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八十一章 破碎的头颅

一个女子站在房间中早已冰冷的尸体之前,哭花了红妆的双眼此时已经流不出泪来了!

旁边六个黑衣人站在那里一个个噤若寒蝉,脸色尽皆难看的要命,这个人竟然死了,这是这六个黑衣人一万个不相信的事情,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们相不相信都不成!

女子蹲下身子,跪在那脑袋被一脚踩爆的尸体之前,近乎神经质一般的不住用双手在地上收拢被一脚踩爆迸溅得四处都是的脑袋碎块。

一块块的挂着脑浆的碎片被那双娇嫩的手掌拾起,唯有那两颗眼球滚得最远。

女子趴在地砖上,不住的膝行寻找,最终伸手从柜子下面的缝隙中,将其一一找了出来,小心的捧在手心,此时的女子已经满身灰尘。

双手鲜血淋漓的女子捧着一块块碎片膝行到尸体旁边,不住的将碎片在糜烂成一团的脖颈上拼凑着。

然而,被踩爆了的脑袋毕竟不是一个魔方,犹如楼顶上跌落下来的西瓜一般,东一块西一块的鲜血淋漓的碎片怎么都拼凑不起来。

女子气恼的朝着四周摆手,四周的六名黑衣人连忙凑过来,帮着拼凑。

一双双满是鲜血的手拢出一个轮廓来,终于这颗脑袋被拼凑出来一个大概,虽然怪模怪样,但终究还是能够看出来这是鬼马。

女子脸上露出大喜的神情,小心翼翼的将最后一块碎片拼上去,随后伸手不住的将都给一缕缕的遮挡视线的发丝捋到耳后,使得那青丝化红丝,恰如青梅转红梅。

女子深吸口气,双目微闭凝神片刻,随后伸出双手按在这颗破碎的脑袋上。

旁边的几个黑衣人双手捧着拼凑好的碎片,欲言又止,其中一个年岁稍长的心中叹息一声,将想说的话全部咽了下去!

随即女子原本丰满姣好的面容瞬间开始变得黯淡下来,整个人一下苍老了十几岁。

原本的青春少女此时变成了一个少妇模样,并且还是那种整天围着厨房灶台打转的黄脸婆,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但看到这个女子,恐怕任何人都说不出这句话,这女子分明是黄沙捏就的,哪里还有半点水润模样。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尤其是那种模样俊俏美丽的女子,面庞是她们最在意的东西,有些甚至不惜生命也要将自己的面容在手术台上切割完美,但这个女子此时显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随着女子的面容变得苍老,女子触摸着那破碎脑袋的手上渐渐涌出一道道的细润的粘稠液体来,似乎正是这些汁液带走了女子一身的水汽。

这些液体犹如蚯蚓一般,在那颗破碎的脑袋上来回游走,随后钻进那一个个的破碎裂缝之中,黏胶一般的将破碎处黏合起来,片刻之后,这些缝隙便被生长出来的新肉慢慢补平。

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那颗破碎的脑袋竟然被修补完整,女子长出了一口气,顾不得去擦脸上的细密汗珠,跪坐在鬼马身边,满脸期待的等待着。

忽地一下,那颗破碎后修补完整的脑袋上的眼睛猛地张开。

女子先是一惊,随后便是大喜,犹豫了一下,终于做了平时不敢去做的事情,伸手紧紧的抓住鬼马的手。

鬼马对于女子的亲昵动作并没有太多的排斥,而是挣扎几下看样子是想要坐起来,然而,鬼马的身子无论如何用力,都只有上半身能动,胸口之下,一动不动,好似完全坏死了一般。

女子一愣,旁边的那几个黑衣人连忙将鬼马的身躯翻了过来,在鬼马的身后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将整根脊椎骨生生打断砸烂。

这是绝户活儿,将人的脑袋踩碎了都不甘心,还要将脊椎骨打烂,彻底毁了天地桥!

这样本就已经死了的人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女子心疼得险些咬烂了红唇,连忙伸出双手抚摸在那伤口上。

许久之后,男子终于坐直了起来,女子兴奋得大声叫道:“鬼马,你醒了?”

然而,男子只有一双空洞的眼睛,扭头看着声音传来之处的女子,看着那双已经发干了的嘴唇,微微歪了歪脑袋,显然对于这个女子陌生无比。

女子一愣,伸手在鬼马眼前晃了晃,紧张的问道:“鬼马,鬼马?我是金凤,纳兰金凤,你最讨厌的那个家伙,每次见到都要动手打的那个家伙,鬼马?”

女子面对的依旧还是一双空洞的眼睛。

女子忽然明白了些什么,或者说女子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双目之中泪水再如泉涌。

女子用力的晃着鬼马的结实身躯,声嘶力竭的吼道:“鬼马,鬼马,我是金凤,只要你醒过来,只要你能够记起我,我就再也不缠着你了,你快醒过来吧!”

四周的几个黑衣人尽皆黯然,那个岁数稍长的低声道:“小姐,鬼马的神魂已经破碎了,你的神通能够修补他的躯壳,但少了神魂,回天无力了!”

女子出奇的理智,松开了紧紧抓住鬼马的双手,呆呆的点了点头,伸手触摸鬼马的空空如也的躯壳,女子脸上留露出迷醉的神情,似乎在笑,却带着哭腔说道:“这下好了,原来你是最烦我的了,不要说摸摸你的脸,就算是无意中碰到你的手指都被你厌恶甩开,现在我可以触摸你的面颊,触摸你的双手,你不会再向以前那般厌烦我了!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了!呵呵呵呵……”

鬼马的躯壳微微歪了歪脑袋,显然对于女子的言语完全无法理解。

女子的一双眼睛之中先是痴痴呆呆的表情,随后化为滔天的恨意!

“伏地龙你给我滚出来!”女子猛地一跺脚。

地面上的角落里畏畏缩缩的钻出一条尺许长短的小龙来,这小龙肥肥胖胖,一副圆润模样,丝毫没有了之前面对郑先之时的凶悍模样!

这小龙看到女子,便立即不住的摇晃尾巴,伸出舌头来,贱兮兮的哈哈个没完。

此时的伏地龙哪有半点的龙族高傲模样?分明就是一只耍贱撒娇的哈巴狗!

“说,是谁杀了鬼马?”

伏地龙脸上露出一丝难色,这不怪他,因为他如妙音蛤蟆一般,现在还处于幼年状态,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只有那个黄口袋之中的母龙才有说话的本事!

那稍微老成一点的黑西装男子开口道:“小姐,是一个叫做郑先的猎神战士!”

“猎神战士?一个猎神战士能够杀得了鬼马?”纳兰金凤扭头瞪着黑西装的男子质问道。

黑西装的男子支吾了一下后,摇了摇头,鬼马何许人也?一个猎神战士就想将他杀了,根本没有可能。

更何况鬼马还带着一头前朝遗物伏地龙的幼崽,这样的鬼马就算是一个分形境界的修仙者也能够战而胜之,怎么可能死得这么凄惨?

旁边一个黑衣人开口补充道:“小姐,云重少爷似乎也是被这个叫做郑先的猎神战士给杀的。”

女子对于自己亲哥哥云重的死却完全不放在心上,听到了犹如未曾听到一半,一双妙目扫过屋中,那争斗的种种痕迹,每一样都彰显出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搏斗,双方的力量用旗鼓相当来形容都不为过!

纳兰金凤咬着嘴唇,狠狠地道:“我纳兰金凤,今日立愿,不杀了这个猎神战士,就不得好死!”

修仙者是绝对不会轻易许愿的,凡人随便胡诌几句没人理会,但若是修仙者可万万不成,有些时候,数十年苦修,没有尺寸之功,却不知道根源或许就在以往的某个时刻,许下了愿诺,却不曾兑现。

原因不清楚,但轻许愿诺,绝对是修仙大忌!

“给我查!我要那个猎神战士一切一切的资料!我亲手要活捉这个该死的家伙!我要他承受无穷痛苦,生死不能!”

……

郑先杀了鬼马,本来想要将那头伏地龙一起诛灭,可惜,那伏地龙和妙音蛤蟆是一体之物,郑先现在的修为和念头根本伤害不了他。

除非这只伏地龙能够如神兵神将一般生出真实如人身般的灵躯来,那样的话,郑先对付起伏地龙来反倒多了诸般手段,不会无从下手。

是以郑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伏地龙大摇大摆的潜伏进地砖之下,消失不见!好在的是,伏地龙如癞蛤蟆一般,有口不能言,应该无法泄露他修仙者的身份。

随后郑先一拳捣烂了鬼马的脊椎骨,确认鬼马死得不能再死了,这才转身悄然离开。

此时的郑先走在一座大型商场之中,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他,来到商场的存储柜旁,从手机之中调取一张图片出来,对着存货柜一扫,嘀的一声,一个硕大的箱子打了开来。

郑先从*那个网球袋子背在肩膀上,随后缓步离开!

本来这里面的流光锯齿刀郑先是想要继续寄存在这里一段时间的,这个商场的存储柜不同于一般的超市存货柜,尤其是这个超大的存货柜一般不会每天都进行清理,并且不是免费的,而是按照时间来收取费用,毕竟这里距离火车站非常的近,附近许多游客都将皮包暂时寄存在这里,然后四处游走。

和鬼马之间的碰撞使得郑先意识到到危险正在朝着他靠近过来,直觉之中郑先觉得杀了一个鬼马,事情并没有完,相反,恐怕是一切麻烦的开始。

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汲取掉鬼马身上的生机之力,现在想想,郑先都觉得太过浪费了。不过有那头伏地龙潜伏地下,郑先也只能看着鬼马的生机之力在短时间内散逸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