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七十二章 大念头小念头

“小子,我看好你,你给我当孙子吧!这真是你几世都修不来的福分啊!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啊!”

老头红薯这句话刚刚吐出来,整个房间瞬即一暗,犹如乌云压顶一般!

在红薯老头的眼中,郑先变成了一个冒着股股浓烟的火团,身上散发出来的漆黑烟气浓稠得犹如化不开的墨块一般,瞬间将整个房间笼罩住。

这股阴沉之气之中充满了死气浊气,佛家有因果之说,所谓,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

这因果之说被世俗化之后,用来吓人的成分远多过其本身蕴含的道理,所谓善未必是世俗之中的善,所谓恶也未必是世俗之中的恶。

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杀人之因,业火之果!

一个人杀了人,不管这人究竟是善是恶,这被杀之人的肉身死亡,魂灵消散,但却并不会完全消失掉,总会有些东西缠绕在杀人者身上,凝聚成气盘绕不休,犹如一道火焰般,无休止的镌烧着杀人者。

在佛家之中被称为是业火。

此时郑先身上冒出来的滚滚死气浊气,就是业火,一个人行的恶多,杀的人多,身上的业火就熊熊不息!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业火,才有了杀人如麻者鬼神不近的说法,唐太宗时,噩梦不断,有鬼侵扰,以秦琼和蔚迟恭作为门神守卫皇宫,从此鬼物驱散,就是这个意思!

这死气浊气对于一些修习歪门邪道的修仙者来说,无疑是极佳的补品,但对于老头红薯这样畏惧因果的存在,有百害而无一利,万一被死气浊气沾染上身纠缠不休的话,说不定就会引来莫测的因果循环。

眼瞅着郑先身上业火熊熊,红薯老头都不由得瞪大了三角眼,自从几十年前的那场侵略战争结束之后,红薯老头就很少见到这么雄壮的业火了,滚滚如潮,内中一颗颗的模糊人头攒动不休,耳边似乎听到海浪般的痛苦嘶吼!

红薯老头连忙捂住鼻子,魂灵急速后退,高声叫道:“呛死了,呛死了。不知好歹的臭小子,倒退回去二百年,不知道多少王侯将相匍匐在我的面前想要给我当孙子,你骤遇无上因缘,得闻无上大道却不自知耶?”

红薯老头一边咳嗽一边大骂,随即他看到了叫他惊心动魄的一幕,就见,一言不发的郑先举起拳头朝着那块薄玉狠狠地砸了下去!

魂魄之物,其实就是念头,念头摸不着看不见,不说郑先的拳头,哪怕是生机之力都沾不到边,骤然看起来,似乎念头简直无敌了,谁都伤害不了。

但其实念头最是脆弱,念头之物不能久存,受到天地之中的气脉、龙脉、生脉三脉影响,随时随刻都受到三脉侵蚀,犹如岩石被风化,不住崩解。

一般的魂灵念头离开肉壳之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内必然崩解为无物。

念头有数种,有如那癞蛤蟆一般,神鬼莫测之中成型成物,专以念头为食。

一方面以旁人的念头来维持自己的身躯生存,另外一方面他们吞噬的念头越多,就会变得更强壮,最终能够成长为那些神兵神将之类的存在,这样的他们就几乎拥有了最接近真实身躯的灵躯,能够被凡夫俗子双目所见,更有无穷巨力,继续修炼下去甚至能够生出神通来。

这样的存在被统称为天地神邸,修仙者修炼到了分形的境界,就可以达到天地灵袛皆可接见,山川之神皆可御使的地步,郑先当初对敌的那个A级修仙者御使的灵猴鬼手,就是在此之类。

这些天地神邸在修炼成最接近真正身躯的灵躯的同时,气脉、龙脉和生脉对其的影响侵蚀的作用却越来越少,最终甚至可以完全不受三脉侵蚀,彻底摆脱三脉束缚!

相应的,原本对其不能造成任何伤害的物理攻击和生机之力就都能对其造成致命打击。

可以说是有一失有一得。

这种念头有神鬼之机,被统称为大念头。

另外一种就是如红薯老头这类的修士的神魂遁出,这样的是小念头,这种小念头尚没有能力汲取他人的念头,要想长存久活,就必须依附于物,假造一个肉壳来保护自己的念头不受三脉侵蚀。

也有一类修士,专门修炼念头,强壮神魂,最终也能达到借胎重生甚至直接夺舍重生的地步,从而长生不死,这类修士虽然不算大道正途,但也算是独辟蹊径,曲线成就长生。

也有的修士证道无望,最终将自己封印在种种宝物之中,成为所谓的器灵,不过一旦成了器灵,就得东躲西藏,万万不能被修士所获,否则将被主人御使,为奴为仆,那样的日子对于曾经追求逍遥自在的修士来说,未免不是一个悲哀!

对于红薯老头的念头来说,那块玉就是他的身躯,他的这一道魂灵要想能够生存下去,就必须依存于玉中。

说得更加直白一些,红薯老头将自己的一道魂灵暂时封印在玉中,变成玉奴。

要是这块玉被砸碎了,红薯老头的这一道念头即便没有随玉一同崩碎,也已经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河图尽数四十九天之后,就将被三脉崩解,化为彻底的虚无。

显然,红薯的那句要收郑先做孙子的言语,触怒了郑先,郑先确实碰触不到这个老头红薯,却完全有办法砸碎那薄薄的一块玉片,叫红薯老头无家可归,甚至和这一块薄玉一同崩碎为齑粉!

眼瞅着郑先一拳砸下,虎虎生风,红薯老头惊呼一声,一个箭步,嗖的窜了上去,在郑先一拳砸中薄玉之前,将玉片挪移走。

郑先的念头最多只能吹熄蜡烛,根本不能做到移物,这老头红薯的念头就比郑先的念头强大太多了。

两者光以念力比较,犹如新生儿和青年男子之间的区别。

郑先一拳虽然砸空,但红薯老头的惊慌举动已经叫郑先已确信,那块薄玉就是红薯老头的最大弱点。

对于这个话痨一般,诡谲多端的红薯老头,郑先可是半点好感都欠奉,总觉得这老头不安好心,郑先对于自己的直觉,一向相当坚信,若是能够一巴掌将其拍死,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郑先随即步步紧逼,追着那红薯老头捧着的玉片,一拳拳砸下,一脚脚跺下。

骇得老头红薯驮着薄玉在狭小的空间内拼命四窜。

若就是红薯老头的一道念头的话,此时遁墙而去轻而易举,但是驮着一块玉片,红薯老头就完全没有了作为一道念头魂灵的轻松潇洒!

虽然红薯老头的魂灵力量不小,能够拖动实物,但扛着一块玉跑来跑去,哪怕这块玉薄薄一片,也就几十克而已,却也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毕竟红薯的这道魂灵不过是小念头罢了,即便是癞蛤蟆那般的大念头也不是都能够拖动实物的,这一块薄玉对于红薯这般的魂灵来说,恐怕犹如一座大山一般沉重。

红薯老头躲开三次攻击后,便再也没有多少力气继续驮着重如泰山巨石一般的薄玉逃走,岌岌可危之下,连忙吼道:“小子,你大祸临头犹不自知,我是来给你指点迷津的!”

郑先的拳头丝毫未停,红薯老头抱着薄玉一个翻滚,狼狈不堪的避开这将坚硬的地砖生生砸碎的一拳,连忙继续叫道:“等等,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郑先一脚踩下去,险差一点就踩在薄玉上。

“等等,我认输,我认输,我刚才是开玩笑的……”

浑身上下全都是阴沉气息的郑先根本不为红薯老头的言语所动,这一次直接抡起一根一米多长的金属晾衣杆,发出嗡的一声震响,朝着薄玉砸来。

薄玉不管内中藏有什么,受到本身材质所限,都是非常脆弱的存在,即便内中封印有一个强横无比的妖魔,在面对纯粹的物理攻击的时候,也改变不了这块玉本身的脆弱属性,只要玉碎,那么内中被封印的妖魔就会有八成的几率随玉一同粉碎。

红薯就算手段通天,这块充当临时肉壳的玉被砸中也一样要粉身碎骨。

咚的一声,红薯老头虽然拼了性命携玉逃走,但还是被金属晾衣杆砸中了薄玉!

咔的一声脆响,对于红薯老头来说,那玉碎的声音不吝于天崩地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