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五十一章 全员召集

今天尽力三更,不成的话,明天必然补上!

——————

云鸠似乎一下变轻了,从什么东西之中猛地解脱出来,钻出来,飘飘然的悬浮在空中,诧异之下云鸠看到了叫他魂飞魄散的一幕,就见郑先按着他的脑袋狠狠地撞在墙壁上,犹如一颗西瓜从楼顶上跌落地面一般,鲜血飞溅,白色的脑浆粉色的骨头涂满大般墙壁,那双他引以为傲的桃花眼此时从郑先的指缝生生挤了出来。

是真正的魂飞魄散,云鸠感到自己在不住的崩解,他拼命的想要维系自己的状态,但最终被四周的风气一卷,撕扯成七八块,犹如烈日下的薄冰一般,倏忽间消失无踪。

郑先松开那半颗脑袋,任由云鸠的尸体贴着墙壁缓缓滑落。

郑先蹲下身子,在路边上的雪坑之中用雪洗手,随后在云鸠的那身价格昂贵的衣服上仔细擦着手。

此时的郑先冷漠的就像是一条孤狼,擦干净手后,郑先不忘将那把流光锯齿刀给拾了起来,郑先原本一直都想要藏起一把流光锯齿刀,但想要将流光锯齿刀据为己有实在是太难了,毕竟这东西一个是不好从业务六司里面携带出来,更重要的是战器舱对流光锯齿刀看守的比较紧,有着严格的核对程序。

两年的时间,郑先只私自留下了一把短刃般的流光锯齿短刀,结果还被佟郐借走了,现在佟郐死掉了,这把短刀就不用再想找回来了。

不过现在这把标配的流光锯齿刀被云鸠给送上门来了。郑先将流光锯齿刀放在眼前仔细观瞧了一下,这流光锯齿刀杀鱼齿般的刀刃是崭新的,而刀身则陈旧的很,应该是淘汰后被云鸠弄出来的。不过这并不影响这把流光锯齿刀的性能。

郑先和云鸠动手的时间非常短暂,除了郑先在墙壁上撞碎云鸠脑袋外,并未发出什么太过激烈的声响,这小巷子里面居住的都是外来打工的出租户,现在这个时候在家的本就很少,应该不会惊动什么人。

郑先本来可以吞掉云鸠的生机之力的,但略作考虑之后,便放弃了这个念头,风险太大了,一个普通人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未必会有人关注,但一个猎神战士忽然不见了,绝对会引起整个业务六司的注意,倒不是业务六司多么关注猎神战士的生死,而是因为猎神战士掌握着一定的机密,这些机密是不能对外泄露的,所以猎神战士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至于云鸠的尸体,郑先根本懒得去处理,这种业务六司内部的事情善后小组会来解决的。

不过郑先想了想后,还是随便翻了翻云鸠的衣兜,从*钱包找出来,将现金全部抽走,随后,郑先看了看钱包上的那张张怒和云鸠在一起的合影,张怒那人形大缸搂着云鸠的脖子,双方脑袋凑在一起开怀大笑,照片温馨无比,不过这些已经是过去了!

郑先将照片从钱包之中抽出来,将钱包随意的丢在地上,这也算是帮助善后小组做出一个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图财害命的假象,至于那颗在墙壁上撞烂了的脑袋确实有些太过骇人,就得靠善后小组自己发挥惊人的想象力了。

郑先从墙后找出云鸠专门用来盛放流光锯齿刀的网球拍袋子,这个袋子其实比正常的网球拍袋子要略微长了一些,但没人会计较这一点的差距,所以背在身上隐蔽性相当高,除了那些变态外,没有人会觉得网球拍之中会藏着一把刀。并且拉开拉链,内中却是有一个网球拍,流光锯齿刀是藏在网球袋的夹层里面的。

郑先将流光锯齿刀放入其中,拉上拉锁,背在背后,顺着那一线阳光走出开始有血腥气不住散发出来的小巷,背后是鲜血涂满的墙壁。

杀一个人,对于这个城市之中活在阳光之下的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天一般的大事,但对于郑先这样生活在阴影之下的存在来说,就简单得多了。尤其是这种没有特殊的破坏和目击者的事情,就更简单了。越是灿烂的阳光,下面越是藏着浓郁的阴暗漆黑。

郑先仔细检查了下自己身上,除了外套衣角处有一滴细小的鲜血外,其余的并没有什么异常。

但经过这么一番杀伐之后,郑先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再去道观了,刚才那蛤蟆在郑先面临危险之前,叫了一声,等于是给郑先提了个醒,郑先忽然觉得这蛤蟆或许并非完全只是会恶心人而已。

郑先背着流光锯齿刀走出小巷,将手机拿出来,拨打了1008606,后面加上了一个9,是善后小组的直播号码,随后郑先输入一个十七位的密码,不需要通话,只要接通这个电话,密码验证正确,善后小组自然会定位郑先手机的位置,同时会有专人赶来,在事情尚未扩大之前控制事态。

往后的事情完全不需要郑先操心了。当然,业务六司里面估计还会有一番事情发生,杀了云鸠,第三办公室的那帮家伙未必就能忍下这口气。不过郑先反正已经和刀鱼他们闹翻了,也不怕事情变得更大一点。最难缠的反倒是臭虫估计又要大发雷霆了。

其实得到了这么一把流光锯齿刀的郑先,此时的心情非常之好!杀了云鸠对于有着阴暗过去的郑先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并且,这一战郑先终于初步了解了自己的实力在修仙之后究竟成长了多少。

那云鸠平时总是被人形大缸张怒的光辉笼盖,不怎么出色,这一番搏杀之后,郑先才知道云鸠的实力丝毫不逊色尚未修仙的自己,别的不说,那把刀确实使得凛冽飘忽,是真正的杀人刀,而现在郑先并未完全动用全部实力,在对方偷袭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将其杀死,可见实力增长到了什么程度。郑先现在甚至有些手痒,想要找个人来试刀了,唯一可惜的是,郑先接触过的修仙者每一个都有一种甚至数种神通手段,唯独他郑先就只有一个身体恢复能力比别人强大些的神通,实在是遗憾得不得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吃面,心情好的时候更要吃面!

没多久郑先已经坐在了本斋面馆,出乎郑先意料之外,马本斋不在,不过后厨的那个膀大腰圆的抻面师父还在,吃碗纯粹的马家面问题不大。

郑先要了两碗牛肉加蛋面,马本真今天没有上课,或许是因为马本斋不在的缘故,原本包的犹如粽子一般,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她,现在将那厚厚讨厌的围巾全部摘了下去,露出白皙的脖颈,挺翘的鼻梁,还有有些肉肉的正在发育的胸脯,摘下面纱的马本真是个非常文静的女孩,双手端着食盘,将牛肉面放在郑先面前。

郑先和马本真从来都不熟,是以点了下头后就低头呼噜噜的吃面,丝毫没有注意到马本真看着他的肩膀迟疑了一下。

清汤上泼上辣子,浇上陈醋,红油油的一大碗,真想再吃两碗,但郑先还是克制了自己的食欲,一次吃上四碗,实在有些惊世骇俗,被当成是猪精转世就不妙了。

虽然尚未吃饱,但郑先还是走出了这家本斋面馆,一边走一边有些无奈的道:“我说,你不要总是舔我的脑袋成不成?”

“呱呱!”癞蛤蟆坚定的拒绝了郑先的无礼要求。

郑先正准备回家,这个时候上衣兜里的手机欢快的响了起来,郑先扫了一眼,1008606,业务六司的专用号码。

郑先现在的状态在业务六司之中,应该处于正在养伤的状态下,毕竟被三十多个修仙者乱枪扫射,中弹数处的郑先不修养一个月根本无法回归,甚修养一个月都算是非常快的了。

在这种时候理应收不到业务六司的任务电话,郑先惆怅的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这电话估计是和刚才杀死云鸠的事情有关,算计着时间这个时候善后小组应该已经开始将事情汇报到臭虫那里了。郑先准备接受一顿咆哮,但接通电话之后,发现传过来的竟然是一系列的声码,而不是臭虫的吼叫,这种情况一般是有任务传递过来了。

郑先连忙走进一家商场,钻进卫生间里,将专用的声码解码器插在了手机听筒上,随后接通电话。

声码解码盒子上面立时破译出一条条的信息,内中出现了一个缺了不少牙齿的寒酸老头的手绘肖像,看得出,画的水平挺高,栩栩如生,那张猥琐的面容叫人一见难忘。

郑先以为又有什么修仙者出现,这老头看上撑死去也就是个D级修仙者,但看到任务召集信息之后,郑先的眉头不由得皱起,这一次召集的竟然是全员。

郑先进入业务六司,只经历过一次全员召集,那时候佟郐尚未加入业务六司,郑先也不过刚刚入伙,那时的郑先还是一颗熠熠夺目的新星。

不过那一次任务相当神秘,就连他们这些参与者都不知道任务的真相,他们跑到沿海一个小城市之中堵住了数十条街道,最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退走了。原本大家都以为碰上大业务大买卖能够打捞一笔,最终全都白跑腿儿,为此不少家伙骂骂咧咧的一路,听得郑先耳朵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