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八十四章 神木之下有监牢

三人一路沿螺旋楼梯不住的下降,走进了青铜古木之下,站在这里更能够体会那株青铜古木的巍峨,不过在这里看上去这株青铜古木就不是那么的枝繁叶茂了,相对来说树干稀疏,只有三五根主枝叉,上面的叶子倒是不少,但细细观瞧的话,这些叶子也不是真的那般丰润饱满,看起来多少有些萎靡,整株青铜古木给人一种病恹恹的不健康感。

继续沿着旋转楼梯向下,走过一处装置机械臂的金属断层,夏青本以为应该到底了,然而出乎夏青意料之外,这金属断层只有一米左右,继续向下,就能够看到,整株青铜巨木是悬浮在空中的,树身高十米开外,根系竟足足有三十多米,粗壮有力的扎在空中,对,就是这种感觉,似乎这青铜古木的根系是一只只的粗壮手臂,正在牢牢的抓住空气,任何东西都难以将其动摇。

夏青仰着头望去,忽然一片叶子直直掉落下来,咚的一下正中夏青的脑袋,夏青被砸得哎呦一声,那青铜模样的树叶,当真有如青铜一般沉重,夏青捂着脑袋,鼻子都在发酸,恨不得好好的抹抹眼泪。

一旁的林副司长还有那个对夏青没有半点好颜色的二狗子不禁齐齐笑了起来。

都是一脸的坏笑!

而那片罪魁祸首的青铜树叶,坠落地上便噗的一下崩碎如粉,化为一阵小旋风之后,消失不见。

似乎这就是一株根本不应该存在的树木一般,悄无声息的悬浮空中,一旦枯死,坠地之后便消失无踪!

考古之类的科学手段碰上这种确实存在,却绝对不会了留下任何痕迹的神木,立时显得苍白无力起来。

夏青跟着前面的两个家伙来到一座金属大门之外,林副司长此时收敛了笑容,淡淡的开口道:“夏青,你等在这里,不要到处乱走,这里的警戒不允许你碰触任何不该碰触的东西,我不想回来的时候再也看不到你。”

夏青心中不由得一禀,不过对此她是非常明白的,正如负三层的资料库一般,看上去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真想要冲进去的话,即便动用军队的力量也未必能成!

而这种*着五位A级修仙者,还有一株青铜神木的负四层,戒备的严格程度可想而知。

夏青立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旁边的那个二狗子瞅着夏青笑了笑,夏青挨砸了之后,这对于夏青没有半点好脸色的家伙,似乎转性了!

二狗子朝着那扇门一挥手,门内一道红色的光团照射出来,在林副司长还有二狗子身上扫描了一遍之后,大门开启,林副司长和二狗子并肩走了进去。

夏青只看了一眼,门内是黑乎乎的一片,没有看到什么了不得的机密。

夏青站在那里一时还好,时间一久就觉得有些僵硬,但她不敢乱动,甚至都不敢抬头再看那青铜神木,因为她很清楚,林副司长的话语绝对不是开玩笑。

夏青穿着高跟鞋,整整站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的时间,那扇大门才重新开启,林副司长还有二狗子从中走了出来。夏青原本对于林副司长已经有了些许改观,觉得这个林副司长不再如之前那个那般变态了,但是现在夏青收回了自己的这个幼稚的想法,这个林副司长和那个叫她在雪中漫步的林副司长根本就是一个人!同一个变态的家伙!

林副司长的脸上表情严峻不少,皱着眉头,似乎遇到了极为难处理的难题。

而和林副司长并肩走出来的二狗此时脸上的眼镜又换了一个明黄色的,也是一脸的深沉模样。

林副司长径直离开,二狗则朝着相反的方向进入了另外一道门户,临走之前,二狗说道:“小林子,你得抓紧,依我看,那个洞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进去一次!”

林副司长没有回头,但还是点了点头。

夏青亲眼看到,二狗子又随手丢了一串钥匙在门口,不过没多久,二狗子从门内又走了出来,将钥匙捡走了,看来在即便是二狗子,有些东西也是不能丢的。

夏青没有开口问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本就不是她应该知道的,况且她也想知道这种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林副司长一路愁眉不展,碧蓝色的瞳子内似乎有着一丝焦灼的气息。

这一次,林副司长带着夏青继续向下,夏青原本以为到了这里就已经是最底层了,没想到下面还有一层,只不过这一层并不高大,层高只有三米,走在其中虽然不能说多么压抑,但却绝对不怎么舒服。

这里有一个个镶嵌着一块透明玻璃的小房间,金属的大门被牢牢锁住,看上去就像是一间间的牢房!

事实上这就是牢房。

夏青走过几个房间门口,内中都黑洞洞的没有人,直到经过一个亮着光的房间之后,夏青朝里面张望了一眼,才确认自己关于这是牢房的想法。

就见房间内坐着一个光着身子的大胖子,胡子拉碴的,不知道被关了多久,看到夏青就双目放光。猛地冲过来撞在那块玻璃上,随后夏青就看到一幕叫她恶心至极的场面,就见那家伙竟然对着她将那东西掏出来,鼓动不休,一张面孔淫贱至极!

这得是多久没有见过女人了,比那些猎神战士还要没品!

夏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快跑几步,将那个家伙的房间远远的丢在后面。

林副司长此时完全没有开口的兴趣,一路沉默前行,一直走到这一个个小格子构成的牢狱最后面,才停住脚步。

在这里房间的规格一下就上了十个档次不止,这种上档次,并非是奢华,而是相对于那些狭小逼仄的格子牢房要多了十倍的空间。

对于牢房之中的存在来说,最奢侈的东西远不是什么金钱和奢华用品,而是空间,属于自己的绝对的空间。

在这里有十个牢房,其中五个应该都是空着的,其余的五个内中都有光亮。

林副司长走到最后一间牢房的门口,此时的林副司长脸上的神情越发冷漠了,甚至整个人都开始散发出一种冰冷的气息,跟在林副司长身后的夏青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林副司长伸手一摆,一道光线射出,在林副司长的身上扫描了一遍之后,大门缓缓开启了一道缝隙,即便是消瘦如林副司长,想要进去都要侧着身子。

夏青站在原地,没动,林副司长走进去后,不久探出头来,有些莫名的看向夏青,扫了夏青一眼后,林副司长一下恍然,将门户开启更大一些后,夏青才红着脸,从相对她来说实在狭小的缝隙之中艰难的蹭进大门。

大门之内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还有一个茶壶,茶壶旁边大煞风景的丢着一块吃得干干净净的红薯皮。

在椅子上蹲坐着一个看上去寒酸无比的老头,双手插在袖筒里,看到林副司长和夏青走进来,立时笑出个满脸花来,从椅子上跳下来,笑着道:“老三,你来看我啦?你特意叫人送来的红薯,很好吃啊,比我烤的都要好吃。”

林副司长看了一眼那吃得近乎吃光了的红薯皮,淡淡的道:“当然好吃,我在里面给你下了大剂量的泻药。”

林副司长看了一眼手表,道:“现在是不是该去厕所了?”

老头的肚子随着林副司长的一句话,忽然开始猛地翻江倒海起来,咕噜噜肠鸣的声响夏青都听得真切!

老头的脸色立时一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