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二十二章 水中摸鱼

郑先现在对于任何蝗虫都很感兴趣,哪怕是那些尚未修炼出天地桥连架桥境界都没有的家伙,郑先感兴趣的是他们身上或许会有修炼的法门秘籍,猎神战士理所当然的将成为这些秘籍的回收者,这些秘籍被他们找到后,至少在路上的时间完全被他们掌握,这段时间虽然有喷气战甲在,头盔之中看到的画面会直接同步传回指挥室,郑先不能盯着那些秘籍看个没完,甚至不能假装好奇的随便翻翻看看,但郑先总有办法做些手脚。

郑先早上特地去了一趟电子市场,那个塑料袋里面装的是一个纽扣针孔摄像头,电子器械尤其是手机是严禁带上高压喷气战甲的,现在的业务六司对于电子产品的检测也是非常严格的。

只不过对于电子产品的检测在两年前是没有的,因为当时人们能够接触到的电子产品也就只有手机而已,并且手机的功能比较单一,最多也就是一个简单拍照,并且像素质量还非常有限,再加上手机比较大,不方便携带,所以郑先这件两年前的高压喷气战甲上并没有电子扫描设备,而现在的新款高压喷气战甲上都有这种扫描装备,哪怕一个纽扣大小的摄像机只要上了高压喷气战甲立时会被识别出来!

说到这里郑先反倒要感谢这具陪伴了他两年之久的落后战甲,不怪佟郐说这战甲越看越亲切。

郑先距离那个D级修仙者越来越近,D级修仙者是架桥的境界,其实和寻常凡俗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神通手段非常单一,生机值也就是三百之上五百之下,就算是以前的郑先,不必携带完整的装备都一样能够将其灭杀掉。

之所以业务六司对付一个D级修仙者要派出两个猎神战士,一方面是因为之前刚刚有过一名B级修仙者变成A级修仙者的情形,死了许多猎神战士,使得臭虫不得不对于猎神战士的性命百倍关注起来,另外则是为了两个猎神战士彼此互相监督。

若是两个猎神战士一起出动的话,郑先想要用摄像设备备份秘籍就完全不可能了。

黑山关位于太行山深处,此处因明长城在此设关而得名,现在已经被开发成为一座4A级风景区,当然郑先所处的位置并非是风景区内,修仙者不会脑袋有包到在风景区内汲取生机之力,当然若是如那老者一般刚刚睡醒晕乎乎的话就没法说了!

这一次这个修仙者是在一处瀑布之下藏在深潭里汲取生机之力,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避人耳目的相当隐蔽的手段,水潭之中不似草地上生机之力是均衡的,因为水是流动的,所以生机之力也伴随着水中生命不断流动,聚散不一,再加上鱼类的生机值本身就小于动物,小型鱼类,生机值只有三至五,而小型动物是二十到三十之间,相差好几倍。

一般情况下,这样汲取生机之力的手段是轻易不会被发现的,足以瞒住全球生机扫描仪,尤其是一个D级修仙者,对于生机之力的需求数量非常小,汲取个百十条鱼也就吃得饱饱的了,百十条鱼的生机之力在潭水之中消减下去,根本不会被发现。

可惜现在不是一般情况,这修仙者倒霉就倒霉在不知道几天前黑山关附近刚刚被灭杀掉一个A级修仙者,黑山关现在正处于生机检测仪着重检测的区域,善后小组估计有不少人还洒在这个方位,寻找那个A级蝗虫修炼了几百年的洞穴,洞穴之中有没有什么修仙秘籍之类的东西,这些都是要业务六司回收走得!这里现在是有个风吹草动都会被检测到。

所以这个倒霉蛋刚刚到这里不久,就一下被检测出来了。

郑先此时已经望见了潭水之中一道细小的身影,河岸不远处放着背包等物,郑先调整头盔的望远功能,一水的始祖鸟,不说这些是不是资深的户外装备,光是价格就非常不便宜了,并且各种装备非常齐全摆在那里要是一般的驴友看到了,简直就像是看到了一个闪闪发亮的金山一样。

出乎郑先意料之外的是,和一般的修仙者总是鬼鬼祟祟自己行动不同,岸边上竟然有一排排的帐篷,炊烟四起,数堆篝火被支了起来,上面烧着刚刚从河里捞上来的新鲜肥鱼。

此时那名修仙者从水中冒出头来,双手捧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大鱼,略显兴奋得高叫道:“又一只!”说着将大鱼直接丢上岸边,岸上立时传来一阵惊呼,叫好。

显然这是一只相当聪明的混进了人群之中的肥鱼,知道修仙者的事情国家不愿意被太多的人知道,为了一个D级修仙者死掉岸上三四十个驴友,对于政府来说是不大划算的事情,而死亡指标有限的猎神者更是多了不少忌惮,C级修仙者可以允许五个平民死亡,但D级修仙者,几乎就不允许有平民死亡了,死一个,郑先这一趟就基本上等于白玩。

果然,郑先耳边传来指挥中心的命令,叫他掩人耳目等候命令,伺机而动。

此时天色黑透,郑先只要将战甲喷气囊调到最低状态,角度保持得够好,就算一直悬浮在空中,也不容易被发觉,但高压喷气战甲的燃料有限,郑先不知道那家伙的底细,不愿过多消耗,毕竟他不想杀了这个修仙者之后从这一片森林之中自己走出去。

四下观瞧一圈之后郑先落进在了悬崖上的一株横空而出的松树上,从这里刚好可以鸟瞰整个瀑布水潭。

此时天若泼墨,层林染墨,鸦啼兽鸣,旁边瀑布千万金珠落玉盘,很有一种大写意的山水意境,那篝火点点使得这一片浓墨重彩的山水多了一丝灵动鲜活,若是佟郐在这里一定嚷嚷着要带女朋友和丈母娘来这里度假,甚至给郑先讲一讲在潭水之中打野战的有趣故事。

郑先嘴中缓缓嚼着的苦丁的味道似乎更苦涩了一点。

岸上一个容貌一般,带着一副眼睛十七八岁的女孩,似乎对于那一入夜便漆黑深邃的潭水有着一种天生的惧意,怯生生的离水远远的,双手拢住嘴巴关切的呼唤道:“云重,快出来吧,天黑了,在水里太危险啦!”

水里面悄无生息,女孩愣了愣,不由得往前走了几步,继续喊着:“云重,上来了,鱼够吃了。”

漆黑的潭水依旧毫无半点声息,除了瀑布撞击潭水的声音外,寂静的可怕!

女孩似乎有些慌了,疾步走上几步,终于来到了潭水边上,看样子显然吓得够呛,双手拢在嘴边正要再叫,女孩面前的水面陡然破开,一个身影从中一窜而起,带起层层水花。溅了女孩一身,吓得女孩哇哇怪叫,扭头就跑,在嶙峋的乱石之中跑得这个艰难。

那个在水中汲取生机之力的修仙者早就已经从水中游了过来,捧着一条欢蹦乱跳的河鲤子哈哈笑道:“别怕啦,是我,小心别摔着,今天运气不错,这潭水底下处处都是鱼,随手一抓就是一只。”

吓得一路小跑的女孩闻言惊魂未定的扭头看去,果然是那个云重,女孩显然被吓坏了,拧着眉头就要发作,但最终还是将本性压下去了,没有大声吼叫,而是撒娇一般的嗔怪几句。

已经快要寒露了,太阳下山之后,水中的温度可想而知,在这个时候还在水中畅游,本身就是一件古怪的事情了,不过冬天也有人游泳,算下来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女孩和叫做云重的修仙者显然是一对刚刚才相处的情侣,关系不远不近,正是好感上升期。

“你看你,被冻成什么样子了,感冒了怎么办?”嗔怪完了,撒娇也完事了,女孩连忙将肩膀上披着的浴巾给云重严严实实的裹上。

郑先双目微微一眯,调动头盔的望远功能,头盔上的望远镜是光学镜片构成,光圈调动,镜片不断切换,一步步将男子的模样看清楚,同样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和郑先的岁数差不了多少,不过这个少年显然比郑先的日子过得有趣丰富得多,一身黝黑的健康皮肤,棱角分明的肌肉,加上一张清晨的太阳般朝气蓬勃的面孔,一笑便是一副坏坏的模样,这样的家伙无疑对女孩子有着致命的必杀力,甚至对于那些三十岁出头的少妇都有一定的杀伤力。

若是再加上他手腕上那款沉甸甸的欧米茄海马Ploprof1200米同轴潜水表的话,就不是杀伤力那么简单了,俗话说得好,穷人玩车,富人玩表,一个人有没有钱要看他带什么表,一个人品味如何爱好如何也要看他的表。

这个云重既然选择这款潜水表,加上他刚才潜水的表现,至少说明他确实对于潜水相当感兴趣。当然几万块的表算不上多么了不起,但选择这种专业性比较强的表在郑先眼中要比那些带着十几万二十几万所谓‘金捞’‘银捞’却并无什么特色的纯奢侈品的家伙更加耐看一些。这个就是关于品味上的问题了。

这个叫云重的修仙者伸手擦了擦被吓得此时还脸颊红润眼角含泪的女孩的眼角,笑道:“早就跟你说放心啦,我爸以前就是个渔夫,后来承包了个养王八的池塘,我小时候刚两岁半,就被他光着屁股丢进池塘里面游泳摸王八了,后来稍微大了点,直接将我丢进黄河里,黄河里面的泥巴我吃了没有十斤也有个七八斤了,那个老混蛋希望我成为一个游泳奥运冠军为国争光,不过后来他有钱了,反倒不敢让我游泳了,天天念叨什么善泳者溺之类的言语,真应了那句话了,钱越多胆子越小。嘿,这只鱼是送给你的,咱们俩一起烤着吃。”

女孩顺从的任由一脸坏笑的云重搂着香肩在一片乱石之中走向火堆。

背影之中,云重那小子的手却并不老实,最初还在肩膀上,但片刻便滑落到了女孩的略微丰满绝对挺翘的香臀上,左边捏捏,右边捏捏,揉捏个没完。

女孩扭了扭,简单挣扎下,就不再抗拒了。随后那小坏种的手顺着女孩低腰牛仔裤口就伸了进去。反正天黑,那边的露营者们看不见他们身后。女孩走路的姿势明显变得艰难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