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四十九章 心死如灯灭

第二更送上!又有十张月票了,今天三更,无法四更,只能欠下来明天或者后天还账啦!

————

被一只癞蛤蟆蹲在肩头不断的对着脑袋吸吮,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而且一想到有这只能够听懂人言却说不出人话的畜牲时刻在侧,郑先便感到浑身不自在,郑先是属于那种独来独往惯了的人,当初融入业务六司接受佟郐就费了不少功夫,并且还是因为佟郐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伙伴,仗义热心,有些有些犯二,绝对是损友之中的极品,郑先找不到排斥佟郐的理由。这也是郑先在整个猎神办公室之中除了佟郐没有任何一个朋友的原因所在。

而这只蛤蟆除了恶心人之外恐怕就剩下恶心人了,一想到自己要和这只癞蛤蟆二十四小时厮混在一起,并且还很有可能是无休止的在一起,他所有的秘密将全部被这只癞蛤蟆看到,郑先便坐不住了,甚至一分钟都不能继续承受下去。

郑先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先将这只癞蛤蟆干掉。

“我说,你讨厌奇怪的气味么?比如说煤气的味道,厕所的味道?或者说讨厌佛像,上帝,圣水,冰山雪莲,童子尿什么的?”

癞蛤蟆没有出声。

郑先倒是听说过一些驱邪的土法子,比如说泼狗血,用月经带之类的,都是恶心至极的法门,说是歪门邪道也不为过,当然还有比较容易的,比如说去佛寺,或者去道观,用佛寺道观之中的浩然之气来震慑妖魔,要不然就是弄个十字架摆几瓣大蒜之类的,郑先决定先从最正统的办法下手。

郑先做了决定,便即套上外套,下楼走出小区。

距离郑先住处七八公里就有一座道观,明前的建筑,据说朱元璋做和尚的时候曾经留宿过,不过是不是牵强附会,郑先并不清楚,现在这种傍名人的风气实在是太重了,你说一个和尚干嘛跑到你的道观之中留宿?骗鬼呢?

道观佛寺,在仙界和凡世崩离之前,应该算是修仙者们的翰林院了,是专门修行的地方,当然还有许多别的门派,但都不过是春光乍现,百十年得到光阴便消散无踪了,只有这一道一佛源远流长,千年不朽,甚至仙界崩离之后,依旧矗立在尘世之中。

郑先因为是猎神战士的缘故,对于这种当初修仙者云集的地方总是特别在意,但是业务六司里面有规定,他们这些猎神战士不允许踏足有黄标的道观或者是佛寺之中搜抓蝗虫,这种黄标一般存在在道观寺庙的门口隐蔽位置,不是明白人看不明白。千人万人的大寺大观未必就有黄标,十人八人的小庙小观未必就没有这一线标黄。

这是叫郑先和一众猎神战士们感到郁闷的谜团,私下里猎神战士之中流传着佛寺和道观之中是修仙者在这个国度之中唯一被承认的方外之地,也就是说,在有黄标的道观还有佛寺之中修行是不犯法的,但这并不代表郑先他们不抓和尚道士,方外之地只是道观和寺庙而已,至少郑先没有听说过这个国度之中有方外之人,只要走出了方外之地,秃驴也好牛鼻子也罢,猎神战士都会去抓,决不手软,而且业务六司里面专门有几个家伙喜爱去抓光头的尼姑……

是以对于道观还有寺庙郑先总是抱着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所以郑先自己撞了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两处地方了。

郑先走下楼,琢磨着还得买辆车,走路打车对于郑先来说都实在是太不舒服方便了。

在去道观之前,郑先先去了一个小区,下了出租车,脚下是一片泥泞,这种淤泥堆积的地面,在这座城市中心部位已经很少能够找到了。

这里郑先以前来过两次,每一次身边都有个嘻嘻哈哈喋喋不休的家伙陪着,那家伙的的嘴巴总有说不完的话,明明岁数比郑先大不少,但却相当的轻佻,看上去犹如郑先的弟弟一般。

郑先顺着泥泞的小巷走进去。

当初郑先曾经问那个家伙,“你也不是没钱,干嘛还叫老娘住在这样的地方?要是真没钱买不起房子的话,我帮你凑凑。”

那家伙哈哈一笑道:“俺家老婆子就喜欢这样的地方,穷人婆子一辈子穷惯了,不敢住楼,说看着就眼晕!等我退役了,就找个乡下当个村长,把穷婆子安顿在高粱玉米地里,用围墙围上十几亩,院子里面养上一百条大黑狗,一只麻雀落在院子里都欢吠如雷,那穷婆子就稀罕那样的地方,说看着庄稼就不觉得饿,看见狗就不觉得害怕!没见识,没见识!”

言犹在耳,此刻,这条路上却只有郑先一人独行了。

穿过小巷,两边的道路越发狭窄起来,头顶上的阳光尽皆被两旁延伸出来的瓦檐遮挡,只在中间留出一线参差的空白,有阳光漏下,使得阴湿逼仄的小巷之中多了一点点的暖意。

这小巷老旧得和外面那个日新月异的城市完全不搭边,走在这里似乎时光退回了三十多年一样。

走到巷子尽头,一座还算看得过去的砖瓦房子前面,一个老婆子坐在阴暗的角落里面发呆,旁边是三四口硕大丰满的酸菜缸,越发显得那老婆子小得犹如一块松散的土块。

郑先虽然来过这个巷子两次,但都未曾见过佟郐的老娘,这尚是首次见到。

郑先走到这个看上去犹如被挖空了心儿只剩下外面一节正在不断枯萎的树皮的老太太身侧。

满头的白发也遮掩不住这老太太眼中的茫然空洞,郑先从未见过一个人心若死灰到了这样的地步。

郑先坐在老太太旁边,没有说话,老太太似乎已经和外界完全断绝了联系,根本感受不到郑先的存在。

郑先不知道善后小组是如何对佟郐的死进行善后的,但结果对于这个老太太来说显而易见的残忍。

郑先陪着老太太从早晨一直坐到了中午。

郑先兜里的那张五十万的银行卡终究没有送出去,因为郑先知道,这钱就算是后面再加上十个零,对于这老太太来说也毫无意义,不过是一堆废纸罢了!郑先原本还想着在乡下给老太太买一处门口就是高粱地玉米地的房子,叫老太太在那里安度晚年,但是现在这一切想法都烟消云散。

郑先清楚的看到这老太太身上的生机之力在不断的散逸,就像是一个被扎了数百上千个孔洞的气球一般,体内还有数个黑漆漆的东西正在逐渐扩散,将生机之力缓缓染黑。

最多还有一周。佟郐的娘的寿元到此为止了!

郑先没有过分打扰这个空心的老太太,也并未想着要帮助这个老太太走出阴霾,甚至帮助老太太延长寿命,郑先现在拥有的生机之力只要源源不断的灌注在老太太身上,应该能够帮助她维持生机,延寿一两个月不是问题,但再继续下去估计就没有用了。

若是这个老太太还有求生的念头的话,延寿的时间不是问题,哪怕只能延寿一天两天,郑先也会去做,但郑先知道,老太太这是在求死,一个人努力活着的时候,即便身上有种种伤痛病症,哪怕那些黑团正在不断的扩散,但生机之力都是活跃的,但此时这老太太身上的生机之力都是灰色的迟钝的,有些时候,死了远比活着要幸福得多。

旁人总喜欢将自己喜欢的事情强加在别人身上,觉得活着就是好的,殊不知有的人心都已经死了,剩下的活着的时间就只剩下两个字了——煎熬!

丧子之痛郑先受到阅历影响,现在还理解不了,但郑先能够理解这种生不如死祈求解脱的感受。心死如灯灭,就算天底下所有的疑难杂症所有的绝症都有药来医治了,心若死了,都无药可救!

郑先站起身来,缓步离开,从两边屋檐上漏下来的阳光洒在道路中间,犹如在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一字,这一字落在被诸多人和车辙碾压出来的泥泞沼泽里,起起伏伏如群山拥挤生机勃勃,却越发显得四周的黑暗沉闷了无生机。

走了几十步后,郑先扭头望了一眼,阴影之中的老太太依旧空洞如干朽的芦苇管般坐在那里,仿若已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生灵一般。

郑先略微留步后,拐了个弯便将那老太太彻底留在了记忆之中。

此时那只趴在郑先肩膀上的癞蛤蟆忽然呱的叫了一声,郑先细长的眼睛微微一眯,一道潜伏了不知道多久的身影从阴暗的角落里面猛地冲了出来,空气之中颤响着郑先再熟悉不过的电锯般的流光锯齿刀刀齿转动所发出的嗡嗡声。

猎神战士!

看着那刁钻无比,骤然乍现的匹练刀芒,郑先心头的震惊无以复加。

猎神战士来杀他?

难道说自己修仙者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究竟怎么暴露的?

一旦成为猎神战士的目标,郑先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都不得不放弃,代表着郑先将从此进入流放逃亡的状态之中,郑先是从流亡生活之中一步步走出来的,太清楚那样的日子究竟是多么苦涩了,一袋子冰糖都缓解不了!

并且郑先太清楚不过,一旦被猎神战士锁定,简直就是无处可逃,密密麻麻的摄像头将成为郑先今后生活的每一天之中最大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