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六十七章 神仙难转的败局

还是那句话,要出榜啦!兄弟们再不收藏本书就消失掉啦!

————————

接连有三位猎神战士被雀阴抓起,在空中被那些看似萌物,实际上藏着凛冽如刀的杀机的幼鸟宰杀搅碎!

又有两位猎神战士直接被近百神兵分尸当场,前前后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足足有五位猎神战士惨死当场。

此时猎神战士的气势已经完全垮了,而那些尝到甜头的神兵们气势如虹。

所谓兵败如山倒,猎神战士此时只能节节败退,剩下的恐怕就只是被这些神兵神将不住收割的下场了!并且似乎不需要太久的时间就能够将他们犹如割韭菜一般的宰杀掉。

而另外一边在伏矢一刻不停的追逐打击下,魅影夜莺的处境也越来越危险,用岌岌可危来形容也不为过。

终于,金睛巨人伏矢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夜莺的肋骨上,仅露出一张嘴巴和下巴的夜莺不由得溅出一小口鲜血。

不过受到重击的夜莺在空中跌飞片刻就重新控制住了身形,在下一击到来之前,夜莺再次避开。

此时的夜莺也终于开始发狠,身后的十八颗凸起喷出白灼的光芒,极具机甲感觉的双手双脚之中亮出了锋锐的利齿,犹如猫爪一般抓在地上,随即,原本好似一只小鸟般翩翩飞舞的夜莺变成了一只贴地急行的黑猫。

此时的夜莺速度竟然比在空中飞遁的时候还要快疾,双腿双手上的机甲机关带来了巨大的辅助动力,夜莺一个窜身就是数十米,并且因为背后的十八颗凸起提供的推力,使得夜莺的身形在空中的行走路线极为飘忽,忽左忽右,根本无法扑捉,完全脱离了地心引力超出了抛物常识。

嘴角溅血的夜莺这一次一改以往的处处规避躲逃,而是迎着金睛怒目的伏矢猛冲过去,显露出辛辣无比的姿态来!

拼着被伏矢狠狠地一拳砸中肩膀的机会,双爪上凸起的锋利利齿一下勾住了伏矢的强壮的手臂紧紧盘住,夜莺手背上的极品枯灭石猛然闪烁起来,于此同时,夜莺背后的十八颗凸起喷出焦灼的光芒来,夜莺在空中犹如一个脱落般猛地旋转起来。

金睛伏矢这一只手臂犹如被丢进了搅拌机之中,瞬间稀烂,化为烟雾消散。

卸了伏矢的一只手臂,换来的是怒吼的伏矢的重重一拳,夜莺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这一次比上次更为严重,夜莺直接撞在地上,在地上滚出去十余米,并且夜莺身上的极品枯灭石终于爆碎了一颗!

而伏矢受到枯灭石的反噬,重拳击中夜莺的手臂也开始毫厘龟裂。

伏矢背后的文身男子冷哼一声,伏矢爆散的手臂和正在龟裂的手臂竟然同时恢复如常!

伏矢就如一头永远不会停歇下来的机器一般,猛地一跃,再次朝着夜莺狠狠的砸了过来!

夜莺仅露出来的面容依旧冰冷得古井不波,悍然得叫人望而生畏。

夜莺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随后做出一个叫所有人都诧异的行为。

夜莺竟然摘下了机甲一般的手掌,露出白皙犹如羊脂般的纤细手指,膝盖之下的机甲也荷花般的绽放,同样,显得有些纤细的小腿脱离了机甲的束缚。

夜莺的身躯原本就非常修长,此时露出纤细的小腿之后,身躯竟然比之前还要修长一些,此时夜莺身高差不多能够有一米七左右,匀称的曲线去做个模特都不为过!

随后夜莺竟然伸手去摘脑袋上带着的那犹如夜视仪一般的仪器!

面对伏矢这种人性炸弹,放弃现代科技打造的机甲提供而来的诸多手段,简直等于是找死。

整个指挥室的指挥员们都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夜莺是不是摔坏了脑子!

林副司长忽然开口道:“夜莺还不是时候,退吧!”

林副司长的话语打断了夜莺摘下硕大的眼镜从而,露出本来面目的举动,此时的夜莺仅露出来的小半张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不甘心的表情。

不过这种不甘很快就消失掉,手脚脱离了机甲的夜莺竟而爆发出惊人的速度,猛地在地上一弹,甚至比之前有机甲弹力帮助的她还要快捷!

此时夜莺已经不准备恋战,在金睛伏矢的一路追击下纵横跳跃开始迂回退走。

另外一边的猎神战士们可就没有退走的可能了。

他们犹如深陷泥潭之中,无法自拔,不得不围起一个大圆,犹如城墙一般,这个时候的猎神战士像极了斯巴达勇士的模样。

被近百个形态各异,力重拳猛的神兵团团围住,继而就是潮水般绝不中断的猛攻。

这些对于猎神战士来说倒是能够抵挡一段时间,但头顶上那只来去无踪的怪鸟雀阴,着实叫他们毫无办法,有好几个猎神战士都险些被其从队伍之中扯出去。

此时此刻,等待他们的简直就是全军覆灭的结果!

第六办公室的王成嘶声叫嚷道:“娘的,郑先那个扫把星哪里去了?他娘的,这次看起来又只有他一个能够活着回去,我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他!谁把他拉过来,跟咱们一起死啊?”

和王成肩并肩的鬼子一边扛着一头犹如豹子一般的狰狞神兵的硬砸硬撞,一边叫道:“早知道老子就不来了,老子昨天吃坏了海鲜,正拉肚子呢!临死也应该叫老子拉个痛快才行啊!”

其余的猎神战士虽然没有说话,但心中都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跟着郑先这个扫把星出来做业务,绝对是天底下最愚蠢的事情了!他们就是一群大白痴!

此时完全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之中的指挥室,一直都坐在靠后的角落之中没有开口,犹如空气一般不存在的臭虫,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冷笑。

他那方形的身躯,使得他的声音能够在腹腔之中来回振动,在肥厚的声带之中不断颤抖,最终钻出来的时候,拥有可以媲美男低音般的震慑力!

“林副司长,您还真是很有一套啊,来到业务六司不过短短几天时间,就将猎神战士七个办公室四十九人全部玩死了,最可恶的是,你竟然背着我调动我的手下,这次全灭,你负有全责!”

“啧啧,我真不知道上面怎么会派你这个杂种来业务六司执掌负二层这么关键的部门,啧啧,刚才听说你和那个有文身的流氓修仙者还是兄弟?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们兄弟两个处心积虑的要将整个业务六司置于死地呢?”

“等一会我的报告就会送上去,放心,我只会禀报我的见闻,绝对不会有半点错漏也不会夸大其词!组织会有自己的判断的!”

对于臭虫这种在政治圈里面摸爬滚打出来的油条来说,这个时候,必须快速和林副司长划清界限。

这只臭虫,说他是个窝囊废他就是个窝囊废,但是在政治上绝对是个相当精明的家伙。

林副司长调动猎神战士的时候,他就在旁边,但他一言不发,不赞成也不拒绝,为的就是在这个时候脱掉干系,同时还能够狠狠的踩这个林副司长一脚,本来他的猎神战士死亡名额就已经超员了,正好将这一切全都安排在林副司长身上!

他早就看一脸冷漠的林副司长不顺眼了,这个林副司长在政治上根本就和他不是一个圈子里面的人。

政治是一场大家都在玩的游戏,林副司长不来的时候,大家玩得很好,配合无间!

但这个林副司长一来,任由他们如何招揽,就站在旁边不声不响不加入,这叫他们这些从业务六司里面挖食吃的家伙们胆战心惊的同时,也生出诸多不满来。

进了猪圈,大家都在吃屎,你却不吃?

要么吃屎,要么就滚出猪圈!

这在臭虫眼中是个天经地义的金科玉律!

臭虫隔着衬衫,轻轻抓挠着往那一坐就隆起一座小山的肚皮,那里患了湿疹,陈年宿疾,每到这个干燥寒冷的季节就总是开始脱皮,一抓就破,奇痒难耐,去年的时候注射了一点生机液效果不错,今年看来还要注射一点。

在臭虫眼中,林副司长已经彻底和业务六司说再见了,臭虫根本不在意他之前说出那样一番话语来,林副司长会有什么样的脸色。

臭虫现在满心所想,就是怎么在报告之*自己摘出来的同时,狠狠地踩林副司长一脚,将这个不吃屎的家伙踩进屎堆里!

而夏青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顶头上司对林副司长吐出来的那个充满污蔑性的词汇——杂种!

她现在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大屏幕上,放在刀鱼身上,可惜猎神战士此时已经混乱成一团,并且视线无数,杂乱不堪,大多数还是对着那些神兵,想要从中找出刀鱼绝不容易。

刀鱼的刀已经崩碎了。夏青如何能不揪心?夏青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对着麦克喊一声快退,但是夏青知道这个时候,即便想退都退不了了!

终于,眼神略微慌乱,在数十块屏幕上不断游走的夏青,找到了刀鱼的身影。

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但夏青还是看到了刀鱼以手中一把仅有十五厘米长的流光锯齿刀撕裂一名神兵的样子。

这种短匕,并非标配,郑先也曾经有过一把。

刀鱼依旧神勇,但,撕裂一个神兵,还有七八十个神兵,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夏青一颗心百转千回,犹如被双手狠命扭动挤干水分的衣物一般,夏青不知道刀鱼若是死了,她将如何。

这,是一个神仙都难以扭转的败局!

正是看清楚了这一点,老于世故圆滑无比的臭虫才会毫无忌惮的说出杂种这样一出口便再无回旋之地的两个字。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败局,因为一个声音,陡然凝固,继而瞬间崩解!

“住手,不然我杀了他!”

郑先冷冽的声音从黑暗的角落之中响起。

此时远处的天际有一道阳光冲破樊笼,普照大地!

——————

写在后面,诸位兄弟姐妹们,三生的书是不是太过血腥了?

大家有什么感觉?

要不要收敛一下?

潜水的诸位拔掉氧气瓶,冒个泡,给三生一个答案吧!

三生有些迷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