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五十三章 老头红薯

第五十三章老头红薯

刀鱼迈步进了办公室之中,脸上的伤疤便开始突突跳动起来,整个面容都狰狞起来。

一屁股坐在宽大的金属桌子前,在旁边就摆放着上面还带着焦糊肉块的烧烤炉。

旁边的一个个子不高,脸上星罗棋布有着不少青春痘,看上去二十四五岁长得猥琐至极,衣着更是邋遢,一看就是每个星期都要买十几卷手纸下几百GAV的宅男,开口道:“主任,那个该死的家伙杀了云鸠,咱们怎么办?”

旁边两个猎神战士也围了过来,一脸的阴毒,显然就等刀鱼开口,他们就去找郑先的麻烦!

刀鱼闭上眼睛,直到脸上的伤疤不再突突跳动了,才重新张开双目道:“我和那小子有赌约在前,就叫他活到年底,到时候再仔细炮制他,给云鸠张怒他们几个报仇!”

一脸青春痘的男子一脸不甘心,开口道:“主任,我看那些大神们的小说最大的收获就是一定要杀伐果断,别人碰你手指一下一定要杀他全家,别人碰你女人一下一定要灭他满门,别人要是杀了你的朋友,那还不将他们的星球都灭掉?现在云鸠被杀了,这口气咱们绝对不能忍!应该马上冲出去操翻郑先!没有全家可杀就将他凌辱至死!”

刀鱼微微皱眉,扭头看了满脸痘一眼。

旁边的一名猎神战士连忙扯了满脸痘一下,满脸痘满脸激愤的道:“桂圆你拽我干嘛?我说错了么?杀伐果断!必须杀伐果断!”

桂圆是个长得胖胖的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面团一样,浑身上下哪里都是圆滚滚的,好似丢在地上立马就能够自己滚开一般,小眼睛小嘴犹如面团上撒的芝麻似地,天生有一种喜感。被满脸痘一吼,桂圆却还是不断扯着,满脸痘。

满脸痘吼完,扭头看向刀鱼,双目一触,满脸痘立时好似被什么东西捏住了脖子一般,整个人都蔫了,本来还要吼几句杀伐果断,但终究没有吐出一个字来。整个第三办公室随即陷入压抑至极的沉默之中。

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后,第三办公室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两位猎神战士,其余的办公室的成员除了及特殊情况的也基本上都到齐了。

刀鱼还有所有的处于猎神办公室之中的猎神战士们的蓝牙耳机尽皆响了起来。

“战器舱已经开启,请穿戴装备,准备出发!”

“这声音总是那么甜,就是不知道真人长得怎么样!”一脸青春痘的猥琐青年舔了舔嘴唇吃吃的笑道。

桂圆对于这个刚刚还吼叫着杀人全家气得上蹿下跳,现在听到个女子声音就能够立马撸一炮的死宅感到万分无奈。

负一层总计八个猎神办公室,除了第二办公室已经变成遗迹,那扇门几乎永远不会打开外,其余的七个办公室的大门一同开启。

一众猎神战士此时脸上的嬉笑神情都已消退,剩下的就只有专注和认真,对于他们来说每一次出发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但同时也是一次玩命,玩不好的话,就再也回不来了,那个时候金山银山全都变成空。

这一次全员召集,肯定是大业务,但大业务代表的除了丰厚的酬劳外,还有更大的风险,没有任何人会认为出动的人多,就没有危险,没有任何一个猎神战士想要走出去再也回不来,从现在开始所有的猎神战士都尽量不去多说一句话,不去多做一个无意义的动作,他们要保持自己最佳的战斗状态,去面对即将到来的大收入大风险。

郑先独自走进空寂的战器舱,自从佟郐死后,每一次走进这里,郑先的感觉都好似走进了一座冰冷的坟墓之中,看着原本承载着佟郐的高压喷气战甲的仓位现在变得空空如也,郑先微微摇了摇头,舌尖上的尚未完全舒展开来的干硬苦丁散发出来的苦涩味道又浓郁了几分。

在一片空旷的回音之中,郑先站在了仓位之中,随即高压喷气战甲开始自动穿戴到郑先身上。

穿过那狭长的管道,郑先从城市边缘的山区之中钻了出来。

此时这里汇聚了近五十位猎神战士,一排排的猎神战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上去就颇有气势。

整个业务六司之中死了十几个猎神战士之后,就剩下五十九个猎神战士,这里汇聚的有四十九位,剩下的都是手头上有着绝对不能脱手的任务的,尤其是在猎神办公室之中排行第一的第五办公室,全员十名,但是现在只来了两名,几乎就是来打酱油的,不过其他办公室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第五办公室行事从来都神神秘秘的,有些时候甚至接连一两个星期都很少看到第五办公室开门。

业务六司的地下二层,指挥室之中,林副司长坐在那面最大的屏幕前面,桌边放着一杯略烫的白开水,这是夏青自作主张放置在那里的,口味清淡如林副司长这样的家伙,想必是喝不下咖啡或者其他饮料的。

果然,林副司长对于这杯水没有半点排斥,捏起来便喝了一小口。

夏青透过屏幕可以清楚的看到四十九位猎神战士一字排开,其中最扎眼的还是要说郑先了,因为那身两年前的破旧高压喷气战甲实在是太容易辨识了,伤痕累累不说,原本亮丽的漆膜现在全都发乌没有半点光彩,不过这倒是给郑先增加了一点厚重感,别人都是亮光面的,就他是亚光的!上面郑先还有郑先之前中弹的弹孔,整个就是一群王子之中的乞丐!

再加上郑先独自站在一个角落之中,任何人都对他避而远之,生怕被扫把星的晦气扫到有出没进,有去无回。要不是这一次全员出动的话业务定然不小的话,恐怕没有谁愿意和郑先这个扫把星一起行动。

负二层的指挥员们碍事不断将这一次行动的位置还有诸多信息发送给猎神战士,不过这一次四十九位猎神战士并未直接飞到目的地,而是先飞到了一处隐蔽的军事基地,这里有一辆运输机停在草坪上。

四十九位猎神战士面面相觑之后,分别走入运输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经济的省钱的好办法,四十九个猎神战士一个个长途跋涉所费糜多,这样整体行动花费就少太多了!

但不能自己飞遁而是被关在这么一个狭小的铁盒子之中的猎神战士们尽皆感到不大舒服,犹如原本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生命,现在却被别人握在了手中一般。不过能够出现在这里的家伙都是吃过苦中苦的,虽有些怨气但也没有什么怨言。

原本以为政府的倡廉风气只在官场上有用,没想到现在也蔓延到了他们这里,几个实在爱说话的猎神战士窃窃私语,最担心的还是以后赏金会不会变少。

郑先并不在乎这些,此时的他正在不断的翻阅这一次的目标的资料。

资料其实非常简单,手绘的一张一个缺了好几颗牙的老头的画像,名叫红薯,简直就是个莫名其妙的名字,怎么不叫地瓜?

剩下的就是强调这个老头狡猾的文字,叫郑先感到诧异的是,简短的介绍之中只是强调这个老头狡猾无比,却并未介绍这个老头的实力如何,究竟是B级还是A级修仙者这些统统没有。

甚至连这个老头的*资料都没有一点。最后还不忘强调一句,不管这个老头说什么都不要听,不要信,最好完全不要和他有任何对话。

这对于每一次出击前都能够得到目标非常详尽的资料的郑先越发感到这一次的任务的不同寻常之处。

尤其是最后那一句必须活捉,更是郑先从未有过的经历。

在猎神办公室所办的业务之中,修仙者是可以随意杀死的存在,甚至私下里怎么践踏都没有关系,从未有过不能杀的说法。

其余的猎神战士也察觉到了这次任务的不同寻常之处,原本还窃窃私语的几个也都闭上了嘴巴,飞机封闭的机舱之中沉寂一片。

四十九个猎神战士一言不发,足足四个小时之后,头盔之中终于传来新的指令。

机舱的大门在空中开启,骤冷的狂风席卷整个机舱!

郑先和一众猎神战士先后从飞机之中跃出,在空中略微悬浮,四十九个猎神战士先后开启涡旋气囊,排列成一个相对松散的队形,只有一个高压喷气战甲相当破旧的猎神战士被排除在队形之外孤零零的尾随在后。

此时正是凌晨太阳尚未出来的时刻,头顶上月光明亮。

在他们前方不远就有一座规模不算太大的被积雪覆盖的小县城,夜视仪之中,这个县城看上去还比较落后,最高的建筑也就只有市中心的一座十五层的金字塔般的楼房,其余的建筑看起来都是八十年代兴建起来的那种外观几乎没有区别的筒子楼,街路上还能零星见到骡马车来去。

这县城的地图已经传输过来,县城所在的位置地势犹如盆地,四周群山环绕,只有一进一出两条道路通往县城外面,不过已经开山凿洞打通了火车隧道,是以交通面前还可以。

六横六纵十二条主街路将整个县城切割成零碎的小块,其余剩下的就是犹如毛细血管般的小路了,整个县城有人口四万左右,这样的县城,基本上没有晚间娱乐设施,尤其是现在已经凌晨,再有一两个小时天就放亮的时刻,街路上的车辆非常少,行人就更少了,零星有几个醉汉歪歪斜斜的边走边滚,就连街路上的路灯都是非常昏暗的,远远望去,简直就像是一座没有半点活力的死城一般。

四十八名猎神战士深吸口气,朝着那座城市疾飞过去。

郑先独自落在后面。

在靠近县城的边缘地区,整个县城越发清晰的时候,一个猎神战士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我擦!这回还真是大阵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