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十七章 五拳一脚

鬼马一步迈出,拧腰挥拳,拳头在空中发出一声爆鸣,尚未到来,就已经有骤急的风压压迫得郑先几乎无法呼吸。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从四周拼命拥挤着郑先,使得郑先寸步难移,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瞪大了眼睛,瞅着拳头到来,等着挨打一样!

郑先甚至听到鬼马身躯之中的每一个关节都在犹如爆豆子一般的劈啪爆响。

这一拳,成为修仙者的郑先也能打出来,但却要运转生机之力,不住的汇聚进拳头之中,至少需要四秒的酝酿时间,而这个鬼马出手就有!

你还在憋大招,人家一出手就是,这就是差距!

修仙者的四秒和普通人的四秒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四秒,一个修仙者足以吞噬掉一个大活人。

郑先若不是修仙者的话,这一拳绝对躲不过去,光是那骤烈袭来的风压就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够应对的!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郑先的脑袋上,郑先的身子犹如一只仓鼠被一脚踹飞般猛地飘起,狠狠地砸在墙壁上,郑先的鲜血在墙壁上留下了一个喷溅的印痕!

随后郑先的身躯随着一大片墙皮从墙壁上缓缓滑落。

鬼马摆了摆手,挥散眼前的尘土,原本一尘不染的皮鞋此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墙灰!

鬼马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等着屋内烟尘渐渐沉降下来。

鬼马对于自己的拳头的威力显然有着相当的自信,这一拳砸出去,一般人的话直接脑震荡变成痴呆,考虑到郑先是猎神战士,抗击打能力必定要强过一般人,所以鬼马才会用足了六成力量。

即便是六成力量,在鬼马的预估之中,这一拳也足以叫郑先在一段时间之内大脑空白,死狗一样趴在地上起不来!

烟尘沉淀下来后,鬼马才走到被墙皮埋在下面的郑先面前,伸脚在郑先的衣服上一边擦着皮鞋一边道:“身体上的痛楚应该叫你想清楚了吧?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此时趴在墙皮之中看起来动弹不得的郑先,颧骨上被生生砸出来一个大坑,七八颗牙齿全部被这一拳砸得脱落下来,不过这个大坑正在缓缓的收拢平复,掉落的牙齿更是在郑先的牙膛之中犹如春笋般不断生长冒芽。这一切都在墙皮和灰尘的掩映下悄然发生着。

郑先吐出一口血水挣扎了下,却没有从墙皮之中爬起来,虚弱无比的喃喃道:“说过了,我不喜欢回答问题!还是我来问你!云重是那个专门骗小女孩去野外的混账东西吧,你是他的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大麻烦?你要杀的是一个猎神战士,接下来等着你的将是无休止的复仇!到时候你还有你门外的那些手下蝗虫全都要死!”

刚刚将自己的皮鞋擦得明亮能够照人的鬼马脸上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尖皮鞋狠狠地撞击在郑先的肋骨上,这一下直接踢断了郑先三根肋骨,尖头皮鞋甚至都嵌进了郑先的右胸口。

“你都这个样子了,竟然还想要在我口中试探外面有没有我的手下?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收拾一个没有装备的猎神战士,根本不需要手下,我的那些手下,现在还在对面楼。”

“我在美国的时候,曾经在三十五号室呆过三年,知道那里被称作什么么?拷问办公室!

没有人能够在我们的办公室里面不说真话,即便是最坚强的硬汉也不能!

那是一个犹如炼狱般的地方,但在我心中,那里却是世间最后一片净土,因为那里是整个世界上唯一的一片没有谎言生存土壤的地方。”

郑先闻言,双目之中光芒,微微一闪!

“一个手下都不带?你就不怕死了没人帮你收尸么?”

鬼马闻言,脸上的笑容越发炽烈起来,但那双眼睛却变得越来越冰冷。

“你有什么凭仗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有实力相等的人,才有资格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我这个人最讨厌嘴巴喋喋不休的家伙了,每次遇到这样的家伙,我都会叫他恨自己的爹娘将自己生下来!”

鬼马说着伸手一把抓住郑先的一条胳膊,两只手分别攥着郑先上臂和小臂,此时郑先才感受到鬼马这双手,这双手相对于常人的手要大上整整一大圈,郑先的胳膊可绝对不算细,但最粗的地方竟还是被鬼马的手给生生捏住,动弹不得。

只要鬼马双手之间猛一叫劲,就能够将眼前这个猎神战士的手臂生生扯脱臼,若是鬼马再用力一拧的话,能够将这条胳膊生生拧成破抹布,直接扯下来!

鬼马脸上留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本来应该犹如死狗一般的家伙,竟然一下窜起,一拳兜起,正正的砸在鬼马的鼻子上,犹如开了个染货铺子,艳红的色彩瞬即在鬼马的脸上绽放开来。

常年河边走,早晚要湿鞋!见得鬼多了终究会碰上厉鬼!

鬼马此时就是这种感觉!

郑先第一拳砸在鬼马的鼻子上,鬼马原本凸起的鼻骨整个给生生砸得塌了下去!

第二拳紧接着就砸在了鬼马的眼眶上,黑的白的随着一声炮响,一起流淌出来。

剧痛袭来,鬼马终于架起双手,挡在眼前!

第三拳比前两拳更加快疾,更加有力!

整个拳头犹如一根长矛一般,刺透了鬼马防御在脑袋前的胳膊,顺着仓促举起的双臂之间的缝隙扎了进去,狠狠砸在鬼马的脑门上!

鬼马的脑袋上鲜血狂飙,一大块头皮直接被掀飞起来。

随后就紧跟着的第四拳!

这一拳砸出去,发出咚的一声金属钝器击碎骨头般的脆响,鬼马的脑门挨了第二击,这一次直接将鬼马的脑门砸出一个大坑来!

第五拳!

鬼马的脑袋犹如有千斤之重,又像是一颗棒球被球棒重击,猛地倒飞出去,连带着那个壮硕的身躯一同扯着飞走,一直飞出去四米多远,咚的一声,鬼马的脑袋撞击在地面上,坚硬的地砖都被生生砸出一个小坑来,鬼马的身躯随即没有了声息。

此时的郑先,露出了他凶恶狰狞的最恐怖的一面!

打断我的牙齿?

砸烂我的颧骨?

用我的衣服擦鞋?

踢断我的肋骨?

郑先毫不犹豫的一个箭步追上去,一脚踏出,他要将鬼马的这被他砸烂了的颗脑袋生生踩爆!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中间没有半点停顿,痛快淋漓。

这一脚咚的一声几乎踩穿了阁楼地面,而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鬼马则好似人间蒸发般消失无踪。

郑先双目不由得微微一凝,郑先之前之所以宁可挨一拳也没有避开鬼马的攻击的原因,就是郑先不知道在这个房间和房间外面究竟有多少个修仙者,在搞不清楚这一点之前,郑先绝对不能率先动用修仙者的力量,万一被人知道他是潜藏在猎神战士之中的修仙者的话,那么他很快就将成为丧家之犬!

现在被老头红薯知道自己修仙者的身份后,已经叫郑先感到相当头疼了,这个身份是万万不能再被别人知道了!

郑先从鬼马口中得知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的时候,便已经算计好了,他要五拳一脚结束战斗,没想到前面的五拳尽皆顺利,只有这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脚却落空了!

郑先不知道鬼马为何会突然消失掉,但在修仙者的世界之中,一切皆有可能,应该是某种神通,就如那家伙悄无声息的到来一般。

郑先双目之中光芒闪闪,不住的在房间之中四处巡弋。

整个房间却静寂得叫人感到压抑透不过气来。

就在这个时候,郑先胸口上的那只癞蛤蟆陡然开始剧烈的呱呱乱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