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八十五章 一家人的因果

老婆病好的差不多了!努力恢复之前的更新状态!

——————

郑先回到自己的居处,在周围转了几圈,确认居处没有任何异常之后,郑先才进入家中,看来那个叫做红薯的老头确实没有将他修仙者的身份暴漏出来。

郑先现在多少有些疲累了,和鬼马一战,对于郑先来说赢得相当的艰难,表面上郑先和鬼马之间并未交手几次,但实际上郑先每一次出手都将能够调用的全部力量完全吐了出去。

每一次都拼尽全力,胜的还是非常艰难!

那个鬼马要是再年轻几岁的话,要不是最开始对他修仙者的身份判断错误,后来又对他的修为水准判断错误,尤其是那只癞蛤蟆竟然稳稳克制住了那条凶猛的伏地龙,郑先觉得自己胜算当真不大!这一战胜在侥幸。

不过,胜利就是胜利,过去的好汉,取代不了现在的英雄!幸运有些时候也是一种力量。

郑先将流光锯齿刀丢在一旁,沏了一杯浓艳的花茶,丢进去几块冰糖,搅动起来,被淡香的茶气氤氲蒸腾着,郑先这一周来紧绷的精神略微放松些许!

喝了几口香甜的花茶之后,郑先一下躺倒在床上,感觉了一下气海之中的生机之力的状态,随后郑先当真想要哀叹一声,原本还算饱满的气海,现在内中只剩下一个底儿,收缩得犹如一个蔫气球一般。

郑先估算,气海之中的生机之力,最多只能维持一天到三天左右,三天是郑先一万个小心谨慎,一点生机之力都不消耗的状态下,而一天则是指郑先如正常生活那般,不太在意浪费生机之力的情况下!

郑先微微一叹,走上修仙这条路就像是一步迈入饥荒的大队伍一样,随时随地准备和饥饿做斗争,一不小心就会被饿死。

世人都说修仙怎么怎么逍遥,怎么怎么自在,现在看来,修仙者的路比普通人还要艰难一万倍,饭都吃不饱遑论其他?不知道那些仙凡世界尚未分离之时的修仙者是怎么样修仙的,或许又是一番别样的景象吧。那仙家世界,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番情景,郑先此时对于那个从这个凡俗世界之中剥离出去的仙界生出许多神往来!此时对于郑先来说,凡俗世界似乎只是他的一个蜗居之处,而仙家世界才是他的最终安家之所。

至于那只癞蛤蟆,此时再次陷入痴痴呆呆的模样之中,口水横溢,滴滴答答的处处透着讨厌!

郑先现在对于这只癞蛤蟆的感情有些复杂起来,这癞蛤蟆吞吃郑先的念头是不错,但对于郑先的伤害却并不大,毕竟念头这东西,随时都会生出来,癞蛤蟆的食量相对于郑先的念头的生长速度来说,基本无害。

这癞蛤蟆害处不大,但对于郑先的益处却着实不少,在那一片浓雾之中便曾经给郑先预警,这倒也没有什么,关键是这癞蛤蟆在和鬼马对战之时,对抗那只伏地龙的表现使得郑先对于这只恶心人的癞蛤蟆多了不少好感。

原本一心想要将癞蛤蟆撵走的郑先,此时认定,这东西对他修仙之途大有用处,那个脸上有一道胎记的男子不是也希望癞蛤蟆进驻他的身躯之中么!

这看上去恶心人的东西还是个抢手货!

修行上有个境界,叫做通神可问鬼,也就是金水分形的B级修仙者的境界,这个境界,山川之神皆可接见,天上神邸尽可御使,郑先觉得,到了那个境界,说不定他就能够着手收服这只癞蛤蟆,将其变成灵猴鬼手那般的宝物,最不济也能弄成那些二郎搜山图之中的神兵神将,好处多多。

唯一叫郑先感到不满意的还是这东西抱着他的脑袋当糖球的模样,说起来,这癞蛤蟆对于郑先的心灵伤害远远大于对郑先的念力的伤害!

气海之中传来一阵抽搐,痉挛般的感觉,嘴鼻对于味道的感觉开始变得苍白起来。原本蒸腾的满室茶香此时变得遥远起来。

郑先知道,这是气海在告诉他一件事,那就是饿了!继续下去,身体的机能就会逐渐变得迟钝起来,直到身躯犹如花朵一般枯萎!

郑先勉强从床上爬起,走到窗边,朝着外面望去,窗下是一个个忙忙碌碌的凡人,在郑先眼中现在就像是一个个会奔跑的鸡腿,这种感觉十分微妙,清晰无误的告知郑先,他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之中的存在了。

郑先将花茶放在一边,略作思想之后,将厨子的那片念玉拿了出来,不知道这念玉之中的草地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生长出一些嫩芽,能不能给郑先提供饱腹的生机之力。

郑先仔细内视体内的那只癞蛤蟆,确定这癞蛤蟆还在昏昏大睡,这才将念头放出来。

郑先也是没有别的办法,气海空虚,现在又是晴天白日,总不能跑到郊区去抓野狗野猫,更不能随便扯一个路人来饱饮鲜血,而一旦等到晚上,郑先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力气去奔跑如风抓住野猫野狗。

这癞蛤蟆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对于杀机戾气相当的敏感,郑先念头不在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当成警铃来用。

郑先放出念头,在癞蛤蟆周围游走半晌,癞蛤蟆一直毫无动静,郑先逗弄几次后,念头扭转,飞速的遁入玉中!这对于郑先来说绝对是冒险,毕竟这个癞蛤蟆专吃念头,但此时郑先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郑先的念头刚刚潜入到境玉之中,在郑先胸口昏昏大睡的癞蛤蟆陡然张开一对鼓眼泡的蛤蟆眼,嘴角之处,流露出一丝奸邪的阴沉笑容,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猛地一纵,追着郑先的念头便一头扎进了那块境玉之中。

……

“是不是该上厕所了?”

红薯老头的肚子随着言语叽里咕噜的叫唤起来,红薯老头一张本就看上去寒酸的面容此时增加了一抹浓重的涩意。

好在*红薯的房间之中就有厕所,红薯老头犹如开山放炮一般的宣泄之后,整个人都萎靡下来,半点精神都没有了。

打着颤从厕所之中走出来,坐在林副司长对面,腿肚子还在打哆嗦!

林副司长淡蓝色的眼睛盯着这个售卖大道的红薯老头,红薯老头却似乎心中有愧,不敢和林副司长的目光对视,目光飘忽。嘴中用生怕林副司长听到的声音,低声嘟囔道:“小时候是你自己嘴馋,抢着吃,吃多了,拉不出,怪我么?这绝对不是因果报应!”

林副司长似乎真的没有听到老头的嘟囔,沉默半晌之后,终于开口道:“既然你主动被抓进来,想必你很清楚的知道我要你做什么!”

老头红薯点了点头,将老农般插在袖子里面的手拿出来,擦了擦鼻子道:“老三,你知道,我宁死,也不愿回到那里去,那是一片穷凶极恶之地,你这是要叫我去送死!”

林副司长的面容陡然变得狰狞起来道:“不错,难道你觉得你不该死?”

老头红薯低下头没有开口,腮帮子微微动了动。

林副司长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开口道:“我变成这个样子,老二变成那个样子,怪谁?”

“我无所谓,每一个我都只能活三十天,未必就是坏事,至少我可以选择我不愿意去记忆的事情!然后选择需要铭记不忘的事情!但老二那家伙呢?他身上的痛楚比我多过十倍!原本接近三百斤两米高的家伙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这些都没有什么,老大呢?老大被你害成什么样子了?”

“这些也都罢了,我们三个都是你的儿子,死在你手上也没有什么,反正血肉身躯都是你给的!我们三兄弟,不会和你计较这些!”

“但我娘的死,你怎么说?她死前蒙受的痛楚,你怎么说?你逍遥快意的四处售卖大道的时候,可有想到过我娘如何?你一辈子惧怕因果,在我娘身上你可曾知道一个怕字?我现在就是要叫你知道这个怕字!知道我娘不是好欺负的!”林副司长此时就像是一个倔强的孩子,身上完全没有半点夏青熟悉的那种沉稳神秘的气息。

被儿子训斥,老头红薯目光游移,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似乎想不出有什么言语来辩驳,将脑袋深深地埋进裤裆里。

夏青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红薯老头竟然是林副司长的爹!

这样的贵族一般的林副司长,有一个街边流浪乞丐般的哥哥,还有一个这样邋遢的叫做红薯的老爹,还和二狗那样的家伙是邻居,这一家子实在是,太……叫人无法形容了,彼此之间完全是不搭边的存在啊!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将这样的家伙一个个的拧在一起?

夏青看了看模样丑陋的老头红薯,又看了看相貌要多英俊就有多英俊的林副司长,心中猛然升起一个大大的疑问,这两人之间真的有血缘关系么?随后感觉对面的红薯老头怎么看怎么脑袋上绿油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