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六十二章 巨锤擂铁

数十只神兵骤然袭来,宛若一场噩梦!

郑先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究竟哪里吸引人!

郑先这一次连对抗的想法都没有了,扭头就跑,身后的涡旋气囊瞬间开启到极致,老旧的涡旋气囊发出玩命般的嘶吼,推着郑先直接撞碎一面砖墙冲入简陋的房子内,还未惊起尖叫无数,便已经冲破屋顶,一路疾飞。

只要拖延几分钟的时间,其他散布在整个城市各个角落之中的猎神战士就会赶到,到时候,就是围猎了,郑先的压力降减轻许多!

红薯没有出现,反倒出现一个浑身上下满是文身的诡异家伙,郑先不知道这家伙在业务六司眼中价值几何,但这家伙应该比那个指挥员口中只是一张嘴厉害的红薯要强大太多了吧?在郑先的印象之中,几乎能够和那个杀猎神战士如苍蝇蝼蚁般的A级修仙者媲美了!

这样的家伙,真就不是郑先能够对付得了的,郑先甚至从未接触过这样的神通手段。

郑先全力飞遁,正在心中盘算如何拖延时间,头顶上猛地有一声鸣啼响起,郑先心头大骇,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原本向上急冲,现在却成了急速下坠,即便如此,一只巨大的鸟嘴依旧刺透浓雾,凑到了郑先的背后,猛地一啄,郑先如被雷击,比那魅影还不如,一啄之力加上郑先自己涡旋气囊的向下冲力,带着郑先直直砸进地面,振起一蓬硕大的碎块粉石来。

此时浓重雾气已经被数十头神兵搅散,漆黑散尽,星光陡现,相比之前来说,犹如拨云见日一般,一切都清晰起来。

一头只有常人三分之一大小的神兵从雾气中猛地跃出,灵活如猿,在地上蹦蹦跳跳,欢快无比。

这神兵全身上下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一张嘴巴里面却满是恶心的卷长毛发,这小东西窜到郑先砸出的浅坑之处,捂着嘴巴桀桀一笑,有些阴险还有些腼腆,随后猛地一张嘴,从中喷出股股黑褐色的卷毛,犹如一道瀑布般朝着坑中摔得七荤八素的郑先席卷过去。

这些卷毛碰到郑先的高压喷气战甲,高压喷气战甲上面的枯灭石猛地闪烁起骤亮的光芒来。

那些弯曲卷毛立时犹如舌头舔到了火炭一般,猛地缩回去,又不少都焦枯坏死化为灰烬,疼得那小神兵哇哇大叫,捶地不止,一双眼睛泪如泉涌。

郑先从坑中缓缓爬起,那瘦小神兵围着郑先叽叽怪叫,一副非常想吃却又不敢下口的模样!

这一摔虽然郑先没有受重创,但郑先感到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骨头节全都被摔开了,每一处都分离开来,稍稍晃动就好似自己要完全分散成一节节的样子,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好在生机之力运转之后,这种状态迅速消除。

那小小神兵朝着郑先凶恶的嘶吼怪叫,随后手指一点郑先,对着身后追来的那些庞然怪物般的神兵发出一声怪叫,犹如一个将军指挥自己的千军万马一,紧接着,他便被一头牛头神兵一蹄子踩在了脚下。

数十个神兵这个时候猛的压了上来,每一个神兵都身形硕大,最小的也比郑先高上一头,看上去就像是汹涌狂怒的浪潮拍击过来。

郑先就是那随时要被惊涛骇浪打翻打碎的小船!

郑先胸中的狠厉此时被完全激发出来,一个十岁的少年能够衣不遮体的横跨雪山回到城市,靠的就是胸中的这道求生意志和狠厉!

郑先此时已经完全放弃了逃走的念头,因为根本逃不走,他只能硬撑,撑过三两分钟,其他的猎神战士赶到,他身上的压力就会轻很多!

郑先手中的流光锯齿刀猛地一振,背后的涡旋气囊暴起炽烈的光焰,迎着那排山倒海般的凶猛神兵,直冲上去!

既然无路可逃,那就杀个痛快吧!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蹄声迅疾如雷的牛头神兵,这神兵鼻子上有一个硕大的金色鼻环,浑身披棕色长毛,肚腹处却雪白一片,一对牛角犹如两柄长枪,闪烁着锋锐的光芒,朝着郑先猛刺过来。

对付这种怪物,最好的办法就是远远的给上一枪,但郑先手中的枯灭枪因为之前连射,现在正处于冷却期,无法动用,只能依仗流光锯齿刀来对敌。

郑先呼吸瞬间变得沉重起来,气海之中一道暖流游走出来,汇聚在双手之中,哟如无数丝线缠绕子在双手的骨头上,筋肉上,绷得紧紧的。

白光骤然,郑先一刀斩中牛角正中,枯灭石粉发出骤急的光芒,犹如电锯一般的刀齿绽放出打磨金属的尖啸,直接将这冲劲十足的牛头怪从正中破开,一分两半,两片牛尸伴随着两节金色的鼻环,在空中嘭的爆裂、粉化,继而消失不见。

郑先也不好受,巨大的冲击力撞得郑先一路后挫,双脚在地面上留下两条沟槽,要不是高压喷气战甲在双腿之处有专门的支撑保护的话,郑先现在双腿都要折断了!

成功抵御了一只牛头神兵正面冲击,郑先紧接着便被一拳擂中胸口直接砸飞出去,郑先胸口上的枯灭石嘭的爆碎了一颗,那砸中郑先的神兵身躯受到枯灭石的反噬犹如泡影般破碎消散!

但这并不妨碍其他的神兵出手重击在空中身体失衡的郑先。

郑先此时的感觉,就像是变成了巨锤之下的一块顽铁,被铁匠们以巨锤狠命的敲击,身上的枯灭石一颗接着一颗的爆碎,郑先知道枯灭石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枯灭石全部崩碎的时刻,就是他郑先被砸成薄片的时候!

郑先在身不由己的锤击之中恍惚看到那道魅影从一片瓦砾之中爬起,朝着那个抱着少年的文身男子冲去,恍惚看到十一道猎神战士的身影从他身边穿过,看到那个偏执特意开启头盔留给他的一张歹毒笑脸!

对于偏执来说,目的最重要,至于手段完全不重要!一个可以咬掉自己手指的家伙,一个对自己都狠辣如斯之人,对别人如何可想而知。

郑先身上的枯灭石只剩下最后一块,而那数十只神兵也爆散了七八头,郑先牙关一咬,双手捂住即便遭受重击都未曾离手的流光锯齿刀。

郑先双手之中传来咯嘣一声脆响,猛地掰碎,长刀一断,上面高速运转的锯齿惯性之下立时四处飞溅,这一片片高速旋转的锯齿犹如一颗颗的獠牙,在郑先身前形成了一个无差别攻击的獠牙世界!

十余头神兵受到攻击,锤击郑先的动作不由得一缓,可惜这些獠牙般的锯齿上面沾染的枯灭石粉数量有限,无法将这些神兵彻底崩碎毁灭掉,但这还是给郑先一个从重围之下逃出生天的机会!

在指挥室最后位置处有一对有些邋遢的中年男女,正十分专注的盯着大屏幕。

这一男一女平时看上去呆滞无神,但是此时一个个双目放光,那感觉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看到郑先掰碎流光锯齿刀的一幕,两人双眼齐齐一亮,男的低声说着什么,女的用笔飞快的在小本上记录着。

他们两个专门负责战器舱的维护,同时他们两个也是种种战器的研发人员,显然郑先掰碎流光锯齿刀对敌人造成大面积溅射攻击的一幕带给了他们新的灵感。

郑先一捏手中的流光锯齿刀刀柄,猛地一甩,内中的枯灭石粉瞬间狂喷出来,噗的一下在郑先身前形成了一道庞大的烟尘,裹挟住受到獠牙利齿伤害的十余个神兵,整片烟尘瞬即闪烁其骤亮的光芒,枯灭石粉在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力量。

就在此时,郑先背后遭受重重一击,砸碎了郑先身上最后的一块枯灭石,郑先嘴中喷出一口鲜血来,接着这股力量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烟尘之中,从数十头神兵包围之下钻了出来。

郑先背后的涡旋气囊被彻底砸坏,喷出的气焰明灭不定,最终彻底哑火。

没有了涡旋气囊提供动力,这一套高压喷气战甲非但不能带给郑先半点优势,反倒会成为郑先的坟墓,穿着这东西就像是背负着上百斤的沉重枷锁一般。

郑先冲出重围,背后的涡旋气囊猛地喷出一道气焰,随后哑火,这使得郑先头重脚轻,大头朝下一骨碌栽了出去,最后喷出的那道气焰的巨大冲击力使得郑先在地上接连滚了十几圈,好在高压喷气战甲上虽然没了枯灭石,但缓冲能力还有,郑先被战甲包裹,没有受伤。

郑先连忙以神经接驳的精神意念卸甲,高压喷气战甲从胸前裂开,犹如莲花般绽放,郑先从中一窜而出。

此时的郑先在一众神兵眼中,就像是被剥了皮的荔枝,鲜嫩可口,手到擒来!

郑先摆脱了高压喷气战甲的束缚,反倒自在了不少,他现在是C级修仙者的实力,没有了高压喷气战甲上面不断传输给指挥室的数据束缚,郑先完全可以将自己修仙者的力量发挥出来,虽然为了避免暴露不能以攻敌,但用来逃命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郑先深吸口气,往前疾奔,这些神兵不过是喽啰,和他们争斗绝对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好不容易脱出重围,郑先绝对不想再次陷入其中,那无力被锤击的感觉,郑先实在不想再体会一次!

然而,郑先刚刚奔跑出去数十步,脚底下猛地一绊一扯,好似水中泳者被水鬼扯住了脚一般,郑先身形不受控制的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