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十六章 两个问题

郑先身后一道杀机凛冽飙起,郑先心中骤然一冷,立时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

这一道杀机不但刺激得郑先浑身上下毛孔尽皆收缩,暴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还将郑先体内一直都淌着哈喇子痴痴呆呆冬眠的癞蛤蟆给惊醒过来。

吃饱了之后的癞蛤蟆可以不再受到郑先念头的诱惑,从而沉睡不醒,但骤然受到癞蛤蟆最恐惧的宿主之外的杀机戾气的刺激,就完全不同了。

此时的癞蛤蟆除了吞吃宿主的念头之外,在对敌上和宿主其实是一体的,癞蛤蟆不希望自己的宿主被杀掉,那样的话,他就得重新再找一个宿主,而想要再找一个如郑先这般的修仙者宿主,对于癞蛤蟆来说,绝对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

在这只癞蛤蟆的心中,郑先是完全隶属于他的,是他的奴仆,是他的食物,别人要杀了郑先,那就是要在他口中夺食,这是癞蛤蟆万万不能允许发生的事情!

久违的呱噪再次在郑先的胸口之中撞钟般的响起。

这呱噪的声音吵得郑先头疼,郑先很想将这个遇到杀机就呱呱乱叫不断撞钟的家伙给活活掐死,将他那根舌头给扯出来丢得远远的!郑先身后的那道浓烈宣泄出来的杀机一放即收,显然对方特意给郑先一个警告,并未直接出手偷袭!

郑先缓缓转过身来,在郑先对面是一个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青色胎记的男子,此时正安安静静的站三米之外。

一见到这个家伙,郑先第一个感觉就是棘手,因为对方没有直接出手偷袭,说明对方有足够的自信,并且一看到对方的气度,郑先便知道这是个沙场老手,不是轻易能够打发得了的。

郑先扫了男子身后的阁楼房门一眼,房门紧锁,门锁没有被破坏的痕迹,甚至房门连曾经打开的迹象都没有。

郑先在房门处做了一个非常古老简单的小小机关,一根线绳和一个铃铛,只要推动房门就会传来声响,以郑先现在的感知,方圆十米之内纤毫毕现,这种小把戏其实用处不大,郑先也不过是顺手为之罢了,结果,这个小小的机关依旧没有发挥出作用来。

而另外一个能够进入房间的通道,窗户,一直都在郑先身前,要是有人从窗户进入房间,郑先是绝对不可能完全没有半点感觉的!

这青胎脸究竟是怎么悄无声息的进入这间密室的?

抛开这个不谈,郑先知道自己疏忽的地方究竟在那里。

原本,郑先在房间之中放置的那个拴在手机上的气球,是为了告知郑先有没有业务六司内部的电话的。

郑先将其他的电话号码全部静音,只将业务六司的电话号码设置为震动,按照业务六司猎神战士的办事方法,若是怀疑他,基本上会悄无声息的直接来抓他,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但若给他打电话,一般则应该是有任务下达。

当然,郑先并非是为了任务才做了这个机关,猎神办公室表面看上去相当的松散,但在有些事情上却绝对不含糊。

他们这些猎神战士看上去自由散漫,其实也不是真的那般随意,身为猎神战士每天都必须公务员打卡般的报道行踪。

如郑先这样因受伤处于放假期间,无法专门去业务六司报告行踪的话,每隔一天定然会接到业务六司的专属查询电话。

这种查询电话接通电话之后,内种的声码会激活连接在音频插口上的业务六司专用的音频解码器,解码器会立即上溯一道密码,这密码是当前所处的坐标位置,这个小小的制度,使得业务六司可以一直掌握猎神战士的行踪。

这即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监视。

这个专属查询电话非常重要,电话一旦振动,郑先若是不能当场接通,就必须在三个小时之内回拨这个电话,若是三个小时之内还不能回拨,那么业务六司的指挥室就会开始启动判断追踪程序,查找猎神战士的下落,并且不问青红皂白,第一时间将失踪者打上叛逃者的标签。

猎神战士不过是一群赏金猎人,他们掌握着一些绝对不能流传出去的秘密,若是这些秘密有流传出去的可能的话,那么牺牲猎神战士是最佳选择!

在郑先刚刚进入业务六司的时候,就发生过一名猎神战士喝得酩酊大醉,未曾接听这个查询电话,三个小时之内也没有回拨电话,从而被当成叛徒的事情,最后这个猎神战士在宿醉之中被猎杀掉,完全是不论青红皂白的出手!

从此之后,猎神战士中就没有那个敢不接这个电话。

郑先已经将自己原本的手机卡复制了一张,放在手中的一部手机上,只要气球一动,他这边就回拨业务六司的电话,上传地址坐标。同时离开这个藏身之所。

郑先这一切准备都是为了应对猎神战士的,却从未想过会有其他修仙者找上门来。

现在想来,那些黑衣人看到手机和气球之后,自然而然的就知道目标在对面能够看到气球的地方,他们藏身在宾馆两侧房间之中,完全就是个障眼法,假造守株待兔的假象,为的就是麻痹郑先。

而郑先因为要对付老头红薯,耽误了最宝贵的做出判断的时间。

“两个问题,回答清楚之后,我可以允许你死得舒服一点!”对面的那个脸上有一大块胎记的男子直接的开口说道。

“杀死云重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在那里能够找到她?”

郑先细长的双目微微一眯,弄明白这个家伙究竟为何而来,原来他郑先根本就不是主要目标,这青胎脸的目标是那个将云重撕成碎片的家伙,只不过郑先并不知道撕碎云重的就是魅影夜莺。

所以,对于这件事,郑先就算想说,也没法说清楚。

“我从来都不喜欢回答陌生人的问题,说起来,我更喜欢问问题,你是谁,为什么找上我?”

郑先从身旁的桌子上,拿起一副眼镜戴上,这眼镜是尚未能够标配的试验品,能够看到生机值,可以为郑先摸清对方的底细做个参考。

在郑先的眼镜之中,青胎脸此时表露出来的生机值是三百,这是一个标准的D级修仙者所拥有生机之力。

对面的胎记男子自然就是鬼马。

鬼马露出一丝冷笑,“看来还是应该叫你的肉体来回答问题,脑子这东西回答问题往往不清不楚,不如肉体回答得直接真诚。”

鬼马说着,身上的生机值立时开始急速的跃动起来,最终这个数字停留在八百左右,郑先略微惊讶,这个数字和他的生机值基本相仿!

来者若光是如此修为的话,郑先是丝毫不怕,甚至可以考虑将这个家伙的生机之力汲取过来,从而填补自己开始逐渐空虚的气海。

但郑先几乎可以肯定,白白这个数值绝对不是对方的全部实力,郑先对于敌人的嗅觉非常敏锐,看一眼大致就能够知道对方究竟是个雏儿,还是沙场老手!

越是经验丰富的存在,出手的时候越会多留一些底线,不会叫人一下将自己的实力完全摸透。

反倒是那些愣头青,咋呼着恨不得将自己的全部力量一股脑儿展现出来。

郑先双目朝着四周望去,可惜这个时候不能将念头放出来穿墙窥敌,光是以郑先的感知来说,并未感觉到有其他的修仙者在一旁窥伺!但郑先知道,他感觉不到未必就没有。

鬼马是个干脆无比的家伙,丢下一句话,随后便出手了,很简单,很直接的一拳砸了过来。

郑先一看鬼马出手,就知道这个鬼马是个练家子。

真正的练家子和流氓地痞之间的差距极大,虽然有不少练家子被街边流氓一板砖拍得终身残废的例子并不鲜见,但练家子不是神仙,不可能面面俱到,面对毫无征兆的一块板砖,练家子反应虽然比常人快一点,但被劈中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但修仙者之中的练家子就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修仙者本身不是为了你死我活的争斗才修炼的,修炼的功法只有少数是教人如何对敌的,如何杀敌的!

真正的修仙之法,不涉生死相斗,用现在的说法就是一种汲取生机之力,然后提纯,最后用这生机之力壮大自身延缓衰老的手段。

这个过程和酿酒差不多,从五谷杂粮之中蒸取汁液,一层层过滤,一层层的提纯,最终剩下来的就是醇美无比,能够保存千万年而不腐的佳酿了!

所以修仙虽然能够壮大肉身,但这个壮大的肉身本不是用来争斗的,而是追求长生的过程中带来的一种附属收益,就如为了长寿不断的锻炼身体一样。

所以,修仙者固然应该是强大的,但低等级的修仙者碰到了那些练家子一样被打得狗吃屎一样,郑先和刀鱼徒手擒抓C级修仙者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但一个修仙者同时还是练家子的话,那么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了,两者就像是两种碰触到一起就会爆发出激烈反应的化学元素一样,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有些时候恐怖得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