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三十二章 吃

第二更!

————

张可儿十分不放心的站在郑先面前,瞪着一双明亮充满疑惑的大眼睛盯着郑先,“你真的吃了药了?这样能行么?”

郑先喘息几下,似乎想要保存力气,所以说话的声音比较小,道:“没事,现在药效才刚刚生效,必须要睡一觉才能将药效完全发挥出来,我就不送你了,对了,你的那只猫刚才跑到门外去了,你快去看看,那么漂亮的猫科千万别跑丢了……”

张可儿闻言看了一眼帆布袋,果然空空如也,张可儿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随后神情复杂的看向郑先道:“你确定没事么?真的不用叫救护车?”

郑先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确定,我这头疼病得了许久了,只要吃药就会好,百分百没事,快去追猫吧……”

张可儿见郑先神态坚决并且脸色也确实比之前好了不少,她心中也确实惦记那只从美国带回来的和她相伴了四年多的蝙蝠侠,她可是真的将其当成是自己的儿子一样,便道:“好吧,你好好躺着,我马上就会回来。”说着张可儿急急忙忙的跑出门外,走廊之中传来一声声的蝙蝠侠,蝙蝠侠的呼唤声。

郑先待张可儿走出房间,便立即从沙发上站起,疾步走到硕大的鱼缸之前,内中养着八条艳红色的鹦鹉,还有几只清道夫。

郑先吃力的拖来椅子,站上去,将手伸入鱼缸之中,紧接着鱼缸之中的鹦鹉还有清道夫开始丧失活力,殷红的鹦鹉更是浑身发白,最终肚皮一翻直直的沉入水底。清道夫的吸盘嘴巴也没了力道,从玻璃上缓缓滑落,被过滤器喷出的水流吹动,一圈一圈的在鱼缸之中打转。

“不够,不够,还不够,还差很多!”郑先精神略微好了一点,随后冲进房间之中这里有十几根万年竹编制成的盆景,郑先养了两年多了,此时郑先顾不上太多伸手便放在了竹子上。

繁盛的竹子开始急速的枯萎,片刻之后翠绿色的主干还有叶子便化为枯草般的颜色干瘪成空心的稻草一般。

郑先感觉又好了一点,力气恢复了些许,但还差很多,一只猫外加一盆竹子,十几条鱼最多叫郑先多坚持一个小时而已,气海此时就像是一个填不满的大窟窿一样,张开了大嘴要么吃饱,要么就将郑先给一口吞下去嚼吃干净!

郑先还需要更多的生机之力。

郑先几乎一秒都没有停留,窜出房门,几步便爬上了楼顶,随后郑先的眼睛就看到了那个精致无比犹如别墅一般的鸽子笼。

此时鸽子笼里面只有十几只鸽子,郑先确信,那个在他脑袋上拉屎的鸽子肯定正在外面野着,尚未回来。

不过郑先等不及那只鸽子了,扫了眼楼顶,空荡荡的,这里平时除了几个小年轻上来喝酒烧烤之外,也就是那个养鸽子的家伙才会来喂鸽子,现在这两伙人都绝对不会上来。

汲取了十一只鸽子的生机之力后,郑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现在郑先的生机之力至少能够维持他大半天的时间了。

郑先此时的身体状态已经完全恢复过来,虽然气海依旧还是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底儿,但至少脸色还有气力方面已经完全恢复,暂时来说,郑先就是个正常人了。

郑先将一只只被汲取成干的鸽子全都收起来,此时走廊之中传来张可儿呼唤蝙蝠侠的声音,郑先连忙藏身在楼梯房背后,等到焦急的张可儿走上平台,在平台上大声呼唤蝙蝠侠的时候,郑先悄无声息的钻回楼梯房之中,回到了家中。

郑先刚刚处理了十一只鸽子冲进下水道,张可儿已经跑了回来,焦急的她见郑先此时面色基本上已经恢复如常,一愣之后露出一个谢天谢地的表情,随后抓起自己的帆布包,道:“我得去找我的蝙蝠侠,你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

郑先连忙点头道:“快去吧,可惜我现在不能帮你去找,找到了给我个电话。”

张可儿点了点头,随即焦急的跑了出去。

郑先深吸口气,他现在有大半天的时间了。

郑先关上房门,将沙发下的蝙蝠侠拽了出来,对于这只干瘪的猫,郑先还是多少有些愧疚的,不在于这只猫是张可儿的宠物,而是在于这只猫阻止了郑先咬死张可儿的举动,将郑先从无底的深渊之中拉上来一点点,郑先拎着这只干猫送去浴室,将其敲成灰烬后,丢进马桶之中,冲走,完全的毁尸灭迹。

这个手法郑先还是和那些被他狩猎过的修仙者学的,莫说一只猫十几只鸽子,就算是一个人,稍微用点时间敲得仔细一点,不要有大块,都能从马桶之中毁尸灭迹,这是郑先知道的最稳妥最不漏痕迹的处理尸体的方法了。

郑先沏了杯安神的菩提花茶,丢了三块冰糖进去,回到沙发上,身体虽然恢复了,但心里还有些疲惫,闭目养神,让全身在茶香之中轻轻漂浮,放松到了极致之后,缓缓沉思起来。

就在不久之前,那些蝌蚪文在郑先脑海之中炸裂,随后郑先便隐约领悟到了汲取生机之力的办法,这是一种玄而又玄无法以文字表述出来的方式。

郑先本身拥有天地桥和气海,在肉身的准备上来讲郑先汲取生机之力就像是小菜一碟一样,随手可为,所缺少的不过就是一个办法而已。

当受到那老修仙者的歌谣开悟,领悟了那些蝌蚪文字之后,那种无法宣之于言语的方法便烙印在了郑先的脑子里面,若一定用语言来形容一下的话,郑先觉得顺序是这样的,郑先先将自己的血脉变成一根根的管子,这些血脉会从掌心之中钻出去,吸盘般接驳在猎物身上,将猎物身躯血脉之中的生机之力汲取出来,郑先念头一动,这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发生,毫无难度,但要说清楚怎么样将血脉变成管子,管子是什么样子的,郑先就完全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佛曰:不可说!

原本郑先以为是佛家故弄玄虚,现在郑先算是明白了,面对有些东西文字言语都显得太苍白无力了,毕竟文字和语言都只是一种工具而已,当这种工具落后了的时候,非但不会帮上忙,反倒会抑制人的进步。

一想到自己只有半天的时间好活,郑先便有些头疼,他现在还需要大量的生机之力,现在郑先才真正明白为何有不少修仙者明知道到了野外汲取生机之力很有可能会暴露自己,但还是坚持前往,实在是他们需要的生机之力实在是太多了,多得他们不得不铤而走险,要么吃人要么去野外汲取草地和树木的生机之力。显然吃人并不是所有修仙者得第一选择。

想要汲取生机之力并不难,难的是要躲过人们的视线同时不能造成太大的影响,郑先的楼盘还算奢华,在园区之中就有一个环绕整个园区的水系池塘,内中少说也有数千尾锦鲤,水对于生机之力的传导非常迅速,郑先最多十分钟就能将水中的锦鲤的生机之力吸光,数千尾锦鲤,足够郑先支撑很长一段时间了,甚至根本吃不了,但是郑先绝对不能这么做,十几只鸽子一只猫郑先可以冲入下水道里,但水系之中上千尾锦鲤凭白消失了,很快就会被发现。

郑先太了解了猎神战士的流程了,一旦城市之中出现大规模的死亡事件,第一个得到知会的是派出所,随后信息就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传递到业务六司,继而四周的监控视频就会将他的行径清楚无误的告知业务六司,接下来,就是猎神战士到来了。当然在这之前很有可能郑先已经被全球生机扫描仪给锁定了。

所以,郑先要做的就是悄无声息的将大量的生机之力汲取走,并且还要叫人永远无法发觉,在生机之力近乎干涸的城市之中,除非吃人,否则想要如此这般的大量获取生机之力,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到这里楼下那家养鸽子的家伙,郑先还真得好好感谢他,若不是他无巧不巧的在楼顶上养了一堆鸽子的话,郑先现在估计已经走投无路只能去对着池塘之中的千尾鲤鱼下手了,甚至现在已经开始跑路了!四十多只鸽子少了十一只,应该不是大问题,毕竟那家伙得罪了那么多的居民,发生这种事情应该很正常,况且谁说鸽子飞走就一定要全都飞回来了,跑了几只也有可能是被母鸽子拐跑了!郑先现在觉得有必要帮助楼下的那家伙多养几只鸽子什么的。至于那只在郑先脑袋上撇炸弹的鸽子,郑先也觉得活泼可爱起来。

不能在城市里面下手,一旦到了野外,没有生机之力波动剧烈的密集人群的掩护,汲取生机之力一定会被全球生机扫描仪发现,后果自然是郑先无数次经历过的结果,只不过这一次他变成了猎物而已。

郑先闭目沉思,此时他想起一个人来,那个吃素的厨子,原本那厨子吃素确实叫郑先感到诧异,百年难遇,但现在郑先对于修仙者对生机之力的需求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那个厨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大的谜团。

那吃素的厨子已经是C级修仙者了,但生机图谱却显示他连动物都没有汲取几只,他究竟是如何满足自己的需求,又一直有没有被全球生机检测系统发现的?原本郑先就是觉得一个吃草的C级修仙者十分新鲜少见,现在却知道这背后一定隐藏着些什么。

那个厨子的修为已经全部给了郑先,所以厨子对于生机之力的需求起码要高于郑先,光吃植物的话,几年的时间就得吃掉一整座山林,那厨子是怎么做到而不被全球生机扫描系统发觉的?

郑先从舒适的沙发上站起身来,将手中的菩提花茶一口喝尽,急步走出家门,在一声声的蝙蝠侠的焦急带着哭音的呼唤之中,走出了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