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五十七章 蛋蛋的乐观

“嗯?”夏青一愣,“那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难道这只是一场挑选泯灭战士的考核?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红薯存在?”

林副司长脸上露出认真的神情道:“当然不是单纯的考核,也没有必要考核,目标依旧是红薯,只不过这个红薯最是狡猾,犹如淤泥里的泥鳅一般,无论我做什么套子,他都绝对不会进套,没有人能够抓住他!但他最怕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叫做因果,我现在就是要用这个因来逼出他这枚果!能不能成,我也不知道,姑且一试吧!”林副司长扭转身子,重新看向大屏幕,不再说话。

夏青愣在那里,对于林副司长的言语,完全摸不着头脑。对于这个林副司长,夏青又多了另外一种看法。

……

一个说好听一点是长相奇怪,说难听一点的话,就是长相奇丑的孩子,正躺在床上抱着一个擎天柱呼呼大睡,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一丝不苟的认真完成的家庭作业。

这个家看上相当的简单,简单是好话,说直白点就是穷困,破破烂烂的东西一大堆,但真正值钱的叫人舒服的东西却一件都没有。

就连这小子躺着的那张八十年代才有的钢丝床,有一条床腿都是用砖头踮起来的!

好在这栋位于市中心的房子据说明年就要动迁了,一旦动迁,就意味着能够得到一大笔动迁款,这个简陋的家庭,说不定能够有翻身的希望。

小男孩从一个古怪老头那里花九毛钱买了一本书还有一块红薯,放学之后,兴奋的将这件事告诉父母,觉得自己这一次真正的碰到好人了!

结果自然是被父亲狠狠地揍了一顿,母亲也在一旁数落他!

“傻瓜蛋子,你脑袋里面装的是屎么?九毛钱就敢买人家卖给你的红薯,还敢吃下去?你不怕红薯里面有什么药么?迷晕了,就将你拐跑了,到时候把你卖到大山里面去,一辈子都找不到爹妈了!”

骂完这句话之后,他爹忽悠一下乐了起来道:“不过蛋蛋你长得这么丑,就算是拐卖到大山里面估计也没有人要吧?哈哈,幸好你随爹!像我!”

这叫做蛋蛋的小子显然继承了父亲的面容长相,若说这小子的长相能够去当笑星混一辈子吃喝无忧的话,那么他爹绝对有叫别人当哭星的潜力,注意,不是自己哭,是叫所有看到他的人哭,感动的哭泣。

世界上还有这么坚强的人,丑成这样竟然还能有勇气活下去!

看到他,想死的人瞬间就看开了,这个世界上再痛苦的事情也算不得什么了。

或许是因为这小子的娘还算正常人,稍稍将那天煞孤星的面部基因扭转了千分之一,所以,蛋蛋相对于他泣鬼神的爹来说才稍稍正常了一点。

要说这小家伙继承自己父亲最多的,绝对不是丑陋的面目,而是乐观!长成那样还能说出自己的孩子幸好随自己不怕被拐的人,内心的强大程度是无与伦比的!

叫做蛋蛋的小家伙挨了一顿胖揍和说教,依旧乐呵呵的工整认真的写完作业。

在长相不如意,家庭条件非常差的蛋蛋这里,能够表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优越的,就只剩下学习了!

学习完,蛋蛋将那本九毛钱买红薯搭售的秘籍翻出来,本来想当个稀奇看看书里面究竟写些什么,虽然明知道这本书里面不会有叫他变得比超人还棒的,能够打怪兽拯救世界的所谓神通,但毕竟是花钱买来的,不管贵贱直接丢了未免可惜。再说,蛋蛋家里穷得叮当响,少有的几本课外读物早就翻烂了,这一本不管是什么,他都不愿意放弃!

更何况,每一个小男孩心中都曾有过一个偶得奇遇从此纵横天下逍遥快意的梦想,这个小家伙也不例外!

哪知道蛋蛋从包*那本薄薄的书翻出来准本观瞧的时候,却发现这本书上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就连那画的非常粗陋的犹如一条蛇一般的人也都不见了!整本书皱巴巴的看上去犹如擦屁股用的草纸一般。

蛋蛋露出懊恼的神情,觉得自己果然是被骗了,那个老头当真可恶,连他这么穷的小孩都骗,不过蛋蛋随即露出一个笑容来,笑道:“不过这个骗子真蠢,那个红薯怎么也得两块钱,哈哈。”

蛋蛋笑过之后,忽然感到异乎寻常的疲累,简单脱了衣服,抖抖缩缩的钻进被窝,是以就有了现在这么呼呼大睡的情形。

拂晓之前,蛋蛋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张面孔之中满是惊悚的神情,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整床被褥都湿透了。

一场噩梦,醒来却完全不知道梦中究竟出现了什么。

蛋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抱紧了擎天柱,那张奇丑的脸上的惊悚表情逐渐平复下来,幸好是梦。

“没吓着你吧?”蛋蛋对擎天柱说着。这是面相丑陋的蛋蛋唯一的一个朋友。可惜他不会说话。

蛋蛋伸手想要打开床头的小灯,结果灯线一扯,灯打开了却黯淡得几乎没有多少光亮,还没有一根蜡烛来得明亮,而且灯光还一闪一闪的发出嗞嗞的声响,似乎电压不足。这老房子的老毛病了,据说线路有四十多年了,前几天还着火了,现在这个情形,蛋蛋倒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蛋蛋借着微弱的灯光,伸手去摸眼镜,但蛋蛋一愣,眼前的世界似乎并不需要眼镜,他从未将这个世界看得这么真切过,整个房间亮堂堂的,空气之中的灰尘都纤毫毕现。

一扇窗莫名奇妙的就在蛋蛋眼前打开了……

那清晰无比的世界只在一瞬间绽放给蛋蛋,随后整个世界都犹如吹熄的蜡烛一般,熄灭!

重新沉没在一片黑暗之中的蛋蛋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抓起黑框眼镜,戴上后发现窗外黑咕隆咚的,是一种蛋蛋从未接触过的黑暗,就像是一个狭小的空间被堵死了,不光将光亮遮挡在外面,连空气都不流动了,沉闷得叫人无法呼吸。

蛋蛋觉得有些尿急,穿上衣服,抱着擎天柱走出简陋的房间,来到更加简陋的外屋,这里蛋蛋的丑爹正和娘抱在一起,盖着厚厚的棉被呼呼大睡。

这房子就只有这两个屋,里屋密封比较好,暖和,外面大雪初降,到了晚上寒冷越加,所以里屋蛋蛋住,外面屋子虽然用塑料布封住窗户大门依旧处处透风,是以蛋蛋的爹娘住这里,两人睡觉的时候不抱在一起就觉得暖和不起来。

这是一个连住宿带做饭、吃饭于一体的狭小房间,墙壁上贴着斑驳枯黄的旧报纸,墙角湿漉漉的一大片,是雪化了渗透进来的,整个房间散发着一股霉味。

凡事就怕比较,和这里比较起来,蛋蛋那间简陋的小屋简直就是天堂了。

蛋蛋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小心下栓,推开房门。

蛋蛋无论怎么缓慢小心,那扇老旧的木门依旧发出一声凄惨的大叫。

“蛋蛋?”

蛋蛋妈一下就被惊醒了。

蛋蛋连忙道:“妈,我去上厕所。”

“小心点,穿上衣服了没有?别冻着!”蛋蛋妈嘱咐道。

蛋蛋哎了一声,道:“穿上了,穿上了!你快睡吧!”

蛋蛋不知道,这或许是他和母亲最后一次对话!

一阵冷冽湿淋淋的空气瞬间滚动过来,蛋蛋披着校服也不禁打了个寒颤,打开手电,敲了敲电筒才亮起来,朝着几十米外的旱厕走去。

蛋蛋胆子不大,但好在乐观,乐观的人多少都不怎么怕鬼,因为就算真的见到了鬼,乐观的人也总有安慰自己,叫自己放松的办法。更何况蛋蛋还有每次都坚定的陪伴着他上厕所的擎天柱在侧!

即便将手电上的开关调到最大,手电的光芒也穿不透一米之外的黑暗。

好在道路蛋蛋太熟悉了,贴着墙边走总能走到厕所,只是这空气也实在是太潮湿了,才出来不一会身上外衣就已经湿塌塌的了,地面上或许是因为这场大雾,雪地冻成了一个硬壳,走起来一步一滑格外艰难。

在蛋蛋的后面悄无声息的缓缓降一个人影,一个浑身铠甲的古怪东西。

“目标排除!”这一次排除目标的是郑先,因为这个目标闪烁起来的时候,正好就在郑先脚下,这么近的距离,郑先想不看看都不成。

蛋蛋的背影传回指挥室,画面虽然模糊,但依旧可以辨别出这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十四岁的孩子,当然不是红薯!

郑先身形缓缓在蛋蛋身后升起。

不过随即就有一道极光穿透重重雾气,犹如一道流萤般窜了出来,朝着蛋蛋直直射了过去!

郑先双目瞳孔猛地一缩,背后的涡旋气囊轰的嘶吼一声,全力绽放。

在那道枯灭极光射中蛋蛋后背的一瞬间,郑先将蛋蛋给推飞出去。

咕咚一声,抱着擎天柱的蛋蛋一头撞在墙壁上,脑袋没破,但却暂时昏死过去,手电在空中翻滚了几圈之后咚的摔在地上,开始不断闪烁起来。

郑先扭头看向开枪的那几个猎神战士,十一个人,不是排行第三的第四办公室就是排行第六的第二办公室!

随即,对面传来的声音告诉郑先来人是第四办公室的猎神战士。

“郑先,让开,这娃娃说不定也是修仙者!”郑先的头盔之中传来一个有些阴柔的声音。

“这只是一个小孩,不是修仙者!”郑先开口道。

“万一要是呢?蚊子腿儿再小也是肉!我第四办公室现在正缺业绩冲击第二的位置,你让开!”那阴柔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冷笑。

显然,第四办公室是抱着错杀一百不放过一个的念头,不知道之前清除掉了多少个平民目标!

“别人我不管,这个孩子我说不是就不是!”郑先手中的流光锯齿刀微微一摆!

郑先这边是公开的对话,是以所有的猎神战士都听得到,包括指挥室之中。

眼瞅着两个办公室又出现了对持的局面,林副司长这一次没有皱眉生出什么不满来,而是以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忽然开口道:“第四办公室,彻底清除掉这个目标!”

————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