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十八章 蛤蟆发威

今天就一章,字数多点,白天陪老婆四处走医院,打吊瓶,更新比较晚,抱歉!

——————

癞蛤蟆对于杀机戾气的敏感程度,远远超过郑先,这一次,郑先尚未感觉到,癞蛤蟆已经发现了端倪,开始拼命的狂叫。

随着癞蛤蟆的叫声速度越来越快,郑先知道那个青胎脸正在以一种他看不到的手段朝着自己逼近过来。

面对过许多修仙者的神通手段的郑先禁不住微微皱眉,不得不说,他非常讨厌这种看不见摸不着异常难缠的神通手段!

“左边?”

呱呱!

“右边?”

呱呱!

“前面?后面?”

呱呱!

郑先一愣,随即不由得抬头朝着头顶上望去,头顶上空空如也,除了天花板和老式灯管外,什么都没有。

就在郑先诧异准备看向自己的脚下的时候,在郑先的余光骤然看到老式灯管上有一道模糊的东西正在他的脚下放大,看去来就像是一朵荷花,更像是一根根的獠牙。

郑先莫名之下,瞳孔急缩,法宝?

郑先在猎神办公室呆了两年多,捕获了太多的修仙者,但唯一一次面对法宝,还是上次对战A级修仙者的时候!

灵猴鬼手!

琉璃红樱剑!

这两件法宝每一样都给郑先留下了非常激烈相当难以磨灭的印象,甚至可以说,郑先对这两间法宝的印象还要深过那个A级修仙者!

经历了上次近乎于团灭的争战之后,郑先阅读了第七办公室的诸多文献,对于法宝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虽然依旧只是皮毛,但总算知道了个大概,不是两眼一抹黑了!

所谓法宝有诸多品类,第七办公室的文档之中记载的是从修仙古籍之中摘抄下来的一些片段,行文古盎,约莫是真的,不是胡乱编纂出来的!

按照那本古籍的记录,法宝被分为五大类。

一种叫做方寸,内中有空间,犹如境玉一般,就是不知道内中的空间是不是也如境玉一般,只能钻进去一道念头。

一种叫做咫尺,据说可以驾驭飞行,天涯海角只在咫尺间!

一种叫做不争,这个名字最有意思,所有的杀伐类法宝全都归类在不争之中,灵猴鬼手还有琉璃红樱剑就属于这一类!这种法宝全都是用来杀人对战的,却用了个不争的名字,不知道起名的人是不是对这类宝物有着这样的一个期望。

还有一种叫做宝胎,这一类五花八门基本上不属于其他几类的宝物全都归集在这里,是个大杂烩。

最后一种叫做鼎炉,用处显而易见,鼎炉这东西并非只是用来炼丹,还可以炼剑甚至炼人。

这五类法宝听上去玄乎乎的,若是郑先没有见到灵猴鬼手还有琉璃红樱剑亦或是不曾修仙的话,是绝对不会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法宝这类东西存在。

但是现在的郑先是想不信都难!

修仙世界在郑先眼中,最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就是不可能这三个字了!

在这几类宝物之中又有九品的说法,不过秘籍上虽然记载得清楚,但第七办公室当初记录这些文字的家伙实在是懒到家了,就提了下九品,随后便再未提及一个字!显然那家伙估摸着也是不相信什么狗屁法宝的!

对于亲身面对过法宝的郑先来说,他就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一件法宝有些时候丝毫不逊于修仙者,那灵猴鬼手还有琉璃红樱剑巅峰的时候都距离A级修仙者只差一线之隔而已。

一个修仙者有了法宝简直就是如虎添翼,那A级修仙者若是没有这两件不争类别的法宝的话,想要几乎全歼猎神战士,根本不可能的,甚至有可能反被他们猎神战士给围猎诛杀掉。

此时此刻那灯关上反射出来的一道在郑先脚下不断放大的影子,给郑先的第一感觉就是法宝!

但当那东西猛地由下而上鲸吞郑先的时候,郑先却摸不准了,因为这东西犹如一个活物一般,确切的说,是一头龙,一个硕大的龙头!

这东西潜伏在地下犹如鳄鱼潜伏在水下一般,发现猎物后,急速上升,随即猛地刺破水面,一张大嘴,将猎物一口吞吃下去!

郑先现在就处于这张大嘴的合围之中,在郑先四周是明晃晃的乳黄色利齿,这张嘴形状犹如鳄鱼,但却比鳄鱼的嘴大上太多,只要上下颚一叩合,郑先从此将不见天日!

并且这东西绝对不是虚像,更不是魂灵或者念头那一类的东西,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实存在!或许只有那些搜山图之中的神兵神将才能与其媲美!

郑先一刹那似乎回到了侏罗纪一般!

郑先没有时间去考虑好好的平地上怎么会突然钻出一个凶恶的龙头来。

千钧一发之际,郑先双足猛地发力,在这龙头之中满是倒刺的蛇头上狠狠地一蹬,借着龙头上窜的力量,一下跃起,一只手抓住头顶上老式灯座,扭腰用力,整个身子几乎平平的贴在了墙顶上,那龙吻叩合在一起的声音犹若雷鸣一般,咔擦一声,撕碎了郑先背后的衣服,巨大的龙牙贴着郑先的后背擦了过去!

郑先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老式灯座经不起郑先的重量,嘎巴一声,塑料灯座上面的几颗螺丝一下脱扣,刚刚躲过龙吻的郑先,这一次自己朝着龙嘴掉落下去!

那巨大的龙头只露出一半,一双龙瞳尚有一半还在地下,边上有一圈圈的波纹荡漾出去。

咕噜噜的大眼睛之中光芒一闪,眼瞅着郑先落了下来,立时再次张开大嘴,等着这块精肉入口!

郑先在空中无处借力正吃力的准备来一个空中拧身拼命从这龙嘴之中逃脱的时候,郑先胸口之中猛地传来一声蛙鸣。

那癞蛤蟆竟然从郑先的胸口猛地蹦了出来,小小的一只癞蛤蟆此时呲牙咧嘴的朝着巨大的龙口扑了下去,对于那庞然大物没有半分畏惧!

与此同时,癞蛤蟆背后的一颗颗的癞斑接连破裂,内中涌出滚滚的黑色烟气来,这些烟气如有实质般的将癞蛤蟆浑身包裹起来,此时的癞蛤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冒着滚滚黑烟的烟雾弹一般!

那张开大嘴等着郑先入口的龙头骤然见到这只癞蛤蟆,一双硕大的龙眼之中竟悚然一惊,随后急速下潜,在冒着滚滚的烟气的癞蛤蟆快要接近龙舌的时候完全沉入地砖之中,彻底消失不见!

癞蛤蟆似乎意犹未尽,亦或是恼怒无比,紧追着一头扎进地砖之中,不过片刻之后,便冒头出来,显然一无所获!

这癞蛤蟆怒气冲天,一只蛤蟆脚不住的跺着地面,一只蛤蟆手则指着地面,呱呱呱的呱噪个没完,犹如一个街边骂街的农妇一般!

而那龙头却再也没有露出半点端倪。

很明显,那个巨大的龙头很惧怕这只小小的癞蛤蟆!

只有四个字能够形容郑先现在的心情,那就是——莫名其妙。

“有意思!真有意思!你竟然是潜藏在猎神战士之中的修仙者!是我大意了,从未想过猎神战士之中竟然还会有修仙者藏匿,这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么?”

“若非判断失误的话,我也不会被你揍得这么惨!啧啧,这下糟糕了,想要金凤那丫头给我疗伤,恐怕少不了要收几个白眼儿!”鬼马的声音从墙壁边缘的一处阴影之中传来,随即鬼马那魁梧的身子从只有十几厘米的阴影之中走出来!

“一个潜藏在猎神战士之中的修仙者就够稀奇的了,没想到在这里还碰到了神将非毒!对了,非毒现在还没有凝聚出灵躯来,应该还是叫他妙音蟾蜍才对!”鬼马的脑袋此时处处破碎,一只眼珠被郑先打飞,鼻梁整个被砸塌掉,脑门上的皮肉被掀飞,脑袋已经不能被称为是脑袋了,叫血葫芦还差不多!伤成这样即便是修仙者也得小心修养,仔细疗治,疼得呲牙咧嘴,但这鬼马好似完全没有任何不妥一般,一切如常!

郑先还是首次知道那癞蛤蟆的底细,原来这东西叫做妙音蛤蟆,说起来郑先第一次见到这癞蛤蟆的时候,这东西就站在英语学员的肩膀上,欢快的跳来跳去,跳到哪里就学话到那里,不知道妙音这两个字是不是就是从此而来!

癞蛤蟆此时停止了咒骂,一双蛤蟆眼高傲的仰视着鬼马,模样极为骄傲!

鬼马开口道:“妙音蟾蜍,你这个宿主充其量也不过只有踏海的境界罢了,不如你来我的身上,我来做你的宿主如何?”

郑先闻言不由得一愣,此时才再次重新打量这只模样丑陋的癞蛤蟆,郑先万万没有想到,这恶心人的东西竟然还是个抢手货!

妙音蟾蜍闻言眯起一对蛤蟆眼,上下扫量了鬼马一番,随即扭头看向郑先,似乎再做激烈的抉择。不过妙音蛤蟆马上得出了答案,双腿一蹦,跃回郑先的肩膀上,一对蛤蟆手,捧着郑先的脑袋,丑陋的脸上露出一副喜爱至极的模样,张开大嘴,开始舔舐郑先的脑袋!

郑先原本还觉得这癞蛤蟆选择自己还算不错,至少证明这癞蛤蟆多少有些眼力!

但现在,郑先却实在高兴不起来了,这特么太恶心了,有没有?

“够了,我的脑袋不是糖球!”郑先终于爆发了,冷声言道。

妙音蟾蜍却完全不为郑先的恼怒所动,反倒越发对郑先的脑袋爱不释口。一双大眼睛之中满是我喜欢三个字。

鬼马遭到拒绝,双目微微一冷,道:“没关系,杀了你,这妙音蟾蜍自然会选择我来做他的宿主,等到我将这妙音蟾蜍饲养出灵躯来之后,妙音蟾蜍就是我最好的一件灵宝!相信不会逊色于师父的伏地龙!”

灵宝?这东西能够变成法宝?听到这句话,郑先才算是彻底的对这只癞蛤蟆有了刮目相看的意思,毕竟当初灵猴鬼手还有琉璃红樱剑给郑先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现在想一想的话,这癞蛤蟆或许真的能够变成灵猴鬼手那一类的宝物!两者都是大有灵性的东西。

郑先此时才有了一种自己或许捡到了宝贝,而不是捡到了丧门星的感觉。

先不管这癞蛤蟆是不是宝贝,对于那些想要从自己手中夺走东西的家伙,郑先从不吝啬自己的拳头!

更何况这个家伙,还知道了他是修仙者的底细,红薯老头距离太远,郑先杀不了,但是这个鬼马可是就摆在眼前四处乱晃的大活人!

郑先朝窗外看了一眼,对面窗户之中,那些黑衣人还守在房间两旁,尽职尽责的演戏,完全没有跑过来帮助鬼马的念头,这使得郑先微微放心下来,这样一来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对付鬼马了!

而鬼马此时后退几步,竟而重新回归到了那一片黑暗的阴影之中,模糊了一下之后,就消失不见。

郑先立时警觉起来,鬼马能够在门锁完好无损的情况下进入屋内,依仗的应该就是这种能够在阴影之中自由穿梭的神通了!

也就是说,鬼马都能够出现在他的脚下,毕竟郑先即便将整个世界全都变成白色的,也无法改变自己脚下有一道漆黑的影子的事实!

原本这简陋的房间之中就没有多少家具,但郑先略微一扫,却发觉在这个不大的房间之中影子处处,大大小小的影子彼此交错汇聚,到处都给郑先草木皆兵的感觉!

修仙者的神通,身为猎神战士的郑先见识过不少,这种能够将自己潜匿起来的手段,也并非是郑先第一次见识到,事实上相对于那些手段爆裂凶悍的神通,比如理发师张强的红血腐雾,郑先更愿意面对这种爆裂的神通,而不是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神通手段!

一个看不见的对手,永远都比看得见的对手多三分威胁!

郑先头顶上猛地刮起一道细细小小的旋风,这旋风贴着郑先的头皮来回犁走,陀螺般的转来转去,这是郑先的念头,在念头的世界之中变得单纯无比,那只被叫做妙音蟾蜍的癞蛤蟆既然选择了他郑先继续做为宿主,那么在这种时刻自然不会给郑先添乱,琢磨着去吞吃郑先身上散逸出啦id额。

事实上妙音蟾蜍上次吞吃了不少神兵的卷毛撑得要死,就算郑先的念头送到它的唇边,妙音蟾蜍也完全不感兴趣,几乎是郑先和两女最

郑先的念头四处扫视,处处都是黑白颗粒的模样,有些凑在一起,坚实一点,有些则松散许多!

郑先的念头猛地发现在角落里面有一道身影一闪而逝。

这身影相当的实在,黑白两色的颗粒密密麻麻紧挨着彼此,密度极高,和别的身躯比较起来,这身躯浓重而瓷实,乃是郑先仅见!

此时这道原本缩在角落之中的身影忽然猛地一起身,掀起一道阴影,朝着郑先猛扑上来!

三、四米的距离对修仙者来说,简直就是触手可及!

郑先既然已经用念头观瞧到了那东西的存在,自然不会毫无准备!

甚至郑先低声叫了一句:“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