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六十三章 活着就是为了铭记

郑先正放开步子狂奔,却一下栽了个大跟头,诧异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脚上被一圈圈的长毛缠住,那只被牛头神兵一蹄子踩在脚下的小神兵竟然不知何时藏在了这里,偷偷摸摸的给郑先下绊子。

大人物有些时候真不算什么,最可怕的就是这种藏在阴暗处,偷摸下手捅刀子的一点节操都没有的小混蛋!

那小家伙笑得叽叽叽叽,嘴巴吐出长长的卷毛,再次朝着郑先席卷过来,这一次,郑先身上没有了枯灭石,那小家伙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出毛了!

小家伙笑得极为天真,一脸的心情舒畅,完全没有之前大便干燥的样子,开心得什么也似!

这些卷毛不但扯得郑先摔跤,还钻入郑先的皮肤之中,不是钻入,更准确的说是犹如冰雪消融般的渗透进去。

郑先双目一闪,内视体内情形,内视是C级修仙者的固有神通,能够观瞧自己的五脏六腑,骨骼血脉。

内视之中,郑先清楚的看到这些卷毛正攀援在他的腿骨上,犹如一团团的雾气般向上弥漫,郑先身躯之中隐藏着的那只癞蛤蟆发出惊恐至极的乱叫,上窜下蹦想要从郑先的身躯之中挣脱出去,但似乎又不敢出去,一张蛤蟆脸上竟然生生挤出了满是矛盾的表情来。

郑先就觉得那卷毛所过之处,大腿一片酥麻,似乎身躯被另外一种意识潜入,郑先尚是首次碰到这样的情形,郑先感觉到,要是这些卷毛将他的身躯从内盘住的话,那么那头小怪物将完全控制他的身躯,他将变成一个傀儡。

郑先身躯犹如被冰冻住一般,眼瞅着那些卷毛就要从大腿上蔓延到胸腹之间,郑先脊椎上的天地桥越来越热,一阵阵的酥麻感觉从天地桥上不断的散逸出来。

这是郑先受到攻击后天地桥做出的本能反应,提供给郑先远远不断的生机之力,来供郑先去和别人争斗。

郑先双目之中光芒越来越盛,他很确定自己只要运转生机之力,就能够将那个毫无戒备的小怪物犹如拍死蚊子般的一巴掌拍死。

不过郑先很清楚,一旦运转生机之力,那么他的身份有八成的可能会泄露掉,到时候,拍死了一只小妖怪,却要成为整个猎神办公室的目标,开启悲惨的逃亡生涯。

要么现在死,变成一具肉傀儡,要么以后死,在这样的两难境地之中做出抉择其实并不难!

郑先的气海猛地鼓胀一下,内中的生机之力开始宣泄出来,滔滔河水般的朝着郑先的手掌汇聚过去,郑先双目之中暴起凛冽的杀机!

那小神兵不亦乐乎,不住的吐出一道道的卷毛侵占郑先的肉身,越来越兴奋,此时更是高兴的双手在头顶上乱拍。

眼瞅着郑先力量积蓄到了一定程度,手掌开始发红发烫,出手在即,郑先也已经做好了一击杀死神兵,随后便远遁天涯的准备。该出手时不出手,瞻前顾后,是自取灭亡的道路。

就在此时,一道流光从远处迸溅过来,噗的一声,一把流光锯齿刀贯穿了那兴奋至极的神兵肚腹,一下将其牢牢的钉在地上。

那神兵不由得发出痛苦的惨叫,好在此时流光锯齿刀的锯齿尚未发动,小神兵双手抓住流光锯齿刀想要将钉入地下的流光锯齿刀拔出来,从而从刀身下挣脱出来。

此时一个猎神战士走了上来,一只手按住流光锯齿刀,轻轻一按上面的按钮,流光锯齿刀上面的锯齿立时电锯般的拖动起来,枯灭石粉随着锯齿转动流转出来,发出骤急的光亮,那小神兵不由得发出痛苦的惨叫哀嚎,随着胸口处流光锯齿刀的刀齿不断拖动,带动着小神兵的身子不住颤抖,刹那之后,小神兵口中喷出重重烟雾般的卷毛,身躯冒起滚滚烟尘,眨眼的功夫便消散无踪。

郑先身躯之中的无数卷毛随即开始消散,麻木冰冷不受控制的双腿开始逐渐复苏过来。

而一直在郑先身躯之中惊恐的大叫上蹦下窜的癞蛤蟆忽然来了精神,猛地冲上去,一双蛤蟆手捧着那些即将消散的卷毛开始大口大口的吞吃起来。

郑先没时间理会这个饥不择食的恶心家伙,此时的郑先很好奇,在整个猎神办公室之中,佟郐死了之后,似乎没有谁能够出手救他这个扫把星!

郑先放目望去,就见那个猎神战士甩了甩流光锯齿刀上的层层脏污烟气,随后面罩开启,郑先的细长双目不由得微微一眯。

刀鱼!

刀鱼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道:“郑先,你的命是我的,年底之前谁都不能杀你,现在你就好好的躲在我的后面做个可怜虫吧!年底的时候,我会撕碎了你的皮肉一点点的蘸着酱油吃下去!嗯,不用烤味道说不定会更好!”说完刀鱼头上的面罩叩合,迈步从郑先身边冲过去,带着他的办公室成员朝着那个纹身男子杀了过去。

此时指挥室之中的夏青双目露出炽烈的光彩来,这样的男子,不愧是她看中的人物,这样的刀鱼,不愧是她心目之中的英雄,刀鱼虽然粗鲁蛮横,但却从未叫她失望过!

尤其是之前有过偏执对郑先过而不救,反倒面露嘲讽的事情发生后,两者的行为形成强烈得反差,一个卑鄙无耻,一个光明磊落!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应该有的姿态,而偏执的表现就像是阴沟之中的老鼠一样叫人厌恶。

那数十个神兵已经被刀鱼还有其他赶来的猎神战士们斩杀崩碎掉,此时所有的猎神战士开始围猎文身男子,郑先被远远的抛在后面。

随即,郑先消失在了指挥室的镜头之中,此时所有的猎神战士的头盔之中展现出来的全都是那个纹身男子的模样。

文身男子依旧抱着那个捧着会说话会摆动手臂的擎天柱双目放光的蛋蛋,此时的蛋蛋甚至对于周边的那些模样恐怖的家伙都全不在意,有他心目之中的大英雄擎天柱在侧,他确实不需要害怕任何人!

一直没有离开文身男子的拉杆箱被放在了旁边,那双死人般的眼睛缓缓扫视四周的四十八位猎神战士,不过最终还是将目光凝固在了那道魅影也就是夜莺身上。

此时雾气散尽,夜莺的全貌也就展现出来。

夜莺的脑袋上没有带头盔那么笨重的东西,而是带着一副超大超厚的机甲眼镜,远远看去好似夜视仪一样,这眼镜上没有镜片,只有一道红色的细长横线,内中不住的有光芒闪动游走,两边则延伸出来两条管子,连接到了夜莺背后的涡旋气囊之中。

夜莺浑身上下全都被漆黑的犹如鲨鱼皮一般的材质包裹,整个人修长干净,利落的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地方!

浑身上下只露出一个尖尖的下巴和一张略显干燥的粉色嘴唇来。

有人说,看到下巴和嘴巴就能够鉴别出这个女子是不是一个美人,这,绝对是扯淡。

一个女子的长相,三分在眼睛,两分在鼻子,一分在嘴巴,五分在拼凑,五官摆在一起舒服才是最重要的,哪怕眼睛长得不是那么如意,哪怕嘴唇略微薄了些,哪怕鼻子稍稍塌一点。所以这个夜莺究竟容貌如何,无从判断,但从那个下巴上看来皮肤的质感应该是极佳的,可惜的恐怕就是那有些干燥的粉色嘴唇了。

夜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颗磁石一样,哪怕是正在对敌之中,猎神办公室的一众猎神战士们依旧时不时的将目光投递在夜莺身上。

有些是在看那身梦幻一般的装备,眼热无比。

有些则是盯着夜莺被鲨鱼皮紧紧包裹而起伏不止的身材曲线,不过看一看之后就要失望了,因为夜莺的身躯确实有着模特才有的修长,但前面后面都没有多少肉,一点惊心动魄的情节都没有。不过即便如此,依旧吸引人,因为猎神战士之中女子实在是太少了,只有三个而已,其中两个还是五大三粗比纯爷们还要爷们的存在。

尤其是夜莺的毫无表情的下巴和嘴唇上传来了一种浓郁的冰冷气息,这种冰冷,有些时候对那些爱犯贱的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文身男子忽然开口道:“老三,我们几个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何必这样咬着过去不放?那家伙已经承受到应有的恶果了!你放下吧!”

林副司长嘿嘿冷笑两声后道:“你错了,我活着就是为了铭记!”

这声音从夜莺的肩膀之中宣泄出来,那里应该有一个扬声器。

“这又是何必呢?你很快就会忘记的!这样不断的忘记,不断的拾起,你不累么?”文身男子的死人眼睛之中流露出浓烈得同情怜悯的情绪来。

林副司长却笑了起来道:“不累,要我忘记,除非我死掉,或者那个老家伙死掉!”

站在林副司长身后的夏青不由得眉头蹙起,细心如她,似乎敏锐的扑捉到了些什么。

文身男子摇了摇头道:“算了,反正从小到大我说的道理你就从来没有听过,现在怎么办?你要把我抓进业务六司,关在地下负四层的青铜古木上么?拿我这个哥哥来书写入你进入业务六司的第一份功劳簿?”

夜莺肩膀上略微沉默了片刻后,声音传来:“抓你有什么用?你也不是修仙者!你走吧!不过那个孩子必须留下来,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孩子已经被授予那老家伙所谓的大道,他年纪虽小,但却是修仙者无误!在我的业务六司里面,没有一个修仙者能够逃走!”

文身男子露出个无奈的神情,道:“那就是说,咱们谈崩了?来吧,叫我看看你的业务六司里面的猎神战士究竟有什么有趣的地方,那些古怪的所谓的科技究竟有什么用处,不过我出手要是重了点的话,你可别心疼!”

林副司长没有再开口和文身男子对话,一个冰冷的杀字凛然间回荡在所有的猎神战士的头盔之中。

一众猎神战士对于文身男子和指挥员的对话感到莫名奇妙,虽然早就已经听说过业务六司来了一位新的非常难缠的副司长,但谁能想到这个副司长竟然和文身男子是兄弟关系?

有这样一个上司对自己指手画脚,万一某一天,这两兄弟做下个套子,他们岂不是成了送死鬼?

不过此时一个凛冽生寒的杀字打消了一众猎神战士的种种想法,和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