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三十三章 城市边缘

第三更!

——————

郑先叫了一辆出租车,朝着那厨子所在的饭馆疾驰而去!出租车司机最初极不情愿,看了直接拉门进入车中才报出要去哪里的郑先好几眼,觉得这个脸色不太好看的家伙绝对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后,是个捏不动的家伙,最终还是去了。

在城边上,一间只有五十多平方的小饭店矗立在那里,是最破旧的那种违建房,原本应该只有三十多平,后来用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破旧彩钢又支撑起来一间十几平的小屋子,上面用瓦片还有塑料布蒙着,瓦上疯长了不少的野草,寒露之后寒气将所有的草木身上的绿色都剥去了,这些野草竟然还微微有些绿意,看到了就叫人生出些许讶异来,随后倒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这本来就是个饭馆,灶台上常年热气腾腾蒸汽滚滚,那些草比别的地方绿些似乎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没有招牌,只有一长条浆洗得干干净净的红布上丝网印刷着鸿利饭店四个字。

一个C级修仙者的饭店叫这个名字当真叫人摇头。

这家饭店经营的是盒饭生意,那吃素的厨子就是这家小饭店的主人,当初郑先和佟郐在这附近的一条河边上和厨子周旋了好一会才将其抓获。

现在这小饭店已经关门闭店,郑先不知道善后小组有没有光顾这里,是不是已经将厨子的死亡搞得天衣无缝,毕竟厨子死后就发生了黑山关A级修仙者的事情,一下死了十多个猎神战士,这些猎神战士的善后事物应该非常繁杂,善后小组还要去发掘老者修炼的洞穴,应该非常忙碌,善后小组还没有忙完,他郑先便又宰了三十二个D级修仙者,这些修仙者来自五湖四海,家世千头万绪,都要有一个合理的死亡过程,尤其是那些死不见尸的更是麻烦,郑先觉得,善后小组即便能够顾得上这厨子,也应该不会在这厨子身上下太多的气力,因为他们根本就没这个时间。

天色已经有些渐黑,这里属于典型的城边地带,四周有三四个在建的楼盘,白天还好,处处都是热火朝天的场面,罐车隆隆,烟尘滚滚,寒露之后夜间寒气越重,一旦到了这个时候,工人下班边全都回到屋中看看电视打打牌,那些楼房就彻底冷落下来,四周黑洞洞的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窗口。

尤其是这边四周都被开荒成在建楼盘,树木尽皆挪走,放目望去,光秃秃的,越发给人一种脚底冰冷,脖颈发凉的感觉。

数千米之外有一处建筑工人居住的简易房,那里倒是热闹,但杂乱的叫人生出一种不安全感。

此时风大,卷着沙子四处乱走,郑先一下车就刮了一脑袋土,也不怪司机一般不愿意往这边来,回程空车不说,出点什么别的事情就得不偿失了。

按说这个小饭馆在这个时候原本应该非常热闹,建筑工们工作一天自然相当劳累,这个时候围坐在一起喝点啤酒吃点小菜,吹吹牛皮,哪怕就着沙子也一样觉得解乏,可惜,现在这里大门紧闭,却冷清无比。

郑先扭头扫了四周一眼,这地方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没有监控,连马路都还是黄土的,从城中的繁华走出来,到这里,感觉一下落后了好几十年。郑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这破地方连手机信号都没有!

郑先在这小饭店门口转了一圈,原本以为没人,跑了个空,但郑先现在的耳力比起从前要好上太多,隐隐听到门板后面有孩子压抑的哭声,在这将黑未黑的夜晚叫人感到有一点毛骨悚然。

郑先没有直接进去,转到了窗户口,屋中没有亮灯,还挂着窗帘,想要看进去,除非郑先能够透视,否则完全不可能,郑先现在还真就没有透视那种神通。

郑先无奈,想了想后还是直接举手敲门。

咚咚咚!

房内的哭声立时歇止,紧接着一个十分警惕的女子声音响起:“谁?”

夜半敲寡妇门,若是熟人还好,可惜郑先不是熟人,甚至还是杀了这寡妇男人的仇人。

“大姐,我找王哥。”郑先以一种工地上人才有的爽快口吻扬声喊道。

那吃素的厨子姓王,郑先也只知道他姓王而已。

“你是谁?”屋中的声音非但没有放松反倒一紧。

郑先扫了一眼远处的在建楼盘,随后道:“啊,我是陈大惠,前段时间我家中遭灾,是王哥借了我一千块钱,帮了我大忙,这不我从家里一回来就赶紧来还钱,顺便谢谢王哥。”当初厨子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好人随口提过借钱给陈大惠,郑先当初其实也没怎么当回事,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用上了。

“还钱?”屋中的声音怀疑的口气更加强烈起来,随后女子似乎确实想起来了前段时间陈大惠老家遭灾,那死厨子背着她借了一千块钱给陈大惠,后来买菜对不上账拷问良久死厨子才招供。

为了这个,她还生了好几天气,女子倒不是小气,但厨子不当家,哪里知道家里买菜买肉都没钱了,饭馆虽然赚了点钱,但开销也不小,女子一直都掂算着去市里开个小门面,这样马上就要上小学的娃娃也能够去个稍微像样点的学校,那该死的厨子却从不将孩子上学这件大事放在心上,还说什么上学没用,难不成叫丫头以后跟死厨子一样做个街边的厨子?那样的话,长大了嫁给谁去?

死厨子不上心,女子便只能自己使劲了,女子正在咬着牙使劲省钱,恨不得一分钱掰开花,根本就没闲钱,死厨子却将钱白送给认识没几天,就在一个桌上灌了两口猫尿还得厨子自己掏饭钱酒钱的家伙,叫一向勤俭持家的女子如何能不生气?

如此一来,外面的果真就是死厨子的熟人了,郑先不知道这女子是不是认得陈大惠,此时以这个人的身份诈开房门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琢磨着若是被对方识破了的话,要不要持强去欺负一下孤儿寡母。

郑先此时倒是觉得自己来的时间不大对头,若是白天来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可惜郑先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到明天天亮。

这地方实在是有些偏了,再加上四周都是在建的楼盘,外地工人相当的多,都是些五大三粗气血方刚的老爷们儿,家中要是没个男丁坐镇的话,任谁都会心中害怕,孤儿寡母的确实不敢胡乱开门,这不是将饭馆生意都给停下来了么。

屋中的女子犹豫了一下,随后道:“陈兄弟,你若是想要还钱的话,还是明天白天再来吧。”

郑先的时间也就只有大半天而已,哪有时间耽搁到明天,当即道:“嫂子,我王哥没在家啊?给你也行。”说着郑先取出一千块钱顺着门缝塞了进去。

郑先正猫着腰半蹲着身子往门缝里面塞钱,就感到身后一阵风猛地扑了过来,不要说现在的郑先,就算是没有成为修仙者的郑先都能够感知得到,更何况是在的郑先了。

郑先脑袋往边上一歪,咚的一声,一块砖头狠狠地砸在了郑先前面的门板上,将木头做的大门砸得嗡嗡作响。

这家伙手劲不小,郑先扭头望去。

就见远处站着四个三十多岁的老爷们儿,一个个脸色凶悍,肚胖肉肥,身上的衣服脏污得可以满是很泥土,其中为首的那个身上的衣服倒是干净点,看上去像是个工头,正在拍去手掌的脏泥,显然那砖头就是他丢过来的!

郑先借着月光扫了一眼,此时郑先的目力即便是在这黑夜之中,只要稍微专注,就能和白日视物差不太多,自然将这为首的家伙看个仔细!这家伙长得更是五大三粗,一张脸上满是横肉,横肉上镶嵌了太多的坑坑包包,显然年轻的时候火气太大,扫帚眉,吊眼角,脑袋上好似癞蛤蟆般高低不平,七楞八道全是坑坑包包。这要是在过去,包准是一条好汉,但是现在,就是泼皮恶霸的不二人选啊!

“好小子,敢跑到我的女人门口来趴门缝,你他他娘的是活得不耐烦了么?”为首的家伙狠狠地吐出一口粘痰,迈着雄壮步子朝着郑先走来。

郑先微感诧异,随后隔着门问道:“王家嫂子,这家伙是谁啊?长得好似癞蛤蟆一样。”

门内的女子显然是被那砖头砸门的动静吓了一大跳,屋中再次传来孩子的啼哭声,这一次不再是压抑的小声哭泣了,而是无遮无挡的放声大哭。

“郑狗子,那个是你的女人?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男人死了,你就能无法无天,我已经报警了,有本事你就别跑!”女子声嘶力竭的喊着,但这声音之下怎么都显得没有多少底气。

郑先知道所谓的报警根本是假的,他下车的时候就看过手机,在这里手机信号都收不到,虽然手机都有限制呼叫功能,但实际上在这个国家里根本打不通!而这破烂的危房根本没有固定电话线引入其中,固话就更别提了!

最重要的是,郑先现在的耳朵好使得根本不是一道破木门能够阻拦的,屋中有没有报警的声音郑先知道得一清二楚。

郑狗子显然也清楚这里手机没信号,对于报警的说法完全不放在心上,反倒是对于郑先的那句长得好似癞蛤蟆的言语深恶痛绝,所谓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这癞蛤蟆简直就是剜进他心口里面的一把尖刀!

郑狗子蛤蟆般的嘴巴一咧,嘿嘿冷笑道:“好小子,那个工地儿上混的?这身衣服倒是挺干净,你一个趴门缝的还想要装什么大尾巴狼?今天老子飞得撕了你这一张贱嘴,叫你好好长长记性!知道我郑某人的女人不是你这种小瘪三能碰的!”郑狗子对于自己郑某人的自称相当的孤芳自赏,他正找不着在厨子媳妇面前炫耀武力的办法,说着郑狗子朝着郑先迈大步走了过来,身后的三个跟班也从三个方向朝着郑先压过来,其中两个还各自从地上捡起两块砖头来。

这是典型的流氓混混,只要是动手就绝对不会一个人上,单挑这种事情在他们的世界观里是滑稽可笑的愚蠢办法。双拳难敌四手,真正的英雄好汉碰到这样的龟孙子最好的办法就是有多远逃多远!

郑先不是英雄好汉,所以不用逃,片刻之后,四个家伙就躺倒在地杀猪般的惨嚎起来,爹娘爷爷奶奶的叫唤,哭着喊着求郑先饶命。原本一个比一个横,现在一个比一个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