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五十二章 弱肉强食

郑先沉思片刻,这种全员出动的事情定然是一笔大买卖,至于买卖没有做成,自然什么原因都有,否则业务六司不会这么大动干戈的召集全员出动,要知道一个猎神战士进行一次远距离长途攻击,至少需要耗费十万元,猎神办公室全员出动,这一去一回的消耗至少也在五百多万上下,这还不算真正开战的消耗。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同样适用于猎神战士,光是流光锯齿刀还有高压喷气战甲的磨损费用都高得惊人,更不用说那堪比天价的枯灭石的消耗了,这种高科技化部队的消耗一算账的话,绝对能够吓死人,一般的小国根本支撑不起来,真碰到棘手的问题只能找大国求助,郑先就参与过一次周边国家的巫师清理活动,那一次第七办公室死了一个伙伴。

顶着这样的巨大消耗,还要全员动员,这笔业务的规模自然可想而知。

郑先想要留在业务六司,最缺的就是成绩了,眼前就是一个天大的捞成绩的好机会。

至于郑先的伤势,因为有之前郑先和刀鱼打赌的事情作为铺垫,他郑先为了业绩勉强前往也不是不可以,反正郑先的子弹伤害虽然严重但都并不致命。

另外郑先肩膀上还蹲着一只癞蛤蟆,郑先一直想要尝试一下抗魅药水还有固魂水对这东西有没有用处,苦于没有资格进入战器舱,只好作罢,现在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郑先左思右想,无论如何都找不出不去参与这次行动的理由,当即走出卫生间,将身后背着的网球袋寄存在商场之中的那种较高的储物柜中,将条码用手机拍下来,随即撕碎丢掉,打车重回业务六司。

郑先到达国家宗教事务局的时候,正有不少猎神战士在陆续朝着这边赶过来,对于大业务,这些刀头舔血的家伙有着天然的兴奋感,因为大业务就意味着高收入,虽然有过白跑一趟的前车之鉴,但依旧不会有谁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不过他们看到郑先出现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一个个兴奋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这扫把星不是中枪了么,怎么竟然也巴巴的跑来了?为了业绩不要命了?哦,也对,他和刀鱼打过赌,年终考核一旦输了将死得很惨,也就等于没命了,现在是应该要好好拼命。不过单枪匹马想要干掉整个第三办公室的业务量,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刀鱼那句话说的不错,一只上了岸的泥鳅再怎么挣扎都不过是给大家增添一点笑料罢了。

现在还在地面上的阳光世界,走下出租车,所有的猎神战士都假装不认识彼此,没有任何眼神交流,平静的走进国家宗教事务局的办公楼,看起来就像是来国家宗教事务局办事的人员,好在国家宗教事务局还算较有规模,多十几个人在这里出现,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郑先走在出出租车,后面一辆奔驰吉普猛地刹住,发出一声尖啸,从车上走过一个人来,这人比郑先高了大半头,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杀机,郑先不必回头都知道来的是谁——刀鱼!

整个猎神办公室排行第二的主任,身价自然丰厚,足以维持刀鱼过上非常富足的生活。

“你杀了云鸠!”一高一低的两人并行在路上,其余的猎神战士不由得都放慢了脚步,不经意间距离两人远远的,不过一双双眼睛之中都有着玩味的神情。

“是他要杀我,运气不好,被我随手宰了!”郑先脚步没停,甚至没有看身边的锋芒如刀的刀鱼一眼。

“对了,他要我传话给你,一定要想办法为他报仇,不然他死不瞑目!”郑先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来,终于扭头看向刀鱼。

刀鱼眼中杀机滚滚,指尖之处有骨骼发出的咯咯声响传来,最终刀鱼深吸口气,咧嘴露出一排森白的牙齿道:“我真后悔和你打赌,不然我现在就可以将你的脑袋拧下来,将你身上的肉一条条的撕下来蘸着酱油吃掉,味道一定非常不错!”

郑先细长的眼睛微微一眯,嘴角笑意更浓,轻蔑无比,这种轻蔑绝非作态,而是一种真正的居高临下的蔑视,哪怕郑先看着刀鱼需要微微抬头仰视,但给刀鱼的感觉却犹如一头大象在看着他这只渺小的站在树尖上的蚂蚁一般。

刀鱼一愣,不置一言的郑先已经走进了国家宗教事务局。

刀鱼看着郑先的背影双目不由得微微眯了起来,今天的郑先叫他看不明白起来。

“就叫你活到年底,我倒要看看你能给我翻出什么样的风浪来!”刀鱼吐出一口浊气,也走进了国家宗教事务局。

地下负一层的猎神办公室之中,此时这里热闹无比,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事是云鸠被杀了,另外一件就是全员召集的任务,这种全员出动的大业务,即便是对于业务六司之中有着七八年经历的老人来说也相当的新鲜,大家都在揣测这次目标的情形。

观点有所分歧,一方面认为有A级修仙者出现,需要他们协力作战将其擒杀,但另外一方面则认为这根本不可能,上次那个A级修仙者杀他们这些猎神战士犹如蝼蚁一般,业务六司没什么必要放着最终战甲泯灭战士不用,而叫他们去送死填坑。

这些猎神战士认为应该是又发现了一个修仙团伙,就如郑先当初杀的那三十多个修仙者的团伙一般,所以才需要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出动。

绝大部分猎神战士都对后面这个推测持肯定意见。在这些猎神战士眼中,林副司长刚刚上任,一定是想要烧几把火,搞几把大的,反正猎神战士死了,是臭虫的责任,而有了大的功劳,则是这位新上任的中法混血的副司长的功劳,此时一众猎神战士有不少后知后觉,终于明白为什么将臭虫这样一个毫无用处的混蛋安排在负一层左副司长了,原来就是个顶雷的!

郑先杀了云鸠,这件事早就已经炸开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猎神办公室总共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这样的消息犹如平地惊雷,捂着耳朵都震得脑仁疼,那个会不知道?两个消息一前一后几乎同时出现,使得一众猎神战士惊喜无比。同类相残本是一件惨事,但在业务六司之中,就是个弱肉强食的黑暗地带,自己人被自己人杀死只有幸灾乐祸,而自己人被修仙者杀死才会激发他们的同仇敌忾,那才是真正的兔死狐悲。

猎神办公室的诸个大门平时都是紧闭的,只有有人进出时才会开启,这一次估计是猎神战士们实在是太兴奋了,是以八个猎神办公室除了已经空无一人的第二办公室还有郑先的第七办公室紧闭大门外,其余的六个大门全都敞开着,有些在门内讨论,有些则站在门口互相攀谈,虽然办公室之间彼此是竞争关系,但私下里关系好的,即便不是同一个办公室一起喝喝酒吹吹牛也无伤大雅。

有人喜欢独往独来沉默寡言,就会有人喜欢热闹嘴贱多言,猎神战士们也是这般。

此时站在门口攀谈得热闹兴奋的猎神战士忽然一静,因为一个人从电梯之中走了出来,随着这个人的脚步,每经过一个办公室,原本热火朝天的办公室内便瞬间变得静寂起来,这个人的脚步走到那里,那个办公室便由火热变得冰冷,尤其是走到第三办公室的门口的时候,第三办公室的三名猎神战士更是以一种杀人的目光盯着这个身影,直到这个身影走到第七办公室,打开第七办公室的大门,进入其中,关上大门之后,这静寂依旧维持了数息时间。

随后原本静寂的六个办公室瞬间炸锅了!

这个扫把星怎么也来了?

中弹了难道不要躺在床上等死么?

他不是刚刚杀了云鸠么?

难道一点都没有受伤?

他这个时候来难不成也想要参与全员召集?

那岂不是团灭的节奏?

刚刚炸锅的五个办公室忽然之间再次寂静下来,因为电梯之中又走进一个人来,刀鱼。

所有的猎神战士都盯着刀鱼,第三办公室的三个猎神战士立时迎了上去,刀鱼没有开口,径直走进了第三办公室之中。

随着第三办公室的门关上,其余的五个办公室再次炸锅。

第三办公室在整个猎神办公室之中位列第二,原本总计有十个队员,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手段不俗的存在,最重要的是,这些队员彼此磨合已经形成了默契,并且各有分工,彼此配合能够发挥出远超出十个人的力量,但现在前前后后死掉了公母双狮,张怒和云鸠,外加吴峰还有火光,总计十个人的办公室现在死了四个,几乎等于死掉了一半,实力上的损耗极大,今年第三办公室靠着前十个月的成绩应该还是第二,明年估计就要跌到第五第六,成为彻底的昨日黄花了,就现在猎神办公室的人员补充速度来说,想要翻身估计再无可能了。

年终总结可不仅仅是对那些成绩垫底的办公室的惩罚和督促,对于那些成绩优异的办公室还有着非常丰厚的奖赏,并且不光是金钱奖励,还有诸多先进的装备,那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其他的办公室们已经开始琢磨着怎么样能够拿到第三办公室的那份份额!

尤其是排行第三的第四办公室,更是觉得自己已经将第三办公室的那份年终厚禄揣进了兜中,他们整个办公室都用一种玩味的神情看着第三办公室的那扇紧闭着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