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三十五章 拆房抓人

郑先重新看了这个简陋却还算干净的家一眼,这里除了窗台上养着一株有些年头的仙人掌外,根本就没有别的植物存在,反倒是屋顶上长着不少草,现在想想,似乎这些草长得有些没有道理,郑先随即问道:“嫂子王哥既然已经去了您就别太伤心了,接下来把孩子拉扯大才是正题,你们这是要走?这饭店不要了?”

女子微微叹息一声道:“其实是挺好的买卖,但你也看到了,自从那死厨子蹬腿走了之后,那群泼皮就三天两头上门招惹,我也是没办法才准备带着孩子回乡下老家的。”

郑先有些可惜的道:“这房子也有好多年了吧?就这么丢了也可惜,这一块快拆迁了,说不定能给不少拆迁款。”

提到钱,女子先是警惕一下,随后苦笑道:“哪有好多年,盖了才两年不到,人家拆迁的说了,临时加盖的不算,一分钱都不给。那死厨子……唉……”

两年?郑先重新打量了下这所简陋的房子,想了想房顶上狂长的野草,似乎隐约之间扑捉到了什么。此时郑先最在意的反倒不是那厨子究竟用了什么办法汲取了大量的植物生机之力,他在意的是理应忙碌无比的善后小组有没有找到厨子生机之力的来源。

正常情况下,猎神战士抓住一个修仙者后善后小组会进行各种善后工作,同时,还会进行一些回收,比如修仙的典籍,一些宝物,这种东西是绝对不允许流传在外的,必须收拢进业务六司的档案库之中。

当初国家成立的时候曾经集中销毁了一大批这样的文献和秘籍,甚至还有不少活文献,至今仍旧被不明真相的学者诟病,被称作当代的焚书坑儒。

善后小组除了秘籍之外,其他的东西一般不大感兴趣,当然若是有什么文玉、道玉、神通玉等等善后小组也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这厨子是佟郐最先发现的,可惜郑先不知道佟郐是怎么发现这厨子修仙者的身份的,佟郐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关于这个厨子的报道便死去了,现在郑先肯定厨子有别的办法弄到生机之力,担心的是这个办法已经被善后小组回收走了。

郑先最初的想法是这个房子生机之力比较强,适合植物生长,但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若是如此的话,这摸明显的一座房子早就被善后小组推掉了,不是房子的问题就是东西的问题了。

郑先琢磨了一下,扫了一眼桌上还从未用过的崭新书包,随后道:“这样吧,嫂子,你们先不用回乡下了,到了乡下娃娃上学咋办?不如暂时留在城里吧,王哥对我有大恩,虽然他人不在了,我也不能看着你们娘俩被人欺负,那些泼皮没啥了不起,不过你们也不能住在这里了,我在市里刚好租了一间房,打算做点小买卖,正好缺人,你们去帮我照看一下,我管吃管住,按月给你发工钱。”

女子并不是傻子,郑先这话里面破绽就太多了,一个连一千块钱都要死厨子借的家伙家里又遭灾了,哪里有闲钱在市里租房子?又哪里来的闲钱做买卖?女子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好人,就算有,她也不会碰到,是以脸上立时显现出犹疑的神情,身子微微往后靠了靠,那桌子上郑先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了,放着一把宽背薄刃份量十足的剁肉刀。

郑先收敛了之前装出来的模样,洒然笑道:“嫂子,其实我不是陈大惠。”

听到这句话,女子一下就将剁肉刀抄在手中,双手微微发抖的将刀横在胸前,色厉内荏的叫道:“你是什么人?为啥骗我?”女子这一声吼,将那个小丫头一下就瞎慒了。

郑先连忙双手举在身前道:“嫂子别慌,陈大惠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托我将钱送过来,说家里遭灾挺严重,家里面正在重建,到处都缺人,一时半会回不来了,大惠说这钱他绝对不能欠,本来我合计将钱以大惠的名义塞进门缝就走了,没想到遇到了外面那些流氓,我和王哥虽然没见过面,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孙子欺负大惠恩人的老婆孩子。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半点歹意。”

郑先说话满脸真诚,看上去毫无作假,再加上郑先从进来之后也没有什么不规矩的地方,女子似乎信了几分,但那把剁肉刀依旧横在郑先面前,女子的小丫头也从刚才和郑先有些亲近的模样此时重新藏回了女子身后,瞪着一双大眼睛充满敌意的盯着郑先。

女子冷声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明天就回老家,现在请你离开。”

郑先有些无奈的道:“好的,我给你留个电话,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给我电话!”说着郑先从墙上的黄历上撕下一张来,留了自己的电话,随后,郑先捂着肚子艰难的朝着门口走去,郑先知道那厨子有玄机,但也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在这一晚上就能够搞明白的,所以决定先去别的地方找点生机之力填补一下,郑先以前没什么感觉,只觉得这一片半成品楼房乱糟糟的讨厌,现在却觉得这一片楼房当真是个好地方,这里监控尚未建立,城市处于最原始的状态,又有许多的身强体壮的建筑工不断的散发出生机之力来做掩护,生机检测仪也检测不到这里的生机变化,是悄无声息的汲取生机之力的绝佳去处。

来的一路上郑先看到这里野狗野猫数量不算太少,抓紧时间的话,怎么也能将气海填个一半左右。

郑先刚刚推开门正准备出去,外面忽然传来嘈杂的声音,郑先一愣,推门往外一看,就见无数手电筒的光亮犹如火把一般从工地的方向,朝着这边汇聚过来,看样子足足有上百人。

女子见到郑先要出门离开,心头不由得微微一松,但随即见到郑先站住不动了,心头不由得一紧,手中的剁肉刀攥得更紧了。

不过女子随即也发现了外面的密密麻麻的手电筒,一愣之后连叫坏了,慌忙道:“坏了,坏了,郑狗子他们整个村子的青壮都在工地干活,足足有好几百人,所以才那么横,你刚才将他们打了,现在他们肯定是来报仇的。”

郑先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阴寒的冷笑,但随后郑先心中一动,焦急的道:“不成咱们得赶紧走,拿上最值钱最有用的东西,这房子不要了!”

女子此时也已经慌乱得没了主意,郑家村的那帮家伙最是蛮横不讲理,他们那讲究的还是什么宗条族规,前段时间还曾经和警察对持过,仗着人多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虽然打人的是郑先,但是他们不讲道理起来,说不定会对她们母女做些什么,现在不跑一会想跑都跑不了了!

女子连忙从桌上抓起一个布包,连行李被褥都不要了,当先拉着小丫头抢进卧室,卧室后面还有一个小门,打开门闩,便逃了出去,郑先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不经意的问道:“就这么一个小包?没有别的东西了?”

女子拉扯着小丫头,一边小跑一边道:“别的都是些衣服没啥子用……”

郑先跑出去数百米就听到后面混乱的声音响起,砸桌子敲椅子的动静,谩骂叫嚣的声音。没多久,整座饭馆就被拆得一片狼藉。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跑出去数百米就是一栋在建的公寓,尚未封顶,趁着打更看门的在铁栅栏后面翘着脚看热闹,郑先拉着女子还孩子钻了进去,这空荡荡的楼房用来藏身是足够了。

郑先和女子还有孩子爬上三楼,寻了个能够看到四周动静的地方蹲了下来。

女子剧烈的喘息着,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恐惧,小女孩则死死的抱着女子的胳膊,一双眼睛之中满是惊恐。

郑先确实很能打,但没有装备的状态下一个打二十个普通人就已经是极限了,那怕现在成了修仙者,估计也最多一个打三十个,一百个扛着铁锹的青壮小伙冲上来,郑先估计一样要挨一顿狠揍。

好在那些家伙就是拆拆房子并未朝着他们这里追来,闹哄了一会后,便逐渐撤走,他们走了,那座本来就是抢工盖出来的违建房也已经成了一片废墟,郑先没啥感觉,女子却心疼无比,蹲在那里不住的抹眼泪,那是厨子留给她的唯一财产了。

郑先扫了一眼女子的包裹,道:“这里不能久留了,嫂子你就跟着我去市里吧,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女子没说话,一只手紧紧的搂着身子微微颤抖的小女孩,眼中多少有些茫然,好一会之后,女子似乎觉得自己此时确实已经走头无路了,看了郑先一眼,依旧没有说话。

郑先其实真没有多少时间和这母女两个消耗,郑家村的那帮人走后,郑先便带着母女两个钻出了那个空荡荡的楼盘,在漆黑的土路上一前一后,走了整整半个小时,才到了大路上拦到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区,郑先当然没有什么店铺,所以将母女安置在了一家干净整齐的旅馆,随后郑先便在女子警惕的目光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