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三十一章 致命诱惑

说好的,十张月票加更一章!今天三更!多谢诸位支持了!

------

难以形容这光团对于此时的郑先究竟有着多么强烈的吸引力,就像是在沙漠之中暴晒十天,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干瘪下来的垂死之人骤然看到了一片沙漠绿洲一般。

郑先恨不得现在就将这团光一口吞下去,这样郑先每一个细胞里面就会重新焕发昂然生机。

干渴饥饿,这是此时郑先最大的写照!

不过郑先依旧压抑着这份渴望,他能够估算出自己剩余的时间,至少还有半个小时才会完全丧失活动能力,四十分钟后他的肌体会加速枯萎收缩彻底死亡。

远远的传来微不可闻的叮咚声响,随后郑先被张可儿艰难的搀扶到家门口。

隐隐约约的郑先感到一只手在身上乱摸,远远的传来犹如深水之下般的模糊声响,似乎有声音在焦急的询问他钥匙在哪里。

不过随即大门便打开了,郑先被送进了大门,随后躺倒在一团柔软之中,是沙发吧?

郑先眼中,那个淡黄色的光团在慌乱的来回游走,不停的发出水底回声般的声响,郑先虽然听不清,但却知道,张可儿在询问自己药在哪里。

郑先闭上双眼,深吸口气,集中一切意念,再次张开双目的时候,眼中短暂的重新出现真实世界的画面,此时的张可儿急得香汗淋淋,眼中满是关切的神情,那只帆布包已经被丢在一边,干净清爽的衣服上蹭了好大几块脏污,原本被牢牢束住的青丝松动倾泻下来,被张可儿拢在晶莹的耳朵后面,这一切都在阳光之下,三十三层的空中阳光看上去那般纯净,但依旧没有这个女孩来得清澈,从郑先整个角度看上去就是一副相当美丽的油画画面。那种阳光般的生机之力越发刺激着郑先的食欲。

张可儿在不停的在翻找抽屉,想从抽屉之中寻找能够治疗郑先头疼的药物,她却不知道在郑先眼中,她才是最好的药!

“药,在沙发旁边……就在我脑后的沙发缝里……”郑先发出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虚弱声音,郑先甚至不敢肯定张可儿是不是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惶急无比的张可儿露出谢天谢地的神情道:“你终于开口了,沙发缝里?”说着便急急走了过来。俯身在郑先面前,一只手抬起郑先的脖子,另外一只手伸进郑先脑后的沙发缝隙,此时摆在郑先面前的,是张可儿那优雅修长晶莹的洁白脖颈,这里无疑是最容易下口的地方,郑先一切声音都听得模糊,但却似乎听到了这脖颈之中血管里面的鲜血流淌的声音,充满了力量充满了节奏感,是整个世界上最动听的旋律。

此时的郑先,只要张开口狠狠地咬上去,那么就将重新焕发生机,甚至修为都会因张可儿的阳光鲜血而更进一步。

郑先的那一双蒙了一层白膜般的眼睛此时已经毫无半点人类的情感在其中了。

郑先的嘴唇微微开启,内中的洁白牙齿开始闪烁起森寒的光芒,不知道是饥饿蚕食掉了郑先全部的人性,还是郑先本来就没有这种累赘的东西……

郑先的嘴唇轻轻碰触到了张可儿的修长脖颈,脖颈上细腻丝滑的皮肤无限的放大起来,郑先就像是在亲吻一团火热的生机一般……

“喵,喵……”刺耳而尖锐的叫声从丢在地上的帆布包之中传来。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住了。

“你……走吧……”郑先微微顿了顿,锋利的牙齿没有咬在张可儿的脖颈上,却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拥有强大无比的生存意念,无论如何都要叫自己活下去的郑先此时似乎忽然放弃了继续生存下去的权利。

一切似乎清晰不少,郑先觉得这是自己开始回光返照了,脑袋之中的那团因空瘪而收缩到了极致的气海能够告诉郑先他此时处于一种怎么样的艰难境地。

张可儿还在翻找沙发缝隙,听到郑先的话语焦急的道:“不行,我要给医院打电话,这样下去可不行,你的脸色现在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张白纸。”

郑先笑了笑,摇了摇头,视线之中刚刚清晰起来的张可儿还有一切再次恢复到了模糊的光团地步,不过张可儿的那团光不再如之前那般对郑先充满诱惑力,并非是郑先不需要生机之力了,而是郑先强大的意念战胜了欲望,摆脱了张可儿那好似阳光一般的生机之力对他的诱惑。

拥有极强的求生欲望的郑先,还有更加强大的力量,意志力,克制力,这才是郑先在那残酷的六年之中活下来的支撑力。

吃了张可儿,吃掉一个准备帮助自己的人,然后活下去,郑先无法做出这样的事情整个沉浸在黑暗之中的郑先此时才发现自己的本性并未被彻底染黑。这使得郑先苦笑不已,这个时候还去讲什么本性,简直就是自己找死,以前要是碰到这样的家伙,郑先绝对会甩上两个嘴巴子将其狠狠地抽醒,即便是现在郑先也想狠狠地抽上自己两个嘴巴。

郑先觉得一切都开始远去,不过一些本已远去的回忆却忽然间纷沓而来。

那团火焰在高高的燃烧着,一栋楼房之中的某个房间正在不断的往外喷着火舌,房屋之中的一切逐渐在火焰之中被焚化成为灰烬,被从外面用酸菜缸死死顶住的防盗门内传来哭天抢地的哭声,咳嗽声,有大人的也有孩子的,内中居住着郑先的叔叔一家四口,随后就是枪林弹雨的六年,穿梭在丛林之中,无数的杀戮无数的争斗,还有一具具的尸体,外加一只陪伴了他两个月的野狗。

然后是第七办公室的一些家伙,一张张死去的面孔,直到佟郐还有吴峰,再之后,就是不久之前,那面圆月般的圆盘,三十多张疯狂丑陋的面容,还有不断在那女生身上抓挠的手,郑先觉得自己之前注视着张可儿的脖子的模样一定和那三十多张面容一般丑陋,随后郑先脑中猛地一闪,出现的是那颗狼牙上面的无数蝌蚪文字。

郑先犹如被强电猛地轰击了一下,整个身子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随后狠狠地摔在地上,那无数的蝌蚪文字不住的在郑先身周旋转飞舞,汇聚成一条小小的河流,当初那个沉睡两百多年的A级修仙者曾经吟唱过的歌谣在郑先脑海之中回荡起来——“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天地万物盗我生机,我复盗万物生机,既生之,又杀之,是天地即万物之盗耳……”

随着这歌声响起,郑先隐隐之间竟然生出一种明悟来,那无数的蝌蚪文字汇聚的河流轰的一下击中郑先的脑袋,郑先再次犹如触电般的弹起。

郑先猛地弹起彻底吓呆了正在打电话的张可儿,张可儿从未见过有人竟然能够平躺着弹起那么高,足足有一米五左右,随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并且全身都开始扭曲,张可儿此时当真是被吓傻了,手中的电话之中不断传来喂喂的声响,张可儿却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

随后张可儿终于缓过神来,慌乱的叙述着郑先的情况,可惜本来中文就有些吃力的她,真的无法形容此时发生在眼前的事情。看得出,张可儿确实是混乱了,一会中文一会英文来回穿插,一时间似乎连自己都被自己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搞得乱七八糟了。

缩在帆布包之中的蝙蝠侠突然挣扎一下从帆布袋之中钻了出来,发出凄厉的叫声扭头便窜进了厨房,随后又从厨房之中窜出来,钻进厕所,随后跑进卧室里,显然蝙蝠侠想逃,但换了个环境慌乱之中一时间找不到离开的道路了。

张可儿此时正在英文中文夹杂着对着电话较劲,甚至没有注意到蝙蝠侠已经从袋子里面逃了出来。

蝙蝠侠连窜了四五个房门,却都不曾找到出路,慌不择路一头撞在了沙发背上,正准备调整一下步伐朝着最后一个大门跑去的时候,一只大手猛然抓住蝙蝠侠的脖颈,蝙蝠侠惊得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嘴巴张得大大的,显然想要惊呼。

但这声音被永远停留在它的喉咙里,就见蝙蝠侠在飞速的干瘪,原本浓密满是油亮光泽的短毛此时迅速的干枯,从猫身上脱落下来,原本立起的大耳朵此时也好似受热的胶皮糖一样软趴。

那双深蓝色的充满神秘感的猫瞳更是被蒙上了一层白膜,继而抽|缩起来,干瘪得犹如葡萄干一样。

一只鲜活漂亮的暹罗猫片刻之间便抽缩成一具长着大嘴,毛发脱离的干瘪猫尸,直到这猫尸抽缩到了不能再收缩的地步,那只捏住蝙蝠侠脖颈的大手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了这具尸体。

随即这只手一划拉,就将猫尸扫进了沙发底下。

张可儿似乎终于将地址和病情解释清楚了,正准备放下电话,却没来由被吓了一跳,就见郑先竟然就站在她面前不远处,看上去精神似乎比刚才好了不少。

郑先虚弱的道:“叫他们不要来了,我已经吃了药,现在没事了。”

张可儿张着因焦急有些发干的小嘴巴,此时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继续下去了。

郑先走过去,接过电话说了几句,然后将电话挂掉。

随后郑先重重的摔在沙发上,整个人虚弱的喘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