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四十三章 天使与魔鬼

说好的,今天三更!呃,眼瞅着又二十八票了,两本书一起更新,着实累啊,三生语重心长的叮嘱,诸位兄弟小心不要忘记收藏啊!

————

林副司长那样的存在,有修养,家世应该也非常好,在夏青眼中,犹如一位高傲的贵族,似乎应该和这阴暗充满腐臭气息的迪厅完全隔绝才对。

夏青以为一本正经的林副司长终于露出了男人的本性,是带她来消遣的。

在夏青眼中,林副司长或许确实很优秀,几乎附和她梦想之中的白马王子的一切想象,但是夏青除了想要略微用自己的色相帮助刀鱼进入终极战甲泯灭战士的行列之外,并没有真正以身相许的意思,哪怕林副司长给夏青许下天大的好处夏青也从未考虑过。

夏青虽然行为上看上去似乎风骚入骨,但实际上内心深处的夏青非常保守,外表的夏青不过是被这个冰冷的世界捏塑出来的一个假象罢了。

学会在自然界生存是人生的第一课,学会在社会上生存则是人生的第二堂课,第一堂课塑造一个纯真的孩童,第二堂课则塑造出一个肮脏阴暗的成人来。对于夏青来说,她的第二堂课比正常人要阴暗惨烈得多。

只要刀鱼没有对不起她,她是打定主意要和刀鱼一起厮守终身的,刀鱼和她已经有了约定,刀鱼今年二十七岁,三年之后,刀鱼就能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之中,到时候,就是她和刀鱼大婚的日子。虽然夏青离不开业务六司,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和刀鱼过上普通人的幸福生活!

刀鱼想要成为泯灭战士的想法,夏青其实是强烈反对的,泯灭战士收入高得惊人,但夏青知道随之而来的风险一定大得吓人,这个世界上除了爹妈能够给你的之外,本就没有不劳而获这种好事。

但是外表狂野内心保守的夏青最终还是选择全力支持刀鱼,男人不像是女人,一个男人就应该有这种上进心,夏青愿意将自己变成一块基石,任由刀鱼踏着向上前进。

玩暧昧从而达到目地夏青绝对不反对,但想要占据她的身子,将她带上床,当成一个玩物,夏青是万万不会答应的,要是林副司长有什么不规矩的地方的话,她已经准备好了至少十个林副司长无法拒绝的借口脱身。

但是林副司长枯坐在这里已经足足半个小时了,对她没有一句言语,整个人沉寂得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完全不像是来和她发展进一步的关系的样子,似乎在静静出神,亦或是在等人,这使得最开始拘谨异常的夏青逐渐平静下来,开始思考林副司长带着自己来到这里的意图是什么,并开始观察起四周的犹如妖魅般随着音乐摇摆的人群来。

一个浑身刺青的消瘦男子从舞池之中挤了出来,径直走了过来,看都没看夏青一眼,坐在了林副司长对面,随着这个男子的到来,四周的喧嚣似乎一下远去,夏青呼吸微微沉重了一点,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个男子身上。

此时寒露已过,东北的天气此时已经开始穿棉衣了,不过迪厅里面人头拥挤气氛火爆,就算是光着膀子,也不会觉得冷。

是以这个男子穿着一件灰色的背心并不如何特殊,这个男子实在是太瘦了,浑身上下加起来也没有几斤肉,最压秤的应该就是骨头了,最小号的紧身背心穿在他身上依旧晃晃荡荡的,一条挖的满是窟窿的破烂牛仔裤,满是闪亮柳丁的腰带,一双死鱼般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个长期吸毒命不久矣的瘾君子。

最吸引夏青的是这男子身上的刺青文身,从他裸露出来的皮肤夏青可以看出上面纹满了一个个的山鬼野兽,就连脸颊额头都没有放过,和那些好看漂亮的文身不同,这些文身古盎淳朴,没有华丽的色彩和纹饰,看上去好像是一副沉淀多年的古画。

“搜山图上的东西你又凑齐了几只。”林副司长双目专注的在文身男子肩膀上观瞧,话语淡淡的传来。

文身男子嘴角处在笑,眼角处却并冰冷一片,声音略微嘶哑有些尖锐的道:“弟弟,你想要的话,只要将这身衣服给我,我就将这一副搜山图全都送给你!”

夏青整个人都震惊了。

弟弟?这两个字使得夏青脑子都有些转不过来,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林副司长会有一个这样的浑身上下都有文身看上去半死不活的哥哥的,这个哥哥和林副司长身上的那种高贵的气质完全相反,若说林副司长是那种身上散发着光辉的天使的话,那么这个哥哥,就是地狱之中满身泥污浑身脓包的魔鬼。两个人根本就不应该同处于一个世界之中,更不应该面对面的坐在这里。

林副司长那双淡蓝色的眼睛扫了那层层叠叠犹如花团锦簇般的青色文身。

“还缺三十八只,我本来又找到了一只妙音蟾蜍,可惜叫他给跑了,不过应该很快就能将其摄入搜山图中了。”

林副司长并未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那件事怎么样了?”

文身男子嘿嘿一笑道:“还能怎么样?富贵荣华光鲜靓丽的事情都是你来做,泥泞脏污的事情向来全是由我来接手,这是咱们家族的规矩,所以这些脏事儿你最好还是不要问了,事情怎么样都和你完全无关。我的世界不是你能够插手得了的。就像你今天根本不应该来这里一样。我们兄弟两个本就应该王不见王,老死不相往来。”

说着文身男子看向旁边的夏青,那双冰冷的眼睛使得夏青一颗心不由得微微一颤,夏青在业务六司之中摸爬滚打了好几年,自认为已经见识过了这个世界上最凶恶狰狞的群体,练出了一颗铁胆,但是被这双死人一般的眼睛盯着,还是觉得一颗心猛地揪了起来,犹如被上百双世间最邪恶的眼睛盯着一般,整个人浑身都不自在,夏青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那些文在男子身上的一头头恶鬼随时都要活过来扑向她一般。

“弟弟,你的口味变了,这丫头不错,我身上的那些家伙都有些跃跃欲试想要尝一尝这个丫头的那对白嫩奶子的滋味呢。”

文身男子这样直接的开口,夏青倒并不觉得有什么,因为在业务六司之中,这样口无遮拦的家伙比比皆是,也就是夏青成了刀鱼的禁脔之后,这样的口花花才从夏青的世界之中消失掉。

这个男子虽然嘴上花花,实际上那双眼睛依旧冰冷犹如死人,并没有半点火热,完全没有那种男人看到女人的炽烈情绪,不过夏青依旧有一种被数百道目光一起盯着观瞧那目光似乎已经将她浑身上下的衣服全都撕裂了的感觉,那种感觉很难形容,要明确表达出来的话,就是两个字,想死!

林副司长此时站起身来,开口道:“你的世界我恐怕必然要涉足进去了,我这次来,就是告诉你一声,我现在进入了业务六司。”

文身男子那双盯着夏青胸口白雪观瞧的眼睛猛地扭转,夏青身上的压力骤然一松,林副司长此时已经走入舞池,夏青不敢和这个文身男子独处,连忙追在了林副司长身后,此时的她更加茫然了,更加不理解林副司长带着她来到这里见这个哥哥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捎这么一句话么?

文身男子没有回头,将桌面上的那杯冰水抓起,缓缓全部喝下,透明的玻璃杯中倒映着数百头妖魔犹如一道道烟气般围绕着文身男子来回旋转咆哮……

穿过汹涌的放荡人潮,走出浑浊不堪犹如泥塘一般的迪厅舞池,推开迪厅大门,清冽气息一瞬间扫去了夏青满怀的湿热泥泞和脏污。

“从今天开始,你负责我的一切公事事物,关于我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要记录在案,你记住,在我身上没有私事只有公事!包括一天上了几次厕所,每一次用了多长时间都要记录在案。”林副司长说着径直走入冰冷寒寂的街道,街道之中风气涌动,夏青穿着本就性感,在迪厅之中还好,一到了这里立时便被寒风打透了衣衫,犹如一根根的牛毛针刺入了皮肤。

夏青被冻得脸色有些发青,微微皱眉,对于林副司长的言语表面上的意思她明白了,但内中究竟隐藏着什么她却品味不出来,这个世界上有谁愿意自己的一切全都被另外一个人知道?更何况是用笔记录在案?

看着那个略微消瘦但却挺直如松般的身影走在灯光晦暗的街道上,就像是一个谜团在离夏青越来越远,越远越看不透,林副司长的前档案现在就安静的躺在档案室之中,夏青当真有一种冲动马上钻进档案室翻看一下林副司长的档案,但夏青知道这也就只是想一想而已的事情,她能够管理档案室,就说明她有足够的智慧和自制能力,知道自己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事情连想都不要去想。

此时天空之中忽然有一朵朵的雪花飘飞而下,在冰冷的风气拖动之下,在空中纷扬飞舞,使得孤寂狭窄的街道凭添了一份寒寂冷漠。

夏青呵了口哈气在晶白细腻的掌心,追在林副司长身后,林副司长吐出一口长长的雾气,看着头顶上的昏暗街灯道:“这个工作本来有专人负责,可惜……,你的工资增加三倍,这是我的权限的极限了。”

林副司长的言语没有给夏青带来一丝一毫的喜悦,相反使得夏青犹如坠入了冰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