!”

“该死,我上当了!”癞蛤蟆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