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五十九章 大笨蛋和小笨蛋

求票求收藏啊诸位!

——————

“小笨蛋,快跑!”

另外一个褪了色的寒冬,也是满地的积雪,在一个建筑工地内,一个十三四岁穿着一身破烂校服的大男孩狠狠地推了才十一岁的郑先一把,郑先抱着一袋子废铁一个踉跄险些摔倒,随后撒腿就跑。

身后的那个大男孩随即被冲上来的三个手持木棍的建筑工抓住,郑先至今依旧记得那大男孩被揍时的沉闷的咚咚声响,其中一个要来追郑先,结果被那大男孩死死拽住一只脚咬了一口,恼羞成怒的几个工人懒得理会郑先这个小不点,就这样郑先才从工地围墙的窟窿之中跑了出来。

那个时候的郑先没有勇气转身去救这个和他认识了一个月的被他称为大笨蛋的乞儿,听着大笨蛋哎呦哎呦的叫声,郑先浑身都在发烫,但是恐惧使得他连头都不敢回。

郑先一路惶急的逃出工地,钻回他和大笨蛋共同生活的地热井里,这是郑先还有大笨蛋这样的流浪儿最舒服的居处,为了这个居处,大笨蛋每周都要和其他的流浪者厮打一番,那个时候,郑先往往就在旁边帮忙,有时候冲上去就被一拳揍回来,往往大笨蛋还得照顾着这个小笨蛋,倒忙着实帮了不少。

郑先蜷缩在角落里面惊恐恼怒得颤抖不休,痛哭不止,愤怒的责备自己在关键时刻却独自逃走。

一直等到第二天天亮,小乞丐回来了,郑先至今仍然记得,小乞丐脸上洋溢着的那种胜利归来的英雄王者般的笑容。

但是小乞丐的一条腿断了,一只手被一根钉子钻透,抖索个不停,一个月之后,小乞丐死了,死在了那个冒着腾腾热气的温暖的地热井之中。

一袋废铁,买了一毛钱!

“小笨蛋啊,我恐怕是要去找爹娘了,以后你得靠自己了,对了,以后跟别人打架,一定要往死了打,不然别人就会把你往死了打……嘿嘿,就像我这样……”这是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句话!

郑先真正坚强起来,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候。

七年之前的事情了,陈旧得仿似隔世,然而,同样的一身校服,颜色和款式竟然可以那么的想象,大笨蛋和那个抱着擎天柱的小男孩似乎穿越了时空,在郑先面前一下重叠在一起。

郑先可以看着一个有着曼妙身材的年轻少女被切割死去,流光温热的鲜血而无动于衷,那是因为他见识过太多的翻脸无情,恩爱之中就能够给你一刀,挖心掏肝!对于女人,郑先有着一种天然的忌惮。

郑先却绝对见不得这穿着校服的少年被无辜杀死!

“我说过这个不是目标!指挥员叫你清除目标,可没有叫你杀这个孩子!”

“另外,我最讨厌别人叫我滚!”

郑先的话语根本就是诡辩,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确实是一个漏洞,或者说是给了指挥员一个宽恕郑先的借口,指挥员确实说了清除目标,但这个少年是刚刚被排除掉的目标,而在头盔之中,目标在另外一个方向,在城市的另一端!

这一句话说出来,双方都有台阶下,关键就看林副司长愿不愿意走上这个台阶。

夏青对于郑先能够这么敏锐的扑捉到这一句言语的漏洞,从而将自己从不利的局面之中生拉硬拽出来感到相当的机智。

猎神战士和指挥室之间经常会有冲突各种各样的摩擦,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猎神战士全是一群粗人,指望他们完全听话也是不可能,儿指挥员有时候也确实不近人情。

若是其他的指挥员的话,有了这个台阶,只要那个少年并不真的那么重要非杀不可的话,这件事也就这么揭过去,最多以后给郑先穿穿小鞋儿,但此时坐在这里发号施令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指挥员,而是夏青到现在都摸不清脾气的林副司长,而且林副司长刚刚才驱逐了一个猎神战士。

夏青不由得重新将目光放在林副司长的背影上。

林副司长没有开口,动都没有动一下,凝重得像是一座雕塑,夏青的一颗心不由得提了起来。郑先这个万箭穿心该死的家伙,怎么死都是好的,但是在这件事上,不应该死!

在夏青看不到的角度,林副司长的双目之中却满是感兴趣的神情。

偏执双目光芒越来越盛,忽然将受伤的手从嘴中拿出来,放在眼前,表情越来越烦躁,随后偏执将另外一只手也放在眼前,两只手摆在那里,缺少了一根小拇指的手立时看起来格外特殊起来,两只手放在一起异常的不协调。

偏执盯着来回看着,脸上的神情从烦躁开始变得开始神经质起来,甚至连郑先都不再理会,满地寻找自己刚刚被斩掉的手指,找到了之后往断指的地方粘,此时天寒地冻,朝阳未出,正是最冷的时刻,断指落在地上便开始发硬,热度全无,偏执粘上去微微一晃,断指就掉下来,如此三五次之后,偏执脸上烦躁得神经质的神情越来越强烈,终于,偏执将断指一丢,将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的小拇指塞进了嘴中,嘎巴一声脆响,竟然连带着高压喷气战甲在关节最脆弱处将那只小拇指生生咬掉!

偏执啊的一声惨叫,浑身都因剧痛而颤抖起来,噗的喷出一口血水连带着半截小拇指全都吐在地上。

这个时候,偏执再次将颤抖不止的两只手放在眼前,终于,偏执脸上的烦躁彻底消失不见了,露出舒爽的神情,犹如憋了一天终于找到了厕所一般,只不过这神情和剧痛掺杂在一起,叫人看起来狰狞别扭!

偏执吐出一股浓浓的血腥气,随后开启的面罩瞬间扣合。

此时郑先肩膀上的那只癞蛤蟆开始撞钟般的呱呱乱叫起来,当初满脸痘假装路过,要进攻郑先的时候,这癞蛤蟆便叫了好几声,使得本就看破满脸痘的诡计的郑先更多了一份警觉。

现在这癞蛤蟆叫得这般欢快,郑先觉得,这蛤蟆能够感受到别人的杀机戾气,倒不是这蛤蟆对他这个宿主多么友好,特意提醒他,而是这蛤蟆受到杀机戾气所摄,心头害怕,所以叫个不停。郑先甚至能够感受到肩膀上的癞蛤蟆在颤抖不休。

显然对面的这个偏执对于只会学声的癞蛤蟆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东西竟然怕杀机戾气?是不是杀机戾气就能够将其撵走?

“郑先我来杀,你们全都去杀那个小孩!给我活着将皮剥下来!我要当着这个该死的扫把星的面来告诉他,他究竟有多么无力!”偏执的话语并未屏蔽成办公室内部线路,任谁都能够听得真切。

郑先双眉微微一挑,收敛心神,十一个猎神战士若是一起出手的话,他还真就无法将其全部阻拦下来,无论如何他身后的那个小家伙都死定了!

郑先细长的双目微微一眯,在偏执的言语刚刚落下的一瞬间,身形猛地一转,伸手一捞,将少年捞了起来,继而身后的涡旋气囊猛地喷射出来,刹那之间消失在狭窄的胡同之中。

偏执重重的冷哼一声,第一时间追了上去,这场大雾雾气太重,各个办公室只开启了办公室内部的位置互动,所以诸个办公室成员之间彼此无法获取对方的位置。

偏执犹如一头出笼的猛兽一般发了疯般的寻找郑先,而郑先则好似钻入泥潭之中的泥鳅,彻底消失不见。

林副司长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来,看了看时间,他确实没有多少时间能够在这个事情上耽搁!

“夜莺,清除掉目标!”林副司长的声音响起,大屏幕上瞬间切换过来一个画面,画面上的是一个藏匿起来的小小身形,在这个身形旁边应该就是郑先,此时郑先将蛋蛋藏了起来,随后便离开,出去吸引偏执的注意力。偏执郑先一点都不怕,就像当初大笨蛋所说,打架的话一出手就要往死里打,郑先已经打定主意要将偏执埋葬在这一片雾气之中了。郑先埋葬不了偏执,偏执早晚会将郑先杀死,两根手指头的仇恨,是化解不了的!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简单直白到了这种程度!

郑先身形刚刚离开,这个应该是一直注视着郑先一举一动的夜莺,便开始朝着蛋蛋飞去,夏青此时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是,当初在水潭边上被生生撕成碎块的云重,那是怎么样的一场鲜血淋漓?

这个夜莺绝对是夏青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凶残、最可怕、最没有人性的存在。

叫夜莺去杀这个孩子,还不如叫偏执一拳将那个孩子的脑袋砸出一个窟窿来得好些。

眼瞅着画面距离那个惊悚颤抖的孩子越来越近,夏青不由得呼吸开始微微沉重起来,甚至开始抑制不住的咬起自己的肉嘟嘟的嘴唇。

眼瞅着夜莺已经到了少年面前,紧抱着擎天柱,蜷缩在大缸后面的少年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看着夜莺,这双眼睛,单纯而明亮,处处都写满了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