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二十一章 又是黑山关

七十五万不算小数,但对于郑先来说也称不上天文数字,撕了打款单郑先想到的还是佟郐,这小子一死他的那些女朋友和丈母娘们恐怕都要发疯了。

郑先对于佟郐的女人不感兴趣,不过佟郐有个老娘,郑先是知道的,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郑先吃过佟郐的娘给佟郐带的盒饭,酸菜排骨,味道绝佳,郑先私下里在心中对佟郐多少有些嫉妒,娘做的盒饭,可以说是他梦寐以求的。

想到这里,郑先不由得微微一叹,以佟郐的死法,多半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结局,否则被吸成干尸粉末的佟郐尸体是无论如何都没有任何说服力的,也即是说,佟郐死不死,佟郐的老娘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佟郐的娘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究竟在做些什么,最终的结果,就是佟郐的娘以为自己的儿子失踪了,盼儿子归来直到自己被埋入黄土的那一天为止。

当然佟郐应该得到的那笔奖金,是一分不少的都会汇入他老娘的名下的,佟郐应该早就将老娘的账号留下了,这是规矩,在猎神战士之中生死无常,遗嘱是进入业务六司的时候就写下了的,受益人一向尤为重要。

郑先最大的痛苦之处就在这份遗嘱上,因为郑先写遗嘱的时候才发现,他若是死了,连个接收财产的人都没有。也正是因为如此,郑先一直都觉得自己不能死,也正如他所想的一样,他一直都没有死,哪怕整个第七办公室的人全都死光了,他也依旧没有死!同时郑先也完全没有存钱的习惯,存下来给谁?便宜银行么?

冷清的办公室之中,厚重的金属门之后,郑先坐在擦得溜光锃亮的金属桌子边上,捧着一杯新沏的花茶无滋无味的慢慢喝着,时间就像是花茶上冒起的腾腾蒸汽一般,围绕着郑先缓缓的流逝着。

郑先在思考,在带着头盔的情况下如何能够隐藏自己是修仙者的身份的问题,头盔上不但有对手的信息,还会将佩戴者的心跳血压等等身体信息回馈到科研室的指挥中心,所以郑先一旦动用修为很可能就会引动身躯发生种种变化,这种变化偶然出现其实并没什么,毕竟人都有爆发力,尤其是他们这些猎神战士求生欲望强烈得不得了,骤然爆发一些力量很寻常,但若是持续长时间出现的话就太不同寻常了!

徒手灭杀修仙者可以有一次,这次情况比较特殊,郑先没有资格领取装备,又有打赌的事情在先,估计没人怀疑什么,但若是有资格获取装备的情况下,郑先还这赤手空拳的上阵,就太容易叫人产生怀疑了。

刀鱼不是修仙者所以无所顾忌,他郑先却不能冒一点风险,一旦怀疑落在他身上的话,想要调查出他郑先是不是真的修仙者只需要十毫升三十分钟内抽取出来的新鲜血液就可以了。

郑先想来想去,只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继续以战甲的力量战胜修仙者,不能动用一丝一毫的生机之力,哪怕是濒临死境的时候都不能动用。

猎神战士有两种途径能够猎取修仙者,一种途径是自己去找,另外一种就是在办公室等待分发任务。

自己寻找修仙者一方面是靠各方面的信息,比如警察那里的信息,那里发生古怪的案件,另外就是靠寻找生机之力衰竭的蛛丝马迹,还有一种就是带上生机观测仪满大街的转悠,寻找那些生机之力略高出寻常人的家伙一个个进行筛选,毕竟现在的修仙者们都学会了将自己的生机之力隐藏起来的办法,以前的修仙者们生机之力都是外放的,往那里一站就知道是世外高人,随着修仙世界搬离,凡俗世界鼎盛,修仙者成了过街老鼠,相应的,隐藏生机之力的手段也就越来越高明起来,想要将他们从人群之中挖出来,是越来越难了!

郑先的办公室最大的短板就是找不到修仙者,不然第七办公室也不会在两年的时间里绩效不断垫底,现在就只剩下郑先一个人,想要寻找修仙者就更加困难了。

而等着分发任务实在是一件非常被动的事情,郑先和佟郐就一直在吃这个亏,他们两个当初就是因为消息不畅只能坐等任务,结果好的任务都被抢光了,他们两个能够接触到的全都是一些D级甚至是E级这样的别人不屑理会的小虾米!

真正的有油水的任务只要一出现,就会立即被人抢走,运气一直不佳的第七办公室次次都是吃灰的命!

那个厨子还是佟郐自己发现的,不然这个吃素的C级修仙者他们也捞不到!

尤其是现在郑先和刀鱼之间有了纷争,刀鱼还有他背后的第三办公室都绝对不会叫他郑先抢到任务的!

想到这里郑先抿了口花茶,心中惆怅无比,开始琢磨着明天不能再坐在办公室中瞎等了,的出去转转碰碰运气。

修仙者不是每一天都能够猎杀得到的,墙壁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终于走到了五点的尽头,郑先放下手中的花茶,在橱柜里将佟郐的那一大盒足足二斤多的苦丁茶取出来,随后走出了第七办公室。

猎神战士此时都在下班,那似乎永远每人走过的走廊在这个时候是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刻。

郑先一走出来,原本嘈杂的走廊里面便立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十余个猎仙者的目光齐刷刷齐齐望向郑先,望向那个孤单一人的郑先。

这些目光包含各种情绪,但最多的还是憎恶,还有些怜悯,不过怜悯的目光对于郑先来说比憎恶的目光还要可恨,因为那怜悯是建立在讥讽上面的!

郑先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忽然响起。

“一名预估D级修仙者,出现在黑山关附近,需要两名修仙者前往捕猎。重复一遍……”

所有的猎神战士耳边都响起这声音,但是一听到D级修仙者,猎神战士们便齐齐皱眉,当听到又是在黑山关附近的时候,所有的猎神战士眉头皱得更紧,继而放开,爱谁去谁去,反正他们不去。

黑山关对于在场的猎神战士来说,绝对是一个不祥之地,八天之前,就是在那里十八个猎神战士足足死掉了十四个,只有四个活着走回来,上次说的是一名B级修仙者,最后的结果却是A级修仙者之中的冒尖存在,这次说是D级修仙者,天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出现在哪里?就算真的只是一个D级修仙者,这些猎神战士也不愿前往,黑山关那个地方实在是晦气,为了一个只值盒饭钱的D级修仙者跑那么远实在是没必要,一来一回都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几乎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注在郑先身上,原因很简单,在这里的都不缺这么一只两只的D级蝗虫,就只有郑先最需要业绩,郑先他的第七办公室一直以来都在四处抓这种小杂鱼,并且那种邪门的地方也就只有郑先这个怎么都死不了的家伙去才能活着回来,这只蝗虫简直就是为郑先量身打造的一样。

郑先感受到四周的目光,回头扫了他们一眼,随后按了一下耳机道:“我报名!”

郑先报名了,就等于将其他报名的人的道路封死了,和郑先一起出去猎神简直就是找死,整个业务六司难道还有人觉得自己的命硬得过郑先不成?

所以原本两个人的任务最重就之后郑先一个人接手。

第三办公室的那些家伙远远看着冷笑不休。

一个D级修仙者一个全副武装的猎神战士还是完全能够应付得了得,如之前那种B级修仙者实力忽然暴涨成为A级修仙者的情形实在是太少了,太不常见了。

郑先将苦丁茶取出一块含在口中缓缓嚼着,剩下的全都放回办公室,将那个早上在电脑城买的塑料袋拿了出来,从中翻出一个纽扣大小的东西放在兜里,随即下到战器舱,空荡荡的战器舱之中似乎还回荡着佟郐的声音,佟郐的那具高压喷气战甲却已经不在了,损毁太严重现在估计已经被当成是废品躺在了销毁站之中了。不知道一直想要将这件战甲偷走的佟郐死在战甲之中是不是要稍微好受一点。

郑先战甲上身,转身便到了郊外,背后的喷气囊喷出淡蓝色的火焰,四周的一切郑先都相当熟悉,头盔导航的这一条路正是他八天之前曾经走过的。

随着黑山关越来越近,郑先头盔上显现出那东西的画面,十月的白天越来越短,不到晚上七点,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透,月亮又忽明忽暗,所以卫星传回来的画面实在是太过模糊,连个人影都辨识不清楚,不过好在还有生机扫描,能够远远的扫描出一个不断将四周的生机之力吞嚼下去的人形来,这种扫面图像就像是热成像一样,一切都模糊无比,也就是能够看到一个影子罢了。