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二十四章 陡生变故

最血腥的周一,兄弟们,将你们的票票和收藏给三生吧!

——————

屏幕上镜头不断的在水中移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潜在水中的鳄鱼正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岸上的人,随时准备扑上去大咬一口。

随着夜色越深,天气更寒,岸上的人吃过了鲜美的烤鱼,围着篝火也开始觉得发冷,便都钻进了各自的帐篷之中,只剩下三个老驴还聚在一起喝着火炉温着的白酒,互相吹着牛皮。

而云重还有那个年轻靓丽的女生已经缩进了云重的帐篷里,帐篷里面虽然有光,但却非常微弱,就见一座山峦在帐篷之中不断滚动,想必两人正拥在一起,彼此宽衣解带,甚至云重已经趴在了女生娇嫩的白鸽上揉搓起来了。

郑先从水中缓缓升起,高压喷气战甲在水中用处不大,但是还有一些浮力,不至于完全沉下去,所以郑先游动起来并不费力。这战甲最大的好处还在于上面的荷叶般的外壳,从水中出来无声无息。

郑先从侧面登岸,这里可以避开那三个正在捧着二锅头、嚼着牛肉干、喷着哈气吹牛皮的家伙。

郑先正在不断的靠近那帐篷,郑先的每一步动作都通过头盔传送回指挥间,听着郑先的一呼一吸的深沉声音,所有人都开始注视着屏幕上的郑先的视线,这个时候当真是身临其境,任何暗杀类的游戏都无法带来这样的深入感和紧张感,以至于连夏青都紧张起来。

然而就在所有的人认为郑先会悄悄靠近帐篷随后无声无息的将帐篷里面的云重杀死的时候,郑先忽然一下停顿住,不动了,并且身形一下伏地。

指挥间的指挥员们都微微皱眉,不知道郑先为何又顿住身形。

随后就见云重的帐篷拉门忽然被拉开,云重的脑袋从中探出来了。

这么快就完事了?指挥员们一个个露出龌龊的笑容来,对于云重这样的家伙,任何屌丝男碰到都会恨到骨子里,看到这家伙银样镴枪头,自然是人人开心,现在他们都在想着那帐篷里面的女孩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在骂娘。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叫这些指挥员们齐齐张大了嘴巴,因为事情一下变得诡异起来。

就见云重将有些迷迷糊糊神志不大清醒的女孩从帐篷之中拽了出来,这女孩此时面色绯红,一张脸上犹如桃花盛开一样,浑身赤裸,一对荔枝肉般的白玉馒头颇为惊人,随着云重的动作在胸口处不断颤动,修长的大腿还有纤细的腰肢,处处都惹人心头火热!

与此同时,那些原本钻进帐篷之中的驴友们全都从帐篷里面无声无息的走了出来,虽然是黑夜之中,但借着郑先的视线,那些指挥员们还是能够看到他们脸上的那种兴奋期待的如狼般的表情。

“这次是真见鬼了!”郑先低声言道。

就见赤身裸体的云重将那女生赤条条的扛在肩膀上,从郑先的角度看过去,就看到两个圆润丰满的臀瓣在月光下闪烁着满月般的光泽,还有那臀瓣的阴影处毛茸茸的虽然看不真切却叫人遐想联翩!

“放大了看看!”一个指挥员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随即捂住嘴巴,钻到桌子下面去了。

其余的那三十余个驴友开始有条不稳的收拾出一个平台来,他们显然早有准备,东西都是拼装的,摆好了,看上去就像是最后的晚餐的那条长桌一样,上面还点了几根蜡烛。

云重将那女生直接放在平台上,三十余个家伙立时围了上去。

就见这些家伙有男有女,纷纷将自己的手放在女生的身体上,上下左右不断捏动,或轻或重,而云重则站在圈子外面,冷眼旁观,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那女生不知道被下了什么药,此时开始犹如大虾一般的不断的扭动起身躯来,面色潮红脸颊鲜艳,甚至身上都开始微微发红发烫起来,呼吸更是急促,嘴中发出一阵阵愉悦而不满足的呻吟,喷出一股股的灼烫的雾气。

郑先头盔之中的生机数值开始不断的跳动起来,那女子的生机之力原本不过一百五十多一点,是一个最普通的女孩的数值,而现在开始不断飙升到了一百八十,甚至还在上升,一般情况下普通人的生机值上下浮动的数值在十之内,极特殊的情况下会骤然提升二十左右,但这女孩已经提升了足足三十个生机值,超出正常人的范畴太多了。

郑先可以肯定那女子不是修仙者,这些家伙显然用了极为特殊的催情的手法将女子的生机之力暂时提升上来。这种提升往往是涸泽而渔,这女孩经过这样的提升,时间短还好些,时间稍长的话,少不了要大病一场,时间要是更长的话,甚至会影响寿元!

这种场面在郑先看来就像是某个邪教在举行仪式一样。

此时一直站在圈子外面的云重忽然开口说出一句古盎晦涩的言语来,有些像是苏杭一带的口音,但郑先不敢确定!

那三十余个狂热的男女就像是被一盆凉水兜头泼下一般,瞬息冷静下来,闪开一条道路,平台上的烛火随即熄灭。

就见云重双手捧着一个原形的盘子,这盘子在漆黑的深夜之中散发着淡淡的荧光,看上去就像是一面圆月落在了云重的手中一般,将云重的那张本就坏坏的笑脸映衬的犹如一头狰狞的恶魔鬼物。

云重捧着那个圆盘朝着躺在平台上不住娇喘,一只手紧紧攥着白玉鸽子不住揉搓,光是如此欲望还是无法得到满足,开始用自己青笋般的手指拨弄已经泛滥成灾的下体的女孩,一步步的走去。

此时郑先的头盔之中传来新的指令,这个指令的声音郑先还是首次听到。

“这是一种分享生机之力的仪式,是独往独来的修仙者的一个变种,这些修仙者汇聚在一起,共同享用生机之力,现在调动其他猎神战士前往黑山关已经有些晚了,是退是进,接下来你自己决定如何处置!”

这样的由郑先自己决定如何解决问题的指令还是首次听到,以往的命令从来都是不容置疑的,好似自己身后站着的是一个不容置疑的绝对的权威,这使得郑先莫名之后感到一种新鲜有趣,郑先觉得能下这样的命令的家伙应该不是个闷葫芦!佟郐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为这个指挥员叫好,不得不说,郑先也相当喜欢这样的命令!

原本在所有的猎神战士眼中,对于那些指挥员们总是满肚子的不满,一群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家伙在空调房里对着他们这些无数次出生入死的家伙指指点点,告诉他们下一步做些什么,然后在做些什么,如何能够不叫人心烦?可以说猎神战士表面上服从这些指挥员不过是为了那个饭碗罢了,对方每一次以不容置疑的语气下达一条命令,猎神战士们都会在心中骂一句狗杂种!

无疑现在给郑先下达命令的家伙,和以往的狗杂种不同,是一个好的狗杂种,甚至可以评价为很好的狗杂种!

郑先得到指令自己处理当前的问题,并未急着做些什么,而是在继续观察。

郑先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了解修仙者,这些修仙者应该确实都只是D级修仙者,不会出现其中忽然窜出一只C级甚至B级的修仙者,一方面只有修炼出了天地桥的D级修仙者才有办法汲取生机之力,另外,一旦修仙者修炼出了气海达到了踏海境成为C级修仙者之后,就能够独自享用一个人的生机之力了,根本不会和这么多的修仙者共同分享一个人的生机之力,不然这区区一个人的生机之力被分成三十份之后,还不够C级修仙者塞牙缝的,也只有D级修仙者才无法汲取整个人的生机之力,最多也就是汲取几条狗几十条鱼的生机之力,为了这一点点的生机之力去杀一个人,无论如何对于D级修仙者来说都是非常不划算的事情。

郑先此时挨个数数,场中不算那个女生的话,总计三十三个人,三十三个D级修仙者,虽然只是D级修仙者,但这么庞大的数量,怎么也抵得上两三个C级修仙者了。这对于缺乏业绩的郑先来说,无疑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获。要知道佟郐和郑先这一年忙忙碌碌的也才抓住了四十多只D级和E级修仙者。

但郑先依旧没动,此时云重已经走到了平台旁边,手中托起那一面圆月般的盘子,盘子边缘锋利无匹,闪烁着比圆盘本身刺眼得多的锋锐光芒!

云重口中念念有词,郑先将声音收集器不断的定位在云重那边,云重的口中话语越来越清晰,可惜的是,这些话语晦涩繁复兼且绕口别扭,郑先别说理解意思,就算是想要记下来都相当困难,跟着念恐怕都不成。

郑先没有在这些言语之中感受到什么力量,心中诧异,有了天地桥之后,郑先对于原本无法理解的修仙文字符号甚至是声音等等都有了奇特的感应,就如郑先记忆之中的某些秘籍的片段一样,原本觉得不知所谓简直就是糊弄人的玩意儿,现在一回想起来就觉得内中蕴藏难言的波动力量,简直要将自己给生生吸进去一般。

郑先觉得,这些奇妙的言语或许根本就是云重胡诌出来的。

果然郑先头盔之中传来那个声音:“这些东西不必耗费精神收集了,全都是垃圾!”

郑先微微诧异,觉得背后指挥的那个家伙对于修仙者甚至比他这个修仙者还要熟悉。

此时云重将手中的圆盘猛地向下一压,嘎的一声脆响,那躺在平台上,不断扭动身躯的女生的一条白生生的大腿竟然被云重手中的圆盘一下切割掉了。

鲜血狂飙之中,四周的那些‘驴友’们发出压抑兴奋的喘息嘶吼声。

远处的那一堆尚未熄灭的篝火将这场面映衬的犹如群魔乱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