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五十章 阴风刀

第三更!

——————

长刀加身,郑先根本来不及多想,流光锯齿刀这东西郑先再熟悉不过了,抛开流光锯齿刀刀刃上能破万法神通的枯灭石粉不说,光是锋锐程度都吓人,一刀斩下来钢铁都能够切成两半,根本不能与其正面对抗。

至少郑先到目前为止除了那A就修仙者的手掌外,还不知道什么东西能够抵挡流光锯齿刀的锋芒。

若是平时郑先说不定早就能够察觉危险,未必会如现在这般迟钝,等到长刀加身才能发觉,反倒是现在修仙之后,灵觉提高不少,自认为方圆十米之内全都在掌控之中,郑先的谨慎之心反倒收缩回去了,灵觉再高,丧失那一份谨慎小心,也就成了无源之水,这一刀给郑先牢牢的敲了一记警钟。

杀机炸起,郑先猛地侧身一转,流光锯齿刀的锋锐刀齿几乎擦着郑先的肩膀划过。

此时郑先在流光锯齿刀拉出的白练之后看到了来人的面目。

一张男生女相,有着无比嫩滑却满面阴鸠森寒的面孔,是有着一双出奇妖娆的桃花眼的云鸠。

云鸠和人形大缸张怒是第三办公室出名的一对攻受,号称公母双狮,出了名的难缠,睚眦必报,不易招惹。

没有穿高压喷气战甲,没有带头盔,除了流光锯齿刀外没有携带其他任何装备,郑先瞬间做出判断,随后感知游走,观瞧四周,确定并没有其他的猎神战士存在,从而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至于这把流光锯齿刀,想必是云鸠偷偷藏匿起来的,就如当初郑先从业务六司里面藏匿生机镇痛液一般。

“云鸠,你想干什么?”郑先沉声喝问道。

云鸠桃花眼种冷芒炸起,一摆手中斩空的流光锯齿刀,流光锯齿刀在空中走出一个V字形白练,由下劈改成上撩,直攻郑先的裆部。流光锯齿刀两面全是狼牙般的锯齿刀刃,电锯般的旋转拖动,所以两面俱能伤人,这一刀足以将郑先的身子从裆部生生撕成两半。

这一刀凌厉刁钻,郑先若非已经进入踏海境界,无论是速度还是体力方面都高涨数倍的话,还真就相当难以应付。

业务六司的猎神战士哪有一个草包废物?每一个手底下都有不凡的本领,惊人的艺业,哪怕是这个看上去娘娘腔腔的受。

郑先无奈之下,身形继续向后一纵,再次避开这一刀,依旧避得惊险,这么近的距离下,骤然爆发的近身搏杀,即便是郑先的生机之力远超常人,一时间也处于被动状态,无法发挥出自己的本事来。

“扫把星,你害死了张怒,难道我不应该来找你算账?张怒那家伙最受不了孤独,此时在地下定然寂寞,我送你下去,好叫他在阴曹地府之中多点荤腥玩乐!也不枉我们夫妻一场!”阴鸠的声音犹如冰刀划过皮肤一般,钻进郑先的耳朵里,刺得郑先脑仁微痛!

更重要的是,云鸠手中的那把刀如影随形,鬼魅般的再次贴近郑先的脖颈,这一次就连郑先都无法察觉这一刀的来龙去脉!

前面两刀不过都是铺垫罢了,能够杀了郑先自然最好,杀不了也没有什么,为的是将郑先不住逼退,直到这个角落之中,再无退路为止,而这最后一刀才是真正的叫郑先无路可逃的追命刀。

说起用刀的手段,在整个业务六司之中首推刀鱼,其次就是这个男生女相有着一双桃花眼的云鸠了,刀鱼的刀惨烈雄霸,直来直去杀人不眨眼,这桃花眼的刀则阴柔刁钻,来去无踪犹如魅影,在猎神办公室私下里有阴风刀的美誉,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郑先闻言整个人瞬间放松下来,只要不是他的修仙者的身份暴露了就好。

当然,近在咫尺的那把无坚不摧的锋锐长刀还是激得郑先脖颈上生出一片片的鸡皮疙瘩来,修仙者并非是专业的杀人者,即便因为修仙多了神通肉身强大远超常人,也未必就是云鸠这种在杀人技术上上有着专业造诣的存在的对手,幼童手中的手枪未必比得上军人手中的短匕。

这一刀称得上是尽显风流,阳光下炸起的刀芒映照得整个小巷都是一亮,在狭窄的小巷之*郑先逼迫得再无退路躲闪的余地。

此时此刻,在生死之间,郑先浑身上下的生机之力猛地调动到了极致,郑先感觉四周的一切都在一瞬间放大清晰起来,继而四周的一切又马上模糊远去,甚至消失在郑先的世界之中,而那把流光锯齿刀则加倍清晰放大起来。

在郑先的一切感知之中,此时就只剩下这一把刀。

流光锯齿刀上飞快旋转的链条刀齿一格一格的缓缓转动,枯灭石粉沫在空中震荡扩散,犹如薄雾一般散逸开去,每一个细节都清楚无比。

郑先不经意的便伸出双手,十根手指朝着那近在咫尺的刀刃抓去。

若是在平时,这绝对是一个送死的举动,面对无坚不摧的流光锯齿刀,伸手去抓也就是那只黑山关闭关数百年刚刚出关的A级修仙者才能做出来。

但深知流光锯齿刀的可怖之处的郑先还是那样伸出了双手。

叮的一声脆响,郑先的后背咚的一下撞击在身后的坚硬砖墙上,在郑先还有云鸠双双讶异的目光下,那把流光锯齿刀竟然被郑先徒手捉住,十指紧紧锁扣住。

流光锯齿刀电锯般的刀齿在郑先的虎口出不住的拖动咆哮,犹如困兽隔着牢笼信信发威。

云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刀飘忽诡谲,一刀斩出旁人想要避开都是难事,更何况是如郑先这般生生用十指捏住他的刀身?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郑先的惊讶不比云鸠少,甚至惊得头皮发麻,要不是很清楚自己的身躯拥有强横的复原能力的话,郑先是万万不敢做出这种下意识的出手的。

没想到一出手竟然就真的捏住了!

要知道流光锯齿刀的刀身并不宽,能够被手指捏住的地方也就只有区区的五厘米左右,而且还不能捏得太往里,不然锯齿一样会将郑先的虎口打碎。

云鸠不愧是久经战阵了,短暂的诧异震惊之后,手指立即去按流光锯齿刀刀柄上的绷簧,只要按下去,流光锯齿刀的刀身上便会弹出另外一套刀刃,原本的长刀就将变成十字军刺,并且能够犹如电钻一般的急速旋转,当初郑先便是用这一招将那只灵猴鬼手的掌心搅出一个大洞!

郑先当然知道云鸠接下来会做什么,是以郑先在云鸠的手指按在绷簧上的一瞬间,松开了流光锯齿刀,郑先脚下一弹,一脚狠狠地闷在了云鸠的胸口上,直接将云鸠踹飞出去,云鸠最厉害的就是这把刀了,其余的方面就一般般,为了控制体重得到一个非常曼妙的体型更是使得云鸠在战力方面牺牲不小。

小巷本就狭小,云鸠胸口一炸,被踹飞出去的同时,后背便咚的一声撞在了砖墙上,头顶上的瓦片被震得落下七八块。

此时的郑先生机值能够上升到四百左右,这一脚力度着实不小,云鸠嘴角立时溅出一口鲜血来,五脏六腑火烧火燎的,没呼吸一口都要带出一口鲜血来。

云鸠此时终于对郑先生出一丝惧意来,原本在云鸠眼中毫无成绩害死了整个第七办公室,被自己挖苦嘲讽往往选择沉默的郑先根本就只是个小虾米罢了,哪怕他曾经有过独自擒抓一只B级蝗虫的历史,但业务六司的家伙那个没有点光辉值得称道的过去?

云鸠本来想要私下里痛下杀手给被扫把星郑先妨死的张强出口气,反正他们业务六司之中私斗的事情比比皆是,只要手脚干净没人愿意深究这些糟心事,却完全没有料到自己这一脚竟然踢在了这样的一块铁板上,偷鸡不成蚀把米!

知道自己不是郑先的对手,云鸠倒也知道进退,强忍着胸口处的剧痛扭头就跑。

郑先却并不给他这个机会,三步追上受创严重的云鸠,一把抓住了云鸠的脖子,用力往后一扯,将云鸠一百一十多斤的身子整个从地面上拔了起来,猛地一甩手,云鸠感到天旋地转之中一头撞在了砖墙上。

鲜血顿时四处飞溅,云鸠意识一阵模糊后感到一只手再次捏住了自己的脖子,将自己给拎了起来。

云鸠眼帘被鲜血几乎腻住,看到郑先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孔,尤其是那双比常人略微细长的眼睛之中满是冷漠,立时开口用被郑先手掌捏着从而只能发出艰难嘶哑声响的喉咙说道:“郑先,饶了我,以后我不再找你的麻烦了!你不是想要战胜刀鱼么?我可以给你提供关于修仙者的情报,我甚至可以帮助你去抓那些蝗虫!帮助你战胜刀鱼!你一个人是无法和整个第三办公室斗的!”

“真的?”

云鸠心中不由得一喜,这种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谎话郑先竟然会相信,到底还是年轻,嫩了点,只要过了这一关,下一次一定要将这个该死的家伙给活捉,找几个喜欢用强的弄烂了他的屁股!“他娘的,我的脸一定被这个该死的家伙弄花了,该死,我的鼻子似乎也被撞歪了……”

云鸠不住点头,心中却在打着最恶毒的算盘,他的算盘还未打完,就觉得自己的耳边风声响起,四周的景色在剧烈的后退,原本死死攥住他脖子的手,不知何时竟然按在了他的脸上,或者说这只手抓着他的脑袋,云鸠耳边传来噗的一声沉闷声响,滚烫的汁液四处飞溅之中,繁杂混乱的世界瞬间清净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