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六十五章 死去活来复死去

是输掉比赛战死擂台,还是全家去喂猪!

两个选择,对于刀鱼来说,根本不需要考虑,第三天,刀鱼便拎刀上了赛场,故意输一场,对于原本的刀鱼来说难比登天,但对于背负着一家四口性命的刀鱼来说来说一点都不难,男人的荣耀这种东西,就应该用在最关键的时刻,最关键的地方,更何况对于身为哥哥和儿子的刀鱼来说,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弟妹还有老娘的幸福,就是他这一生最大的荣耀了!

最终那个新的神话一刀砍在了刀鱼的脸上,砍断了刀鱼的头骨,甚至长刀嵌入了刀鱼的脑髓之中。

刀鱼死了!

在一片兴奋的欢呼之中,在一片血腥绽放的黑褐色土地上,结束了那个七十八场比赛不输的壮魄。

刀鱼觉得自己死得其所,含笑而终!

若故事到此为止,那么对于刀鱼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但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那么有趣,总是会给你创造一些惊喜,惊喜之后是化解不开的无奈。

刀鱼没有死!

即便被一刀砍进头骨,在脸上留下了一道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疤,刀鱼依旧没有死!

在猪圈之中,刀鱼活了过来。

刀鱼醒过来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的妹妹浑身光秃秃的,声嘶力竭的痛苦哭泣着,在妹妹身下正被一头膘肥体壮的黑猪啃噬。

在妹妹旁边是已经只剩下半个脑袋的两个弟弟,外加被猪不断拱着内脏,没有一丝声息的瞎眼老娘!

那一刻,刀鱼死了,又活过来了。

那一刻,活过来的刀鱼,又死了!

刀鱼徒手杀了那五头膘肥体壮足足有三四百斤的大肥猪,滚烫的热泪下,亲手掐死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妹妹!

随后趁着夜色刀鱼钻进一撇胡的房间,可惜的是一撇胡并不在家,怒火中烧的刀鱼杀了一撇胡的三个老婆。

这个时候,刀鱼看到了一撇胡当成宝贝般供着的唯一的一个儿子,那个粉雕玉琢的四五岁的小娃娃。若说一撇胡还有最后一丝尚未泯灭的人性的话,那么就在这个孩子身上。只有和这个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妖魔般的一撇胡才是一个人!

小娃娃亲眼看着刀鱼撕碎了自己娘亲的脖子,扯出里面的气管和喉结,已经吓傻了,蜷缩在那里颤抖不止。

已经死了的刀鱼走向那个人见人爱,尚未受到尘世污染的孩子面前,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捏着这小家伙的白胖脸蛋。

随后刀鱼笑了。

随后刀鱼活生生的吃了这个孩子!

留下啃咬得只剩下一半的脑袋,在围猎他的枪声之中逃走了。

藏在深山之中足足一个月的刀鱼,再次冲出来想要杀掉一撇胡,最终肩膀上中了一枪,逃走。

如此每个月刀鱼都刺杀一撇胡一次,次次失败,一连六个月!

刀鱼想要抢一把枪,失败之后,一撇胡将枪支看管得犹如自己的脑袋,无奈之下刀鱼只能抢一把刀,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刀鱼才真正的开始练刀。

一连三年的时间,刀鱼再未出现,一撇胡和村子里面的人都认为刀鱼已经死在了深山之中。

而此时刀鱼躲在山洞里,每天除了找食物,生撕了来吃,就是挥刀,心中的仇恨使得刀鱼每一刀挥出,都倾尽全部的力量,十刀就会使得刀鱼精疲力尽。

在这样的磨砺下,整整三年的时间,刀鱼的刀依旧还只能挥动十次,但每一次挥动的力量成倍的增长,破坏力杀伤力都烙刻在那一块巨石上,刀鱼只有一把刀,一把注定要斩杀一撇胡的刀,所以从不曾斩击在巨石上,但巨石上却留下了一道道刀痕!

终于刀鱼将一撇胡抓住,经过三年多的仇恨嚼噬的刀鱼已经不满足于一刀杀掉一撇胡了。

刀鱼将惊恐万端的一撇胡拖回山洞,捆绑在石柱上,然后用锋利的指甲,犹如撕那些獐兔走狗般将一撇胡身上的皮撕下来,随后拿着盐巴擦在鲜红的在空气之中微微颤动的粉嫩血肉上面,擦一下,撕下一块肉,细嚼慢咽的一点点的吃着。

一撇胡有一百六十多斤,身子强壮如牛一般,命也如他的身子一般,确实够硬,刀鱼足足吃了三天才将其吃光,而一撇胡也就骂了三天,刀鱼撕掉他的耳朵,挖出他的眼球,唯独将舌头留给他,听着他惨叫,听着他怒骂,直到悄无声息!

从此之后,刀鱼开始喜欢上了人肉的味道。

夏青最初极度厌恶刀鱼吃神仙肉的举动,但是刀鱼已经承诺,三十岁,离开了业务六司之后,就再也不碰人肉,夏青相信刀鱼的言语,并且坚信刀鱼一定会有所改变,因为刀鱼的承诺从不曾不兑现!

阴鸠的刀鱼是个言出必践的家伙,正如他的刀一般!有去无回!

咚的一声,金铁嘶吼,刀鱼手中的流光锯齿刀,猛地崩碎,四散飞舞,刀鱼的高压喷气战甲上的面的枯灭石同一瞬间破碎八颗,溅出一口浓烈鲜血的刀鱼,身形急挫,双脚在地面上划出两道深痕,最终狠狠地撞击在一堵厚实的墙壁上止住了身形。

刀鱼的脸上那条蚯蚓般的伤疤突突跳动,刀鱼的嘴角虽然满是鲜血,但却有着狰狞的笑容!

那凶悍的神将除秽手中的巨锤如烟雾般破碎,受到枯灭石力量反噬,抓着巨锤的那条铁打般的手臂正在瓷器般的崩碎,并且崩碎还在顺着除秽的手臂一路上窜,以至于连脸上都有了一道道的裂痕。

刀鱼的每一刀都倾尽全力,有去无回!这么多年过去了,刀鱼从不曾懈怠,但以前能够挥出十刀,现在却只能挥出八刀!不是实力落后了,而是每一刀集粹的力量更加强大了!

刀鱼觉得什么时候能够将八刀变成五刀,那才是真正的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刀道!

这一刀,刀鱼拼得开心快意!嘴中的鲜血都是甜的!

刀鱼开了一个好头,对于猎神战士来说,面对神将还有那文身男子最大的忌惮就是无法通过生机之力数值来探寻他们的强大程度。

除秽神将体型硕大如山,在猎神战士的头盔之中,却没有半点生机值存在,就像是一大坨死物一般,刀鱼帮助他们一下探出了这高大强壮的除秽的底细。

除秽的力量和攻击力,相当于一只B级蝗虫,有了这个数据作为参考,其余的猎神战士自然知道如何出手了。

三十多个猎神战士犹如被触动了蜂巢的马蜂一般,嗡然猛扑上去,一人一刀,将除秽崩解掉。

此时那一道飘向文身男子的魅影已经欺近文身男子的身前,飘忽如风不带有半点的杀伐之气,反倒犹如一只翩翩飞舞的轻飘飘的黑蝶一般,轻轻的朝着文身男子落脚过去,似乎想要一站便走。

文身男子根本没有在意除秽被斩杀裂解,怀中依旧抱着蛋蛋,甚至在这个时候,还对着惊呆的蛋蛋笑了笑,安慰了蛋蛋一下,只不过那双死人眼,笑起来着实更加恐怖!

眼瞅着魅影夜莺的那双机甲双手朝着自己的脖子抓来,文身男子脖子上的一个文身猛地鼓动一下,从中钻出来一只大眼神兵来。

这神兵抵挡在文身男子身前,被魅影夜莺一把抓碎,但魅影夜莺的这一次攻击也宣告失败,魅影犹如点水蜻蜓,一沾即走,在空中转折迂回,再次组织攻击。

“搜山图上的妖魔你还未曾收集完全,也就是做些小打小闹的手段罢了,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这七魄神将你现在凝练出了几只?我记得上次你说的妙音蟾蜍是七魄神将之中的吞贼吧?你应该尚未将其抓到,七魄缺一就无法圆满,更何况你还缺了不止一个,你斗不过我手中的猎神战士!将那个孩子交出来各走各的吧!我还不希望你死在这里!”夜莺的肩膀上的扬声器之中传来受到干扰而显得有些断断续续的声音,林副司长的冰冷声音穿越千万里绽放出来。

“不希望我死?老三,你是怕我杀了你太多的猎神战士无法交差吧?咱们三兄弟,最无情的就是你了!”

“我知道你特意告诉我你进了业务六司,就是为了叫我给你带路,从而能够找到那个老混蛋,你总是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而别人都是白痴,尤其是将我这个做哥哥的当成是蠢蛋之中的战斗机,这些都没有关系,我心甘情愿的被你踩在脚下成为你开眼看世界的上墙梯,本来我带你来找那个老混蛋,是希望你们之间能够化解这一场因果,有个对话的机会,可惜,你却根本不来,什么事情,我都能够不跟你计较,但是你想杀死那个老混蛋,我万万不能答应!”

文身男子身上再次鼓动起来,这一次,那厚实的皮夹克轰然撕裂,身上一个个的文身鼓动凸起,变成一个个的大包直坠于地,咚咚咚咚,犹如一个个沉重得铅球砸在地上,将文身男子脚下的碎裂地面砸得嘶吼不断。

“二郎点兵!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