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八十章 谁先放手谁是王八蛋

伏地龙那张利口越收越紧,郑先用力挣扎,无奈双脚双手全都被伏地龙那犹如倒钩龙爪般的双手双脚死死按住,一时半刻之间根本无法摆脱这变成伏地龙后的鬼马的怪力!

咯嚓,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伏地龙生生将郑先的半个肩膀撕咬下来,连带着骨头血肉,咕咚一声全部咽了下去,随即伏地龙桀桀冷笑露出一副享受后意犹未尽的神情!

继而大嘴一张,再次朝着郑先的脖颈咬了过去。

郑先肩膀上剧痛无比的那个犹如半个脸盆大小的伤口,被腐蚀力极强的口水烧灼得冒着绿色的泡泡和袅袅的烟气。

眼瞅着伏地龙大嘴一张,朝着自己的脖子一口咬过来,郑先心中大骇的同时,连忙扭动脖子,差之毫厘的避开了这一咬!

伏地龙的嘴巴直接撞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沉闷巨响,地砖被整个撞碎,飞溅的碎石在郑先脸上留下了好几个细小伤口!

郑先心中的狠厉此时被彻底激发出来,避开了伏地龙的这一口撕咬后,郑先竟然猛地张开嘴巴,朝着伏地龙的脖子就咬了过去!

伏地龙万万没有想到从来都是他去咬别人,今天竟然有人胆敢来咬他!

郑先嘎吱一口正中毫无防备的伏地龙的脖颈,伏地龙脖颈上满是凸起的犹如骨刺般的鳞片,一般人咬在上面,别说将伏地龙的脖子咬破,恐怕先要崩掉自己的满口牙!

不过郑先并非是普通人,此时的郑先调动生杀之力灌注进嘴巴里,坚固牙齿的同时,郑先两边的腮帮子高高鼓起,这里的口轮匝肌被生机之力催动得瞬间涨大了十倍不止,咬合力被提升到了异常恐怖的地步!

咔擦一声,伏地龙的脖颈竟然真的被郑先一口撕下来一大块血肉。

伏地龙的动脉一下被郑先咬断,滚烫的鲜血立时飙射出来!说到底,此时的伏地龙占据的是鬼马的人族身躯,不是真正的伏地龙自己的身躯,若是伏地龙自己的灵躯的话,郑先一口咬上去,或许能够将皮肉咬破,但伏地龙身上的鲜血尽皆是碧绿色的高强腐蚀液体,郑先撕下伏地龙的皮肉的同时,一嘴牙齿估计也被化光了!

但以鬼马的身躯模拟而来的这个身躯,就不可能拥有伏地龙原本的诸多手段,这才会被郑先一下得逞!

伏地龙还未曾吃过这样的大亏,嗷呜一声惨叫,随即凶厉数十倍,不管自己喷血如注般的脖子,猛地扭头再次朝着郑先的脖子狠狠的咬去!郑先不过一口撕下他的一块血肉来,他这一口下去,足足能够将郑先的脖子咬断!

这一次伏地龙的脖子犹如橡皮做成的一般,猛地伸长十几厘米,不给郑先任何躲避的机会,一口细碎锋利的牙齿狠狠地咬在了郑先的脖颈上!

伏地龙发出残酷的桀桀冷笑,锋利的牙齿刺透了郑先的脖颈皮肤,只要继续加大力度,就能够将郑先的脖子生生咬断,然后将那座天地桥吸出来吃掉!

对于伏地龙来说,那是人间至上的美味!

眼瞅着一脸愉悦的伏地龙就要用力咬下去,鬼马的三寸神魂脸上也露出是时候该结束了的神情,眼瞅着下一刻,郑先的脖子就会被生生咬断!

但此时的伏地龙陡然一定,犹如被使了定身法一般,整个身躯都僵硬起来,就连那条摆来摆去的尾巴,都凝固在空中,一动不动!

而盘坐在伏地龙脑门上的那个鬼马的三寸神魂立时露出紧张至极的神情来。

此时在伏地龙身下,郑先好不容易从伏地龙龙爪般的手掌按压之下挣脱出来的一只手,这只手没有尝试推开伏地龙解围,而是正死死的捏在伏地龙的胯下,捏在了鬼马的那一对要命无比的东西上!

郑先双目之中露出一丝遍布血腥色的疯狂来,声音却冷得叫人彻骨冰寒,“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用力,看是你的先蛋碎还是我先身首异处,谁先放手松口,谁是混账王八蛋!”

占据了鬼马身躯的伏地龙似乎也被郑先的这种疯狂气势震慑,一时间竟然停口了,没有继续咬下去!

而鬼马脸上露出一丝凛然来,显然他对于那个被郑先一把抓住的圆球相当的放不下,很有执念!

一!

伏地龙深吸口气!

二!

鬼马深吸半口气。

这半口气刚刚吸进肚子里面,后面的还没有吸进来,鬼马忽然嗯了一声?随即嗷呜狂叫!

啪!世界上最叫男人胆颤心寒的声音骤然响起!

趴在郑先身上的伏地龙猛地发出一声惨叫,浑身上下的筋脉尽皆蹦起,腰背犹如狮子吼群山般的弯曲,惨叫之中,那张大嘴不知不觉的就松开了死死咬住郑先脖子。

此时伏地龙的身躯开始剧烈的收缩,背脊上的剑鳍化为滚滚血气,钻回鬼马的身躯,身上骨刺般的鳞片也重新舒展开来,成为一个个的粗大毛孔,那双漆黑的眼睛也重新生出眼白来,而盘坐在伏地龙脑门上的三寸鬼马也崩解为一道念头,钻回伏地龙的身躯之中。

伏地龙的附身,被郑先一捏之下带来的剧烈疼痛给生生破掉了!

“混蛋,你没有数三!”鬼马嘶声狂叫着一脸的愤怒痛楚,只要是个男人,那东西被捏爆的话,都将变得竭斯底里起来!

郑先看了看湿成一片的手掌,遗憾的是没有看到蛋黄流溢。

另外一只手捂着正在冒着滚滚烟气冒着碧绿色小泡的肩膀,郑先身上的生机之力正在汹涌不断的支援修补肩膀上的伤痕,和腐蚀的力量刚好和修补的力量持平。

看着因被郑先耍了一道,怒吼连连咆哮连连的鬼马,郑先嘴角微微一撇,迈步上前,狠狠地一脚踏在鬼马的肩膀上。

“我需要你的修仙秘籍,交出来免你一死!”

鬼马双手捂住胯部,原本的那种气势早就消散无踪了,此时鬼马一张面孔都在扭曲,嘶声怒吼道:“想要得到我的秘籍?你是做梦!你捏坏了我的身子,我要你血债血偿啊……”

郑先居高临下,双目之中一片冰冷!

随即猛地抬起脚来,朝着鬼马的脑袋狠狠地践踏下去!

地上口硬无比面目扭曲的鬼马脸上瞬即露出一丝恐怖的神情,这是预知到了自己生死的存在眼中才会显现出来的无法避免的绝望的目光!

“你没有数到三……”

噗的一声,郑先的脚狠狠地踏在了鬼马的脑袋上,鬼马的那颗脑袋一下迸裂,犹如从十楼上丢落下来的西瓜一般,鲜血和骨头脑浆以郑先的厚厚的脚印为中心,朝着四周猛烈的飙射四散出去,这些血肉甚至还在冒着腾腾的热气!

你没有数到三这句话,也就成了鬼马的最后遗言!

此时的郑先浑身上下业火烧灼熊熊滚滚,阴沉的气息死气浊气汇聚在一起,将郑先完全包围。

此时的郑先犹如永生永世坠入地狱之中不见半点阳光的恶魔,一般的修仙者碰到了,必定扭头就跑!

鬼马抽搐不断的身躯之中,三魂七魄尽皆迸裂出来,其中一道更加隐秘的魂灵已经化为一道业火,纠结缠绕上了杀他的人。

犹如一把薪柴丢进了火堆之中,轰的一下,郑先身上的死气浊气,熊熊燃烧的业火一下茁壮不少。

城市之中正在咖啡店中喝咖啡等人,一脸不耐烦的柔弱女子,忽然哭花了脸上的浓妆,抛下身后的四个一身黑色西装的保镖,踢掉了脚上价值不菲的高跟鞋,不理会路人的目光,提着裙裾,一路狂奔……

“三,很重要么?”郑先略带疑惑的看着在空中消散的鬼马的神魂。

——————

票?很重要么?还用问么,有蛋的诸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