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三十章 喝杯咖啡?

这应该是一只稍有串种的暹罗猫。暹罗猫最早被饲养在泰国皇室和大寺院中,曾一度是外界鲜为人知的宫庭“秘宝”,据说暹罗猫看守着宫殿之中的神器高脚杯,也被称作是宫殿守护神,是一种相当有灵性的猫。

被暹罗猫陡然怪叫吓了一跳的张可儿连忙伸手去揉暹罗猫的耳背,低声的道:“蝙蝠侠乖,蝙蝠侠乖,不要闹,老老实实的,妈妈一会就带你去看大夫。”

郑先微微皱眉,略微细长的双目深深地看了那猫一眼,叫做蝙蝠侠的暹罗猫喵和郑先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略微一怔,随即呜一声钻进帆布包里,再也不敢发出一丝声响。不过看得出,蝙蝠侠浑身都在颤抖,帆布包也在跟着一起抖动。

张可儿有些抱歉的道:“不好意思,我今天带蝙蝠侠去看宠物医院,正好路过这里,距离预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所以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到你……”

郑先嘴角微微扯动一下,笑道:“没事,我也挺喜欢猫的。他们是天生的猎手,他们身体上的所有器官都是为了追上猎物并将其迅速杀死……哈哈,你看我在说些什么?”

郑先一边笑着,一边朝着那家咖啡厅走去。

忽然郑先感到自己的脑门上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湿答答,伸手一摸,竟然是鸟屎。郑先抬起头来,一行白鸽从头顶上嘤嘤飞过,郑先不由得苦笑一下,当真是虎落平阳,这个时候连鸽子都来落井下屎。

这些鸽子郑先其实很熟,是他家楼下养的,并且就养在郑先楼顶上的平台内,搭了一个十几米长精致得犹如别墅一般的笼子,足足养了四十多只,冬天还好,夏天的时候鸟粪味道不小,鸽子叫声也非常吵闹,许多邻里对此都相当不满,不过那家伙大大小小是个官儿,居民打了几次环保局的电话,找了许多次物业,最终都没有结果,久而久之也就只能干看着没办法。

“哇,你中彩了!今天要有好运气降临呢!”一张湿巾递了过来,张可儿咯咯笑着说道。

郑先接过湿巾使劲擦着,看了一眼张可儿,略微细长的眼睛显得更加细长起来,点头道,“运气确实不错……”

郑先平时都喝花茶是从不喝咖啡的,咖啡的那种味道,或许佟郐会喜欢,但佟郐觉得那些动不动就跑到咖啡店喝咖啡的家伙是天底下最无聊的存在,对于咖啡敬而远之。

之所以来这家咖啡店,而不是不远之处的那家郑先常去的茶楼,完全是因为咖啡店之中人比较少,尤其是在这个白领尚且还在工作的时段。

整个咖啡厅之中,郑先和张可儿是唯一的客人。

轻柔的钢琴曲下,郑先和张可儿分别落座,咖啡色的底布配上纯白色的干净桌巾,还有略微暗淡的灯光,深咖啡色的墙壁,墙壁上的一副副风景图片,简洁的水晶吊灯,将整个咖啡馆打造得深沉却不失活力。

郑先还是首次来到这家咖啡店,甚至可以说,郑先还是首次进入咖啡店,这种地方他一向不怎么喜欢,在郑先的印象中,这样的地方最适合那些有着半肚子墨水,挣着一份死工资,用半天的工资要杯咖啡喝上一下午并且不断的拍照的家伙!从这一点上,郑先和佟郐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他们生活的空间维度和进入咖啡店喝咖啡的家伙绝对是两个完全不着边的位置。

进来之后郑先觉得这里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么差,虽然依旧比不上在茶楼里面来得轻松惬意,但也确实并不会叫人感到烦闷,其实都是生活,全在个人爱好,谁的生活都未必就比别人的生活高多少。

冒着腾腾热气的咖啡和一杯杯身上裹着一层冰凉水雾的柠檬水端上来。

郑先伸手去抓咖啡杯,一抓却抓了个空,郑先的视力此时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这是身体开始衰败的开始,郑先的手不着痕迹的随便摆动了一下,碰到了咖啡杯后才将被子捏起来,但是放在唇边却怎么都喝不下去,此时的郑先已经对食物完全没有任何兴趣了,甚至因为气海之中的强烈界感开始厌烦排斥普通食物。

“这家店里是不是还开着冷气?怎么觉得阴冷阴冷的?张可儿总是给人大大方方的感觉,是那种不拘小节的大方,但绝对不是那种滥性的随意,坐在那里缩了缩脖子

郑先也假装扭头看了一眼,随后转过头来一双眼睛不由自主的便扫过张可儿的修长脖颈。

“你还没有说为什么不上我的课了?要是我哪里教的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我。”张可儿抿了一口柠檬水,随后似乎觉得有些凉,就放下了,张可儿本来也不是来这里喝水的,是以盯着郑先问道。

“咦,你是不是病了?怎么脸色这么差?”张可儿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却发现郑先脸色发白,嘴唇更是犹如纸片一样,更且一张脸明显一下消瘦不少,眼睛里面的光芒都开始有些模糊失焦起来,此时的郑先哪里还有一个年轻人的活力朝气?分明是个重病在床的病秧子。

郑先深吸口气,感到脑袋里面有些晕眩,气海此时正在不住的痉挛,带动得脑子似乎都不灵光了,郑先一边揉着脑袋一边道:“就是因为这个,我的头疼病最近越来越严重了,所以不能去听你的课了,很不好意思。”

张可儿连忙站起来,走到郑先身边,将酥软的小手放在郑先的头顶上,一触之下竟然冰凉无比,简直就像是一块冰凉溪水之中刚刚捞起来的石头,果然是生病了的模样,“不行,你病的太厉害了。”张可儿连忙从口袋里取出手机,就要呼叫救护车。

那温暖的小手对于此时饥饿透顶的郑先来说,简直就是散发着迷人香气的满桌子美味佳肴,郑先的气海痉挛的更加厉害,在不住的催促郑先对张可儿下口。

郑先一伸手想要按住张可儿的手,却按了个空,再次划拉一下才抓住张可儿的手道:“不用打,老毛病了,我家中有药,吃上就好,不过能不能请你扶我一下,我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犯病了……”郑先说话的时候已经无法一气贯通了,一句话要断开两三节才能说完。当然这里面有没有郑先装作虚弱的成分在,就只有郑先自己才知道了。

张可儿本就是开朗乐观愿意助人的性子,见到郑先已经病得如此厉害,哪里还会怀疑郑先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动机?当即搀扶着郑先站起来,此时一直在张可儿的口袋之中瑟瑟发抖的蝙蝠侠忽然之间再次发出凄厉的叫声,挣扎着要从帆布口袋之中钻出来,张可儿已经顾不上口袋之中的蝙蝠侠了,没有理会它,倒是郑先咳嗽了几声,蝙蝠侠立时就再也没有声音了,不过这一下蝙蝠侠抖得犹如筛糠一般,更加厉害了。

张可儿比看上去的要更有力气,搀扶着郑先走出咖啡厅。

虽然吃力,但张可儿还是一路搀扶着已经无法迈开步子的郑先一路走到电梯旁。

郑先此时和张可儿近在咫尺呼吸相闻,郑先的脸颊痒痒的,那是张可儿的扎起来的青丝,但在这方面郑先的一切感觉都相当的模糊,因为郑先此时所有的感觉都被一种更加强烈的感觉给代替了。

郑先的感知之中就只有张可儿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浓郁得叫郑先无法呼吸的充满阳光味道的香气,郑先就像是在一个陈旧无比处处发霉的老屋之中生活了十几年,忽然之间一床洗干净刚刚被太阳晒干爽的被子送到了他的面前,在郑先眼中,张可儿就像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一个生机勃勃的宙宇,在这个世界这个宙宇之中,有郑先想要的一切。

此时此刻,郑先眼中的世界也都开始发成变化,一切外相全都模糊起来,在郑先周围,是一个个的光团,各种颜色的光团,有的光团大一点,有的光团小一点,有的光团色彩浓重,有的光团则颜色暗淡,有些光团之中还有一块块的漆黑的地方,似乎从那里开始这个光团正在逐步开始坏死,四周还有一条条的好似风气一般涌动的光带,彼此相容又彼此排斥,相互在无声之中彼此撞击,似乎这才是整个世界的本质,一个处处都是生机的繁华世界。

郑先此时除了自己的喘息声音外,一切声音都变成了空洞而遥远的回声,不经意间,郑先抬起头来,头顶上一颗硕大的绽放着无穷生机的太阳正悬挂在那里,太阳在释放着无穷的生机之力,犹如一阵阵的狂风席卷整个宙宇,郑先从未发现这颗太阳竟然这般威严这般不容易接近,这般的壮魄瑰丽!

郑先略微恍惚了下,随即四周猛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郑先知道应该是进了走廊之中了。

此时一切远去,只剩下身边这个散发着和头顶上那庞大的太阳一样的淡黄色的光团在簇拥着郑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